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桑州多木,蛮族多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灵舟从已经渐渐演化为星域的瑶郡上空穿过,在经过开灵派的时候,正在巩固修为的紫苑仙尊为此专程出关,在灵舟之上曾有小聚。

    在灵舟出得开灵派势力范围之前,紫苑仙尊知晓二人此番是前往桑州,便曾询问是否就此将仍旧盘踞在瑶郡的灵溢宗实力驱逐?

    杨君山想了想,最终却还是拒绝了。

    紫苑仙尊不解,问道:“如今桑州本源之海出世在即,灵溢宗核心力量收缩,留在瑶郡的力量正是虚弱之时,为何不在此时动手?”

    事实上,真要收拾瑶郡的灵溢宗势力,只需紫苑仙尊一人出手便可,甚至于只是督导如今的开灵派,也足以将之扫荡一番。

    只是驱逐容易,善后却难,事后灵溢宗若要反扑,紫苑仙尊可抵挡不住巨木仙尊和桑无忌两位仙人,更何况传言此番桑州本源之海现世,巨木仙尊极有可能藉此一举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而灵溢宗尚有其他黄庭也可能藉此登仙成功。

    紫苑仙尊何等精明,她于此时提出此事,便是想要借助杨氏的力量,更何况杨氏与灵溢宗之间也颇多龃龉,之前玄黄云海现世的时候,徐天成用扶桑木杖试图干扰流火谷火脉之事,紫苑仙尊可不会隐瞒自己的功劳。

    只要杨君山点头认同此事,紫苑仙尊立马就会组织力量剿灭瑶郡的灵溢宗势力,且不会担心灵溢宗事后会反扑。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一旦灵溢宗的势力被驱逐,那么整个瑶郡星域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地域都会落入开灵派的手中,即便是要让渡一部分给西山杨氏,那么开灵派也至少能够掌控整个星域的一半以上。

    杨君山笑道:“前辈,你我皆以得窥长生,何必事事躬亲?只管留给后辈子弟练手便是。”

    紫苑仙尊顿时明白,告辞之后,返回开灵派调遣门下修士,以及联络西山杨氏,准备共同进剿之事不提。

    且说紫苑仙尊离开之后,一直不曾开口的杨桦仙尊却是突然笑问道:“这位紫苑仙子怕也对本尊情意颇重,尚有海外那位公主,本尊究竟作何想?”

    杨君山微露苦笑,无奈道:“风物长宜放眼量,既已登长生之途,来日方长!”

    长河灵舟从瑶郡星域穿过之后便开始一路下沉,也不知过了多久,桑州四分五裂的轮廓已经渐渐出现在虚空之中。

    在杨君山的印象当中,桑州各地到处都是巨木参天,这里的气候常年如春,何时何地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然而当灵舟掠过一座浮空大陆的时候,却见地面上的林地到处都出现了大片明显是因为神通肆虐而形成的倒伏,虽算不上满目苍夷,但也如同一道道伤疤一般,预示着此时正在化界过程当中的桑州星宫也并不平静。

    待得灵舟掠过这块浮空陆地的边缘地带的时候,杨桦仙尊却是“咦”的一声,有些惊奇道:“这却是与本尊用来稳固整个西山大陆不在化界过程当中分裂,所用的方法大同小异呀!”

    不用杨桦仙尊提醒,杨君山也已经注意到了浮空大陆边缘的异状。

    却见在这浮空陆地边缘的断裂之处,有着大量的,甚至于可称之为密集的断裂根系裸露在外。

    侍立一旁的苗半弦见状,带着三分请教之意,笑道:“晚辈虽是域外之人,但也曾听老师以及其他杨氏族人多有说起周天之事,自忖对于这桑州也有所了解。”

    “这桑州号称‘万木之州’,说的不仅是这里汇聚天下万木种类,指的更是此州自古以来便多森林覆盖,百年巨木应有尽有,便是千年之木也并不罕见,甚至于万年古木据说在桑州几家宗门之中也未必没有。”

    “如此情形之下,这些巨木、灵木、古木根系可谓是彼此相连,盘根错节,对整个桑州星宫的分裂形成影响,似乎也说得过去。”

    苗半弦本身便是寻灵师,而且是寻灵师中的佼佼者,对于各种地脉的走向,甚至于是形成,都很有自己的看法。

    杨桦仙尊摇了摇头,笑道:“小友说的虽然极有道理,但或许也正因如此,这布置之人才似乎有恃无恐,并不担心会被人发现,只不过他们却是忽略了一点,唔,不,确切的应当说,到了现在,哪怕是被发现,对于他们而言,似乎也并不会造成全盘的影响了。”

    苗半弦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见得杨桦仙尊言之凿凿,不由问道:“还请前辈赐教,忽略了哪一点?”

    杨桦仙尊见状却是无声的笑了起来,就连旁边的杨君山也微微浮现笑意,却是令苗半弦多少有些羞赧。

    杨桦仙尊见状解释道:“是因为杨某的本体。”

    见得苗半弦满脸疑惑之色,杨桦仙尊道:“杨某作为本尊身外化身,本体那是一颗万年古木,对方的布置虽然巧妙的掩盖在无数林木的根系之下,但这却瞒不过我。”

    苗半弦闻言微微一愣,但马上又请教道:“那么前辈以为此等布置出自何人之手,又是何目的?难不成对方也是如老师那般,想要维持整片大陆不被化界之力所分裂?”

    杨桦仙尊笑着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老夫窃以为并非如此,原因很简单,对方布置的手段的确精巧,但这却也意味着这种布置不可能被大规模应用,否则极难瞒得过整个桑州修炼界。”

    三人言谈之间,长河灵舟已经渐渐进入了桑州星宫的外围地域。

    杨桦仙尊忽然闭目深吸,在苗半弦的感知当中,方圆十余里范围内的天地灵气忽然被引动,而后源源不断的向着灵舟之上汇聚而来,而后凝聚成淡淡的灵雾青烟,被杨桦仙尊尽数吸入腹中。

    杨桦仙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惬意,睁眼笑道:“好精纯的木行灵气,看来桑州的天地本源虽然尚未现世,却也为时不远了。”

    杨君山闻言笑道:“如此看来,我等来的时机不错!”

    而就在此时,苗半弦忽然神色一变,惊呼道:“小心!”

    虚空之中,便在长河灵舟准备从两座小型浮空陆地中间穿过的时候,忽然间,两座陆地的边缘各自有一大块数十丈大小的土石块,然后从两侧同时向着灵舟撞来。

    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伏击,来敌藏于两座浮空陆地之上,只待长舟经过的时候,同时出手偷袭!

    苗半弦在惊呼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如此手段粗犷的伏击,连自己都发现了,杨君山与杨桦两位仙人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这二位之所以仍旧一副随意交谈的模样,显然并非是没有发觉,而实在是对此等偷袭提不起丝毫兴趣来。

    果然,虽然两座土崖气势汹汹夹击而来,却分别在距离长舟尚有百丈距离的时候,便开始自行崩解,随后化作一大团碎石细土,还有大量破碎以及腐烂的根茎在其中,洋洋洒洒在虚空之中飞落。

    玩土控石,杨君山才是真正的大行家!

    然而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显然并没有吓到两座浮空陆地上的伏击之人,两道流光忽然从两侧的陆地之上升起,在虚空之中带起一片残影向着长河灵舟上打来。

    “蛮族?”杨桦仙尊疑惑道。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道:“此等哭笑不得之事也只有蛮族才能够做得出,应当是灵舟太破,将咱们堪称是软柿子了。”

    这个时候,苗半弦已经能够看清从两侧击来的两件法宝的形状,左侧那件是一柄巨大的骨槌,而右侧则是一柄如同碌碡大小的方形石锤。

    杨桦仙尊对于两件蛮族法宝显然并未放在心上,而是疑惑道:“怎得还如此不知死活?”

    如果说之前蛮族发动袭击还是因为对长河灵舟判断失误的话,就凭刚刚两座高崖毫无征兆的解体,对方便应当明白灵舟上有他们惹不起的存在坐镇才是。

    杨君山此时却是收敛了笑容,扭头看向了灵舟之外,道:“只是在补救而已!”

    杨桦仙尊尚有些不明所以,旁边的苗半弦已经娇喝一声,从灵舟之上跳了出去,当空抛出一只绣球,迎上了从左边打过来的那一根骨槌。

    而从右侧飞来的那只方形石锤,眼瞅着便要砸到灵舟之上,却忽而在半空之中打了一旋儿,伴随着从右侧浮空陆地上传来的一声惊惧的咆哮,径直飞到了灵舟之中。

    与此同时,从这两座如同岛屿一般大小的浮空陆边缘,忽然有数十道大小遁光跳出,分别朝着四面八方向着虚空深处飞去。

    灵舟之中,杨桦仙尊恍然道:“原来如此,想来是这些蛮修已经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妥,于是便四散奔逃,这两件蛮器的主人应当是主动留下来断后的。”

    杨君山伸手握住了这只石锤,便感觉这只石锤的分量远比他估算的要重得多。

    听得杨桦仙尊之言,杨君山一边打量着手中的石锤,一边笑道:“不错,这便是蛮族,行事虽然莽撞无脑,却也懂得为了同伴主动做出牺牲。”

    杨桦仙尊见得杨君山一直在打量着手中的石锤,不由问道:“怎么,这件蛮器莫不是什么宝物?”

    杨君山笑道:“不错的法宝,相当于一件下品道器。”

    说罢,杨君山弯着手指在石锤上敲了敲,这件原本堪比下品道器的蛮修法宝顿时在一阵脆响声中龟裂脱落,露出了里面一颗拳头大小,质地为黑灰色的质密之物。

    “星核?”杨桦仙尊道。

    ————————

    这两日心神不宁,更新实在难以稳定,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