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只手撑幕,上官来援
    “碎裂星空!”

    在合流长舟上的长帆扬起的刹那,一道道风刃准确的将杨君山所处位置周围的星空切割成了一片混沌,杨君山甚至都没来得及逃脱,便被无数的空间碎片淹没。

    “杨君山,你该不会是以为一艘星界长舟便如同一个乌龟壳一般只能任人敲打吧?”

    长舟之中传来于若童略带得意与轻蔑的狂笑:“终归是位面世界出来的土包子,就算是肉身成圣又如何?”

    然而于若童的话音未落,便已经被从合流长舟上各处位置传来的惊呼声所打断了。

    当那片混沌区域的空间乱流开始渐渐平息的时候,合流长舟上的众修赫然震惊的发现,杨君山便在那片混沌区域之中负手而立,任凭无数的空间碎片切割却毫发无损!

    这怎么可能?

    合流宗长舟之所以拥有对抗大罗仙尊的底气,可不仅仅只是因为长舟的守护阵法能够抵御大罗仙尊的攻击,否则就算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乌龟壳子罢了。

    真正能够令大罗仙尊都位置忌惮的,便是这一道可以凝聚整个长舟阵法之力所施展出的攻击禁法“碎裂星空”。

    一旦被陷入“碎裂星空”所营造的混沌区域当中,前仆后继的空间乱流以及切割,更多针对的乃是对手的肉身,足以令大多数金仙饮恨,让大罗境的存在不死也要脱层皮。

    然而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让合流众修难以置信,以至于一时间长舟之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静默当中,眼睁睁的看着杨君山如同散步一般,无视身周混乱的空间区域,从数百丈之外的星空当中走到了合流长舟近前。

    站在合流长舟所笼罩的阵法光幕之前,杨君山面带奇异之色伸出了手掌,轻轻的按在了身前的光幕之后,而后令长舟之上所有合流众修惊骇的一幕再次出现。

    只见杨君山就这般伸手按在光幕之上,然后便继续闲庭信步一般向着长舟凌空走来。

    而那原本连杨君山以撼天仙诀催发仙器破天锏都能够抵挡得住的守护光幕,居然便随着杨君山的前进而不断的向后凹陷,直到他隔着一层薄薄的光幕触摸到合流长舟的船体之上。

    “还在等什么,所有人都给本护法打!”

    终究还是身为护法金仙的于若童最先反应了过来,顿时气急败坏的咆哮道。

    舟上的合流宗众修终于醒悟过来,眼见得杨君山终归还是没能戳破了长舟的守护阵幕,一个个顿时底气上升了一些,纷纷将各自最拿手的神通手段向着近在咫尺的杨君山身上招呼上去。

    杨君山不由皱了皱眉头,知晓自己做得有些过头,实在太过大意了。

    他顶着阵法光幕一路逼近合流宗长舟,原本也只是一时兴起。

    星界长舟的守护阵幕在他刚刚几乎全力施为的时候都无法打破,如今虽然凭借着强横的肉身以及修为顶着阵幕接近了长舟船体,可实际上对于他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大,差不多也已经接近了极限。

    这个时候遭受长舟上众修的合力攻击,哪怕大多只是道境、真人境修为的合流宗弟子,杨君山一时间甚至腾不出手来抵御,更何况这其中还有一位金仙和两位元神仙的联手攻击,就算是他的肉身再强横,也不能随意无视。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抽身急退,可这个时候守护光幕的反弹恢复甚至比他退却的速度还要快,在他松手的一刹那,反弹的光幕直接便将他弹飞到了数十里之外的星空之中。

    “哗——”

    合流长舟上的众修顿时齐声欢呼,甚至于有的道境修士见状都激动的跳了起来。

    “肃静!”

    于若童故作镇定的声音竭力充斥威严,警告道:“那杨君山只是被击退,并未身死,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出现,更何况如今宗门内外形势险恶,诸同门弟子还需各司其职,谨慎行事。”

    就像是在印证于若童之言一般,就在合流宗长舟上恢复平静不久,忽而从瞭望台上传来一声惊呼:“船队,有船队正在接近!”

    这一声示警又让快要成为惊弓之鸟的合流长舟上一时间陷入骚动。

    “什么船队,有几艘,各是几级星舟,看清楚了再说!”于若童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再次传来。

    星界长舟上的瞭望台都配备了诸如水光镜、远景阵之类的能够令目力极远的神通或者阵法禁制,有专人在上面职守瞭望,以观测长舟航路周围星空的动静,以防不测发生。

    于若童的怒斥声刚落不久,从瞭望台上再次传来了职守修士的报告,只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结结巴巴道:“一,一艘星宫飞舟,三艘,三艘星域灵舟,看上去,看上去像是咱们的船队!”

    那职守修士的话音刚落,身边一道光芒闪过,合流长舟上仅有的两位元神仙执事之一的夏若霜已经出现在他身边。

    “夏,夏执事!”

    那职守修士乃是一位黄庭道修,在合流宗也是中层人员,对于目前合流宗的形势自然有所了解,很明白这个时候本宗船队的出现可能会发生什么。

    夏执事冷哼一声,向前悬在瞭望台前方的水光镜上一点,原本镜面上浮现的极远处星空中的一支船队距离仿佛顿时拉近了许多,镜面也变得异常清晰,不过原本就板着脸的夏执事这个时候看上去更是冷若冰霜。

    那位职守道修正不知该如何开口的时候,忽而身前光华衣衫,夏执事已经在他面前失去了踪迹。

    “上官若仙来了!”

    夏执事这个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合流长舟的核心舱室之中,向于若童和古若玄说道。

    “上官护法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古若玄疑惑道:“总不该会是帮我们的吧?”

    夏执事皱了皱眉头,道:“上官若仙向来老谋深算,此番宗主失踪,他的立场更是摇摆不定、首鼠两端,看似严守中立,实际上却是骑墙观望,想要谋求更大的好处,这一次他将宗门剩下的五艘星舟带来了四艘,这说明至少是掌控其余三艘星域灵舟的元神执事都已经站在了他那一边,我们不得不防。”

    古若玄却道:“可要是我们太过表露敌意,万一将上官护法推向吕护法那边怎么办?”

    夏若霜冷着脸不说话,显然也是忌惮上官若仙的势力。

    于若童“嘿”的一声冷笑道:“管他什么打算,亲自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说罢,于若童率先向着舱外走去,古若玄和夏若霜二人对视了一眼,也纷纷从身后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合流宗大护法上官若仙带领的一艘星宫飞舟与三艘星域灵舟组成的船队也已经迎面驶来,双方相隔十余里各自在星空之中停泊下来。

    “上官,你来做什么,莫不是想要谋夺宗主要于某掌控的这艘长舟?”

    于若童站在船舷边上,看上去威风凛凛,说话之间还用手用力拍了拍船舷的护栏。

    一位身形瘦高,白眉霜须,神情矍铄,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年修士出现在四艘星舟中最大,也是出于领航位置的星宫飞舟船头,向着于若童这边拱了拱手,慢里斯条的笑道:“于护法不要误会,老夫收到消息,说那杨君山突然在西南行宫出现,老夫觉得此寮此番是为报复本宗而来,担心于护法这里势单力薄,特联合几位驻守灵舟的执事,赶来与于护法汇合。”

    于若童冷笑一声,道:“于某也不打诳语,那杨君山却是已经来过了,不过就在上官护法刚刚到来之前却是被我等同力击退,不得不说上官护法来得时候真是妙啊!”

    上官若仙闻言神色不变,仍旧是一副笑模样,口中却是赞道:“于护法居然能够击退杨君山?那杨君山可是能够力敌宗主之人,看来宗主当年将本宗最为重要的长舟交给你来守护,果真是慧眼识人。”

    “不过于兄弟且莫要误会,老夫在收到关于那杨君山的消息之后便已经尽力赶来,并不知道那杨君山已经找到了本宗长舟的踪迹。”

    上官若仙听得杨君山已经来不过之后,原本一副镇定的神色也是难以保持,在稍作解释之后,再次沉吟道:“于兄弟,那杨君山虽然暂时被你等击退,但却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卷土重来,老夫听闻那杨君山阵道造诣高明,甚至颇得河洛星宫伏仙师称赞,若然被他瞧准了长舟的破绽,又或者找到了什么漏洞,未必没有强行闯入长舟的可能。”

    于若童神色凝重,他想到了杨君山先前近距离盯着守护光幕接近船舷,观摩长舟舟体的举动,似乎正是印证了上官若仙之言。

    于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沉声道:“你想怎么做?”

    上官若仙见得于若童松口,知道他心中果有顾忌,于是连忙道:“老夫已经将本宗剩余五艘星舟中的四艘已经带了过来,完全可以与长舟一起组成星舟连环阵,便是那杨君山再来,凭借你我联手,也大可以不惧。”

    便在于若童权衡之际,身后却是传来了夏若霜的提醒:“三护法,那上官若仙所言不实,他没那么好心,之所以来是因为他怕了,怕杨君山去找他的麻烦,因为他知道,只有三护法掌控的长舟才有可能抵挡得住杨君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