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前倨后恭,这章特长
    . =  + []

    且按下杨君山与杨桦仙尊二位驾着受损的长河灵舟前往桑州不提。

    且说早在杨氏启用守护仙阵,沟通四大阵基后不久,杨沁琨便带着寒朵从西山上溜走了。

    因为周天化界,本源之海即将现世的缘故,杨沁瑜当时吩咐杨氏上下不得随意外出,而偏偏那个时候寒朵却是接到了冰凰仙子寒素贞的密讯,要她尽快在刮骨冰川本源之海现世之前赶回冰原。

    杨沁琨原本便在西山上被憋得心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小夫妻两个一合计,便悄悄离开了西山一路往北去了。

    不比雷州、炎州、玉州,以及海外这些曾经连续遭受域外入侵最为严重的地域,凉州以及极北冰原这里再周天化界的过程当中时相对滞后的,因此,当杨沁琨夫妻二人赶到冰原上的时候,玉州的本源之海早已现世,而刮骨冰川之中虽有本源之海出现的征兆,可到底还尚未完全爆发。

    不过即便如此,刮骨冰川中不断出现的异象,也已经吸引了凉州以及冰原之中域外内各方势力的关注,越来越多的大神通者开始在刮骨冰川周围汇聚。

    而就在杨沁琨小夫妻两个赶到极北冰原后,冰凰仙子寒素贞似乎对于夫妻两个能够及时返回很是高兴,吩咐他们两个养精蓄锐,静待刮骨冰川的本源之海出现之后,能够助她一臂之力。

    “我觉得咱们这一次来冰原,怕是中了你母亲,我那岳母大人的算计!”

    寒素贞的冰雪宫殿中有着专为夫妻二人开辟的偏殿,在稍稍安顿下来,将几名服侍的小妖打发走之后,杨沁琨这才悄悄跟寒朵说道。

    刚刚说完,寒朵便狠狠将把脑袋伸到自己耳边的杨沁琨推开,不满道:“什么叫算计?我娘让你来办点事怎么啦,你还有意见?”

    杨沁琨“噢”了一声,似笑非笑道:“原来你也看出来啦?”

    寒朵很是娇嗔的白了杨沁琨一眼,这才微微有些愁绪道:“咱们夫妻同体,也没什么可忌讳的,这些年来我娘在冰原上的势力拓展很不顺利,事实上,若非有你我这一层关系在,无论是凉州几家宗门,还是冰原上的其他异族势力,多少都要忌惮公爹的身份,说不定我们娘儿俩想要在冰原立足都不容易。”

    杨沁琨对于岳母在冰原上的势力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听得妻子这般说,却多少还是有点意外,道:“何至于此?岳母大人好歹也是妖仙,更何况凤凰一族在域外星空何等显赫,凉州几家宗门也就罢了,冰原之上的其他异族势力难道就不知道吗?”

    寒朵点了点自家夫君的额头眉心,没好气道:“你也不想想看,自母亲降临冰原以来,除了身边几名贴身侍女之外,冰雪宫殿之下可还有其他域外异族投靠?”

    杨沁琨微微一愣,道:“也是,岳母大人这些年在冰原经营,麾下却多是启蒙培养一些冰原本土妖修,罕有见到域外异族投靠的,原本我还不以为意,毕竟我爹也支持我姑在曲武山经营了一方本土妖修势力,现在看来,岳母大人似乎别有苦衷?”

    寒朵闻言不由一阵气馁,二人成婚百栽,对自家夫君脾性再了解不过,若论聪慧自家夫君自是没得说,可偏偏生性惫懒,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向来不去深思。

    关于寒素贞在冰原上的形势,有心人只要稍加留意便能够猜出许多东西来,可偏偏这些年来杨沁琨便一点都不曾留意过,如今听得寒朵说起,他却只听一言便又猜出了许多东西。

    说到这里,杨沁琨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忽然回头看了看自家的娘子,开口问道:“岳母大人与凤凰一族不睦?”

    因为有杨君山这个老子,原本崛起时间极快而本应当底蕴不足的西山杨氏,对于域外星空的了解,反而是周天世界各方本土势力当中最为深入的。

    杨沁琨便知晓,在域外星空的妖族当中,龙、凤、麒麟三族便是妖族之中最为古老的族群,哪怕是在妖族之中势力最为强大,曾经出现过两位号令整个妖族的皇者的金乌一族,论及传承的悠久,也远不及这三族的古老。

    冰凰仙子寒素贞既为凤凰一族血脉,身份自当贵重,她若要进入周天世界,按照常理来说,凤凰一族又怎么可能不对她严加保护?岂能任由她一人在周天世界冒险?

    除非寒素贞独自来到周天世界乃是故意为之,凤凰一族对此根本一无所知,又或者是凤凰一族虽然知晓,却故意对此不闻不问,任她自生自灭。

    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看出,寒素贞在凤凰一族当中并不受待见。

    杨沁琨见得寒朵沉默不言,自嘲道:“看来我又猜对了,那么岳母大人此番叫你我返回冰原又为何事,难不成是凤凰一族得知了岳母大人的消息,趁着周天化界,也要进来了?”

    刚说完,杨沁琨又自我否认道:“也不对啊,就算有凤凰一族的族人找来,这个时候把你我叫回来也不妥吧?除非,岳母大人与凤凰一族的关系又要缓和了?”

    “你还能猜到些什么?”

    一道冷冷的声音突然从杨沁琨的背后传来。

    杨沁琨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那个,嘿嘿,岳母大人您什么时候进来的?是要找朵儿么?你们娘儿俩聊,你们聊。”

    说着,杨沁琨脚底抹油便想要溜出去。

    “不用了,就在这里待着吧!”

    说着,寒素贞的语气却是越发的萧瑟,就连神色间也满满浮现出一丝疲惫之色。

    杨沁琨微微一怔,脚步却是慢慢停了下来。

    “娘,”寒朵快步走到寒素贞身边,两手抓着她的衣袖,带着三分撒娇,埋怨道:“娘,您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进来了呢?”

    寒素贞宠溺的抚摸着女儿的脸庞,笑道:“怎么,害怕娘打扰了你们夫妻两个?”

    “娘,你说什么呢?”

    寒朵满脸羞红,忽然又想起夫君刚刚所言,连忙抬起头来问道:“娘,您将我们从玉州叫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儿?”

    寒素贞笑了笑,道:“原本是真有一桩好处给你们留着,不过琨儿却是猜对了,此番怕是要有凤凰一族的人寻来了。”

    寒朵闻言与夫君对视了一眼,然后带着三分好奇问道:“是谁?”

    寒素贞苦笑了一声,涩声道:“凤九霄,你的舅舅。”

    …………

    刮骨冰川之外如今形成了一片奇特的空间力场,或许是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周天世界的至寒之地,寒气的冻结延缓了世界屏障的消融,又或许是因为刮骨冰川在周天世界的几大禁绝之地当中是遭受破坏最浅的地方,总之,在周天化界开启之后,这里化界的进展却是极为缓慢的。

    原本凉州以及冰原上的域外异族大神通者大可以闯入冰川之中,以蛮力攻击周天屏障,以加快化界融合的进程,却因为冰川之外这一层古怪立场的存在,阻隔了一众大神通者的脚步。

    杨沁琨与寒朵随着寒素贞来到刮骨冰川之外的时候,这里已经汇聚了凉州以及冰原上数十位有名有姓的大神通者,其中仙境的存在便足有七八位之多。

    “咦,两极元磁原罡?”

    杨沁琨盯着笼罩在刮骨冰川上空的如同极光一般流转的光华,若有所思的低声道。

    寒素贞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寒朵则拽了拽杨沁琨的衣袖,杨沁琨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这时便听得一道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道:“好了,人来的差不多了,按照先前的约定,尽快开始吧,毕竟这里的世界屏障随时都可能消融,本尊可不想里面的本源至宝在化解的过程当中尽数毁掉,又或者被别人得了去。”

    杨沁琨闻声望去,却见是一位身形高大,衣着简朴,在这至寒之地却赤足而立的女修,显然是一位元神仙境的巫修,正是是玄冥部落的女巫仙雪弘巫尊。

    刮骨冰川这里的世界屏障化界的进程虽然缓慢,但却并非没有本源之气渗出,事实上随着化界过程持续,从中渗出的本源之海已经相当可观。

    可正是因为冰川之外这一道突然出现的空间力场屏障的缘故,冰川中的本源之气无从宣泄,不断积蓄之下,却是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在冰川之中形成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甚至有天赋神通的异族修士从中嗅到了本源至宝的味道。

    如此一来,自然使得冰川之外的各方势力大神通者越发的心痒难耐,却又担心一旦冰川内部的世界屏障崩解,巨大的空间动荡会令冰川中的天材地宝毁于一旦,于是这才有了今日各方势力大神通者汇聚于此的盛会。

    盖因为这些仙境存在通过尝试却是发现,他们完全可以在这片空间力场上开辟出一条并不稳定的空间通道并维持片刻,然后趁此机会让有所准备的道境修士迅速穿过屏障进入冰川之中。

    之所以必须是道境修士,则是因为哪怕是这些仙境存在所勉强开辟的空间通道也并不稳定,唯有已经开始涉足空间神通的道境修士才能够在穿过屏障的过程当中,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

    事实上,为了得出这个结论,各方势力损失的道境以下的修士已经超过了两位数,至于道境修士,各方势力却还没舍得用来实验,至于道境修士能够穿过空间屏障,也是各位仙人推算的结果,虽然足有八成把握,但不得不说,如今各派统一行动的道境修士仍旧是用来做实验的棋子。

    “那还等什么?某家已经等不及了!”

    说话之人乃是一位身形极高,脑袋看上去却是极为狭长,目光之中时刻闪烁着阴戾之色的妖仙。

    杨沁琨曾经听寒朵说起过极北冰原上的三大异族仙尊,除了她的母亲寒素贞之外,尚有巫族玄冥部落的雪弘巫仙,以及鲲鹏一族的妖仙彭典。

    刚刚说话的妖仙正是鲲鹏彭典,这彭典与寒素贞素来不睦,冰原上异族一直传说是因为鲲鹏一族一直想要挑战凤凰一族的地位,彭典与寒素贞之争,便可以看做是这两族争斗的一个缩影。

    而实际上杨沁琨从寒朵那里得知,却是因为这彭典一直觊觎寒素贞的血脉和美貌,想要与其结成双修道侣,借以提升自己在妖族之中的地位,却被寒素贞毫不犹豫的拒绝,之后这彭典便开始处处针对寒素贞。

    除了这冰原三仙之外,尚有一位异族仙人来自凉玉山脉,自称顽苔仙尊,却是让人摸不清跟脚。

    此外尚有三位本土仙尊,其一乃是冰雪剑宗的风华仙人,再一位乃是玄垢派的玄本仙尊,还有一位则是来自仙宫的冷月仙尊。

    随着妖仙彭典的叫嚷,刮骨冰川外的几位仙尊开始各自指点麾下道境修士做着准备。

    寒素贞将杨沁琨与寒朵叫过来嘱咐了一番,然后便取出了一顶冰冠,戴在了寒朵的头上。

    “寒道友,你要让你的女儿冒险进入刮骨冰川么?”

    一道声音传来,女巫仙雪弘皱着眉头道。

    “哈,寒素贞,这应该是你的本命法宝冰凰冠吧?居然舍得给你女儿戴在头顶上?果然不愧为亲生的女儿!只是她旁边那个小男孩怎得也不见你赐下什么宝贝?就算是炮灰也不要做得这么明显嘛!”

    鲲鹏妖仙彭典带着浓浓嘲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下巴朝着杨沁琨挑了挑,道:“嘿,小子,进去之后为本仙尊做事怎么样?出来之后有本仙尊庇护,就不信那娘们儿能把你怎么着!”

    杨沁琨眉毛一挑,对于彭典妖修似乎丝毫无惧,嗤声笑道:“这位妖仙前辈,您这挑拨离间的手段也太拙劣了一点儿,好歹也下点本钱让小子动心呐,比如,您给在下一两件护身道器,三四件天材地宝?”

    杨沁琨这一开口却是让彭典微微一愕,此时在场几位仙人,他们麾下的道境修士哪一个在他们面前不是唯唯诺诺,哪里料到居然会有人敢在这种场合开口,更何况还是以那种调侃的语气。

    一两件护身道器,三四件天材地宝……

    这小子哪里来得胆量,居然敢这般与一位妖仙说话?

    彭典顿时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怒极而笑道:“小子,你很好,已经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本尊说话了,很好,本尊就要看看到时候寒素贞能不能护得住你!”

    雪弘巫仙眉头微微一皱,却见得那人族小子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顿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老彭,慎言,这位怕是君山仙尊的三公子。”

    彭典妖仙的厉笑戛然而止,就好像被人一把揪掉了声带,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看上去也是难受至极。

    他们这些异族妖仙原本便是来自域外,哪怕如今进入周天世界数百年,可与域外本族势力仍旧有着联系,自然也曾听闻杨君山在域外闯下的赫赫威名。

    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位堪比大罗仙尊的存在,哪怕是强横如巫族、鲲鹏一族的仙人也是一样。

    异族修士这边的动静自然也落在了人族一方三位仙尊的眼中,待听闻杨君山的三公子居然也在场,无论是风华仙尊,还是玄本仙尊和冷月仙尊,看向杨沁琨的目光都多了几分忌惮或者尊重,同时也不约而同的与麾下准备进入冰川的道修多交代了些什么。

    随着七位仙尊各自施展神通,刮骨冰川外笼罩的那一层空间屏障上顿时被开启了七个看上去摇摇欲坠的通道。

    “快!”

    几乎所有的仙尊在此时都脸色一变,他们似乎都感知到,空间通道的开辟仿佛比之前变得困难了许多,而且通道也比之前更难维持,于是纷纷开口催促。

    十余道遁光升起,眨眼间从七条通道中穿过,随即七条空间通道便如同水幕一般,在波动中渐渐合拢。

    …………

    刮骨冰川之中,杨沁琨带着寒朵一路急行,向着刮骨冰川的深处而去,相比于寒朵,他对于刮骨冰川内部反而更加熟悉。

    “怎么样,可曾感应到了?”杨沁琨低声向着寒朵问道。

    如今的刮骨冰川之中孕育的天材地宝可是不少,然而这二人此时却仿佛完全不在意这些。

    这一路急行,杨沁琨负责探路,他虽然对于刮骨冰川的深处很是熟悉,可如今这里却到处都是空间波动和陷阱,让他不得不说十二万分的小心。

    可即便如此,在这呼气成冰的冰川当中,此时的杨沁琨也是一脑门冻成冰溜子的汗珠,甚至都顾不得伸手擦拭。

    此时在寒朵头戴的冰冠之上却插着一根尺许长的如同透明水晶一般的翎羽。

    寒朵闻言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那好,怎么继续往里面走!”

    杨沁琨说罢便要再动身,却被身后的寒朵伸手一把拉住了。

    “你,你小心,你都受伤了!”寒朵心疼道。

    杨沁琨看了看身上几道先前在探路过程中被空间碎片切割的伤口,然后将手臂上的袖子撸了起来,抹掉渗出的血迹,道:“看,早就好了!”

    寒朵张眼看去,果然便见得他手臂上原本被割裂的伤口早已愈合,甚至连个疤痕都没有留下,如玉一般晶莹的肌肤看上去令女孩子都感到羡慕。

    “这下知道为什么是我来给你探路了吧?”杨沁琨得意洋洋的说道。

    小夫妻二人再次向着冰川深处深入了数里之后,寒朵头顶的翎羽突然寒光大盛,一阵晦涩的空间动荡扩散,居然将周围十丈之地的空间波动尽数泯灭。

    “感应到了!”寒朵满脸惊喜大声道。

    不等杨沁琨说话,寒朵已经将头上的冰冠摘了下来放在了地面的冰层之上,同时摘下来的还有那一根得自寒素贞的本命翎羽。

    “快走!”

    寒朵一拉杨沁琨便要退开。

    不料杨沁琨手臂却是一甩,将寒朵一下子甩到了数十丈开外远离冰冠和翎羽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杨沁琨却是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扑了过去,而在他扑向的那个地方,正有一块随着剧烈的空间波动而不断变幻着形状的冰晶。

    软冰玉,冰行一脉的天地至宝,其品质在冰行一脉本源至宝当中位列中上,更兼诸多妙用,无论是重塑仙躯还是炼制法宝,此物都是冰行一脉修士的首选之物。

    而就在杨沁琨将这一团如同面团一般极为奇特的冰玉拿在手中的一刹那,在其身冰面上的那根翎羽忽然自行湮灭,一股深邃的虚空波动传来,仿佛沟通了一处极远的所在,随着空间门户的开启,剧烈的空间风暴席卷了周围数十丈范围内的一切,沉淀了数千年的冰层崩裂并碾碎成冰粉,内中不知道有多少天材地宝被粉碎一空。

    “不——”

    在空间风暴的边缘地带,寒朵尖叫道。

    …………

    刮骨冰川之外,在将各自麾下两位道境修士送入冰川之中后,一时间七位仙尊之间陷入了寂静当中。

    “这空间屏障出现的太过蹊跷了!”

    不知过了多久,巫仙雪弘最先打破了沉默,只见她皱着眉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这座屏障似乎就是在针对我们?”

    冷月仙尊目光一凝,随即嘴角一掀,道:“阁下的意思是说,这屏障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么又会是谁有这么大本事呢?就算是西山杨仙尊回归,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神鬼不知的布下这么一座大阵吧?”

    冷月仙尊言语间的讥讽很是明显,然而不知为何,雪弘巫仙却是摇了摇头,仿佛没有听到冷月仙尊的嘲讽一般,喃喃自语一般道:“且等下去看看吧!”

    其他几位仙尊各有所思,寒素贞神色间却是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剧烈的空间动荡从刮骨冰川之中传来,哪怕有着冰川之外的空间屏障阻挡,七位仙尊还是能够清晰的感知到空间动荡的存在。

    霎时间,七位仙尊却是各自变了脸色。

    “发生了什么?”冷月仙尊惊呼道。

    “难道是刮骨冰川内部的隔天网崩断,要与星空相融了吗?”

    彭典大声道,神色间却是颇为兴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诶呦,里面的天材地宝!”

    玄本仙尊忽然一拍大腿,一脸肉疼的模样。

    这一下不仅是他,其他几位仙尊也一个个变了脸色,在这般剧烈的空间动荡之下,刮骨冰川当中因为大量天地本源散逸而孕育成的天材地宝,不知道要有多少被毁掉。

    可就在这个时候,刮骨冰川中的空间动荡越发的剧烈,并开始逐渐的向外扩散,并引发一阵阵的狂澜,将笼罩在冰川上空的空间屏障撞得一阵阵摇晃。

    几位仙尊见状不由各自向后退开,拉开与刮骨冰川之间的剧烈,以防止那空间屏障一旦破开之后受到波及。

    唯有寒素贞这时却是不进反退,居然向着空间屏障冲了过去。

    “哈哈哈哈,傻了吧,这娘们儿居然让自己的女儿女婿进去,这等烈度的空间动荡,两个道境初期的小修早就尸骨无存啦!”

    身后传来彭典那幸灾乐祸的笑声:“你女儿死也就死了,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向君山仙尊交待吧!诶呦,你这疯婆娘,你干什么,不想活也不要捎带上我们……”

    原本还幸灾乐祸的彭典,忽然见得冲上前去的寒素贞居然将一道道神通向着那空间屏障上砸去,再加上从刮骨冰川内中涌出来的狂澜,内外夹击之下居然将空间屏障打得一阵阵摇晃,仿佛下一刻就要碎掉了一般。

    这一下却是将其他几位仙尊吓得不轻,真要让寒素贞打破了空间屏障,里面的空间风暴一股脑涌出来,他们几个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疯狂攻击空间屏障的寒素贞忽然停了下来。

    便在其他六位仙尊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有些奇怪的时候,却见寒素贞几乎整个人就要贴在空间屏障上一般,在诸仙不明所以的目光当中,居然在狠命的朝着空间屏障内部挥手。

    “怎么,难不成在这等空间风暴之下,里面的人还能活着不成?”

    不仅仅是风华仙尊,几乎其他几位仙尊心中都有此疑问。

    可下一瞬,寒素贞的动作却再次吓了众仙一跳。

    却见这一次寒素贞居然再一次施展之前在空间屏障上开启空间通道的秘术。

    “还真有人活着?难不成是那君山仙尊赐下了什么护身秘术?”

    几位仙尊自忖,便是他们自己此时身处刮骨冰川之中,在这等空间风暴下也未必能够活得下来。

    然而便在那狭小的空间通道开启的一刹那,首先便有一股狂澜从中涌出,当即将正面的寒素贞吹飞。

    紧跟着又有三个人接连从通道中被喷了出来,在地面上成了滚地葫芦,而后那开辟的通道居然再次合拢,哪怕在冰川中的空间风暴的冲击之下,仍旧坚韧的笼罩在刮骨冰川的上空。

    当中有一个浑身衣衫破烂,看上去异常狼狈的中年人,从地面上爬起来便跳着脚骂,指着地上一个血葫芦一般昏迷过去的年轻人骂道:“遭得什么瘟,非要带这个土著出来,弄得舅舅我一身伤,死了最好,什么破落户,居然也配做我外甥女婿!”

    “哥,你没事?”

    寒素贞脸色苍白,显然刚刚被那一股涌出来的空间风暴伤的不轻。

    “怎么没事?要不是护着他们两个,你哥我能伤成这样?”中年修士显然心情极为恶劣,头也不回大声道。

    “金,金仙!”雪弘巫仙惊呼道。

    彭典妖仙掉头便走,能够在这等空间风暴之下活着出来,还能带着两个拖油瓶,不是锻体修为至少达到不灭境第二重的金仙,又是什么?

    “朵儿,朵儿怎么样了?”寒素贞脚下踉跄向着寒朵走去。

    “放心,我死了也不能让我外甥女有事,她只是昏过去了……”中年人没好气道。

    这中年人正是寒素贞的兄长,寒朵的舅舅凤九霄。

    寒素贞松了一口气,事实上她当时是看到的,凤九霄带着两人从刮骨冰川冲出来的时候,其实是一手将寒朵抱在胸前的,寒朵并未受到空间风暴太多波及,只是她身为母亲关心则乱。

    “……不过那个小子恐怕是活不成了!”

    凤九霄的语气中居然还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什么?”寒素贞吃了一惊,连忙向着杨沁琨那里走去,神色间大为惶急,甚至带了几分恐惧之色。

    凤九霄显然没看到寒素贞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我说妹子,不是哥说你,你说你当年怀着身孕从家里不告而别,偷偷闯入这周天世界也就罢了,怎得这眼光也是越来越差,我外甥女堂堂凤凰血裔,嫡传的凤凰血脉,怎能嫁给一个周天土著?还是本领如此低微的土著?”

    见得寒素贞将血葫芦一样倒伏在地上的杨沁琨翻过身来,凤九霄撇了撇嘴,道:“死啦,别看啦,一个小小的道境初期小修,还他妈一个土著,在那等空间风暴摧残下哪里还有命在?要不是为了我这外甥女,老子管他去死,一路带着他的尸首出来,老子都嫌手脏!”

    可话音刚落,便听得一连窜的咳嗽声突然响起,反倒是惊得那凤九霄一下子跳了起来。

    “咳咳咳咳……”

    杨沁琨一口气活转过来,口中不断吐着血水。

    寒素贞则不顾自身伤势,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将自身仙元度入杨沁琨的体内。

    “活着?居然还活着?”

    凤九霄大奇,两步走到杨沁琨身前,却见他浑身上下密密麻麻的切口,此时已经相互挤压,却早已没有血水从中渗出,甚至还在缓缓的愈合当中,只是因为失血的缘故,原本晶莹如玉的皮肤,此时看上去却显得有些灰白。

    “啧啧,冰肌玉骨?难怪死不了!”

    凤九霄神色微微动容,不过随后便又可惜道:“不过妹子,不是哥说你,怎么就给我外甥女选了个土著做女婿?为了给这小子修成冰肌玉骨花费了不少心思吧?有那条件还不如从族里选几个年轻俊彦,好生培养一番,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舅,舅舅,我夫君带出来了吗?”昏迷中的寒朵醒过来第一句话便是询问杨沁琨的安危。

    “诶呦,我的乖外甥女,放心吧,那小子命大,居然还活着!”凤九霄的语气听上去更像是在惋惜杨沁琨居然没死。

    “谢谢,谢谢舅舅!”

    寒朵慢慢坐了起来,相比于杨沁琨,她在凤九霄的护持之下并未受到太严重的伤势。

    “乖外甥女啊,你要听舅舅讲,”凤九霄眼珠子一转,走到寒朵身边蹲下,和颜悦色道:“这个小伙子嘛,这出身嘛,是低了点儿,我外甥女金枝玉叶,哪里是他能配得上哩?”

    见得寒朵要开口,凤九霄摆了摆手,道:“先听舅舅讲完嘛,舅舅不是要你舍了你的夫君,而是要告诉你,这小子既然练就了冰肌玉骨,可见还算有点底蕴,就此舍了也有点可惜,想来你娘培养他也不容易,不如便给外甥女你裙下做个面首,日后就算诞下后裔子嗣想来血脉资质也差不了太多,如此一来呢,外甥女你日后还可以继续物色出色的面首嘛,何必一棵树上吊死?舅舅跟你说,咱们凤凰一族里面,可也是有不少年轻俊彦呢……”

    “呀,舅舅,你这都说的些什么?我不听,我不听……”寒朵脸色羞得通红,连忙用双手要捂住了耳朵。

    “这有什么?咱们妖族这么做的多了去了,物竞天择,强者为尊嘛!”

    凤九霄不屑道:“我看你便是被你妈妈带坏了,什么天长地久,矢志不渝的,都是骗小孩的屁话,咱们修行之辈,天长地久那叫不死不灭,矢志不渝那叫长生永存,就说那小子,没有你娘助他修成冰肌玉骨,他能修至道境?更不要说日后能不能成为长生仙人了,而我外甥女日后定然是会登仙的,到时候一个寿元将尽,一个永生不死,你说咋办?”

    “舅舅,”寒朵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凤九霄,低声道:“我夫君的冰肌玉骨不是娘帮助才修成的。”

    凤九霄才不信:“不是你娘是谁,还能是他自己?”

    寒朵道:“是真的,夫君家族不凡,公爹可也是仙人呢!”

    “我就说嘛!”

    凤九霄一拍自己的大腿,道:“我妹子就算眼光再差,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没出身的土著嘛!”

    “不过嘛,到底还是周天土著,就算他爹是仙人,那也不过是一个土包子仙人罢了,没见识过星空的无垠广阔,就算是仙人又有什么出息?”

    凤九霄道:“咱们凤凰一族那是何等高贵的族群,又岂是一群土著能够相比的?乖外甥女你要记住了,日后你们小两口在一起,你一定要拿大,要让他听你的,要向他们这群土著展现咱们凤凰一族的高贵典雅,要让他们知道,娶了我们凤凰一族的小公主,那是他们这群土著高攀了,要是他们敢对我外甥女不敬,只管告诉舅舅,到时候舅舅给你撑腰!”

    凤九霄拍着胸口大包大揽,却不再提所谓面首之事。

    寒朵有些懵懂,道:“可,可公爹也是金仙呢,舅舅也是金仙,你能打得过公爹吗?”

    “金,金仙?”

    凤九霄一愣,拍了拍脑袋,道:“也对,这周天化界快慢不一,有的星宫已然出现本源之海,有人已经趁机重塑仙躯登临金身仙境也未尝不可,不得不说你那公爹运气不错!”

    凤九霄“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我就说这小子福大命大,有一位金仙父亲照顾,这跟脚还能差了?果然不愧为我外甥女良配。”

    说着,转头又看向寒素贞,语带责怪道:“妹子你早说嘛,早知亲家翁已经登临金仙,我这做舅舅的也不至于为他们考虑这般周祥。”

    寒素贞见得杨沁琨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只需将养些时日便能够痊愈,这才松了一口气,听得自家兄长之言,语气生冷的回道:“你又没问。”

    凤九霄仿佛没听到妹子语气中的情绪,开口道:“门当户对,这样才好嘛,虽说这周天本土修士的底蕴多少差了一点,可亲家翁到底是金仙,底蕴不足可以一点点积累嘛,就比如这一次,这刮骨冰川的本源之海就要出世,妹子你何不去信邀亲家翁前来,到时候我等三仙联手,定然能够大杀四方,至少也能从本源之海当中分一半出来。”

    “好啦好啦,哥,不要在这里说了,本源之海看样子短时间内不会爆发,我们先回冰雪宫殿再说。”寒素贞对兄长的絮叨已经极为厌烦。

    “也好也好,”凤九霄走了过去,道:“来来来,这外甥女婿我来扶着,你带我外甥女走。”

    从寒素贞手中接过了杨沁琨,凤九霄忽然想到还不晓得这外甥女婿的名字,于是问道:“对了,我这外甥女婿怎么称呼?”

    “姓杨,叫杨沁琨。”寒素贞头也不回的答道。

    “哦,姓杨,”凤九霄点了点头,可随即双目猛然瞪圆了,语调登时高了八度:“什么,姓杨?他爹是谁?”

    寒素贞抱起了女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兄长,道:“还能是谁,这周天世界还能有哪个姓杨的金仙?”

    “啪嗒!”

    凤九霄手一松,勉强站立的杨沁琨一下子摔在地上,又成了滚地葫芦。

    “诶呦!”这回却是把杨沁琨给疼醒了。

    “大,大罗仙尊!”凤九霄瞪大了眼睛,口中无意识一般呻吟道。

    “什么?”寒素贞猛然回头。

    “啊?”寒朵同样回头。

    “疼死我了!”杨沁琨睁开眼答道。

    “啊呀——”

    凤九霄惊叫一声,手忙脚乱一般俯身将杨沁琨扶了起来:“贤外甥女婿,不对,外甥女贤婿啊,摔着没?你说这,你说这,葬天墟外跟亲家翁还动了手了,可不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唉,亲家翁果然神威无敌,居然以天之花融入阵灵化身,以一己之力封锁了整个葬天墟的域外空间通道,舅舅这不得已才从寒天星界这边绕了过来,哎,亲家翁神威至今萦绕脑海,令人神往呐!诶,外甥贤女婿,你体内伤势好些没有啊?来来来,舅舅度些仙元助你疗伤……”

    ——————————

    写了一宿,状态并不算很好,铺垫有点多,后面可能用到,万字大章,从来没写过,也不好分开,索性全发了,算是补更吧,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