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章 强夺灵舟,慕容回归
    杨君山从长舟底仓一路行来,却是发现舟中几乎所有舱室都受到了大战不同程度的波及,有的干脆整个舱室都已经被摧毁,纵使尚存的也因为舱室内部空间的紊乱而暂时无法进入其中。

    杨君山不是不知道这些舱室当中可能盛放的便是合流宗千百年来收集的天材地宝,以及高等的修炼资源,而他也并非没有把握进入这些受损的舱室空间当中。

    只是每进入一间舱室,杨君山都需要先行稳固内部紊乱的空间,浪费时间不说,一旦进入还有可能被人故意在身后捣毁舱室,平白冒空间秘境崩塌的风险。

    当务之急,首先便是要将这艘长舟的核心舱室捣毁,或者是将主持船阵之人击杀,这样整个长舟便会瘫痪,舟阵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这个封灵盒居然能够在空间乱流席卷之下还能够保存完好,显然封印在里面的东西非同小可,不过杨君山现在可没有时间去查看里面的东西,刚刚他的神识已经捕捉到了一位金仙的气息,他需要尽快的找到这艘长舟的核心舱室。

    不过当杨君山循着刚刚感应到的一丝金仙气息,一路将要来到大舟上层的时候,却正见到一人匍匐在地,血水却从身下蔓延了出来。

    或许是听得杨君山走近,原本趴在地上这人艰难的将头抬了起来,却是一位须发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的老者。

    而在这老者周围,尚有几具残肢零落,大略看上去也勉强能够组成两具尸体。

    杨君山停了脚步,皱了皱眉头,心生警惕之际,却见得那老者面带希冀之色望向他,道:“杨仙尊,请救老夫一救!”

    杨君山心中警惕不变,诧异道:“你认得我?”

    那老者勉强笑了笑,或许一下子牵动了伤口,神态越发的虚弱,断断续续道:“老夫,老夫上官若仙,乃,乃是合流宗大护法,如今却被小人所害,命不久矣,还,还请杨仙尊救我一救,老夫必有所报!”

    “上官若仙?”

    杨君山微微一怔,他对于合流宗内部情况自然也有所了解,沉声道:“外面的星舟船队是你带来的?”

    上官若仙愈发的虚弱,甚至连维持头颅抬起的力量都散掉了,半张脸贴着地面,道:“是!”

    杨君山又道:“这里的动静也是你造成的?”

    “是!”上官若仙苦笑道。

    见得杨君山目光看向他的腹部,上官若仙惨笑一声,道:“慕容擎天留下的后手,三具仙僵傀儡,被老夫拼掉了两具。”

    见杨君山仍旧不为所动,上官若仙剧烈的喘息了几口,再次放低了姿态,道:“老朽知仙尊未必信我,只是伤势已不容老朽详述,仙尊可否先救我一救,稍后必实言相告,且老朽能助仙尊夺得星舟。”

    杨君山心中大动,这个时候他也已经对上官若仙查探完毕,知晓他身上伤势为真,腹部被撕开了一个近尺的大口子,内腑五脏皆被重创,若非此人修为已然五气大成,五气本源循环流转,维持着最后一股生机,怕是早就活不成了。

    “记住你说的话!”

    杨君山上前先是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那上官若仙先是双目圆睁,可随即却是长长一叹,目光黯然,一副认命的神色。

    杨君山自然不会无故做好人,更不会轻易相信他人所言,这一指点中,却是直接在上官若仙的眉心之中留下了后手,令上官若仙生死完全落入他的掌控。

    随后杨君山这才将上官若仙的身躯翻转了过来,看着腹部那一道巨大的裂口,不由皱了皱眉头,手指在他的周身上下连续点出,先是止住了流血。

    然而上官若仙此时脸上苦笑却是更甚,这位杨仙尊果然谨慎至极,先前在他的纯阳元神之中种下手段还不算完,如今更是借助止血,在他的肉身之中也留下了潜藏禁制。

    不过现在上官若仙垂死求活,但凡杨君山能够救他,无论什么手段他也只能生受了。

    而后却见杨君山双掌一搓,掌心之中便有一团五彩光华凝聚,然后缓缓的向着上官若仙胸口之处按下。

    “本源融合,五气朝元!”

    上官若仙望着杨君山掌心之中的五彩本源,原本呆滞的目光燃起了一丝光亮,他本身便是五气大成的金仙,自然晓得杨君山的这个手段意味着什么。

    在杨君山手掌按在上官若仙胸口的刹那,上官若仙原本如同破布一般的身躯剧震,一道磅礴的生机本源从他的胸口注入,随即融入到他的五气本源之中,原本体内即将枯竭的生机顿时大涨,连带着上官若仙体内的仙元也跟着运转起来。

    上官若仙此时看上去仍旧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但他却明白自己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杨君山站起身来,看了看他腹部正在自行收缩的血肉,道:“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上官若仙虚弱道:“杨仙尊自去,老朽便在这里自行恢复便可,而且仙尊在老朽身上留有禁制,随时可以找到老朽所在。”

    上官若仙到底是五气大成的金仙,肉身仙躯虽不曾达到“断肢重生”的不灭境第二重,但也有着极为强大的恢复能力。

    对于上官若仙识破自己趁机在他身上留下禁制之事,杨君山却也毫无愧疚,只是点了点头便要向外走去。

    “杨仙尊,”身后又传来上官若仙的声音:“慕容擎天没死!”

    杨君山身形微微一顿,接着便再次向外走了去。

    当杨君山来到长舟上层甲板之上的时候,却是迎头碰上了一位熟人。

    “居然是你!”杨君山目光一挑,看着眼前这个元神仙尊面露杀意:“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古若玄心中大骇,扭头便跑。

    当初古若玄与与袁若虚二人图谋紫霄派,虽然是以替身傀儡降临周天世界,可之后却曾与杨君山剧战,连袁若虚的纯阳元神都在杨君山手中寂灭,又怎么可能会对古若玄的元神气息不感到熟悉?

    然而当初古若玄是欲杀杨君山而不得,现如今杨君山后来居上,古若玄在他面前却是连出手的勇气也无。

    杨君山岂能任由此人逃脱,伸手在身前一划,一道紫气在虚空之中出现,便向着古若玄的身周绑缚而去。

    古若玄登时魂飞天外,一面将自身全部的手段爆发出来,同时大声呼救:“救我,救我!”

    这个时候,原本停泊在星空周围坐观的其他星舟已经纷纷向着长舟周围汇聚而来。

    “嗡——”的一声,脚下一阵轻颤传来,长舟舟体忽然有一道光环在古若玄身周凝聚,而后这光华忽而向外扩散,却是一举将杨君山的混元紫气崩断。

    然而杨君山对此却也毫不意外,在他光环随着混元紫气的崩断而消散的刹那,只见他忽然伸手在头顶上空如同画圈一般搅了搅,沉声道:“诛!”

    原本遍布于长舟周围数里,甚至十数里之外大大小小的星辰陨石,霎那间仿佛受到了莫名的吸引,尽数翻翻滚滚的向着长舟这边撞来,同时受到波及的还有正在汇聚的其他星舟。

    其他几艘星舟在纷纷规避的同时,也不断的凝聚星舟上的阵幕守护或者击碎袭来的陨石,但却再也无暇向着长舟这边汇聚。

    古若玄趁机逃脱之际,却忽而感觉头顶上空有异,抬头看去时,却见一方巨玺已经迎面落下。

    直到陨落身死,古若玄都不知道杨君山是什么祭出的本命法宝。

    杨君山转身便将长舟甲板上层楼阁的一角劈散,星舟的核心秘仓自然是在几位隐秘的所在,有的甚至自称一体,形成一座隐秘的空间秘境。

    若是换做平时,杨君山自可找寻,然而现在他却没有哪个闲情逸致,只能以破坏长舟的方式来逼迫于若童等合流宗仙人出现了。

    然而当杨君山几乎要将长舟上层楼阁尽数削平之时,却赫然发现周围星空之中原本被他牵引而来的陨石,居然正在悄无声息的向着两侧分离。

    杨君山悚然而惊,神识刚刚发散开来,便觉一股凌厉的气势已经呈泰山压顶之势而来。

    杨君山伸手一探,破天锏已然落入他的掌中。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星舟上空的星空也一层层扭曲剥离,一道几可开天辟地一般的光华从中飞出,径直向着杨君山的头顶斩落。

    杨君山怡然不惧,手中破天锏挥出,以破天之势迎面与那光华相击。

    杨君山霍然色变,便觉一股巨力压下,整个人直接从半空砸落,掉在星舟之上不知道砸穿了几层甲板舱室。

    “杨君山,你敢害我宗门!”

    慕容擎天的声音从星空深处滚滚而至,半空之中击飞杨君山的光华一敛,露出了一把短柄圆刃斧。

    这居然是一把下品仙器!

    轰隆,长舟之中再次传来巨震,紧跟着便是一连窜“噼里啪啦”的碎裂之神连绵响起。

    两道遁光忽然从长舟之中飞出,于若童带着另外一位纯阳执事夏若霜,在星空之中高呼:“宗主快来,那杨君山要毁掉本派长舟!”

    话音刚落,又是轰隆一阵巨震,隐约间便见得杨君山撞破了船体侧壁飞出,隐约间手中似乎还抓着一道人形。

    而恰在此时,合流宗一艘灵舟从杨君山遁逃的路线上划过,灵舟上的阵幕并未有丝毫阻挡,任由二人进入其中,随即舟上灵帆鼓动,速度越来越快,直至在半空之中拉开一道长达十余里长的灵光带,最终没入了一片星辰石海之中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