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君昊身死,仗势欺人
    “哦,东流前辈登仙了?虽是意料中的事情,但还是可喜可贺!”杨君山笑道。

    在周天外出通道被封禁的情况下还要外出,这可不仅仅是飞流剑派两位仙尊力保的事儿,更重要的是究竟是什么样重要的事情,要夏媛道人非要冒险外出不可!

    不过夏媛道人显然不愿提及,杨君山自也不会强人所难。

    “不知江心近况如何?”杨君山又问道。

    “东流师祖已经成功登仙,江师兄修为早已达到黄庭巅峰,距离登仙只差临门一脚,不过江师兄一直在压抑自身修为,等待周天世界解体之日到来。”夏媛道人答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对此似乎并不意外,道:“那倒是可喜可贺了,周天解体,天地本源外泄,恐怕卡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等待登仙的修士不少吧?”

    夏媛道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道:“的确不少,为了等待这个时机,不仅有人在压抑自身修为,还有修为不足的在竭力冒险提升自身修为,好赶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说到这里,夏媛道人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微微一顿,目光却是向着杨君山瞥了一眼。

    夏媛道人的动作自然不可能瞒得过杨君山,杨君山眉毛一挑,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道:“怎么,这里面还有杨家的事情?”

    夏媛道人点了点头,道:“不错,如今周天世界解体在修炼界已经不是秘密,许多道修为了赶上周天解体本源外泄的时机,不惜冒险引动雷劫,这其中便有杨氏家族的君琪、君昊两位道人,不过君琪道人成功了,而君昊道人却是身死道消……”

    “哼,放肆!”

    杨君山一声怒喝,须发皆张!

    “哇——”

    那声音就如同一柄巨锤狠狠的砸在夏媛道人胸口之上,夏媛道人脸色一白,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喷出,整个人立马委顿在地。

    “家主息怒!”

    站在杨君山一旁,从夏媛道人醒来之后便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上官若仙连忙劝道。

    夏媛道人心下惊骇,这个老头明明就站在杨君山身边,也并未遮掩自己身形,可偏偏她却仿佛从始至终都不曾注意到此人,就仿佛不存在一般。

    夏媛道人也是一位心高气傲之人,虽然修为只是雷劫境,但对于自身实力也有着极强的自信,在她看来,哪怕是修为比她高出一筹的黄庭道修也不可能做到这般地步。

    能够在不做丝毫遮掩的情况下,还能够完全避开她感知的,面前这个老头定然也是一位长生仙人!

    然而更让夏媛道人心惊的是这个老头对杨君山的称呼,堂堂长生仙尊,在杨君山面前居然是以仆人自居,这对于把长生登仙看得极为虔诚的夏媛道人来说,简直是一件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不过在心惊之余,冷静下来的夏媛道人不免想到先前杨君山救下她的时候,面对多位域外仙尊,居然仅仅是在透露其身份之后,便能够将那些仙尊逼退。

    她被杨君山救下之后,虽然不知道当时有多少域外仙尊联手围攻杨君山所在的灵舟,但她却明白杨君山一巴掌扇飞十余位来自不同种族的域外道修,那就是他有明目张胆的与所有人为敌的底气。

    杨君山,他从周天世界突围出去才多少年?他的修为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究竟在域外星空之中闯下了何等威名?

    可惜这一切她都不得而知!

    这些年,周天世界的域外通道被封闭,虽然令域外敌对势力对于周天世界的详细情况了解起来越发的艰难,但同时也让周天世界对于域外星空的消息越发的闭塞。

    哪怕夏媛道人此番能够外出,也是时间紧迫,根本无暇去打探太多的消息,更何况在域外星空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雷劫境的散修而已。

    杨君山表面上余怒未消,可实际上更多却是痛心疾首:“我早就跟老十三说过,他的性格急躁,且好名争先,要他在修炼之上千万不要冒进,宁可慢一些,也要将基础打得牢固,现在看来却是全当耳旁风了!”

    杨君昊乃是杨氏家族崛起过程当中的重要支柱,杨君山对其的期望还是颇高的,而且杨君昊自身原本也有着极好的条件,但凡他能够沉下心来,摒弃外物的干扰,他的成就又何止于此!

    上官若仙见得杨君山情绪波动,再听得杨君昊的名字,明白这位定然是杨氏家族的一位重要成员,略微沉吟之后,道:“家主,老仆虽不识得这位十三爷,但雷劫之下向来十难存三,哪怕修为再高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够在雷劫下活下来,家主两位同宗引动雷劫,成一败一,已经算得上是难能可贵了,还请家主节哀!”

    “唉——”

    杨君山颓然一叹,道:“我又何尝不知?只是老十三随我日久,向来风风火火,生龙活虎一般的人物,却居然就这般没了,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上官若仙沉默了片刻,却是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家主还是太年轻了啊!”

    杨君山“嘿”的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上官若仙的意思他倒是明白,可有些事情道理虽然明白,心中却未必就能够跟着跨过去。

    上官若仙却忽然道:“家主,此人又该如何处理?一个个小小的道修,言语之间却对家主颇有不敬,且此人所说的消息也未必是真,不如交由老仆将其抹杀……”

    杨君山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目光扫过下面的时候,却见夏媛道人一张脸已经惨白的说不出话来。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不要吓唬她了,我的两个双胞胎堂侄和堂侄女还是她的记名弟子,她的师兄与我乃至交好友,东流前辈与我也有过提点之恩,怎么能够随便杀人?”

    上官若仙微微弯腰,很是谦恭道:“是,谨遵家主教诲!”

    说罢,上官若仙微微低下的头一转,一张带着莫名笑意的脸看向了下首的夏媛道人,再次将她下了一个半死。

    夏媛道人敢肯定,那个站在杨君山身边,以仆人自居的老头,刚刚绝不是在吓唬她,而是真的是要杀她,可她这个时候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家主虽然念及往日交情饶过了你,但你返回周天世界若是敢要将今日之事乱说的话,信不信老夫能让你挫骨扬灰?到时候就算是家主也未必再能救你,别忘了,周天世界可快要解体了!”

    不等夏媛道人庆幸自己绕过了鬼门关,那老头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又在他耳边响起,吓得夏媛道人顿时一个哆嗦,可她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老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显然刚刚他用的是传音入密之类的秘术。

    杨君山若有所感的向着这边扫了一眼,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上官若仙在警告夏媛什么,心中也不免暗叹上官若仙年老成精思虑周全,而且有些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显然比杨君山更为合适。

    杨君山故作不知,又对夏媛道:“你刚刚没有说完,可是还有什么关于杨氏的消息?”

    夏媛道人定了定神,开口道:“杨君昊死于雷劫,随后灵溢宗的桑无忌突然出现,似乎拿走了什么东西,引发了杨家与灵溢宗的一场冲突,据说双方的仙人也有交手……”

    说到这里,夏媛道人的目光偷偷看了杨君山一眼,见得杨君山神色淡然,心中这才微微一松,可随即便感知到另外一道目光如同针刺一般正盯在自己身上,心中立马又是一慌,连忙垂首继续道:“灵溢宗的一位道修被杨氏家主,也就是你儿子杨沁瑜打伤了,可桑无忌拿走的东西似乎也没能讨要回来,双方最终却是不了了之。”

    杨君山目光之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夏媛道人虽然不知道桑无忌拿走了什么,但他本能想到的便是扶桑木枝,甚至于因为杨君昊的身陨,让杨君山不得不联想到更多的东西。

    “……还有就是前些年杨家还与海外宗门爆发了一些冲突,起因似乎与杨氏家主的一位私生子有关……”

    夏媛道人继续道:“不过这件事情后来听说被杨氏联合龙岛摆平了,但随后又不知因为什么,杨家的那位白虎妖王与龙岛的公主在海上打了一场,据说当时两位黄庭妖王的大战还引来了不少域内外仙尊的观战,但结果如何却是不得而知,因为那个时候我刚好前往域外,我所知道的就这些,别的就没什么了……”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带着一些玩味对上官若仙笑道:“看样子家族的这些后辈折腾出来的动静不小,也不怕四面树敌?我在的时候,杨氏与灵溢宗的关系大体上还过得去,与龙岛的关系更是紧密,如今听上去似乎都要改弦更张了。”

    上官若仙笑道:“仙途浩渺,本就在一个‘争’字,哪里又有什么绝对的盟友用来依靠?更何况有家主在,杨氏家族又有何惧?”

    杨君山笑道:“你这话更像是在说因为我的存在,更让杨氏的那些后辈子弟有底气仗势欺人!”

    上官若仙也笑道:“老仆可不敢这么说。”

    主仆二人说罢齐齐讶然而笑,却是无意中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也冲淡了因为杨君昊身陨带给杨君山的哀伤。

    ——————————

    晕,修改之后还要重新设定上传时间,又忘了这茬了,这一章是昨晚九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