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 九十五章 长舟之危,君山之疑
    混天星界西南星宫的一片星云之中。

    合流宗唯一的一艘星界长舟在第三护法金仙于若童的指挥下正在缓缓前行。

    鉴于如今合流宗的混乱局势,忠于合流宗主的于若童虽然有心整顿,但最终还是选择留守长舟,这其中自然有不为人所知的原因。

    然而尽管这位第三护法金仙已经算得上是谨慎,却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窥视当中。

    当这艘长舟刚刚在一片星云之中绕过一颗巨大的陨石星辰之后,按照原本熟悉的航路,这一带应该有一颗恒星能够正巧让整艘长舟沐浴在阳光之下才是。

    然而当长舟从陨石星辰之下穿过之后,整艘巨舟却仍旧处在一片阴影之下。

    长舟上早有熟悉这片航路的修士见状仰头看去,蓦然之间,却是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敌袭——”

    示警的叫声刚刚出口,整艘长舟便忽然间巨震,长舟之上一些细小的桅杆正在崩裂,舟身之上不少碎木崩裂,甲板之上的合流宗修士不乏道境修为,如今却一个个东倒西歪,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站立不稳。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层层氤氲灵光已经在长舟之上每一块舷板之上浮现,一层层的灵光符纹开始浮现,并渐渐的勾连在一起,形成了一片完整的阵法灵图。

    在整艘长舟上的阵纹被激发的刹那,一道蓝白色的阵法光环开始从长舟周身之上开始向外膨胀,并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光罩,将整艘长舟都罩在了中央,唯有在长舟的正上方,膨胀开来的光罩却因为受到强横的挤压而变形。

    直到了这个时候,长舟之上缓过气来的合流宗修士这才看清楚,一颗四四方方的巨玺正落在长舟正上方,此时正被长舟的守护阵法所阻,但原本呈圆形状的阵法护罩却也在巨玺的镇压之下深深陷下,形成了一层正方形的凹陷阵膜。

    先前长舟遭袭,这巨玺便是罪魁祸首。

    此时星界长舟虽然将巨玺阻挡在外,可在巨玺重压之下,整艘长舟却在“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不断的下沉,仿佛难承其重,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般。

    “杨君山——”

    一声愤怒的长喝突然从长舟之中传来:“给我起!”

    一束光华忽然从长舟之中升起,在注入长舟守护光罩的刹那,庞大的舟体就仿佛在这一刻活转了过来一般,整个周身一震,笼罩在舟体上的阵法光罩突然光芒大盛,原本被山君玺镇压凹陷的光罩忽然反弹,却是生生将山君玺向上震飞!

    当日杨君山与慕容擎天惊天一战,虽然成就了杨君山在整个星空大世界的赫赫威名,可在对手身为大罗仙尊的逼迫之下,杨君山却也将一身手段底牌暴露的七七八八,以至于在山君玺出现之后,星界长舟上的合流宗修士立马便认出了来袭之人的身份。

    杨君山,是他!

    他居然没死,而且来寻仇了!

    这位可是堪比宗主大罗仙尊的存在!

    宗主呢,宗主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难道……

    星界长舟之上的合流宗修士,几乎都无视了山君玺被弹飞的事实,一个个居然面露惊恐之色。

    连宗主都奈何不得的大神通者,我等又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杨君山尚未露面,仅仅只是本命法宝出现,便已经令整个星界长舟上的合流宗修士士气大跌,如丧考妣!

    “哈哈哈哈,连杨君山此人都未死,本宗宗主回归便在眼前!”

    不得不说这位第三护法金仙被慕容擎天派驻在合流宗唯一的一艘星界长舟之上,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其忠心不二。

    “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星界长舟便是连大罗仙尊都能够对抗,又岂是一个金仙所能够打破的,只要我等同心协力,此番定要让这杨君山无功而返,也好为宗门出一口恶气!”

    于若童的声音传遍了整艘长舟上下,原本陷入慌乱的合流宗修士渐渐重新恢复了秩序,就连笼罩在长舟周围阵法护罩的光芒在这个时候都仿佛更盛了三分。

    而便在于若童话音刚落之际,一根巨大的光柱忽然从星空深处横扫而至。

    “中!”

    星空之中传来杨君山一声劲喝。

    是破天锏!

    这件下品仙器当初在杨君山手中给太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日,杨君山便是手持破天锏,施展出了一道潜力决然达到了造化境的仙术神通,连续三次正面击退了慕容擎天的强攻。

    也正是因为双方那三次正面对抗,使得慕容擎天最终意识到,他或许不大可能正面将这个修为仅仅只是五气朝元的金仙巅峰击杀,而之后两人的对垒也终于陷入鏖战当中。

    破天锏所化的巨大光柱轰然撞击在长舟的护罩之上,生生将护罩光幕砸得向内陷入数丈,回缩到船舷旁边,长舟前端十余丈的船舷被砸得稀烂。

    居然经过了守护光幕的层层削弱,但破天锏砸落之后产生的巨大力道,还是生生将庞大的星界长舟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推了三十丈之遥。

    尽管有着光幕的保护,但在光幕剧烈的震荡之下,在内部掀起的冲击波直接将甲板上数位道境修士冲得翻滚出了长舟之外,撞击在了另外一面的守护光幕之下,一个个七荤八素,若非长舟之上有人出手相救,怕不是就要跌落进星空当中。

    然而尽管如此,守护长舟的光幕却仍旧不曾崩溃,甚至顽强的反弹回去,在将破天锏所化光柱一点点推开的同时,也重新恢复了原状。

    连续挡住了杨君山从星空深处发出蓄力攻伐,令长舟之上的合流宗修士大为振奋。

    于若童的长笑声从长舟之中传来:“杨君山,不要白费力气了,星界长舟在本护法主持之下,足以力抗大罗仙尊,纵使你杨君山神威通天,还能大过大罗仙尊去?”

    恍惚之间,杨君山的身影出现在了距离星界长走数百丈之外的星空之中。

    长舟之上,谁都不曾察觉到杨君山何时在那里出现,更仿佛是他早已经站在那里多时了一般。

    数百丈的距离虽然遥远,可在本身便庞大无比的星界长舟面前,却看上去显得距离极近。

    杨君山渺小的身躯与星界长舟庞大的舟体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可偏偏让庞大的星界长舟如临大敌的,却是这个在其面前有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不过这个时候的杨君山,看向星界长舟的神色却是满满的疑惑,仿佛心中有着诸多的不解和困惑。

    甚至于这些不解和困惑已经开始动摇杨君山的心神,实在是因为眼前这艘星界长舟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

    还记得杨君山当日还是一位真人境小修的时候,曾经亲身参与域外势力入侵葬天墟之战,也曾亲眼目睹过星空巨舟撞破隔天网的强横威势,更曾经见到过星空巨舟被仙宫诸仙攻击之后大受损伤,巨舟之中诸多建筑被摧毁、击落的过程。

    要知道,那可是星空巨舟与星海大舟,乃是比星界长舟更为宏伟庞大的巨舟。

    而周天世界的仙宫诸仙又是什么水准?

    反正杨君山当初就算是强行摆脱昊天镜牵制,打破周天世界天地屏障的时候,也不曾见到过元神仙境之上的存在。

    想他杨君山堂堂巅峰金仙,力敌大罗仙尊的存在,却连一艘星界长舟的防御都打不破。

    当初那些入侵周天世界的星海大舟和星空巨舟,又凭什么能够被仙宫的元神仙尊打得处处受损,狼狈退走?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那些星空巨舟和星海大舟上不曾有仙境存在坐镇?

    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说一艘星界长舟还能够在道境修士的手中勉强掌控的话,想要驱动一艘星海大舟就必须要有仙境存在坐镇,就更不要提比星海大舟还要庞大的星空巨舟了。

    可既然如此庞大的巨舟当中必定会有仙境存在坐镇,那为什么还会被周天世界的仙人击退?甚至于连这些巨舟都受损严重?

    又或者说,当日那些出手的周天世界的仙人,实力绝不仅仅只限于元神仙尊?

    可为除了三绝仙尊和九仞道祖之外,杨君山在仙宫之中便从未听说过周天世界可能存在其他金身仙以上的存在?

    更何况就算是金身仙也未必有实力让星空巨舟受损!

    除非是周天世界界主亲自出手。

    可这样一来便又说不通了。

    如果普元界主当真能够出手的话,又怎么会让杨君山逃出周天世界?

    他杨君山就算再自信,可也从未奢望能够从合道境大神通者的手掌心中逃脱。

    便在杨君山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星空之中异变又生。

    眼瞅着杨君山的身形出现在星界长舟旁数百丈之外一动不动,于若童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等良机?

    高耸的桅杆之上,一道道长帆升起,每当一张长帆张开,便有一道巨大的风刃撕裂虚空,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将杨君山周边的虚空撕扯的粉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