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六章 造化仙术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杨君秀,沉吟道:“你有这番自行自然是好事,只是肉身成圣的过程实则极为凶险,更何况前番有我之例,你若再来一次,纵使是在周天世界崩溃之时,也难免界主不会恼羞成怒。”

    杨君秀双目熠熠生辉,道:“哥,我知道,但我还是想要试一试,此番继承白虎秘境,收获极大,若是不尝试一番,实在心有未甘。”

    从黄庭境一举踏足金身仙境,这间会节省多少修行岁月?

    虽然按部班的修炼,实际更为稳妥,但若当真有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谁又能够抵挡这其的诱惑?

    更何况杨君秀却也并非心血来潮,她自有着她的底气和凭仗。

    杨君山见他心意已决,便不再赘言,只是将一只玉晶瓶交给她,道:“这里面是一位大罗仙境的白虎仙尊所留下的圣血,对你或有大用。”

    杨君秀闻言顿时双目一亮,道:“太好了,谢谢哥!”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谢什么,原本是给你的,再则说,如今整个白虎秘境都已经落入你的掌控之,若非是之前此物被钟馗等人寻了出来,那么想来迟早也会被你寻到。”

    杨君秀将手的玉晶瓶把玩了一阵,这才将其收了起来,无奈道:“哥,你却是高看了我这个继任者,按照白虎一族留下的规矩,原本想要掌控这座秘境,至少也需要修为达到仙境才行,如今虽说不晓得何故,秘境居然认我这个未曾进阶仙境的白虎修士为主,但实际这秘境尚有许多隐秘之处,却是需要继承者在修为达到仙境之后才能够开启。”

    说到这里,杨君秀苦笑一声道:“所以说,我这个白虎族长,是个空壳子,这偌大的秘境,能实实在在落到我手的好处,寥寥无几,否则的话,先前从那合流宗主手逃脱,不必借助哥哥和那钟馗之力才行。”

    杨君山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不过他却并没有提出助她开启秘境仙藏之类的建议,毕竟如今整个秘境仙藏都属杨君秀一人,在她进阶仙境之后,所有的仙藏秘藏都会自行对她开启。

    杨君秀这时忽然开口道:“哥哥,之前我们为何不留下钟馗,我虽无法完全掌控秘境,但调动一部分力量对他进行压制和干扰却完全能够做得到,然后哥哥再伺机将其斩杀,他从秘境之得到的宝物便不会被带走。”

    杨君山笑了笑,道:“首先这件事情在道义说不到,不管怎么说,他能够进入此处,都是在前代白虎仙君那里得了承诺,而且之前他对我也的确帮助甚多,若此翻脸,实在有些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其次么——”

    杨君山语气一顿,看向了杨君秀,笑问道:“你猜他身有没有类似于‘三花附身’之类的手段?”

    杨君秀闻言大为愕然,道:“哥哥的意思是说那钟馗身同样有大罗仙境的庇护手段?可他当时为何不施展出来——”

    说到这里,杨君秀看着杨君山脸略微有些无奈的苦笑,恍然道:“你们在彼此相互试探各自的手段,可惜那个时候我受秘境本源反哺,修为提升完全失控,几乎要一路冲破仙境,哥哥你最后不得不先暴露底牌,说来却是——”

    杨君山毫不犹豫的打断道:“说来却是一个误会,事实我透过金兰印并不知晓你当时要冲击仙境,还以为你正在利用秘术蓄势出手,只是当时的气息实在太过庞大,担心你承受不住,这才不阴差阳错之下打断了你的晋升。”

    杨君秀“咯咯”一笑,道:“说来还要多谢哥哥呢。”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说这个,还是让我们看一看从这位唐金仙的身,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吧!”

    杨君山一抖袖口,之前从唐若青身得到的几样物品尽皆飞舞在二人身前。

    与此同时,杨君山又将袖袍一扇,一道光华在地面一卷,唐若青仙尊的肉身顿时灰飞烟灭。

    唐若青虽说身为金仙,重塑仙躯之后,肉身同样相当于不灭境界,所谓肉身不朽,那也是在没有人摧毁的情况下。

    杨君秀看着眼前悬浮的几样物品,眉头一皱,指着其一枚铜铃道:“哥,此物似有不妥,似乎冥冥之存在着什么力量,令它有破空离去之意。”

    杨君山明白杨君秀身为秘境掌控者,在白虎秘境之,有着他所不具备的优势,闻言当即明白了什么,沉声道:“不好,此物名叫合流铃,乃是那合流宗主随身法宝,那合流宗主或许还想要通过此物来寻找白虎秘境的存在!”

    说罢,将番天覆地印神通的封镇之术施展出来,体内仙元从掌心之渗出,将合流铃团团包裹起来。

    而在此时,那合流铃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将要被封印,当即便有一层铜绿色的光芒从法宝表面浮现,一阵阵的铃音震颤,想要从杨君山的封镇之挣脱出来。

    然而却听杨君山冷哼一声,双掌掌心之间忽而有雷光迸射,一道道电光如同蛇信一般舔|舐|着合流铃的本体,很快便将法宝表面的光华击碎,而后杨君山体内仙元趁虚而入,一层层将合流铃包裹起来,最终仙元开始凝固,最终形成了一块方形的金色琉璃。

    杨君山有些可惜的将这块金色琉璃收了起来,道:“可惜了一件品道器,短时间内怕是用不了了。”

    将合流铃封印之后,杨君山的目光却是看向了一团金色的碎片,有些可惜道:“唐若青的本命法宝碎掉了,这一双金镲的品质却是极佳,看样子被他孕养多年,却是有着一些晋升仙器的底蕴。”

    杨君秀却是伸手一招,将这些碎片收入囊,道:“此物对我却是有些用处,若能融入本命法宝之,日后或许斩魄刀也能具备晋升仙器的底蕴。”

    见得杨君山面露惊讶之色,杨君秀将本命法宝招出,却见法宝本体之一层光华流转,隐隐有一层锋锐之气在法宝表面吞吐不定。

    杨君山惊道:“品道器,斩魄刀什么时候提升到了这般地步?”

    杨君秀将半块白虎令牌融入斩魄刀的过程说了,让杨君山惊叹不已。

    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忽然惊咦一声,目光盯在一团如同根须一般的物事之,伸手一招,此物便到得他近前。

    杨君秀见得他的动作,注意力自然也放在了这团根须一般的东西之,细细看了片刻之后,同样面露惊讶之色,道:“这团根须品质不低,不过这般团团包裹,倒像是在保护什么东西。”

    杨君山“嗯”了一声,神色间却是闪过一丝惊疑不定的色彩,道:“这是白桦树根!”

    杨君秀面露惊愕之色。

    杨君山却是伸手打出一道印诀,原本附着在这团根须表面的空间封印顿时被开启,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团根须顿时放大足有一件屋子大小,遒劲而粗大的根须之,一缕氤氲玄奥的气息从散逸而出。

    杨君秀忽然明白了过来,惊声道:“白桦树根?白桦树妖?这团根须与哥哥你的身外化身本体有什么关系?”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想来白桦道人当年成为‘谪仙’,原因便在于此了,唐若青此番身死,也算是为他报了仇!”

    说罢,杨君山紧握的手掌缓缓张开,身前这一团房屋大小且团团包裹的根须,也在“吱吱嘎嘎”的声响当缓缓张开,直至一物从掉落了下来。

    杨君秀看着地这块略微发黄的不规则树块,有些惊疑不定道:“木行至宝?”

    杨君山的目光之却是闪过一丝惊愕,道:“建木之心,好东西啊,此物品质不在扶桑木枝之下,当然,建木之心乃是木行至宝,想来白桦道人能够以灵妖之身修炼成仙,便是得这块建木之心的造化吧?”

    杨君山将建木之心收起,想了想,转头对杨君秀道:“返回周天世界的时候,将这团根须也带回去吧,想来化身本体补全了根基,修为能够一举提升至元神仙境的巅峰。”

    杨君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一颗传承珠,笑道:“说道造化,之前听哥哥说起,那钟馗与唐若青此番前来,主要为的便是一道造化境仙术传承,不会指的是这一颗传承珠吧?”

    杨君山笑道:“或许便是了,看样子那合流宗主并未得到这道仙术传承,此番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杨君秀伸手一引,那传承珠自行落入她的掌控,只见她双目微闭,一缕神识已经深入到了传承珠当。

    片刻之后,杨君秀猛然睁开双目,目光之隐隐有凌厉的神光乍现,低声呼道:“诛天斩灵诀,好霸道的仙术神通!可惜这道神通传承外泄,怕是已经落入钟馗之手。”

    杨君山笑道:“无妨,钟馗曾经在前任白虎仙君身前起誓,这道神通纵使他能够修成,也只能自用,不得外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