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坟场宝地,君山布局
    数日之后,待得周天化界进一步深入,葬天墟外的虚空道通渐渐融入星空,已经再无封锁的必要,被阵灵化身挡在外面的域外势力大举涌入西山大陆上空的时候,本源云海早已经在杨君山的主导之下分配完毕。www



    域外势力当中尚有多位仙境以上存在,其中识货之人更是不少,虽然本源云海已经消失无踪,可那一座悬在西山上空的玄黄宝塔,却是被有心人一下子便认了出来。



    “本源灵宝,这是本源灵宝!”



    有人低呼道,仿佛生怕有人不识得那玄黄宝塔的跟脚一般,语气之中满满的诱惑之意。



    “那杨君山居然舍得将天地本源凝聚成这么大一座宝塔,还明火执仗的暴露在外,难道就不怕被人明抢吗?”



    “抢?谁会去抢?看清楚了,那宝塔已经与一座仙阵融为一体,能看得上那本源灵宝的,恐怕根本没有打破仙阵的实力,可有实力打破仙阵的,那本源灵宝对他们的用处也就不大了,别忘了还有一位大罗仙尊杨君山,这位的实力诸位也都亲自领教了,为了这样一件本源灵宝去得罪这样的存在,此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诸位谁愿意去做一做?”



    妄图趁着周天化界,冒险闯进来捡便宜的,便没有一个人是傻子,那杨君山敢将本源云海凝聚而成的玄黄宝塔亮出来,便不怕别人觊觎此宝。



    诸多域外大神通者眼瞅着没有便宜可占,于是便纷纷散去,有的径直从葬天墟回返,大部分却还是向着周天世界其他地方而去,希望能够在其他本源之海尚未现世的州域撞一撞机缘。



    西山以东之外的虚空之中,一场大战刚刚落幕。



    上官若仙望着眼前那一片山崖神色间却也颇有唏嘘之意。



    上官雷走到近前,道:“爹,于护……,不是,那于若童就这么死了?”



    上官若仙看了他一眼,道:“肉身崩解,生机耗尽,元神也随之寂灭,不是死了会是什么,难不成老夫还会看错?”



    “可毕竟……”



    上官雷看了父亲一眼,低声道:“毕竟不曾亲眼所见!”



    上官若仙扭头看了儿子一眼,道:“你是疑惑他为何在最后身陨之际躲在这片山崖之中吧?”



    上官雷“嘿嘿”笑了笑,道:“这不也是怕留了后患么。闪舞小说网www”



    上官若仙微微一叹,道:“不会有后患,他在临死之际躲在这里不过是为了留下传承而已。”



    “传承?”



    上官雷神色说不出的诡异:“于若童自己的金仙传承?他是当我们眼瞎么?将自己的传承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岂不是相当于将传承让给了我们?他可是死在我们父子手中,还会这么好心?”



    上官若仙闻言看了儿子一眼,上官雷表情微微有些讪讪,事实上,若非是上官若仙说破,他还真就没有发现于若童在这里留下了传承。



    只听上官若仙道:“这也算是星宫仙境大神通者当中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吧,纵使仇寇之间,临死之际也要允对方留下传承。”



    上官雷忍不住又道:“难道就不怕传承误入敌手?”



    上官若仙微微一笑,道:“除非他的对手想要毁掉他的传承。”



    说罢,上官若仙指了指山崖,道:“信不信,此时你若是踏入山崖一步,这座山崖连同于若童留下的传承便会尽数毁去。”



    “事实上,真要不允他留下传承,当初令他神形俱灭便是,又何必等他留下传承再去毁掉,岂不多此一举?”



    上官雷不解道:“那这传承又该如何拿出来?况且,我等虽允这于若童留下了传承,可万一此人又在传承中留下些许后手又该如何?譬如,逼迫后来之人发誓为其报仇之类。”



    上官若仙解释道:“这种传承秘术无法强行破解,禁制与传承本身是从内中相连的,强行破解只能将两者全部毁掉,只有等待时间流逝,禁制自行削弱直至消失,传承自然就会现世。”



    “只是禁制的强弱完全由于若童临死之际设定,因此,这传承究竟多久才会现世,便也只有他自己才能知晓了。”



    “至于你刚刚所担心的,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且不说这于若童并无子嗣,其他人得了也未必为了一个死人来找你我父子两位仙人的麻烦,就是这传承日后现世,你我也大可亲自或是派人争夺,这也算是允许对手死前留下传承的一个心照不宣的规矩吧。闪舞小说网www”



    上官雷沉吟道:“那这里的传承……”



    上官若仙道:“上报吧,如今你我也算是为杨氏效力,更何况这里本就是西山杨氏的势力范围,就算你我不说,日后杨氏修士也未必会发现不了,更何况,别忘了,当时我等围攻于若童的时候,可还有第三位仙人在场,那人虽未必知晓于若童留下了传承,但陨落在这片山崖却还是明白的。”



    上官雷闻言却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当时那拦住于若童逃遁的仙人是谁?此人一手剑术神通却是颇为娴熟,更还有一手虚空生符的本事,虽然刚刚登仙修为尚未完全稳固,可看得出来实力却是不弱。”



    上官若仙低声笑了两声,带着两分促狭道:“那位可能是君山仙尊的岳父!”



    见得儿子目瞪口呆的样子,上官若仙原本还有些怅然的心情登仙好了许多,当即便笑着转身离开了。



    “居然是杨君山的岳父!”



    上官雷摇了摇头,连忙从身后追着上官若仙而去。



    不过在走出十数里之外,入眼之处却是一大片飞舟残骸,以及各种散落、破损的物资,洒落的到处都是。



    这一代应当便是合流宗飞舟最终被西山长舟击破之后的坠地之处。



    上官若仙似是有感而发,叹道:“此番一场大战过后,这片陆地上坠毁的星舟,陨落的仙人、道人、真人,不知道有多少,也不知道会留下多少传承,多少遗物,也可能有如于若童一般的,人死得多了,坟场也多了,就成了宝地了!”



    上官雷在他身后笑道:“那倒也是,谁叫这西山大陆的位置原本就在玉州正中央,而从葬天墟现世的本源云海也就在西山大陆的正上方,所有势力,无论是域内域外,为争夺本源云海都在倾尽全力,杨氏虽然承受的压力最多,可现在看来,收获同样最大,无论是本源云海,还是在大战当中陨落的各路大神通者。”



    上官若仙点了点头,道:“走吧!”



    父子二人脚下遁光一生,便直奔高空而去,在那里,西山长舟正停浮在此处,苗半奎正带着一众投奔而来的小七星星域修士,打理着因为大战而受损的各处船体。



    不过当父子二人落在长舟前甲板上的时候,却发现正有一人负手而立,明显不是先前舟上之人,看样子似乎正在等人。



    上官若仙是本源云海现世之后才从域外赶来,在此之前对于杨氏家族的了解多是从杨君山那里口述而来,对于杨氏族人并无太多实质性接触,因此并不识得此人。



    上官若仙扭头看向儿子,却见上官雷却是面露惊讶之色,似乎对于眼前之人的到来有些意外,不过显然他是识得此人的。



    “少族长何来?”上官雷问道。



    上官若仙闻言恍然,再看向来人的目光便已经多了几分郑重,尽管眼前这位年轻人修为才不过黄庭境而已。



    杨沁瑜转过身来,目光略过上官雷,然后很是恭敬的向着上官若仙行了一礼,道:“晚辈杨沁瑜见过上官前辈!”



    然后又转过身来,以平辈之礼向着上官雷拱了拱手,道:“上官兄!”



    “原来是少族长当面,老奴有礼了!”



    杨沁瑜的礼遇显然令上官若仙颇感受用,但到底是千年的人精,上官若仙自然不会因此就拿大,而是颇有几分肃容道:“可是家主那里有什么吩咐?”



    “上官前辈客气了,晚辈的确是奉父命前来!”



    杨沁瑜笑着指了指头顶上空,道:“本源云海之事已经接近尾声,父亲的意思是,请前辈带着这艘长舟前来湖州一趟。”



    “湖州?”



    上官若仙神色间的诧异一闪而过,沉声道:“敢问少族长,家主可有吩咐,老奴具体该怎么做?”



    饶是杨沁瑜这些年来休养足够,事先也是知情,可猛然间亲耳听到一位金仙在自己面前自称老奴,一时间也是有些心神摇曳。



    见得上官若仙还在等他的吩咐,杨沁瑜强自镇定下来,道:“父亲的意思,大约是要前辈在千湖海眼喷发之际见机行事,但最好不要与飞流剑派直接冲突,毕竟西山杨氏与飞流剑派历来交好。”



    上官若仙只是微一沉吟,便点头道:“烦劳少族长转告家主,就说老奴省得了。”



    杨沁瑜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上官雷,道:“父亲还有一件事令在下转告上官兄。”



    上官雷一愣,道:“呃,还有事啊,唔,什么事,还请吩咐!”



    上官雷原本还有些散漫,可一句话刚说出口,便感觉到父亲凌厉的目光向着他看来,于是连忙放低了自己的态度。



    杨沁瑜只是笑了笑,对于上官雷的态度并不在意,而是从衣袖之中摸出了一颗留影传承珠,道:“此物乃是父亲让我交给上官兄的,说是此前曾经答应过上官兄的。”



    “答应过我的?”



    上官雷一时间还有些懵懂,但还是伸手将传承珠接了过来,神识稍一探视,脸色就是一变,紧跟着便是大喜,结结巴巴道:“这,这,这,实在是太珍贵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口中虽然说着不好意思,可上官雷手中将那颗传承珠攥的却紧,神色间更是掩饰不住的渴求之色。



    杨沁瑜仿佛没有注意到上官雷的神态一般,自顾自笑道:“父亲言道,上官兄拿到传承珠后,可直接前往雷州星宫,那里的本源之海虽已散尽,但父亲在此之前却也某地暗中存留了些许下来,料想上官兄用来重塑肉身晋升金仙却也足够了,具体地址应当便在传承珠的记载当中。”



    向来带着三分傲气和三分痞气的上官雷也难得正经了一次,肃容向杨沁瑜拱手道:“多谢君山仙尊,多谢瑜少了!”



    杨沁瑜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又看向上官若仙,道:“晚辈此番前来便是这些事情,若无他事,晚辈便先行离开了。”



    待得杨沁瑜走远之后,上官若仙也面露好奇之色,道:“那传承珠里面记载的到底是什么,居然让你小子这般激动?”



    上官雷将传承珠交给了父亲,神色间的激动仍旧掩饰不住,说话时的语气都跟着一跳一跳的,道:“有了这道用来重塑肉身的秘术,进阶金仙的难度至少降了三成!”



    “雷霆法身?”



    上官若仙的神识在传承珠中扫了一眼,喃喃自语道:“看这传承的绪论,这秘法似乎传承至上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