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狂轰滥炸,长舟降临
    于若童,原混天星界合流宗第三护法金仙,现合流宗首席护法金仙,此番受合流宗宗主慕容擎天之命,驾驭一艘星宫飞舟降临周天星界伺机报复。

    原本于若童笃定,借助星宫飞舟之势,定然能够撞破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哪怕是仙阵,就算无法完全破除,也定然能够打开一个缺口。

    一旦失去了阵法保护,那么杨君山的这些族人后裔便会完全暴露在各方大神通者面前,然后便任由他们宰割。

    可于若童想到了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可能是仙阵,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座仙阵的防御力远远超乎他的想象,连他的飞舟都能够禁锢在阵幕当中,一时间进退不得。

    然而即便如此,于若童仍旧胸有成竹,虽然看上去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并未有任何崩溃的迹象,但别忘了,他于若童本身便是一位金仙,而此时他已经在守护阵幕的里面!

    “于若童!”

    上官雷大吼一声,人已经从灵舟之中冲出,张手便是一道天雷劈下。

    “叛徒!”

    于若童轻蔑一笑,随手一挥便将那雷光化于无形,讥笑道:“你还不够资格与于某交手,若是换成你父亲还差不多!”

    上官雷登时暴怒,便要再上前与那于若童大战,却不料忽然间被人一把拽住,猛然转首时,却见杨桦仙尊正看着他道:“此人交予杨某来对付,你去驾驭灵舟。”

    上官雷略微有些错愕,却是不明白驾驭灵舟做什么,他的长河灵舟受损颇重,可就算是完好无损,也不可能会是于若童的星宫飞舟的对手。

    杨桦仙尊只吩咐了一句,便从上官雷身边走过,却见他伸手向着头顶一招,无数的雷光霹雳便从阵幕之上垂下,将于若童淹没在了其中。

    “没用的,这些雷光电闪却还奈何不得于某!”

    雷光之中,于若童语带狂妄。

    杨桦仙尊充耳不闻,只管将阵幕之中的雷光源源不断的招引下来,虽然暂时还伤不得于若童,却也能够令他疲于应付。

    “哼,如此大规模大烈度的雷降,于某倒是想要看看你能够撑到几时?”雷光之中,于若童的声音已经不见先前的轻松。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发动你的灵舟啊!”杨沁瑜的声音突然在上官雷的耳边响起。

    上官雷一边回到灵舟,一边道:“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与杨桦联手?”

    在上官雷看来,杨沁瑜若再与真灵融合化为雷霆巨人,与杨桦仙尊联手,完全可以与于若童一战,若是再加上他,甚至战而胜之也并非没有可能。

    杨沁瑜语速很快,显得很是焦急:“你以为杨仙尊凭什么就能困住于若童?你快用灵舟将那艘长舟顶出去,雷霆巨人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了,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上官雷无奈道:“这倒霉劲儿,这艘灵舟怕是要保不住啦!”

    连星宫飞舟的全力冲撞都能够抵挡得住,西山杨氏守护仙阵的威力自然令人刮目相看。

    佘易仙尊见状便要上前援手,相比于在场诸多与西山杨氏有过节的大神通者,被杨君山毁掉了本命法宝,自身修为几乎再无更进一步可能的佘易仙尊自认与杨氏家族不共戴天。

    然而紧跟着发生的一幕却是再次令在场诸多大神通者位置错愕,那艘嵌入守护仙阵之中的庞大飞舟居然被杨氏家族的修士硬生生的从里面顶了出来。

    这还不算,在于若童的飞舟被强行顶出来之后,原本被撞破的阵幕缺口却是眨眼间便重新恢复,在阵幕表面上流淌的雷浆重新覆盖了上去,令其他觊觎之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佘易仙尊见状极为不甘的大吼一声,庞大的身躯猛然一侧,身后的蛇尾带起一阵尖啸,狠狠的甩在了阵幕之上。

    “啪!”

    到底是金仙大妖的全力一击,哪怕佘易仙尊实力大降,这一尾甩上去却也令笼罩了西山周围数十里方圆的仙阵一阵剧烈的晃动。

    然而也仅仅就是如此了!

    杨君山为构建这座仙阵备下了雄厚的五行地脉根基,再加上后来杨氏族人不断的提升与完善,使得守护仙阵非但拥有非同寻常的防御力,更有非同寻常的恢复能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恼羞成怒的佘易仙尊以及被赶出来的于若童,向着杨氏的守护仙阵一通狂轰滥炸,再加上其中不乏仙人境的大神通者暗中出手趁火打劫,可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看上去无论如何摇摇欲坠,却始终都能够保持屹立不倒。

    “诸位若有何压箱底的本事,却也不要再藏着掖着了,杨君山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若是我等连这一座仙阵都无法破除,一旦那杨君山主持这座仙阵,今日所布之局还有何意义可言?”

    于若童的话一出口,反倒是令许多虽然攻击杨氏守护阵法,却一直在虚空当中遮遮掩掩,不愿暴露身份的大神通者尽数偃旗息鼓。

    佘易仙尊顿时暗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于若童不开口还倒好,一开口反而让那些大神通者忽然意识到,如果不能得手,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可就是一位实力直追大罗仙尊存在的报复!

    于若童似乎也明白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忽然间他仿佛得到了什么消息,道:“于某先去周围转一转,据说这西山的仙阵在这片大陆的四个方向不下了四座阵基,且让于某先将这些阵基摧毁再说。”

    说罢,却是也不去管佘易仙尊铁青的脸色,星宫长舟径直在半空之中掉头向北,仿佛是要朝着瑜城而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完全被玄黄云海所笼罩的虚空深处,忽然有一点炙白的亮光出现,那亮光的光源越来越大,同时光芒也越来越盛,就连周天星界尚未解体之前的晴天白日都无法与之媲美,以至于厚重的本源云海都无法遮掩其万丈光芒。

    佘易仙尊见状脸色忽然一喜,大声道:“哈,真正的帮手来了,于道友大可不必急着离开,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就仿佛要印证佘易仙尊的话一般,那光源瞬间已经从虚空深处冲破了本源云海,一片炙白光华几乎遮掩了所有大神通者的视线,除开一声奇异而高亢的鸣叫。

    “金乌——”杨桦仙尊仿佛认出了来者。

    然而紧跟着巨大的光源与完全被雷浆包裹的守护阵幕轰然相撞,迸射的雷浆电闪,以及火流岩浆,让西山守护大阵笼罩范围之外的大片地域化作一片焦土。

    这从域外而降的一击,真要论及威力甚至还不及于若童带着星宫长舟的撞击,西山的仙阵阵幕自然也不会被击破,可真要论及对西山大陆的破坏,那么后者却又远不如前者了。

    一只本体身形足有十余丈高的三足金乌引颈而鸣,张开之后足有三四十丈的双翼每一次扇动,都有大片的太阳流火波及到仙阵笼罩的范围之外的地面之上,大地因此被烤焦,就连西山下沁水的水量都因此而锐减了三分之二。

    佘易不怀好意的大笑道:“道友为何来得如此之晚,本尊还以为道友畏惧那杨君山神威,不敢来了呢!”

    冲天的火焰之中,帝无疆的声音却充满了阴冷:“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本尊怎会缺席!”

    “道友说的是,不愧为是金乌皇族!”

    佘易先是恭维了对方一句,紧跟着却又转而向着云海之中的另外一个方向,道:“句肥道友,听闻巫族也曾有一位金仙种子为杨君山所杀,却不知道友身为巫族金仙,又是作何打算?”

    躲在云海之中一直不曾现身的句肥仙尊不晓得心中在如何痛骂多事的佘易妖仙,但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叫破了身份,句肥仙尊在巫族同样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会装着没听见。

    却听得云海之中传来一声咳嗽,说话之人显然正在斟酌,不过随后句肥巫仙那独特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那杨君山之前已经被本族大能刑天巫尊亲自出手教训过了,本巫到底是句芒部落的巫仙,却也不好再出手,不过芈重毕竟是祝融部落全力培养的后起之秀,如今折在杨君山手中,若有其部落故旧出手寻仇,那便是私仇纷争,与本巫无关了。”

    佘易同样暗骂句肥巫仙狡诈,不过听其意思,到好像此番巫族并非只他一人,倒是让佘易对于来者的身份有些期待起来。

    尽管句肥巫仙最终避开了针对西山杨氏守护大阵的围攻,但在三大金仙以及一艘飞舟的围攻之下,饶是西山的守护仙阵也渐渐有些吃不消,特别是在帝无疆出手之下,此妖仙的金乌真火对于杨桦仙尊极其克制,使得他在辅助杨沁瑜掌控仙阵运转的过程当中也颇感掣肘。

    形势对于杨氏而言,似乎正在变得越发的险恶。

    可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雷却是忽然轻轻一笑。

    见得杨桦仙尊与杨沁瑜几乎同时对他怒目而视,杨桦仙尊摆了摆手,道:“别误会,是我爹要来了!”

    “你怎么知——”

    杨沁瑜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远比先前于若童的星宫飞舟降临时还要宏达的空间动荡从云海深处传来。

    很显然,上官父子之间定然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方式,能够让二人在哪怕受到空间屏障阻隔的情况下,也有着一定的感应能力。

    上官雷忽然变得异常兴奋,神识在向着云海深处空间动荡传来的方向延伸的同时,目光却是瞥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上于若童的星宫飞舟上,神色已经渐渐由兴奋变成了亢奋,仿佛期待着什么即将发生一样。

    宏达的空间动荡是因为有着庞大的空间门户开启,一艘比星宫飞舟几乎又大出一倍来的伟岸星舟从葬天墟之外的飞天星界直接降临。

    星界长舟,这是一艘星界长舟!

    而且还是一艘明显经过了强化之后,无论是宏观的体型,还是微观的阵纹纹路,都要超出正常的星界长舟一大截的长舟!

    然而令云海内外所有大神通者感到惊愕的,并非是周天星界的世界屏障进一步解体,以至于连星界长舟都能够闯进来,而是那长舟在降临的一刹那,便牟足了劲冲着前方数百丈之外的合流宗星宫飞舟拦腰撞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