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扇飞
    这位仙尊刚刚降低此地,便以一种极为霸道的方式驱赶茅屋山周围的修士,看样子似乎要独占刚刚“出世”不久的仙藏一般。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位仙尊的身后忽然又有两道遁光从天坠落。

    “余滨老儿,你高兴的太早了,想要独占这仙藏,你还没这个本事!”一道略显生冷的声音同样响彻天地。

    “哈哈,两位,见者有份嘛,何必为此争执!”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与前两道相比,这位仙尊的语气似乎显得有些圆滑。

    距离茅屋山不远处的一座山脚之下,杨君山站在那里面沉如水。

    之前最先赶来的余滨仙尊以神通驱赶周围的其他修士,不过杨君山却仍旧站在原地未动,而那位余滨仙尊显然并未发现,在他先前的神通波及范围之内尚有“漏网之鱼”,甚至于这“漏网之鱼”还不止一条!

    在杨君山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苗家兄妹和顾泉一行几位修士,此时脸上仍有几分尚未化去的余悸之色。

    不过此时他们却是都盯着不远处那个正背对着他们,仰头望着天空的身影,目光已经完全呆滞。

    “哼,那就各凭本事便是!”

    半空之中再次传来余滨仙尊的一声怒喝,随即便见得半空之中又是一道光团凝聚,不过看上去显然比之前那一道更大,甚至于连余滨仙尊的身形都已经完全被光团遮掩。

    相比于其他两位仙尊,余滨仙尊暂时处于领先位置,而他则显然要趁机先一步打破茅屋山的阵法屏障,率先闯入茅屋山之中。

    毕竟,仅仅只是从外面看来,整个茅屋山上似乎也仅仅只有这么一座篱笆小院和一座茅草屋。

    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冲天的光浪在茅屋山上空炸起,而后便是一阵阵碎裂的声响传来,待得光浪消散之后,在神识的感知当中,茅屋山上空的阵法屏障已然不如存在,甚至刚刚那一道神通的余威波及,山顶上空的茅草屋也被摧残的七零八落。

    “哈哈,诸位,余某先行一步了!”

    余滨仙尊见得一击建功,当先化作一道遁光向着山顶之上落下。

    然而眼瞅着余滨仙尊便要闯入茅屋山顶之上,忽而一声怒叱震得天地之间空间激荡,茅屋山周围十里范围内的高大树木尽数断折倒伏。

    “滚!”

    余滨仙尊首当其冲,整个人被震得七荤八素,甚至于连遁光都无法维持,如同一枚落叶一般从半空之中飘荡而下。

    忽而劲风扑面,余滨仙尊隐约间便见得有一张巨大的元气巨掌在他面前形成,并与他拉近的速度越来越快!

    余滨仙尊本能的感知到了危机,他已经在努力的做出挣扎,奈何那手掌实在太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整个人贴到了那飞速扇来的巨掌之上。

    “啪!”

    余滨仙尊仿佛有一种高空跳水,整个人拍击在水面之上的感觉,瞬间便感觉大半个身子都是一麻,而后身躯便被一股无可匹敌的劲风兜住,伴随着体内传来的“噼里啪啦”的骨折声,整个人便被一股巨力抛飞到第三星辰之外的星空之中。

    “金身仙!”

    “错了,晚辈错了,晚辈这就滚,这就滚!”

    两道声音几乎在余滨仙尊被扇飞的一刹那同时响起,前一道是之前那声音冷冽的仙人,而后一道则是那一道听上去有着三分圆滑之气的仙人。

    原本两道飞速下坠的遁光,几乎是在瞬间便重新向着天外飞去,中间甚至连停滞减速的过程都没有,生怕那位金身仙的第二巴掌抡到自己脸上。

    天地间瞬间恢复寂静,天空之中原本被三位仙尊降临而搅动的元气也几乎是在瞬间变得风平浪静。

    “你,你,你——”

    顾泉已经被吓坏了,口中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个时候别说是顾泉,其他几位道修同样是一副被吓得不知所措的模样,就连那苗半弦这个时候看上杨君山的神色也是满脸的目瞪口到。

    反倒是苗半奎这个看上去带着三分憨傻的华盖境修士,或许还没有真正的意识到杨君山究竟是何等存在,再次走到了妹妹的身前,向着杨君山一本正经的作揖拜谢,道:“多谢杨道友救命之恩。”

    妹妹苗半弦瞬间反应过来,连忙上前一步拉着有些错愕的哥哥的手,慌忙道:“仙尊前辈勿怪,我哥哥他,他,脑子有些笨,触犯了仙尊前辈,您大人有大量,莫要跟他计较。”

    “计较什么,有什么好计较的?”杨君山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看上去有些精明的妹妹。

    苗半弦瞠目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反倒是苗半奎挠了挠后脑勺,憨笑道:“晚辈不大会说话,一开口就经常得罪人,所以一般都是妹妹来和别人说的,还请前辈莫怪。”

    苗半弦这个时候定了定神,也开口道:“要不是仙尊前辈刚刚为我们挡下了刚刚那位仙尊的神通,恐怕我们也和其他那些修士一样,被重伤驱逐了,仙尊前辈大恩,我们兄妹不敢忘却,日后仙尊前辈若有差遣,我们兄妹必定赴汤蹈火全力以赴。”

    “差遣吗?”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略略沉吟道:“说来我这里还真有些琐碎需要处理。”

    说到这里,杨君山目光一抬看向苗半弦,道:“嗯,刚刚听说你是寻灵师?”

    苗半弦神色一喜,连忙道:“晚辈正是一等寻灵师,仙尊前辈尽管吩咐便是。”

    杨君山“唔”了一声,指了指身后的茅屋山,道:“我本就有梳理周围地脉的打算,只是此事实在太过牵扯精力,于是在凝聚了一条灵脉之后便懒得再浪费精力,既然你是寻灵师,以你目前的修为这些事情倒也勉强做得来,怎么样,若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便在这茅屋山上留下,也可藉此灵脉进行修炼,当然,此事全凭自愿,不必强求。”

    直到现在,苗家兄妹以及顾泉等人这才明白,原来眼前之人便是那茅屋山的主人。

    苗半弦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机缘到了,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连忙道:“晚辈愿意,多谢前辈成全。”

    杨君山点了点头便要转身离开,却听得苗半弦略显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前辈,仙尊前辈——”

    杨君山有些诧异的转头看来。

    却见苗半弦满脸忐忑,道:“仙尊前辈,不知前辈能否让我哥哥也一起去茅屋山?”

    说罢,不等杨君山表态,苗半弦便连忙拉着哥哥道:“我哥哥也是可以做事的,他精通篆刻,在整个小七星星域都是小有名气的篆刻师。”

    “篆刻师?”杨君山有些疑惑的问道:“可是篆刻符纹、阵纹纹路之类?”

    “是的,是的。”苗半弦激动道。

    苗半奎尚有些懵懂,不过见得妹妹如此,也连忙点头。

    杨君山闻言却是起了几分兴趣,又问道:“可会制符术?”

    苗半弦心中一凉,旁边的苗半奎已经摇头诚实道:“不会,晚辈只会在法宝器物上篆刻纹路,可以做炼器师、阵法师的助手,可不会绘制符箓。”

    “哦,这样啊。”

    杨君山心中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只是他惯常不动声色,旁人却是猜不透他的心思。

    苗半弦知道机缘难得,见状连忙道:“仙尊前辈,我哥哥篆刻的符纹、阵纹都是极好的,而且他虽然不是炼器师和阵法师,但也懂得一些法宝修复,以及阵法修复的本事,就算仙尊前辈用不到,也可收他做个洒扫童子,伺奉仙尊日常起居,还能驱使他做些日常杂事,还请仙尊前辈成全。”

    苗半奎反应虽然慢了一些,但倒也不是完全傻,见得妹妹如此卖力推荐,也开口应和道:“仙尊前辈,我,我力气很大的。”

    杨君山知道这兄妹二人怕是有些误会,笑了笑道:“我有说过不许你哥哥进茅屋山吗?事实上你哥哥这个技艺对于本尊来说还是很有用处的。”

    饶是苗半弦精明伶俐,忽然听得杨君山此言也是愣了一愣,随即便欣喜若狂道:“啊,仙尊前辈您答应了?”

    见得杨君山含笑点头,苗半弦转头看着哥哥,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使劲摇晃,道:“哥,答应了,仙尊前辈答应了呢。”

    苗半奎也憨笑道:“太好了,咱们兄妹又能在一起了。”

    苗半弦忽然想起杨君山还站在那里,连忙拉着哥哥的手,向杨君山大礼参拜道:“多谢仙尊前辈成全我们兄妹。”

    “起来吧,”杨君山随手将两块玉符抛到兄妹二人手中,道:“这两枚玉符乃是进出茅屋山的信物,平时带在身上就行。”

    兄妹二人闻言连忙珍而重之的收在身上,却又听得杨君山道:“哦对了,这称呼也要改一改,不要老是‘仙尊’、‘前辈’的叫,就叫,嗯,叫‘四爷’吧!”

    苗半弦连忙脆声道:“知道了,四爷!”

    苗半奎则跟着道:“知道了,仙尊前辈!”

    刚说完,便感觉衣袖被妹妹拽了一下,只是看上去他仍有些莫名其妙。

    “哎,前辈——”

    眼见得苗家兄妹就这么入了仙尊门下,在一旁观看良久的顾泉自然不甘这样的机缘就从自己手边溜走,也连忙上前想要争取一把。

    然而就在他向前一步眼睛一眨的刹那,原本站在不远处的杨君山同样也是一步踏出,然后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仙缘距他原本触手可及,最终却还是与他无缘,顾泉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一下子就散掉了一多半。

    110877566775ht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