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杨氏七杰,西山大陆
    杨君山为保雷州的本源雷海而不得不暂时停留于此,而在周天世界的某一处,则有人正在暗中算计着西山杨氏。

    “葬天墟外的隔天网必然是周天屏障最先崩裂之处,这一点域外势力同样深知,到时候那里也必然是域外势力纷涌而入之处。”一位身背长剑之人微微一叹。

    “不得不说,杨君山肉身成圣虽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但此时看来,却反倒像是一招妙棋,域外势力涌入,西山杨氏首当其冲,到时候杨君山不得不救,定然也会引得不少域外大神通者来攻,反倒能够为我等减少许多麻烦。”一位修士负手而立,神色间却是一片淡然之色。

    “哼,如此一来,反倒是让那杨君山得周天意志青睐,听闻他的修为已经臻至五气朝元?料想此番事了之后,他若是能够活下来,怕是进阶大罗仙境已成必然了!”说话之人神色间一片傲然之色,哪怕提到杨君山即将进阶大罗仙境,神色间也隐隐有不屑之色。

    “但愿那些老不死的能够顾全大局,否则单靠我等三人,却也不免顾此失彼”还是那位身背长剑的修士说道。

    负手而立的修士则开口道:“如此,老夫便去北边一趟,刮骨冰川那里连同寒天星界,凉州的实力却是稍弱了一些,冰原上还有不少幺蛾子捣蛋。”

    身背长剑修士则道:“我去海外吧,虽说龙岛已经与我等有了默契,会阻止风暴峡外的御天星界入侵,可海外广阔,怕是与域外连通都不止一处,单靠四大门派也不免捉襟见肘。”

    那神色傲然的修士冷笑道:“怕也是因为龙岛也未必可信吧?听说龙岛那位公主也要肉身成圣?如此,不用等水晶宫的人来,他们便已经有两位金仙了!”

    身背长剑的修士笑了笑,倒是那神色淡然的修士开口问道:“你去哪儿?”

    神色傲然修士道:“南边吧,雷州那边也曾经搞出过大乱子,顺便去雷海里面看看是不是还有一个老不死的活着,死了最好。”

    ……

    时间回溯至周天屏障刚刚破裂之日,西山杨氏同样也将迎来一场最为严重的考验。

    一道遁光一路穿过守护大阵落在西山之下,杨沁琳见到正在说话的杨沁琅和杨沁琰齐齐回头向她看来。

    “琳妹回来了,怎么样,可曾遇到危险?”杨沁琅笑问道。

    要说杨家的后辈当中找出一个最像杨君山的,那么这个人不是杨沁瑜,也不是杨沁琨,而是眼前的杨沁琅。

    杨沁琅可以说在方方面面,哪怕是在平日里的行为做派上,都在潜意识里模仿杨君山。

    早年家族之中也曾有不少人以此取笑于他,然而杨沁琅非但不以为耻,反倒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

    到了后来,随着他自身修为增长,而杨氏家族繁衍膨胀,进阶华盖境的杨沁琅在家族之中已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敢于取笑他的人便很少了。

    甚至于在杨君山离开周天世界之后,杨氏一代代子弟越来越多,对于这位家族最为传奇的存在反而越来越陌生,许多晚辈在向家族长辈询问关于杨君山一切的时候,都会被长辈点着脑门说“去问你琅祖父(曾祖父、高祖父)去”,这也使得杨沁琅成为杨氏家族中一位德高望重,极受后辈子弟爱戴的长辈。

    “能有什么危险,只是一头从曲武山流窜到锦瑜县作乱的小妖罢了,我倒是抓了送到了巴叔叔那里,谁知道巴叔叔却说那妖修不是曲武山门下,随后一棒给打了个稀烂,这下就是想问那妖修来历也没法问了。”

    杨沁琳言语之时脸上颇有无奈之色,说罢却是看向杨沁琰,问道:“琰哥,你呢?”

    杨沁琰微微笑了笑,道:“我去怀瑜县走了一趟,碰到了一位魔尊,斗了一场不分胜负,那魔修心虚,却是自行往琅郡退去了。”

    杨沁琳“哦”了一声,又向杨沁琅问道:“那其他人呢,都回来了吗?”

    杨沁琅笑道:“沁瑶和沁玺往西边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琨弟也还没有回来,除了你哥没出去之外,其他人就回来了我们三个。”

    “他们遇到的对手不会很棘手吧?”杨沁琳有些担心道。

    杨沁琅笑道:“放心,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琨弟虽说进阶道境不久,可他那一身实力可不弱,再加上身上带着一堆四伯、四伯母和他那位岳母赐下来的保命物件,就算是我也未必能伤得了他,更何况一旦形势危急,他只要亮出自己身份,难不成如今在玉州境内,还有谁敢与咱们杨家为难不成?至于沁玺和沁瑶兄妹两个,他们的剑术合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雷劫境之下,至少也能做到全身而退。”

    杨沁琳闻言“咯咯”笑道:“那倒也是!”

    说罢,杨沁琳想到了什么,问道:“哎,对了,两位哥哥刚才在谈什么,我看琰哥似乎有些不大高兴。”

    刚刚几番对话,杨沁琰说话很少,而且神色看上去有些阴郁。

    杨沁琰勉强笑了笑,杨沁琅看了他一眼,微微一叹道:“刚刚琰兄弟回来的时候,碰上五哥了。”

    “噢——”杨沁琳顿时恍然,看向杨沁琰道:“五哥他又说怪话了?”

    杨沁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答案却是毋庸置疑了。

    “别理他,他的心胸比六哥可差远了!”杨沁琳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不满。

    杨沁琅却是为杨沁璋说了一句话,微叹道:“他这也是修为卡在道境门槛上,近百年不得寸进,有些急了。”

    杨沁琳冷哼道:“卡在道境门槛上的人多了,也没见我二叔,六哥他们成天起来背后说人怪话,有那个嫉妒的时间,多多用心在修炼上,没准心平气和,这一关就过了。”

    说罢,杨沁琳似乎还有些不解气,道:“五哥就是心眼小,名利心太重,那个什么‘七杰’的名头就那么重要?咱们杨氏可是周天第一世家,父亲不知说过多少遍,长生才是目的,不得长生一切都是虚妄,五哥连这个都看不透,早年就跟我娘争,跟我哥争,如今又跟大伙儿争,争来争去,他落得个什么?”

    杨沁琅苦笑不言,杨沁琰则微微有些尴尬。

    说来,早年在玉州修炼界便有“杨氏七杰”的说法,指的乃是杨氏家族在杨君山之后,七位修为最高的修士。

    这“七杰”包括杨沁瑜,杨沁玺、杨沁瑶、杨沁璋、杨沁琅、杨沁琮、杨沁珝,七个修为都在真人境第四重之上的杨氏子弟。

    只不过数十年来,杨氏修士当中有些人修为一路提升,有些人却是渐渐滞后,甚至停滞不前,这个排名便又有了变化。

    如今新的“杨氏七杰”名声更大,即便是在整个周天世界都颇具一定名气,修为更是都在道境之上。

    前后“七杰”当中,除了杨沁瑜、杨沁玺、杨沁瑶和杨沁琅四人顺利进阶道境,仍旧在其中之外,杨沁珝的修为进展缓慢,如今卡在真人境第四重,而杨沁琅和杨沁琮二人则在道境的门槛上蹉跎多年。

    而原本修为在这三人之后的杨沁琳、杨沁琰和杨沁琨三个,则纷纷后来居上,越过了道境的门槛,从而得以位列“七杰”当中。

    而这便也成了恰在杨沁璋心头的一根刺,作为杨氏家族“沁”字辈的老资格,杨沁璋一向自视甚高,向来以杨氏第三代修士的领头人自居。

    却不料修为卡在道境迟迟无法突破,眼瞅着修为原本不如他的同族子弟纷纷越过了他去,心态自然失衡,非但怨天尤人,甚至抱怨家族对他不公,往往口中颇多怨愤之语,背后更是喋喋不休,对人颇有编排,徒然惹人生厌。

    事实上,杨氏的后辈子弟当中,便是所谓“七杰”也并非都是修为实力最强的。

    且不说杨立钊这个晚辈如今庆云境的修为,更觉醒了天狐血脉,其实力便未必弱于他们三个。

    便是华盖境的苏长安,以及更先于杨沁瑜渡过雷劫的丁如兰,这两位杨君山的亲传弟子,其实力便胜过“七杰”中绝大部分的人。

    哪怕杨沁瑜和丁如兰两个谁强谁弱,那也要打过了才能知道。

    杨沁琳心直口快,实际上也有几分身份使然。

    杨沁琅则拍了拍杨沁琰的肩膀,道:“不要想太多,你的修为如今正在突破的节骨眼儿上,千万莫要因为心境不稳而影响了修为。”

    杨沁琰沉默的点了点头。

    杨沁琳却是眼睛一亮,喜道:“琰哥,你要进阶庆云境了?”

    杨沁琰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已经触摸到了瓶颈,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尝试一下了。”

    杨沁琳知道杨沁琰生性谨慎,说是尝试一下,那便是已经有了七八成的把握,当即带着一丝羡慕,道:“人家都说琰哥与长安师兄两个才是真正得了父亲衣钵之人,杨氏家族当中,在进阶道境的时候,能够将撼天道诀作为本命神通的,便只有你们两个了。”

    杨沁琰闻言连忙摆手道:“琳妹你说笑了,长安师兄那是实力使然,我却是有七分侥幸,更何况你好像忘了琅哥,进阶道境的时候练就撼天道诀不算什么,真正难的却是在雷劫之后练成撼天仙诀的本命神通种子,而琅哥一旦渡过雷劫,就肯定能练成撼天仙诀。”

    杨沁琳将惊讶的目光看向了杨沁琅。

    杨沁琅淡然笑了笑,道:“雷劫之事向来风险十足,能度过雷劫便已经是万幸了,又何敢奢望其他?不过据我所知,长安师弟的底蕴应当在我之上,雷劫之后凝聚撼天仙诀的把握应当比我更多几分才是。”

    杨沁琳指着二人,冷哼道:“你们这些人,一个个谦虚的都快要虚伪了,算了,懒得跟你们说,我去山上找我哥去,他这一次让我们几个一同出去实在太蹊跷了,问一问他到底是怀着什么目的?”

    杨沁琅和杨沁琰二人对视了一眼,这其实也是他们两人想要知道的目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西山上空的天幕突然大亮,而出现在天空之中却并非是漫天的星辰,而是深邃的星空,以及那一颗颗从未距离周天世界如此之近的硕大星辰。

    西山山腰之上,杨桦仙尊负手而立,远远的望着天边一道遁光穿过西山守护大阵,落入下方的西山村中。

    “怎么样,可都回来了?”杨桦仙尊头也不回的问道。

    杨沁瑜在身后答道:“沁玺和沁瑶兄妹两个还没有回来,其他人倒是都按时间赶回来了。”

    杨桦仙尊点了点头,道:“看来其他人都一无所获,本尊送回来的法宝怕是要落在他们兄妹两个手中了。”

    杨沁瑜想了想,道:“要不要去接应一下?黑云老魔实力不俗,正面交手也就罢了,就怕中了老魔的诡计。”

    杨桦仙尊则不以为然,道:“这兄妹二人联手,就算不是黑云老魔对手,至少全身而退还不成问题,若然能够得到本尊从域外送回的法宝,反杀那老魔也不成问题。”

    杨沁瑜又沉吟道:“前辈,所谓‘黑云丹’,真有那么奇妙,能够让人跨过道境的门槛?”

    杨桦仙尊看了杨沁瑜一眼,道:“魔族之中颇有许多令人匪夷所思之物,往往多是魔族之人敢想他人所不敢想,至于……,算了,黑云丹虽已‘黑云’为名,但却也未必就是那黑云老魔之物,且看他们兄妹的运气吧。”

    杨沁瑜似乎察觉到杨桦仙尊话中有话,再想要仔细询问之时,却忽然听得杨桦仙尊“嗯”的一声,猛然间抬头向天上望去。

    杨沁瑜不明所以,顺着杨桦仙尊的目光看过去时,却骇然发现,头顶天空在傍晚之时忽然发亮,无数硕大的星辰从未与大地的距离如此之近。

    “这是……”杨沁瑜下意识的问道。

    却听得杨桦仙尊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发出族讯,召杨氏家族近支族人返回西山,同时通知曲武山、开灵派、潭玺派、玉霄派以及玉剑门,周天世界,要解体了!”

    杨沁瑜一愣,尽管周天解体早已不是秘密,但骤然听到此事来临,还是不可避免的失神。

    杨桦仙尊眉头一皱,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话音刚落,地底忽然有沉重的闷响传来,从西山之上眺望,远处的山峦顿时如同跳舞一般摇晃了起来,甚至还能够看到不少的孤峰、山崖正在崩塌,大块的山石滚落,大地正在开裂,喷涌而出的灵光在地面上浮现出了一层朦朦的光华。

    远处地面的震动传来西山之下,守护大阵立马被触动,在西山周围数十里的范围之内,顿时有一层层的灵光泛起。

    地面摇晃的越厉害,守护大阵的光芒便越甚,尽管远处的大地在断裂,山峦在崩塌,河流在泛滥,可在西山守护大阵所笼罩的范围之内,影响却是微乎其微,众人所能够感到的,也只是地面轻微的晃动而已。

    不仅如此,守护大阵的威力向外辐射,几乎在整个梦瑜县的范围之内,哪怕是在周天世界末日来临的情况下,也只是地震的强度猛烈了一些,震塌了一些房屋而已,但凡是有修为在身的,几乎都不会受到损伤。

    从梦瑜县在向外扩散,在南面受到曲武山脉阻挡,使得西山守护大阵的影响力大为削弱,对于曲武山以南的璋郡临漳县,以及瑶郡胡瑶县的影响力微乎其微,这也使得这两县受到了周天世界解体的严重影响,两县境内的一切几乎被夷为平地,地面开裂,除与曲武山接触处之外,其余与各县接壤之处尽数断裂,几乎成为了两座孤岛。

    好在杨氏在这两县也有所布置,尽管无法过多借助到西山守护大阵之力,但这两县从整体上却大致保持了完整,而且虽然与曲武山接壤处断开了一道巨大的沟壑,但却并未在世界解体的过程当中继续远离梦瑜县。

    而在梦瑜县东方,晨瑜县和锦瑜县虽然都受到了剧烈的地震波及,但却要比临漳县和胡瑶县的损失要轻了许多,而且地面也并未崩裂,虽有山崩水涌的情况发生,却仍旧与梦瑜县保持一致。

    从梦瑜县往北以及东北,瑜城及其周边地域在杨氏的重点照顾之下,受到的波及可以说仅次于梦瑜县。

    而怀瑜县则因为先前曾数次作为杨氏与魔域血都之间冲突的缓冲地带,受到杨氏掌控的时间较晚,且魔族的神通手段对于怀瑜县的环境破坏非但严重,而且极难恢复,因此,尽管后来杨氏配合杨杨、杨果等一众灵妖精灵在怀瑜县下了不少力气,但怀瑜县的大地还是出现了数处崩裂,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面积分离之后向着星空之中散落,另有三分之一变得支离破碎,但却仍旧受到某种力量的吸引,散布在瑜郡大陆周围,剩下的三分之一则大致保存完整,仍旧处于瑜郡的版图之内。

    至于梦瑜县以西,佳瑜县已经与晨瑜、锦瑜两县一般,完全纳入了杨氏掌控之中,在世界解体的形势下并未受到太多波及。

    甚至于佳瑜县再往西,地势地脉一路延伸到琳郡境内并未有太大的阻碍,西山守护大阵的余力一直延伸到了琳郡之中,也如怀瑜县那般,捕捉到了琳郡临近瑜郡的两个县。

    这样一来,哪怕周天世界最终完全融入星空化为周天星界,那么杨氏这边,至少能够保证除思瑜县之外整个瑜郡和曲武山脉的完整,以及邻郡凌璋、胡瑶、岳瑶等四五个县域的环绕。

    ——————————

    五千字,懒得分章,勉强算两章吧,抱歉,更新晚了,十六号争取再多更新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