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星舟大阵,君山碰壁
    “什么,他深陷‘碎裂星空’还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上官若仙听得与杨君山交手的经过之后,声调一下子便提了起来,道:“没有施展任何神通,没有借助任何护身法宝?你莫不是在消遣老夫?”

    坐在上官若仙面前,于若童不悦道:“上官兄慎言,当时情景,长舟之上本宗修士历历在目者不下数十人,于某是否说谎,上官兄一问便知!”

    上官若仙面带歉意道:“于兄莫怪,非是老夫大惊小怪,实在是这个消息太过骇人。”

    顿了一顿之后,上官若仙又颤声道:“莫不是那杨君山已经凝聚了顶上三花之一,进阶大罗仙境了?”

    怪不得上官若仙如此战战兢兢,实在是当日那杨君山的战力实在太过惊人!

    其修为在五气朝元的金仙巅峰便能够力抗大罗仙尊,若其修为当真进阶大罗境,其真正实力又该达到何等地步?

    于若童摇头冷峻道:“不见施展护身神通,不见借助法宝之力,就算有大罗仙境修为又如何?能任由混沌乱流加身而毫发无损么?”

    上官若仙到底是积年老仙,初时也只是太过惊愕,回过神来之后马上便意识到:“这么说来是原因是在肉身上了?”

    于若童同样面露异色,道:“是啊,可他的肉身神通究竟达到了何等境地呀?”

    当日大战过后,杨君山为对抗大罗仙尊慕容擎天,可谓是手段尽出,尽管有许多东西施展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名字,但这却并不妨碍围观的各方大神通者时候进行推演和估算。

    譬如,杨君山在施展撼天仙诀时所展现出来的造化境潜力,再譬如他已经臻至不灭境第二重躯体重生的肉身修为……

    可哪怕就算是肉身修为臻至躯体重生境界,在面对“星空碎裂”所引发的混沌乱流也不可能如此无动于衷,难不成那杨君山的肉身修为已经臻至“躯体不死”境界不成?

    就在这个念头在两位护法金仙脑中萦绕,却始终难以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行舟之外,异变又生!

    随着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便是合流长舟的剧震!

    杨君山又来了!

    “莫慌!”

    于若童冷喝一声:“数日之前他便被我等逐走,如今更有宗门星舟组成船阵,那杨君山更奈何不得我等!”

    上官若仙也起身道:“船阵操控之法,本宗上下无出于护法之右者,老夫带来的星舟便尽数交给于护法了!”

    于若童显然没有想到上官若仙居然会如此轻易便交出星舟船队的掌控权,微微一愕之后,拱手正色道:“大护法放心便是,这支星舟船队才是本宗根本之基,于某定竭尽全力不会让那杨君山得逞!”

    上官若仙笑道:“三护法对于宗门的赤胆忠心,老夫是从未怀疑的,只是宗门规矩向来如此,若非到了本宗紧要关头,除却宗主一人之外,却是无人可以掌控本宗所有星舟,可惜尚有一艘灵舟在吕护法手中,老夫却是无能为力。”

    于若童这个时候已经通过长舟开始沟通指挥其余四艘星舟,船阵很快便开始成型,并构建起连环阵法体系。

    于若童这个时候才略带歉意道:“于某之前鲁莽,对大护法颇多误解,还请莫怪!”

    上官若仙哂然一笑,道:“些许小事而已,宗主失踪,各方势力窥测,老夫也只能保守行事,三护法有所看法也是理所应当。”

    说罢,上官若仙道:“这里交给三护法,老夫到外面去,若有差遣三护法尽管吩咐便是,此番老夫倒要看一看那杨君山是否长着三头六臂!”

    于若童见得上官护法二话不说便从核心秘仓退出,做出不干扰于若童指挥船阵的回避,心中原本对于上官若仙的猜忌也削弱至最小,大声笑道:“何须大护法出手,只管看着便是,于某此番有船阵在手,定要给那杨君山一个难忘的教训不可!”

    数日之前杨君山虽然看似被合流长舟阵幕弹飞,可实际上连合流长舟的杀招“碎裂星空”都奈何他不得,又怎么可能会伤到他?

    实际上是杨君山在意识到自己暂时对付不了那合流长舟之后,借机退走思索破解的方法而已。

    杨君山当日之所以硬顶着合流长舟的阵幕接近船体,可并非是一时间心血来潮,实际上乃是为了观摩船体之上浮现的阵纹,好借以推演破解之法。

    杨君山对于星界长舟并不陌生,茅屋山腹中的长舟被他改造了数十年,对于长舟内部的构造他早已烂熟于心。

    只不过每一艘长舟通常而言都各有特点,尤其是长舟上的守护阵幕,更是各不相同,想要破解合流长舟的阵幕,便只能够通过这种方式。

    身为事实上的阵道仙师,杨君山着实有这个底气,区别只是在于破解阵幕的方式罢了。

    而偏偏杨君山的方式便几乎是最为节省时间的办法,那就是他许久未曾动用的“阵窃”秘术!

    杨君山的这道秘术并非是要破除或者瓦解整艘合流长舟上的守护阵幕,他需要的只是在阵幕之上找到一两处弱点,然后再借以开辟一个进出的门户便可。

    这秘术有一个“窃”字,那自然就是动静越小越好,最好是小到神鬼不知才好。

    当杨君山再祭出品阶早已上升至道器的推演阵棋之后,这一切就变得简单起来。

    不过当杨君山再次追踪合流长舟而来的时候,却发现事情似乎变得复杂了起来。

    原本只是一艘合流长舟,如今却是变成了一只船队,大小星舟加起来总共五艘。

    而且五艘星舟在星空之中前进的过程当中,各自占据一处方位,身为阵道仙师的杨君山,只一眼便能够看出五艘星舟隐隐间形成一种阵势,这让他不由越发的谨慎起来。

    不过在经过仔细探查之后,杨君山却是发现这五艘星舟之间似乎并无联系,所谓阵势也只是一个空壳子而已,看上去更像是保持一种快速应变的阵型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阵势。

    放下心来的杨君山最终还是决定进行尝试,看能否借助阵棋推演的位置潜入合流长舟之中。

    然而就当杨君山刚刚碰触到合流长舟阵幕的刹那,他便知道自己似乎落入了对方的陷阱当中了。

    这五艘星舟并非是徒有其表,而是形成了一座潜发阵势,表面上看彼此之间似乎并无联系,可一旦被人碰触到某一艘星舟之后,这一座潜在的阵势瞬间便能够成行。

    这是一种连环阵!

    杨君山在碰触到合流长舟阵幕的刹那便已经认出了这种星舟船阵的阵式。

    而在这种连环阵式成型的刹那,杨君山便已经知道,先前所推演出来的阵幕弱点门户怕是已经无法成型了。

    坐镇合流长舟上的护法金仙不是白痴,星空之中五艘星舟以合流长舟为中心,瞬间有一面阵网铺开,将五艘星舟尽数囊括其中。

    当五艘星舟之上的长帆各自升起的刹那,五道“碎裂星空”的杀招在虚空之中融为一体,只管向着被锁定的杨君山绞杀而来。

    这一次,饶是杨君山的肉身修为已然初窥“躯体不死”门槛,此时却也不免为之色变,只能选择暂避锋芒。

    然而这一次于若童又怎么可能任由杨君山轻易逃脱,五艘星舟铺开的阵网形成一座巨大的浑圆阵幕,在将五艘星舟所在的星空尽数囊括的同时,也将杨君山困在了这座阵幕之中。

    就在杨君山避开融合了五艘星舟之力的“碎裂星空”的刹那,不等他有所喘息,那一道连同星空都绞碎的混沌漩涡居然也跟着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便已经来到了杨君山身后,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口,要将他湮灭在其中。

    杨君山瞬间明白过来,想要摆脱这一道混沌漩涡的绞杀,便只有从五艘星舟构建而成的连环阵网当中逃脱。

    不过这显然并不容易办到,此番合流宗一方两大金仙数位元神仙尊,借助五艘星舟处心积虑构建连环阵,将杨君山诱入彀中,又岂能任由他逃脱?

    每当杨君山想要从一个方向突围的时候,总会有至少三艘星舟及时赶到,形成合击阻拦他突围。

    眼瞅着形势越发的不妙,就当杨君山心中思忖,是不是应该招呼潜藏在星空中伺机而动的星隅仙尊等人出手相助的时候,原本堪称完美的星舟连环阵突然再次变化,一下子让杨君山窥到了全身而退的契机。

    这一次的变化发生在作为星舟连环阵核心的长舟之上,引发整艘星舟动荡的轰鸣声突然从长舟内部传来,肉眼可见的裂缝突然在舟体之上出现,而且上面的崩裂还在继续扩大。

    长舟之上,剧烈的震颤让不少合流宗修士踉跄摔倒,甚至有修为不济的直接从船上栽了下来。

    于若童暴怒的咆哮声从舟中传来,长舟阵幕顿时变得明灭不定,连带着五艘星舟组成的连环阵网也变得不稳定起来。

    机会!

    杨君山身形急退,刹那间便已经接近了阵网边缘,而这个时候仅仅只有一艘星舟反应过来狙击。

    而杨君山回首一掌撑开一面空间屏障,挡住了身后星舟的攻击,而另外一只手直接插入阵网之中,“嗤啦”一声将阵网撕裂。

    可就在他一只脚已经迈出这片包围网的刹那,身形却是微微一顿,转首又向着合流长舟那边望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