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杨桦复活,如兰收徒
    西山山脚之下,长河灵舟虽然看上去残破不堪,可实际上这艘灵舟的内部受损并不严重。

    中层甲板的核心舱室之中,却只见虚空之中一道空间门户开启,杨君山信步从中走了出来。

    “爹,您来了!”

    早已等候在这里的杨沁瑜道,在他的脚下,杨君山的身外化身,胸中被洞穿的杨桦仙尊,此时正躺在一张简易的担架之上。

    杨桦仙尊的本体乃是万年白桦木,其灵智泯灭之前乃是正宗灵妖谪仙,本身跟脚便是极为了不得的存在。

    在其被杨君山炼化做身外化身之后,其胸口中的一颗万年木心,乃是那万年白桦树本体所孕育,也正是身外化身的核心所在。

    如今杨桦仙尊胸口被洞穿,万年积累精华所在的木心被击毁,这身外化身自然就废了。

    杨沁瑜见得杨君山进来之后不急不忙,忍不住开口问道:“爹,杨桦前辈……,他,真能复活?”

    作为杨君山的身外化身,杨沁瑜对于杨桦仙尊的称呼多少也是有些别扭的,倘若杨君山不在的时候,杨沁瑜以“前辈”相称,如今父亲就在身边,对于杨桦仙尊的称呼他反倒增加无所适从。

    杨君山自不会将这些鸡毛小事看在眼中,听得杨沁瑜询问,笑答道:“又不是复活他原生的灵智,只是为父的一具身外化身罢了,只需为他换一颗木心重新作为这具化身的核心便是。”

    杨君山说的轻描淡写,但杨沁瑜自然晓得没有那么简单,不过他爹毕竟乃是当世大能,自有通天手段,他所在意的却是用何物来替换杨桦仙尊的核心木心。

    要知道,杨桦仙尊本身便是灵妖得道,一颗木心孕养万年,那可真是不逊于普通木行至宝的物件。

    却见杨君山忽然低下身来,伸手在杨桦仙尊手指上的储物法宝一抹,却见一颗蕴藏着磅礴生机的碧绿色木块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建木之心?”

    杨沁瑜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年来他的修为提升并不算快,可这眼光见识却是提升不少,真要论及对各种宝物的认知,杨君山尚在黄庭境的时候,决然无法与他相比。

    建木之心,在所有已经的木行至宝当中,此物大约能够排在第三,乃是极为了不得的天地至宝。

    杨君山手托着的这块建木之心可是不小,粗略看上去大约足有三尺见方,单就是这体积,便足以令人咂舌。

    杨君山笑了笑,道:“此物原本便是杨桦前身所得的宝物,杨桦此前虽然曾尝试炼化,实际上却一直都舍不得,认为此物该当时他日后提升自身修为品质的关键,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也得用了。”

    杨沁瑜忍不住口中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涩声道:“这么大一块建木之心,想来只用一小块,便足以用来作为身外化身的核心了吧?”

    杨沁瑜看了看杨桦仙尊胸口上最多不过手臂粗细的伤口,又看了看杨君山手中一尺见方的建木之心。

    杨君山“哈哈”一笑,掌心之中仙元涌动,一层层封镇的力量附着在建木之心上,而后便见得这木行至宝便以极快的速度开始缩小,直到最后化作一块两寸见方的绿木块。

    “救人哪有将就的道理,此等天地至宝多是混天天成之物,贸然分割,反倒会造成至宝损伤,本源流失。”

    杨君山说着,径直将手中缩小了数倍的建木之心放置在了杨桦仙尊的胸腔之中。

    杨君山忽然一指点在杨桦仙尊的眉心,一道本源仙元注入杨桦仙尊躯体之中,胸口之中裸露的那颗建木之心顿时被激发,一道勃然绿色萌发,内中一股生机迸发,胸腔周围的身躯忽然泛起青绿之色,被洞穿的伤口立马开始自行愈合。

    杨沁瑜正看得目眩神迷,却忽然见得原本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杨桦仙尊忽然睁开了双目,只是一刹那,原本还无神的目光顿时变得灵动起来,而后嘴角微微一掀,却是浮现了一丝笑意。

    从担架之上坐起,杨桦仙尊向着杨君山拱了拱手,道:“多谢本尊援手!”

    杨君山笑道:“举手之劳而已,道友无需挂怀。”

    不料,杨桦仙尊却是微微一叹,道:“想来本尊定然是动用了建木之心,用在在下身上却是浪费了。”

    杨沁瑜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目光看向核心舱室周围,却发现原本木质的舱室仿佛在此时焕发了生机,不少木板之间居然有一条条嫩枝叶勃发。

    要知道,用来建造灵舟的木材多是灵木灵材,在造舟的过程当中,上面早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秘术进行处理,阵纹符纹也不知道勾勒了多少,一块木板上不知道覆盖了多少层防护。

    可即便是这样,在建木之心中蕴藏的生机被激发的刹那,这些防护却尽数被生机所浸透,由此可见,建木之心内中蕴藏生机的精纯勃大。

    杨君山这时却是笑道:“怎么可能浪费,本尊正要前往桑州走一遭,现在的时机对于道友而言却是正合适不过。”

    “桑州?”

    杨沁瑜目光一掀,道:“爹可是要去争夺桑州的本源之海?能否带上孩儿?”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笑道:“此去桑州可不仅仅是争夺本源之海,还要去与几位老相识‘礼尚往来’一番,此事你便不要参与了,趁着现在玄黄本源发散,可去玄黄宝塔之中闭关,为登仙积累底蕴才是正经。”

    见得杨沁瑜略带失望的眼神,杨君山笑问道:“你修行岁月也有两百余年,对于登仙一事可有准备?”

    杨君山不问他“可有把握”,而是问他还有“准备”。

    杨沁瑜显然听懂了杨君山的意思,其实是想要让他说一说对于登仙的看法。

    略作沉吟之后,杨沁瑜答道:“孩儿是不打算肉身成圣的……”

    说到这里,杨沁瑜语气一顿,脸上笑容略带苦涩,道:“孩儿自知天分、努力、时机、际遇均不及父亲和秀姑姑,因此,从一开始便也没打算着走肉身成圣之途,若然强行要走,纵使父亲和家族全力支撑,对于孩儿来说,肉身成圣便也就成了一个走捷径的方式,没了自信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功的,所以,孩儿还是觉着先不要好高骛远,而是脚踏实地,先冲击元神仙境,然后再收集本源至宝,为重塑仙躯做准备才是正途。”

    “你能找到自己的道途,并有着自己的修行主意,那便是最好!”

    杨君山闻言非但没有感到遗憾,反而颇感欣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途,关键还是要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从这一点上来说,杨沁瑜不贪功不冒进,对于自己未来的修炼途径还是有着极为清晰的认知,这让杨君山很放心。

    至于日后还要重塑仙躯,还要收集本源至宝等等之类的事情,杨君山哪怕是他爹,也不可能事事都为他搭桥铺路。

    修行之路从来都要靠自己,靠父母靠他人是永远也走不长远的。

    然而话虽是如此说,可实际上谁的孩子谁心疼,哪怕杨君山身为当世大能,名震星空的存在也是一样。

    杨沁瑜的修行之路相比于杨君山而言,已经走得太过顺畅了,要知道杨沁瑜可是周天世界有名的“仙二代”,虽不是纨绔之流,可诸多资源供给却向来不曾缺少。

    不是说杨沁瑜自己便不曾努力奋斗过,只能说杨沁瑜的努力奋斗向来少有失败,他还是太顺了。

    平心而论,自杨君山之后,杨氏家族的几代后辈子弟当中称得上优秀的不是没有,可真正算得上是惊才绝艳的,直到现在位为止,充其量也就杨立钊勉强算一个。

    哪怕是如杨沁瑜、杨沁琳、杨沁玺等所谓的“杨氏七杰”,其天赋才情最多也只能算是中上,充其量也就是最初的根基打得比较扎实,有杨君山这颗大树照拂,修行之路走得还算顺畅而已。

    这当中原本当属杨沁琨天赋最高,奈何此子却也最是惫懒,心思花在修炼上的极少,倒是满天下的游历玩闹,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让颜沁曦和杨沁瑜操心不少,直到如今这修为也不过初入道境而已。

    余下的几代人,得益于西山杨氏底蕴的不断壮大以及修行体系的不断完善,能够进阶真人境的不少,道境的种子也有一些,但真正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却几乎没有。

    原本杨玄机可以算一个,可惜此子于阵道一途的天赋没得说,修炼上可就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了,哪怕有家族着重照顾,多年下来各种修行资源砸进去不少,如今可还在天罡境挣扎,日后能够冲击道境还是两说。

    杨君山与杨桦仙尊正要准备启用长河灵舟前往桑州,却忽然又见得刚刚出去的杨沁瑜又回转了来。

    “咦,怎么,可还是有什么事情要向你父亲请教?”杨桦仙尊笑问道。

    在杨桦仙尊融入建木之心苏醒之后,或许是因为还不能与建木之心完全契合的缘故,使得他的修为显得很是不稳定,气息的波动也变得很是古怪,给人一种仿佛即将喷发的火山被极力压制的感觉。

    杨沁瑜心头闪过这一念头,定了定神,这才道:“倒是有一件事情差点忘了向爹您禀告。”

    “哦,什么?”杨君山有些好奇道。

    杨沁瑜挠了挠头,道:“是二师姐,之前孩儿去告知她前往极北冰原一趟的时候,二师姐却是让孩儿询问,她想要收一个弟子,此番前往冰原也想要带着历练一番,肯定爹您能恩准。”

    “呦,兰姑娘终于要收弟子了?”杨桦仙尊的语气中带着三分好奇。

    如果说杨氏子弟的后辈几代人当中,能算得上是惊才绝艳的唯有杨立钊一个的话,那么在非杨姓的杨氏子弟当中,能够与杨立钊比肩而立的,那就只有杨君山的亲传弟子丁如兰一个了。

    丁如兰天性高冷,修行的根基虽然是杨君山造就,修行途中也多得杨君山的庇佑和帮助,可实际上她的修行之途却是自行开辟为多,单从这一点上来讲,杨君山对于她的帮助并不大。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修行可谓另辟蹊径,也因为她的眼光高绝,多年来,在苏长安、杨沁瑜等人都或多或许收下几个弟子教导的时候,唯有丁如兰不曾为人师。

    此番骤然听说丁如兰有了开山弟子,哪怕是如杨君山,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免心生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入了她的法眼?

    “究竟是哪个好运的小家伙,居然能得兰姑娘青眼?”还是杨桦仙尊开口问道。

    杨沁瑜苦笑道:“这也正是孩儿要向爹您禀告的,那个被二师姐看重的弟子乃是家族‘灵’字辈的子弟,名字唤做‘杨灵河’。”

    杨桦仙尊顿时明白了过来,笑道:“呦,这可有意思了,这辈分不大对啊!”

    ——————————

    一不小心,断更两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