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冰魄神雷,四元傀儡
    玉州的本源云海才刚刚出现,各方势力便已经迫不及待各自出手,甚至于连域外金仙都已经现身出手,可见争斗之激烈与残酷。

    西山杨氏哪怕再杨君山尚未回归的情况下,凭借着雷霆巨人,杨桦仙尊以及上官雷所驾驭的长河灵舟,在与各方仙境存在的博弈当中仍旧牢牢占据着优势,在此过程当中甚至还击退了一位域外金仙。

    当然,为此西山杨氏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杨桦仙尊的纯阳元神本源有所耗损,杨沁瑜哪怕有仙阵加持同样颇感吃不消,而其中损失最大的,无疑便是上官雷……的船!

    但西山杨氏所展现出来的强势,同样也震慑了此时觊觎本源云海的给方大神通者。

    本源云海覆盖范围何其广阔,杨氏虽然占据了最为有利的位置,但能够汲取玄黄本源之气的位置却也不止一处,在无法撼动杨氏地位的情况下,其他大神通者也不可能与西山杨氏纠缠不清,从而错失了瓜分本源云海的机会。

    在经过了一开始的争斗之后,对于玉州本源云海的争夺看上去已经归于平衡,各方势力都在努力汲取玄黄本源,庞大的星宫此时看上去似乎彻底平静了下来。

    然而就在杨桦仙尊等人全神贯注的从虚空之中摄取玄黄本源之时,杨沁瑜以阵灵所化的雷霆巨人忽有所感,猛然转头向着东南方向看去。

    元磁山下一片狼藉,元磁山的守护阵法虽然没有被攻破,但在阵幕笼罩之下的许多建筑却仍旧受到了波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地震一般。

    显然元磁山刚刚遭遇了袭击,而且来袭之人实力强横,强横到足以让两位雷劫道修驻守的元磁山,在猝不及防之下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而且来人似乎对于元磁山里里外外的情形极为熟悉,否则在元磁山的守护阵法被大幅改动的情况下,来袭之人还能够准备的找到一些薄弱地带下手,甚至直接干扰到了元磁山的地脉走向,从而使得西山周围的五行雷光仙阵都受到了一定波及。

    非但如此,来袭之人还极为谨慎,在强攻元磁山片刻发现无法攻破之后,立马便抽身退走,哪怕远在西山的杨沁瑜通过阵脉察觉到这里发现的状况之后,却也来不及以仙阵雷光灭杀此人。

    而在瑜郡西南方向,越过曲武山之后,因为玺郡与璋郡在化界过程当中各自远离,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虚空,此时却正有两人悬立于虚空之中对峙。

    “张玥铭,果然是你!”

    丁如兰冷冷盯着眼前之人,冷笑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子敢在西山大陆出现!”

    “西山大陆么?杨氏好大的野心,就是不知道是否有那牙口,吞得下整个瑜郡,别到时候撑爆了自己,鸡飞蛋打!”

    张玥铭的语气虽然极近轻蔑,但目光之中的妒忌、懊悔却遮掩不住,当然,更多的却还是仇恨。

    “杨氏的事情不劳阁下费心,阁下消失数十年,今日出现,却是省了我等花费精力将阁下再找出来。”

    丁如兰周身寒气大盛,隐隐一道危险的气息将不远处的张玥铭锁定。

    张玥铭却是好整以暇,闻言神色间闪过一丝讥诮之色,道:“哦?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来得自信,但看你从元磁山一路追着张某来到此地,看来你这小姑娘想要杀张某之心甚坚呐!”

    丁如兰对于张玥铭的嘲讽直接回应了一道葵水阴雷!

    一道宝术神通自然不可能伤得到张玥铭,却见他甚至原地未动,那雷光落在他头顶一丈之外,便被一层金色屏障遮挡。

    “那张某倒也看一看杨君山的高足究竟有何本事!”

    张玥铭说着,手中却是多了一道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四角令牌,向着丁如兰所在的方位一指,道:“定!”

    这四角令牌正是张玥铭的本命道器四元牌,这四元牌原本乃分地、水、火、风四道元牌,品质只在宝阶中品,但当四道元牌合而为一之后,其品质却是直追中品道器。

    张玥铭话音刚落,丁如兰便察觉到身周虚空有异,不等她脱身而出,四周的虚空便如同完全凝固了一般,将其全身上下束缚的动弹不得。

    张玥铭仰头一笑便要冲来,却突然见得那片被他凝固的虚空忽然传来“吱吱嘎嘎”的异响,不由的身形一滞。

    抬眼仔细看去时,却见那片分明已经被禁锢的虚空,不知何时居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寒雾,紧跟着一道道的空间裂痕开始在禁锢的虚空之中浮现。

    张玥铭脸色顿时一变,想也不想便向后退去,而在他急速后退的过程当中,无声的空间波纹紧随而来,一道道源自于丁如兰的本源寒气从虚空裂缝之中溢出,试图将张玥铭封冻于虚空之中。

    “飘零冰封诀!”

    张玥铭在一口气退开百余丈之后,将四元牌悬在头顶上空,那从虚空之中散逸而出的寒气便再次被一层四元牌垂下的光华挡住。

    “没想到杨君山对你这弟子倒也看重,居然连风雪剑宗的镇派道术神通都弄来给你修炼!”

    张玥铭的神色间不见丝毫慌乱,那悬在他头顶上空的四元牌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分开,只是看上去犹如一个完整的整体。

    对面的虚空之中,原本被虚空禁锢的丁如兰早已恢复了自由,随着她缓步走来,周围的虚空纷纷如同薄冰一般碎裂,却无法对其造成任何伤害。

    “恩师神通高远,又岂是你所能揣度?”

    丁如兰冷漠的语气之中极近轻蔑,却见她双臂微微一拢,一颗晶莹剔透,足有婴儿头颅大小的无暇宝珠出现在她身前。

    此物正是丁如兰的本命法宝“冰魄寒珠”,乃是丁如兰当年在海外际遇所得,后来又得杨君山赠予冰寒至宝雪玉寒莲融入其中,使得这件法宝品质大为提升,如今已然是一件下品道器。

    或许是被丁如兰说中了软肋,这张玥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

    想当初,他在玉州也曾与杨君山齐名,却不料两百年下来,杨君山肉身成圣,在整个玉州修炼界早已经成为传奇一般的存在,而他张玥铭如今却如同丧家之犬,四处躲藏不说,因为修炼四元封灵术的缘故,更是与长生仙境无缘,两相对比,早已是天壤之别。

    张玥铭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在失了上进之途之后,心态早已失衡,此时又被丁如兰揭了短处,立马恼羞成怒,指着丁如兰骂道:“小贱人,今日张某便要你死!”

    话音一落,张玥铭头顶的四元牌忽然分开,每一道元牌之中有空间波动传来,紧跟着便有一具修为达到了雷劫境的灵尸傀儡。

    张玥铭本身便已经是顶尖的黄庭境道修,如今再加上四位雷劫境的封灵傀儡,错非是遇上如同未曾成仙前的杨君山那般存在,否则其实力堪称仙境之下无敌。

    这便是四元封灵术的恐怖之处。

    只见张玥铭伸手一指,四具灵尸傀儡便从不同方向向着丁如兰围攻而来。

    丁如兰对此怡然不惧,却见她将身前的冰魄珠虚虚已托,那宝珠顿时高悬于她的头顶之上,而后便见得那原本晶莹剔透的宝珠内部忽而有一团霜白雾气凝聚,紧跟着便有一条条电光从中乍现。

    而与此同时,以那冰魄珠为中心,忽然便有一道道霜白色的电光将虚空撕裂,伴随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炸响,分别向着四具灵尸傀儡身上劈去。

    丁如兰既然明白来袭之人是张玥铭,又晓得此人四元封灵术的厉害,还敢从元磁山上追出来,又岂能没有凭仗?

    冰魄神雷,这原本是一道在周天修炼界从未有过的雷术神通,乃是当初丁如兰通过师弟杨沁琨,从极北冰原的那位域外凰仙寒素贞那里换来的一道极适合于她的冰行神通,其品阶自然是道术神通,尤其是在丁如兰的手中,更是能够发挥出远胜于这道神通本身的威力。

    当日,丁如兰在极北冰原练成这道神通,寒素贞在见过她施展神通之后,便曾夸赞这道神通在丁如兰的手中足以媲美周天世界道术神通榜上排名前三十位的神通!

    每一道冰魄雷光劈出之后,或许四具灵尸傀儡凭借着悍不畏死,以及自身的修为实力能够硬挡下来,但每一道雷光在最终炸开之后,都会将周边的虚空冻结,虽然很快便再次被灵尸傀儡打破,但却令四具灵尸傀儡举步维艰,想要以这种速度完整对丁如兰的包围简直痴人说梦。

    然而就在此时,丁如兰猛然抬头看向头顶虚空,却赫然发现一块足有数十丈高低大小的不规则巨石,看上去应当是在大地分裂的过程当中崩裂脱离出来悬浮于虚空,此时却仿佛被人操纵一般,在悄无声息之中渐渐加速,向着丁如兰这里撞来。

    “天诛道诀!”丁如兰一惊之下脱口而出。

    巨石之后,张玥铭冷笑道:“难怪敢只身追出来与张某斗法,原来是仰仗手中的道器和一道域外神通,可惜你却是忘了,相比于四元封灵术,天诛道诀才是张某真正练就的第一道本命道术神通啊!”

    仓促之下,丁如兰只能将全身的真元一股脑注入本命法宝之中,冰魄珠周身雷光大涨,同样化作一颗直径达十余丈的雷球,与飞速砸来的巨石轰然相撞。

    在震天的巨响声中,巨石被雷球炸裂,化作无数块碎片四处迸射,可丁如兰自己却也被巨石庞大的力道撞飞,一口鲜血喷出,而冰魄珠变得黯淡无光。

    “哼,不知死活!”

    张玥铭冷笑一声,便待再接再厉,试图斩杀这位杨君山的亲传弟子。

    然而便在此时,一道五色雷光忽然撕裂虚空,向着张玥铭及其灵尸傀儡身上打来。

    张玥铭面色一变:“五雷正法!”

    连忙带着灵尸傀儡后撤,可最终还是有两具灵尸慢了一步,被两道分化而出的雷光劈伤。

    丁如兰神户的虚空之中有一道空间门户开启,杨沁琅带着四位修为达到道境的杨氏子弟出现在丁如兰身后,这五人形成一个简化的道兵阵,能够合力施展出威力堪比道术神通榜前十位的五雷正法。

    张玥铭眼见事不可为,当即带着四具灵尸傀儡退走,而杨氏一方却也不曾追赶。

    杨沁琅道:“丁师妹,此番却是太过孟浪了!”

    丁如兰一抿嘴,将嘴唇上的鲜血重新吞了下去,苍白的脸色却是泛起一抹笑意:“未必呢,至少此番事了之后,进阶黄庭道境却是水到渠成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