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乐极生悲,镇压仙剑
    孙诚剑一柄赤古仙剑看似威风八面,甚至在表面上连杨君山都压制得住。

    可实际上孙诚剑自身却有着难以掩盖的弱点,那便是他那已经脆弱到了将近崩溃边缘的肉身。

    在孙诚剑气势汹汹杀来的时候,杨君山便已经猜到一场剧战怕是不可避免。

    于是在孙诚剑悍然出手的同时,杨君山在本源之海当中也同样开始布局,一缕缕的先天混元气从他周身上下渗出,然后漂浮在本源之海的水面之上。

    当孙诚剑占尽上风,洋洋自得而疏于防范之际,杨君山骤然出手,在孙诚剑猝不及防之下,先天混元气已经将他团团包围,并无孔不入的向着他的肉身之中渗入。

    先天混元气,本就是以削人寿元的道境神通紫气东来诀作为根基,而在达到仙境的威力之后,这道神通给仙境存在无论是元神还是肉身,都能够带来极大的伤害。

    同时更令孙诚剑感到绝望的是,在接触到先天混元气的一刹那,他便已经确认,杨君山所施展出来的神通并非是纯阳仙术,而赫然是一道威力堪比寂灭境的神通!

    杨君山在进入九天世界的时候,便从位面屏障的极高之处吸收了大量的九天清气,如今在本源之海又受天地本源滋养,先天混元这道本命仙术早已达到了寂灭之境。

    且因为先天混元气不比撼天仙诀这般难以掌控,哪怕杨君山以如今只能施展出的元神仙境的修为,照样能够发挥出其寂灭境的实力。

    孙诚剑的肉身立马以难以遏制的速度开始崩溃,在先天混元气的消磨之下,他的肉身甚至于在崩溃的过程当中开始消融,哪怕连一丝恢复的希望也无了。

    望着眼前一团紫雾,杨君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自作孽,不可活!”

    说罢,却见杨君山伸手向着紫雾之中一招,随即便有大大小小数十样物品飞来。

    这些东西都是孙诚剑身上之物,在其肉身崩溃消融之后,其身上所携带的储物法宝也跟着尽毁,里面的物品也随之散落在本源之海当中。

    望着这从紫雾之中飞出来的数十样物品,其中不乏珍奇异物,哪怕是杨君山见了都要心痒三分。

    哎,可惜那赤古仙剑乃是孙诚剑的本命仙器!

    否则的话以仙剑在仙器之中的珍贵,便是所有这数十样物品加在一起,其价值也远逊于赤古仙剑。

    咦,不对,有赤古仙剑这样的本命剑器在,那孙诚剑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陨落?

    杨君山刚刚想到不妥,心头随即便有所警觉,双目之中白芒闪烁,便见得一柄赤色飞剑排开紫雾,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那飞剑气势凌厉,哪里像是一柄无主仙剑,分明便是被人以极为高明的御剑术驾驭,要杀过来与杨君山拼命。

    “杨君山,你以为毁掉孙某肉身便能稳操胜券?”

    孙诚剑的声音从赤古仙剑之中咆哮而出:“无知!孙某以元神寄托飞剑这才能够重塑仙躯,没了仙躯孙某照样无损,反倒是感谢你替孙某下定了决心,否则的话孙某要自毁仙躯还多少有些不甘不舍!”

    此时,杨君山进退却要自如许多,自不愿与寄托了孙诚剑纯阳元神的本命仙剑硬拼,身形斗转之间,避开了赤古仙剑的锋芒。

    然而正待杨君山出手反击之时,那原本看上去一往无前的赤古仙剑却是趁机向着本源之海外逃去。

    孙诚剑从一开始便不曾存了玉石俱焚的心思,他原本气势汹汹的模样最终也不过是为了逼杨君山让路。

    这一下却是有些出乎杨君山预料之外,仙器飞剑的飞遁速度何其迅捷,更何况还是在孙诚剑一味选择逃命的情况下。

    尽管如此,杨君山还是尽力追去,既然已经结了死仇,杨君山当然不愿意任由一个金身剑仙成为隐患。

    然而双方的距离非但没有迫近,反而是越拉越远。

    眼瞅着仙剑就要逃脱,杨君山只能够望而兴叹,却不料恰在此时意外突发!

    一道光华忽而从数里之外赤古仙剑的必经之路上窜起,正中飞经此地的仙剑本体。

    一声足以令人牙疼的金铁交鸣之声传来,那一道光华以远超飞起来的速度重新砸落,可赤古仙剑所化的赤色剑芒亦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在半空之中忽高忽低忽左忽右,明显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

    杨君山见状大喜,几步踏出之际,人便已经赶到了事发之地,耳中在听得仙剑之中传来孙诚剑绝望而愤怒的咆哮声之外,更见得一道同样忽明忽暗的遁光正在擦着地面逃离此地。

    那正在逃离的遁光应当是一位九天世界的本土仙君无疑。

    再联想到先前那孙诚剑自言曾经将三位本土仙修打得一死一伤一逃,杨君山大概也能猜出来刚刚那中途截击的仙修应当就是之前被孙诚剑逐走之人无疑。

    想来是那逃走的仙修心有不甘,又重新潜回了本源之海附近,却不料正见到刚刚还将他们杀得大败亏输的孙诚剑倒霉,自然不愿错过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

    不过此人倒也不傻,知道能够让孙诚剑都九死一生的人更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存在,瞅准了时机一击即退,也算是为之前在对方手中大败亏输报仇雪恨。

    杨君山没有出手追击那位本土仙修,而另外一边被偷袭的孙诚剑还想要稳住本命仙剑逃脱,可杨君山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

    赤古仙剑还在竭力向前挪动,可一道巨大的黑影已经笼罩在了仙剑的上方。

    随着山君玺轰然而将,赤古仙剑随即被镇压,虽仍旧在竭力挣扎,甚至将山君玺都掀得不断震动,可想要彻底逃脱却再也无望。

    那赤古仙剑挣扎了半晌,躲藏于其中的孙诚剑似乎也想明白无法逃脱,随即便偃旗息鼓恢复了平静。

    杨君山走到近前,山君玺也随之缩小到寻常大小,可被压在下方的赤古仙剑却仍旧一动不动。

    杨君山见状冷笑道:“如何,孙道友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赤古仙剑的剑身表面闪过一抹晦涩的光芒,孙诚剑的声音从剑身之中传出:“想要杀孙某容易的很,只要你孙某的本命仙剑打碎了便是!”

    杨君山哂笑道:“你想死也很容易,何不自碎了本命仙剑,让杨某什么也得不到?”

    孙诚剑默不作声,赤古仙剑被镇压在地上一动不动。

    双方都看破了彼此的心思,孙诚剑料定杨君山想要得到他的本命仙剑,如此便不敢将其打杀;而杨君山同样料定孙诚剑不敢求死,没有勇气与本命仙剑一同自毁。

    良久,孙诚剑的声音再次从仙剑之中响起:“杨道友,放孙某一条生路如何?孙某愿以本命剑器相赠!”

    杨君山冷笑道:“孙道友说笑了,若是今日你我形势逆转,敢问那时孙道友可敢留杨某性命?”

    孙诚剑再次陷入沉默,片刻之后才道:“赤古仙剑乃是孙某本命剑器,如今孙某元神困于剑器之中,没有孙某同意,你是无法得到飞剑认可的。”

    杨君山笑道:“好啊,杨某并非剑修,这仙剑大可先留在手中把玩欣赏,杨某等得起,只是不知道孙道友能坚持多长时间?杨某可是听说,本命元神受困法宝日久,难免会被器灵同化,料想孙道友日后也不想做个剑灵、剑奴之类的吧?”

    孙诚剑怒道:“你这是逼孙某带着仙剑一同玉碎!”

    “呵,你说错了!”

    杨君山随口一句,不等孙诚剑有所反应,早已蓄势待发的一指已经点在了赤古仙剑之上。

    “点灵指!”

    这道杨君山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未曾使用的灵阶神通,居然在这个时候被杨君山用在了一位金仙的本命元神之上!

    点灵指既然能够“点物成灵”,自然也能够反过来“点器废灵”。

    唯一让杨君山有些拿不准的,便是这点灵指神通到底品阶太低,不知道能够对金仙元神造成多大伤害!

    “啊——”

    一声短促的惨叫戛然而止,孙诚剑的本命元神连番受创,特别是在失去肉身仙躯滋养之后,本就已经外强中干,被杨君山一只点散。

    赤古仙剑本体看上去却是毫发无伤,杨君山见状顿时喜形于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赤古仙剑的本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一阵阵高亢的颤鸣声连带着周围的空间都开始跟着颤抖起来。

    孙诚剑的元神虽然被点散,却并未被泯灭,而且到底是资深金仙,底蕴深厚,哪怕在元神被点散之后,却仍旧有着聚拢弥合的迹象。

    杨君山来不及多想,直接便又是一指点在了剑身之上。

    “嗡——”

    剑身仍旧在颤抖,不过看上去却明显减弱了许多。

    不过这个时候从剑柄处却突然传来“嘎嘣”一声脆响。

    杨君山甚至连看一眼都来不及,直接第三指便再次点在了剑脊之上。

    就像是在垂死挣扎一般,赤古仙剑发出最后一次震颤,随即整个剑体平静了下来。

    杨君山见状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便在这短短的瞬间,他的额头之上居然已经爬满了汗珠。

    可就当杨君山准备再最后确认一番的时候,被镇压的仙剑忽然发出“叮铃”一声碎裂一般的脆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