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紫霄遗物,天罚之眼
    杨君山早就知道,因为本源雷海通过雷井通道外泄,在域外形成的那片雷域,虽然看上去危险异常,但任何奇异之地的形成都不是无本之源,迟早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更何况那片雷源原本所在之地的紫云峰,曾经出现过通过周天世界的空间通道,也并非是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在周天世界开始解体的消息扩散之后,自然会有人联想到这片雷域之后隐藏的周天世界入口。

    但不得不说杨君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虽然说这里被发现的时间要远远提前于他所估算的时间,但闯进这里的这位域外仙尊至少是在杨君山完成了大罗仙境的进阶之后。

    “啊哈,这里果然别有洞天!”一个身材魁梧却更为肥硕的身影出现在本源之海的上空。

    不过这位域外仙尊很快便被下方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是,雷浆?”

    肥硕修士先是有些惊疑不定,可紧跟着一抹激动的神色便浮现在脸上,情不自禁的惊呼:“不对,这是本源之海,是混合了雷行精华的本源之海!”

    说罢,这位域外仙尊便欲朝着下方的雷海冲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颗印玺,一颗悬浮在雷海上空的四四方方的印玺。

    生性谨慎,以至于有一些胆小的这位仙尊顿时有些迟疑,望着那颗印玺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然而便是在他这迟疑的一瞬间,接连又有两道遁光从被雷光扭曲的虚空当中跳出,身形先后出现在本源雷海的上空。

    不过相比于最先来到这里的那位仙尊,这后来的仙尊看上去便要狼狈了许多。

    见得先于他们两个闯进雷域之人悬在半空迟疑不定,后来二位顺着他的目光向下打量之际,很快便各自有所发现。

    “果然是周天世界!”

    “是本源之海!”

    两道声音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响起,紧跟着两位仙尊便再次化作两道遁光向着本源雷海急冲。

    “哎,小心,那雷海之上有法宝镇压!”最先到来那位仙尊显然与这二人相识,连忙出声提醒。

    “哈哈,不过是一件上品道器罢了,何惧之有?”

    “庞道友,本源之海就在眼前,你还顾忌重重,当真不愧为‘谨慎’之名啊,我等三人联手,又何必顾忌太多?哈哈哈哈……”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极有默契的传来,语气之中却是不无嘲讽之意。

    “唉,这两位太过得意忘形了,难道他们这么快就忘了当初茅屋山那惊天一巴掌?”

    那位姓庞的仙尊喃喃自语,随即又苦笑道:“也是,本源雷海之前,仙躯重塑的难度必然大大降低,还能保持镇定的还有几个?恐怕也只有自己这等患得患失之人了吧!”

    明明自己占据了先机,如今却是拱手相让,庞仙尊自失一笑,庞大的身形便也要跟上前去,却不料便在此刻,异变突生……

    本源雷海的底部,杨君山静静的负手站立,看着悬浮在身前不远处的几样紫霄仙尊遗留下来的物品,任由本源雷海中的雷行本源精华洗涤着他的肉身,从而将他的锻体修为推升至更高。

    “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杨某请你出来?”杨君山忽然开口说道。

    本源雷海的底部一片静谧,不知道杨君山的话却是在何人所言。

    过得片刻,便在杨君山脸上的神色越发的不耐之际,一声无奈的叹息突然从紫霄仙尊遗留下来的物品当中传来,确切的说,是从一颗看上去如同水晶球一般的拳头大小的珠子当中传出。

    “没想到,你居然能够进阶大罗仙境,也没想到,你的‘三才之花’居然一开始凝聚的便是‘天之花’,更没想到的是,你用来与‘天之花’契合的,居然会是本尊的紫霄神雷!”

    那水晶球一般的珠子上忽然迸射出一道雷光,一道有如实质一般的虚影出现在杨君山的对面,容貌却是与先前的紫霄仙尊极为相似。

    杨君山同样冷笑一声,道:“杨某也早该想到的,紫霄仙尊堂堂开天时期的大罗仙尊,哪怕被普元界主逼得自销修为,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被在下抹杀,而没有后手留下!”

    那位从水晶球中出现的紫霄仙尊却是苦笑一声,道:“可还是被你发现了!”

    杨君山则有些惊诧道:“你的记忆并未受损?”

    紫霄虚影摇头道:“并未,在下所恢复的记忆只是同步到了本尊湮灭的那一刻。”

    “唔,本尊恢复多少,你便知晓多少!”

    杨君山若有所思,而后目光向着紫霄虚影身后那颗水晶球看了一眼,道:“那又是何物?”

    紫霄虚影神色间的苦笑更甚,可随即却又无比认真道:“是天罚之眼!”

    “天罚之眼?”杨君山神色一凝,他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错,正是天罚之眼,只不过却是个半成品,更确切的来说,此物最多不过是一颗天罚珠罢了。”

    紫霄虚影更进一步解释道:“是以秘术将雷灵之球融合紫霄神雷之后所形成的神物,原本乃是本尊为将来斩尸用作冲击合道境所备,之后那普元出尔反尔,欲杀本尊,本尊无奈之下,自销修为躲入这本源雷海之中,苟延残喘至今。”

    杨君山皱着眉头道:“那么阁下……”

    紫霄虚影道:“你可知晓三花寄托秘术?”

    杨君山想了想,道:“与三花附身之术可有关联?”

    “大同小异罢了!”

    紫霄虚影惊讶的看了杨君山一眼,继续道:“我便是本尊以秘术寄托入这天罚珠中做温养之用,如此待得将来本尊冲击合道境之时,斩却三尸化身便更为容易一些,可惜……,呵呵……”

    杨君山闻言却是神色略显凝重,警惕道:“这么说来,阁下至少尚有相当于大罗仙境的一战之力?”

    杨君山可没有忘记当初慕容擎天以此秘术附身唐若青,在白虎秘境之中给他带给来的麻烦。

    紫霄虚影笑道:“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没有了本尊支撑,我这虚影也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纵使有一战之力,又能坚持几个回合,更何况……”

    说到这里,紫霄虚影语气故意一顿,有如实质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番,这才接着道:“……我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紫霄虚影说起自己不是杨君山对手的语气极为轻松,轻松到杨君山甚至都已经有些疑神疑鬼的地步。

    似乎是明白杨君山心中所想,那虚影笑道:“你不必怀疑,若是你当初未曾发觉我的存在,那么我或许还会想办法逃脱,如今既然被你识破,我也自知再无幸存可能,这天罚珠日后便是你之物,只希望你能善待此物便是!”

    正当杨君山面露疑惑之际,眼前的紫霄虚影却忽然开始自行消散,只留下余音在回荡:“就像本尊说的那样,这颗天罚珠无论你要还是不要,你与普元迟早都要对上,你,躲不过的……”

    这一次,紫霄仙尊是真正的烟消云散了,杨君山的目光再次看向雷海底部的这几样紫霄仙尊遗留物品的时候,终于可以确认,这方天地已经再无紫霄仙尊存在的痕迹。

    杨君山的神色略微闪过一丝迟疑,但他还是伸手向着那颗悬浮在雷海中的天罚珠一指,一道细微的紫色电光从指间射出,瞬间没入天罚珠之中,那天罚珠的表面顿时有一层雷光泛起,隐约间形成了一颗紫金色的眼眸。

    突兀的,那颗天罚珠在雷海之中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悬浮在了盛开的“天之花”的花朵上空。

    一瞬间,仿佛一道记忆的闸门打开,杨君山宛如一个旁观者一般,在浏览着紫霄仙尊留在里面的断断续续的记忆。

    大约便是周天世界开天之初,以普元仙尊为首的一众大神通者夺取了周天世界的掌控权。

    原本座位大型位面世界的周天世界极难以一己之力掌控,普元仙尊便许下承诺,几位同伴助你成就界主之位,而他则将掌控周天世界之力与同伴分享。

    而作为普元仙尊最初盟友之一的紫霄仙尊,因其精湛的雷术神通以及强横实力,从普元仙尊那里得到了司掌天劫雷罚的权力。

    为此,紫霄仙尊开始修炼天罚之眼秘术,为斩却三尸化身做准备,以期日后借助周天世界之力冲击合道境。

    却不料普元仙尊在最终掌控周天世界之后,却背叛了原本的承诺,凭借着绝对的实力合纵连横,将当初的一众盟友或杀或逐或镇压,将整个位面世界的权力完全收归一人所有,成为星空大世界大型位面世界当中极其罕有的唯一界主,而得到了整个大型位面世界反哺的普元仙尊,其实力更是暴涨,反过来对于周天世界的掌控也更加严密。

    天罚珠中的这些记忆事实上并不连贯,但结合先前紫霄仙尊的只言片语,却并不妨碍杨君山能够猜出事情的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也让杨君山对于普元仙尊的强大有了一个最初的直观的认识。

    不过杨君山沉浸在这段记忆当中并没有多久,从本源之海上空传来的波动便已经将他惊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