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红陆来访,金乌大罗
    杨君山与杨桦仙尊二人驾着破烂不堪的长河灵舟,并未直接向南前往桑州,而是先转而向西去了流火谷,准备带上苗半弦。

    不过当杨君山等人来到流火谷的时候,却是迎面碰上了一位从炎州赶来的熟人。

    “红陆道友?”

    杨君山见得来人的时候也略显有些诧异。

    炎州虽然本源火海已经现世并被各方势力瓜分,但正值炎州星宫初成之际,域外势力在失去了世界屏障的阻隔之后,进出炎州星宫已经再无阻碍,局势非但没有评定,反而一不小心还有随时恶化的趋势。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身为焚天门仅有的两位仙人,正是坐镇宗门巩固己方势力的关键时期,红陆仙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炎州星宫来找自己?

    总不该是焚天门又有灭派之危吧?

    杨君山不无恶意的揣测道。

    不过想及当初在从雷州返回玉州的途中所见到的炎州四派以及两艘定海舟,可见在域外势力的压迫之下,四派深知唇亡齿寒抱团取暖的道理,没理由会在这个时候内讧才对。

    严格来讲,杨君山与红陆仙人算是同一辈人,杨君山对于红陆仙人的师尊赤焰仙人便是以“前辈”相称。

    然而随着双方修为差距的不断拉大,便是当初赤焰仙人在遇上杨君山的时候,也处处对他透着恭敬,就更不用说赤焰仙人的弟子了。

    更何况玉州本源玄黄云海的瓜分之事早已过去多日,哪怕如今因为周天化界,各州分裂并演化星宫,彼此之间在虚空当中的距离不断扩张,却也足够将杨君山登临大罗仙境,一举压服域内外诸多势力的消息传到炎州去了。

    “红陆见过君山仙尊,恭贺仙尊登临大罗仙境!”

    红陆的动作恭敬之中带着三分拘谨。

    杨君山见状笑道:“红陆兄何必如此客气?不知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见得杨君山神态和缓,并未有如何倨傲俯视之态,红陆身上的拘谨已经去了大半。

    不过他却也并非不通世故之人,杨君山虽然与他平辈论交,他却不能打蛇随棍上。

    于是听得杨君山相询,红陆仍旧恭声道:“红陆此番却是为求仙尊庇护而来。”

    杨君山微微一愣,他虽然猜测焚天门可能遇到危险不免带些恶意,却不曾想还真让自己给说中了。

    杨君山的神色不由郑重了几分,道:“红陆兄且细细道来,究竟发生了何事?”

    “回禀仙尊,我等怀疑在煌郡中隐藏有一位域外大罗境的大神通者!”

    果然,红陆一开口便给杨君山带来了一个足以令他感到惊诧的消息。

    “什么?”

    杨君山虽不至于因此而失态,却也不免显露出三分惊疑之色,他心中虽不大相信,可见得红陆言之凿凿,却也不便当即否认,而是略作沉吟道:“道友以及贵派做出此等判断可有什么依据?”

    红陆在说出这个消息之后,似乎放下了心中一个包袱,神色间略显激动道,将当初在本源火海现世之际,他潜入煌郡时的发现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同杨君山说了。

    杨君山想了想,道:“也就是说,道友当时并未能够真正确认那位存在的身份,只是怀疑?请恕杨某直言,据杨某所知,在周天化界尚未完全成型之前,界主虽然无法阻止化界的进行,昊天镜之威也已收敛,却并不意味着界主对于周天世界便全无一丁点的掌控力,域外大罗仙境存在想要避开界主的感知,怕是并不容易。”

    “或许隐藏于煌郡的域外大神通者只是一个金仙?”杨君山又道。

    杨君山虽然没有直说,但其实也是在表达一个意思,红陆终归也只是一位刚刚进阶的元神仙尊罢了,能够以一道气息便将其吓退,并非就一定是大罗仙尊,哪怕只是一位金仙也完全可以做到。

    红陆或许不知道元神仙境与金身仙境之间的巨大鸿沟,但杨君山却是清楚无比,甚至同为金身仙境,修士的修为高低也能分出三六九等。

    从初入金身仙境,到五脏五行之气铸就,再到五气大成,再到五气朝元的金身仙境巅峰,几乎每一个阶段之间都能够分开巨大的差距。

    红陆已经从刚刚的激动当中平复了下来,闻听杨君山之言晓得他并不相信,于是道:“事实上,在下从煌郡返回之后,与四家宗门师长汇报之初,也认定隐藏于煌郡的那位应当是一位金仙,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我等不得不怀疑一开始的判断。”

    “哦?”杨君山神色一肃,道:“发生了什么?”

    “秩序!”

    红陆重重的吐出了两个字,然后解释道:“待得本源火海被瓜分完毕之后,地火渊狱的空间通道已经完全融入星空,域外势力不断进入炎州,其中不乏元神仙境,乃至于金仙的存在,而且这些域外大神通者分属不同的种族势力,彼此也并非和睦,面对一座刚刚成型的星宫,按说正该大肆圈占地盘,并相互引发争斗,最起码一开始应当有一段混乱时期才对。”

    红陆顿了一顿,看到杨君山正在认真听他解说,于是继续道:“事实上,哪怕在周天化界之前,炎州的域外势力都不曾和睦过,彼此厮杀争斗从未休止,这也是我等本土宗门能够在元气大伤之后,还能退守炎州三郡的根本原因。”

    杨君山闻言不由点了点头,红陆见状继续道:“可是此番却是大不相同,据我等在炎州各地探来的消息,那些个域外大神通者在进入炎州之后,却仿佛尽数受到召唤一般,不约而同的前往煌郡汇聚,返回后便仿佛彼此有了默契一般,带领各自势力在不同的地域划定势力范围,彼此之间各行其是,纵使有所冲突,也往往刚刚发生,便被双方的大神通者各自压下。”

    “我等与域外势力接触多年,对于他们的行事方式也多有了解,大多便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实在再寻常不过,什么时候不同的种族势力居然也懂得谦让和隐忍了?除非,有一位实力与地位足以镇压所有域外各方势力,包括那些元神仙境以及金身仙境,的存在……”

    杨君山此时的神态看上去已经极为肃穆,不得不说,红陆分析的极有道理,能够将域外不同种族势力尽数压服,不得不说,隐匿于煌郡的那位神秘存在定然是一位了不得的大神通者。

    想到这里,杨君山忽然心中一动,问道:“道友既然去过煌郡,对于那位神秘域外大神通者的身份可有猜测?”

    红陆脸色一红,迟疑道:“不怕仙尊笑话,当时在下完全被对方气势所慑,心中只有‘逃命’二字,印象当中,似乎只有一棵赤红色的遮天枯木!”

    杨君山闻言“呵呵”笑出声来,道:“看来红陆道友也已经对其身份有所猜测,说来,杨某与那位神秘的域外大神通者可能还有过一次交手。”

    红陆先是有些惊愕的看向杨君山,杨君山却并未再细说,反应过来的红陆连忙道:“既然仙尊心中已有确认,红陆此番前来便是恳请仙尊看在同为周天一脉的份儿上,在危急之时能够出手再助我等一次,炎州四派上下感激不尽。”

    杨君山并未直接答复,而是微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些什么。

    红陆心中焦急却不敢表现在脸上,更不敢开口催促,只能默默的坐下下首等待。

    一直不曾开口的杨桦仙尊见状,开口打断了杨君山的沉思,笑道:“本尊在想什么,红陆道友却还在等你回复。”

    杨君山“唔”的一声反应过来,而红陆在一旁却是连称“不敢”。

    杨君山笑道:“道友放心便是,此言并非是小瞧炎州各派,但依杨某看来,那位金乌族的大神通者却也不是冲着炎州来的,否则也不会隐匿至今,而且道友也不要小看了周天世界的底蕴,且放心回转便是,且代杨某向赤焰前辈问好,日后有暇定当上门叨扰。”

    红陆闻言一喜,连忙道:“仙尊莅临,我等必感蓬荜生辉,届时必然扫榻以待。”

    得了杨君山的承诺,红陆仙尊终于可以放心回返,事实上炎州此时的形势也容不得他久离。

    红陆离开之后,带上了苗半弦的长河灵舟转而向南,横渡了西山大陆与瑶郡星域之间的虚空,在横穿过瑶郡之后,便要走出了玉州星宫的范围。

    杨君山与杨桦相对而坐,身为记名弟子的苗半弦则侍立于侧,为两位仙尊煎煮灵茶。

    杨桦仙尊见得在红陆离开之后,杨君山便一直处于沉思当中,不由笑问道:“本尊是不是在猜测那位煌郡疑似大罗仙尊的神秘金乌大神通者,究竟是如何避开了昊天镜的监察?”

    杨君山“唔”了一声,端起身前的灵茶浅饮一口,道:“这倒不是什么难题,堂堂金乌妖皇之族怎么可能还没有几样秘术神通?更何况还有那一颗扶桑木!别忘了,当初那位金乌族修士帝婴,便曾经在炎州收罗了几颗从亘古密林中得来的扶桑木枝。”

    杨桦仙尊还待要问,杨君山则已经开口道:“其实我对那位金乌大神通者如此处心积虑隐匿煌郡的目的更为感兴趣,我有一种感觉,区区炎州之地他还不放在眼里,他有可能是冲着仙宫来的。”

    三人御舟一路向着斜下方而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桑州四分五裂的轮廓已经渐渐出现在虚空之中。

    ————————

    断网了,手机网共享才打开。

    小女儿生病,最近更新实在错乱,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