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老魔授首,黑云丹空
    “轰——”“轰——”

    接连两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不远处一座孤峰已经被洞穿,而另外一条河道则因为忽然裂开的一道巨大的沟壑而改道。

    杨沁玺与杨沁瑶兄妹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分别向着天外之物坠落的两个地点赶去。

    而黑云老魔则仍旧被天外星空的异象所吸引,以至于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慢了杨氏兄妹一拍。

    不过黑云老魔却并不担心,虽然他也猜测那天外之物可能是两件宝物,但既然是宝物,那自然是不可能轻易被收复的,就算收复了,也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促成战力的提升。

    虽然天外异象打断了双方的大战,但充其量也不过就是重新来过,最起码以他的修为全身而退不在话下,唯一让他有些心动的便是那两件天外坠物究竟是何宝物。

    想到这里,黑云老魔也不免心头有些火热,伸手将绿焰骷髅头招来,人已经站在了骷髅头顶之上,先行向着杨沁瑶所去的方向追去。

    然而不等黑云老魔追过一段距离,却见杨沁瑶已经迎面飞了过来,黑云老魔甚至还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的手中正握着一柄长剑,以及脸上那跃跃欲试的振奋表情。

    黑云虽然心中诧异,但送上门来的机会,他却也不会去多想,而且也容不得他多想,脚下的绿焰骷髅头便已经飞出,颌骨一张,一口绿焰便已经渲染了半片天空。

    然而就当黑云还在盘算着该如何尽快在这兄妹二人汇合之前,将他们个个击破的时候,目光却突然瞥见,身前铺开的一片绿焰却如同布帛一般,突然被一柄利刃给剌开了!

    “什么?”

    黑云心下一惊,好在到底是积年老魔,华盖境巅峰的存在,危机时刻还能够本能的做出反应,三只骷髅头瞬间缩回,在身前呈品字形将他护住。

    刹那间,那刚刚破掉了他的绿焰神通的那道剑芒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咔啦!”

    那一道锋锐的气息最终还是被挡住了,然而黑云老魔却在这个时候脸色一变。

    “发生了什么,这不可能!”

    就在刚刚那一击,两人之间居然几乎不相上下!

    要知道,就在刚刚,黑云老魔与这兄妹二人任何一人单独交手,还能够稳稳占据着绝对上风,可转眼间,那杨沁瑶不过换了一柄飞剑,实力居然都快能与他持平了!

    而且从刚刚那一击上来看,杨沁瑶的飞剑品质与他的绿焰骷髅头几乎不相上下,都达到了下品道器的品阶,而这也正是令他费解之处。

    要知道,就算那杨沁瑶手中拿一柄下品道器飞剑,然而他可是亲眼看到的,那飞剑从域外降临,刚刚被她拿在手中,别说那飞剑未必忍其为主,就算走了狗屎运,那飞剑认这杨家小娘子为主了,又哪里来的时间炼化?

    可偏偏杨沁瑶那一剑,却是清楚明白的告诉他,这柄飞剑非但已经认其为主,甚至立马就能在她手中如臂使指!

    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真实的发生了。

    那么就必须要为这样的事情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可这样一来,黑云老魔便不免细思恐极!

    能够让如此不可思议之事发生的可能,似乎便只能有一种,谁都知道西山杨氏在域外有着怎么的凭仗,所以,黑云老魔在这一刻感受到的只有恐惧!

    不是恐惧那位域外的杨氏金仙,而是恐惧刚刚从天外降临的飞剑有两柄!

    既然这杨氏小娘子拿到其中一柄便能够发挥出其道阶飞剑的全部威力,那么另外一柄在哪个杨氏小子的手中的威力想来也不会例外。

    更何况,既然这小娘子敢主动前来应战,那杨氏小子又岂会落后?

    一声劲喝从身后传来的刹那,冷冽的剑芒早已经临近其身侧!

    然而这个时候的黑云老魔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刚刚被杨沁瑶出乎意料的一击迫得已经有些山穷水尽,杨沁玺背后这一剑袭来,仅凭直觉,他便已经明白这又是一柄入手即认主且能发挥出战力的道阶飞剑!

    该死的仙二代,不就是有个金仙做靠山吗?

    然而黑云老魔此时也只能从心底里诅咒这么一句话了,甚至于……,他都来不及诅咒第二句!

    黑云老魔身周撑起的护身魔气被斩破,身上又是接连几道魔光泯灭,最后的护身神通以及几张护身符也失去了效用,而后杨沁玺的葫芦剑气便实实在在的从黑云老魔的右肩斜着划到了左肋,一道深深的伤口直入内腹,几乎都要将他斜着劈成了两半。

    关键时刻,黑云老魔终于显现出了积年老魔的果断,骤然间遭此重创,黑云老魔却是忽然伸手向后一捞,将从背后伤口飞溅出来的血液抓在手中,而后便向着脚下一洒,原本已经黯淡无光的绿焰魔光顿时大涨,甚至从中渗出一缕缕血芒,黑云老魔的身形瞬间一个闪烁,已经到了百丈之外。

    “老魔有本事别逃!”杨沁瑶大喝追击。

    从被对方打压到瞬间反转将之重创,此时的杨沁瑶正是最亢奋之时。

    黑云老魔不答,周身遁光中渲染的血芒却是越发的浓重。

    “老魔,刚刚仗着道阶魔器嚣张的气焰哪里去了?现在你我都有道器在手,正是公平一战的时候!”

    “老魔,刚刚我等兄妹法宝不如你,尚且敢于一战,怎得你如今却如此怂包?”

    不得不说,在骤然间得到并认主成功道阶飞剑之后,杨沁瑶内心已经膨胀到了有些口不择言的地步。

    这个时候的黑云老魔哪敢有半分停留,杨沁玺那一剑早已将之重创,如今不过凭借着魔族血遁秘术逃命,一旦停下来便是个引颈待戮的结局。

    杨沁瑶犹自喋喋不休,而就在此时,杨沁玺已经凌空一剑斩出!

    天涯剑诀!

    这一道宝阶剑术神通拥有的不仅仅是堪比道术神通的威力,更是因为这道剑术有一种一剑天涯,不死不休的剑意。

    因此,这道剑术神通有一个极为别致的称呼:追杀剑术!

    杨沁玺一剑破空,直接越过百丈距离追上了黑云老魔的血芒遁术,却被黑云老魔轻易避开。

    然而那剑芒却突然爆开,将前方一片虚空绞成了一片混沌,空间乱流一下子挡住了血色遁光前进的道路。

    “看你还往哪里逃!”

    杨沁瑶紧随其后,又是万箭齐发,瞬间将老魔所化血芒笼罩在剑芒覆盖之下……

    随着三颗绿焰骷髅头被击破,半片天空被渗透着血芒的绿焰覆盖,连带着下方大片山林在绿焰的烘烤之下枯萎凋零。

    杨沁玺叹道:“终于将这老魔斩杀了!”

    杨沁瑶的注意力则仍旧在手中的下品道器飞剑之上,闻言道:“你说大伯是怎么让这两柄飞剑直接认咱们为主的?”

    杨沁玺道:“大伯神通广大,学究天人,他老人家的手段又哪里是咱们能够揣度的,你能想象大伯居然能够从域外将这两柄飞剑送到咱们面前吗?”

    “那倒也是,”杨沁瑶先是一叹,可随机便又兴奋中带着一些遗憾道:“不管怎么说,咱们手中也有道器了,而且道阶的飞剑比寻常道器还要难得!唯一可惜的是,这两柄道阶飞剑显然是一套双飞剑,拆开之后你我各自一柄。要是大伯能给咱们两人一人一套双飞剑该多好啊,无论是万剑葫芦诀,还是天涯剑诀,都是可以用双飞剑来施展的嘛,而且威力还要更大一些!”

    杨沁玺有些听不下去了,道:“你快知足吧,就这一柄飞剑刚刚都让你快膨胀的要爆了,还给你一套双飞剑?你当道器都是大白菜啊?如今家族那么多道人,手里面有道器的才有多少?再说了,咱们兄妹的合击手段本就类似于双飞剑神通,而且威力还要更大,要真是一人一套双飞剑,施展起来恐怕反倒不便。”

    杨沁瑶翻了一个白眼,道:“就只是在这里说说还不行吗?我又不傻,也不是白眼狼,难不成还会抱怨不成?”

    杨沁玺瞪了她一眼,道:“你知道最好,大伯一个人身处域外,身边不知道有多少危险潜伏,能记得咱们,并为咱们寻来一套双飞剑,就已经是至亲啦,咱们只能感恩,可不敢有其他想法!”

    “哎,知道啦知道啦,”杨沁瑶不耐烦的推着哥哥,道:“走走走,那黑云老魔身上留下的东西可没有黑云丹,赶紧找到他的洞府,黑云丹没准就在里面!”

    黑云老魔已死,他的洞府就算隐藏的再隐秘,在杨氏兄妹二人地毯式的搜索之下也藏不住。

    费不了多少工夫,在两人强行破开洞府禁制之后,几乎将洞府里面挖地三尺,最终却是失望而归。

    尽管在洞府之中,兄妹二人的收获颇丰,可最令二人挂心的黑云丹却是不见了踪影。

    不过兄妹二人对于黑云丹倒也并非全无所获,在洞府中的一处密匣之中,他们找到了一张记载了黑云丹的丹方。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张丹方,几乎彻底将兄妹二人的希望打碎了。

    黑云丹丹方头两味药引:入道境百年修士脑髓精华,太罡境修士心尖血一十八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