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天地青睐,气运所
    琼天星界昆仑星宫。

    杨君山自从回归小七星星域,之后这十余年的时间当中,便一直在闭关潜修,为即将来临的周天解体做着最后的准备。

    随着体内淤积的天地本源被源源不断的炼化,他自身的修为早已经被推升到了五气朝元的极致,除了对体内仙元进行打磨,使之变得更为浑厚精纯之外,已经再无提升的可能。

    除非他能够开出顶上三花,进阶大罗仙境,但这却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

    除了修为的打磨之外,进展最大的便要数他在锻体术上的提升了。

    自从在悬空海得窥不灭境第三重躯体不死的境界之后,杨君山一直不曾放弃对这种感觉的揣摩,如今这种境界的影响正在他的肉身之上不断的扩展。

    待得他的肉身通体内外完全大成这一境界之后,那么就说明杨君山在这一境界已经臻至大成。

    只不过在如今体内所积累的底蕴消耗完毕之后,目前这种飞速提升的状态必然会放缓,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躯体不死的大成境界,便是杨君山自己也说不清楚。

    紫霄神雷的修炼,目前杨君山已经能够做到得心应手。

    相比于开天神雷的修炼难度,以及施展过程中的巨大损耗,紫霄神雷与撼天仙诀才是杨君山目前所能够掌控的,最为得心应手的两道仙术神通。

    最为杨君山修炼时间最久,揣摩时间也最长的本命仙术,撼天仙诀在他的手中目前已经完全能够发挥出其造化境神通的威力。

    至于紫霄神雷则还差了一筹,哪怕杨君山对于雷术神通有着极为精细的剖析,目前也只能勉强发挥出其寂灭境的威力。

    不过即便是如此,最为在周天神通榜上排名第九的仙术神通,紫霄神雷的威力也要比先天混元气厉害不少。

    不过杨君山这些年来之所以坐镇茅屋山,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便是维系与身外化身杨桦仙尊的联系。

    尽管两者身处域外、域内,周天世界屏障的隔绝使得二人联系极难,但作为本尊与身外化身之间的天然联系,再加上一些在茅屋山以及西山上的辅助手段,还是能够让两者每隔一段时间进行一些短促而简单的交流。

    虽然这种交流所付出的代价极大,但却能够让杨君山对于周天世界内的杨氏家族境况有所了解的同时,还能够将域外针对周天世界的一些消息传回家族,从而对杨氏接下来的布局进行简单的遥控指挥。

    而杨君山这十几年来能够心无旁骛的修炼,并对杨氏家族进行布局,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因为有着上官若仙在茅屋山为他打理着一切。

    作为合流宗曾经的首席大护法,上官若仙对于茅屋山周边地域所自发汇聚起来的势力的管理简直不要太简单,特别是在见到山腹之中的星界长舟,对于杨君山的野心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之后,上官若仙更加坚定了一开始的选择。

    原本茅屋山周围的修炼势力,多是因为慕杨君山金仙之名而来,根本就是一盘散沙,而杨君山自己显然也没有精力对这些势力进行整合。

    至于苗半奎与苗半弦兄妹,修为实力以及个人资历威望,都不足以让他们可以号令茅屋山周围汇聚起来的散修势力。

    在上官若仙接受之下,通过简单的拉拢和打压,再加上自身实力的震慑,很快便在这些散修当中树立了规矩,并收为己用,十几年的时间过去,茅屋山都已经成为了整个小七星星域的势力中心。

    而在上官若仙的指挥下,这些整合起来的散修四面出击,从星空各地源源不断的带回各种消息,使得杨君山始终能够掌控着周天世界周边星域的消息。

    不过这一日,在茅屋山久未露面的杨君山,却是少有的从一大早便在茅屋之外站定,仰头看向星空似乎正在等待着贵客的来临。

    天外星空之中隐约有光华一闪而过,杨君山轻笑道:“星隅道友驾到,杨某这茅屋山也跟着蓬荜生辉啊!”

    不远处,在上官若仙的引领之下,星隅仙尊远远笑道:“杨道友这般客气,却是让老朽不敢登门拜访了呀!”

    两人客气两句,顿时相视大笑。

    “请!”杨君山伸手一引,道:“还请道友莫要嫌弃寒舍简陋!”

    星隅仙尊向着杨君山拱了拱手,而后又向着身边做谦恭状的上官若仙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随着杨君山进入了茅屋之中。

    这座外表看上去完全是由茅草搭建而成的小屋,内中却是别有洞天,至少内部的宽敞绝对不是外面看上去那般。

    双方分宾主落座,上官若仙在杨君山的示意之下,也在一旁敬陪,双方寒暄几句之后,便直接进入正题。

    “星隅道友对于立族之事知晓多少?”杨君山问道。

    星隅仙尊有些惊讶的看了杨君山一眼,道:“杨道友怎得想起问这个问题?”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却也不做隐瞒,将普元仙尊意图在周天融入星空之后立族之事同星隅仙尊大致说了,然后道:“此事目前在星空之中应当尚未有人知晓,还请道友为之保密。”

    星隅仙尊先是恍然,听得杨君山的叮嘱,也颇为理解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越少人知道越好。”

    杨君山闻言却是神色一振,道:“看来道友对于立族之事果真有所了解。”

    星隅仙尊笑道:“道友此番想请,不也是揣测到了此事?”

    杨君山惭愧一笑,郑重的拱了拱手,道:“还请道友不吝赐教。”

    星隅仙尊却也并未直接开口,而是略作沉吟,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才缓缓道:“此番前来其实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告知道友,在下在九连星宫也组建了一家势力,有一个名号,便叫做‘元天教’。”

    说到这里,星隅仙尊先是朝着上官若仙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才补充道:“当然,在下这个‘元天教’的成立,还要多亏杨道友当初牵头在混天星界的那一战。”

    那一战指的自然是当初杨君山突袭合流宗星舟船队,还将慕容擎天吸引了去,从而为以星隅仙尊为首的诸仙趁火打劫合流宗驻地,创造了绝佳的机会。

    上官若仙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如今已经不再是合流宗的金仙护法,而是以杨君山的家仆自居。

    杨君山知道星隅仙尊这般说不会无的放矢,听得他所言,想了想道:“那倒要恭喜道友了,听得道友所组建宗派的名称,难道是为了元天星界本土修真文明的延续?”

    星隅仙尊点了点头,道:“却是有这个打算,而且在下这般做,其实也是与道友先前所言立族之事有关。”

    “哦?”杨君山目光一亮,连忙道:“请讲!”

    星隅仙尊道:“其实在下在进阶仙境之后便已经有所感悟,此番在成功重塑仙躯进阶金仙之后,这种感觉便更为强烈了,甚至于在下组建元天教,原本便是起源于这种感觉。”

    杨君山连忙问道:“什么感觉?”

    星隅仙尊想了想,似乎在寻找合适的字眼来形容:“气运所钟,天道青睐,更为准确的说,应当是元天星界残留的天地本源在主动向我汇聚。”

    杨君山若有所悟道:“道友的意思是说,元天星界在融入星空之后,它的天地本源意志还在残存,而且在道友组建元天教,延续元天星界的修真文明之后,残存的天地意志便降临在了以道友为首的元天教身上?”

    星隅仙尊一拍大腿,兴奋道:“就是这般,唉,在下琢磨了这么些年,却是还不比杨道友你一席话说的精确。”

    说到这里,星隅仙尊接着又道:“说出来杨道友你或许不信,在下虽不比道友肉身成圣,进阶金仙便是五气根基俱已铸就,但重塑仙躯进阶金仙,也不过堪堪铸就了五气之中的肺金本源之气一种根基,但在混天星界回来,组建‘元天教’之后,短短十余年时间,修炼中却是频频有所感悟,本源之气凝练更是效率大增,非但肾水本源的修炼距离大成已经完成了大半,更是成功铸就了肾水和脾土两道本源根基,这在金仙正常的修炼过程当中,根本就是难以想象之事。”

    杨君山闻言果然大为惊讶,道:“这等修行速度果真大异常人,道友的意思是说,这应当都是因为元天星界残留的本源意志所为?”

    星隅仙尊正色道:“气运之事听上去玄之又玄,又看不见摸不着,难以令人相信,但在下之所以说这么多,便是要让道友你知道,气运之说当真是存在的,元天星界融入星空已久,就连其本土修真文明都在域外势力的同化之下几近灭绝,可在下只是有心延续,便得残留气运所钟,这几年修为可谓是突飞猛进。”

    “元天星界这样一座中型星界尚且如此,那身为大型位面世界的周天星界的气运又该何等深重?更何况元天星界融入星空多年,星界本源意志怕是已经泯灭的差不多,剩下的这点想来也是苟延残喘,可周天星界的天地意志呢?那可正当如日中天之时,若是能得周天世界天地意志所钟,那对于修士而言,又该是何等的气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