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身兼鬼、儒、妖三家
    平心而论,潘复明仙尊拿出来的那一枚本源珠其实极为不错。

    里面所凝聚的到底是一位金身仙尊五百年凝练本源之气之功,若是放在其他人手中不好说,但要是在杨君山这般胸中五行根基尽数铸就的金身仙尊手中,将这颗本源珠中的本源之气充分利用的,未必没有可能将五行本源之气之一修炼至大成境界。

    若说杨君山在见到这一颗本源珠的时候没有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意味着他极有可能利用这一颗本源珠,将此时他胸中五气当中仅剩的肺金之气修炼至大成境界。

    没错,杨君山在琴音传道的感悟之下成功将心火之气修炼至大成之后,杨君山在金身仙境的真实修为便是胸中五气中的四行之气大成。

    一旦他将肺金之气修炼成功,那么胸中五气尽数修炼至大成境界的杨君山,在金身仙境便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境界需要突破,那就是象征着金身仙境巅峰的“五气朝元”!

    然而杨君山最终还是忍住了这等诱惑,本源珠虽然珍贵,修为臻至五行之气大成虽然诱人,但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无论竹林之中的其他仙尊是否相信,他在这个时候只能够装傻到底。

    可无论如何,杨君山也想不到楼台上的这位老牌金仙潘复明居然会以这样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方式作出反应!

    杨君山想到了这位资深的金身仙尊可能会恼羞成怒,可能会就此结下仇怨,甚至有可能在此番事了之后,这位潘仙尊会找上门来大打出手,说不定还会拉几个帮手联手逼他就范——

    以至于杨君山身边的钟馗与伏震两位仙尊都已经在讨论潘金仙的修为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等境地。

    不过杨君山却是从这两位的对话当中又别有收获。

    “他要肝木以及脾土两行之气的修行密法,可见他至少也应当是开启了心火、肺金、肾水三气的修士,而且按照他数千年的修行时日计算,至少也应当有一两道五行本源之气已经修炼至大成才对。”钟馗虽然是在揣测,可语气却很是笃定。

    伏震仙尊登仙时日显然远较钟馗长久,对于潘金仙的了解也要详细的多,闻言笑道:“钟道友怕是小瞧了潘金仙,他求取肝木本源之气的修行密法可并不意味着不曾铸就肝木本源之基。”

    钟馗闻言一愕,道:“那他来参加颜宗圣的大罗仙宴做什么?”

    伏震仙尊讶然笑道:“钟道友又不是不知道,潘金仙这些年因为修为停滞到处在星空世界之中寻求破解的方法,但凡有点名气的仙尊聚会,他在得到消息之后都会千方百计的前往,如果怀疑哪位仙尊手中有着五气修行秘术,便会如同狗皮膏药一般死缠烂打,此番颜宗圣大罗仙宴乃是星空大世界之中难得一见的大场面,他自然没有不来的道理。”

    “更何况,”说到这里,伏震仙尊语气一顿,道:“他来听颜宗圣讲道,并不意味着是为了铸就肝木本源之基,也有可能是想要冲击肝木本源之气的大成境界呢。”

    钟馗“嘿”的笑了一声,道:“不愧为是资深金仙,如此说来,这位潘金仙至少也当是五行本源之气开启了四道。”

    伏震仙尊补充道:“怕是这四道本源之气除了肝木之气外,其他三道都已经臻至大成。”

    钟馗“咝”了一声,嘬着牙花子道:“这下怕是不好对付了。”

    伏震仙尊看了钟馗一眼,道:“但对于钟道友来说却不算什么。”

    钟馗摇了摇头,道:“钟某成仙日短,修为可不及潘金仙,更何况潘金仙虽然修为停滞,可这数千年的时间可不是白费的,仙尊的实力可也不是以修为取胜的,谁晓得他手中藏着多少压箱底的宝贝?”

    伏震仙尊拍手笑道:“钟道友说的好,仙尊的实力从来不以修为取胜,潘金仙虽然是积年老仙,可要是对上钟道友也未必会是对手。”

    钟馗转过味儿来,笑道:“怎得又说到了钟某身上?”

    伏震仙尊笑道:“钟道友身兼鬼、儒、妖三家之长,真要论及战力,怕是潘金仙这等积年老仙也未必是对手,否则的话,钟道友登临金身仙境乃是鬼族十一位鬼祖之末,又怎么能够坐稳鬼族监察之位?仅仅只是阎罗天子的支持恐怕还不够吧,别忘了鬼族的大罗境鬼祖也不止阎罗天子一位。”

    杨君山猛然听得此言却是满脸诧异,心中也满满的都是震惊之色。

    钟馗脸上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敛去,看向伏震仙尊的目光有些锐利,沉声道:“伏仙尊觉得很了解钟某?”

    钟馗神色间虽然带了一丝恼意,但伏震仙尊却仍旧云淡风轻,不过口中却笑道:“钟道友不要误会,老夫也只是想要提醒一下杨道友罢了。”

    杨君山神色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倒是早就明白钟馗于他定然有所求,只是现在却反而有些不大明白伏震仙尊此举究竟原因何在了,是挑唆他与钟馗的关系,还是仅仅只因为对于他阵道造诣的欣赏?

    钟馗目光扫了杨君山一眼,神色间却也坦然,道:“伏仙尊放心便是,钟某断然不会加害杨道友,且钟某所求之事于杨道友也有莫大的好处。”

    伏震仙尊深深的看了钟馗一眼,道:“钟道友向来说到做到,这次想来也不会意外,倒是老夫有些多事了。”

    说罢,目光向着杨君山微微示意,便转过头去目光重新看向了楼台之上。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不知道活了几千年的仙尊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声大哭!

    一瞬间竹林之中的所有仙尊都是深色诡异,面面相觑,被楼台上的一幕给惊呆了!

    金身仙的面皮在哪儿呢,几千年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潘金仙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以至于楼台上站在一旁主持交易会的韩重仙尊一时间都有些懵懂,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便连忙上前试图劝阻。

    杨君山不明白这潘金仙到底是当真情绪崩溃,还是纯粹是在演戏扮可怜。

    只是若是前者的话,堂堂一位金仙,纵然数千年岁月蹉跎,意志力也当坚强如刚,如此情绪崩溃,可见内心之脆弱,就算现在给他一份完整的五行本源修行秘术也未必就能走的更远。

    而若是后者的话,那么此人就有些危险了,连此等完全不要面皮的事情都做出来了,那么接下来再有什么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在杨君山看来便也不会意外了。

    “哎——”

    一声轻微的长叹突然从杨君山旁边传来,他惊讶转身看去时,却见伏震仙尊一脸不忍,颇有兔死狐悲之感。

    杨君山微微感到错愕,连忙转过了视线看向了钟馗,却见他也是一脸沉默之色。

    “潘金仙的仙途怕是从今日起彻底要断了!”钟馗幽幽说道。

    难不成那潘金仙当真是情绪崩溃?

    杨君山抬头看去时,却正见得那潘金仙在韩重仙尊的劝解之下,一路呜呜咽咽的从楼台上走了下去,只是那背影在竹林中诸多仙尊看来却是无比萧瑟。

    面露不忍之色的不仅仅是伏、钟二仙,其他仙尊一个个也是面色沉重,竹林之中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极为压抑。

    杨君山虽然同样感到心情沉重,但他登仙时日于竹林诸多仙尊之中可谓最短,不能完全体会其他仙尊心情。

    至于他分明有着胸中五行之气的修行秘术却不拿出来,眼睁睁看着一位资深金仙彻底于仙路崩殂,杨君山却并未有丝毫内疚之情。

    竹林之中众仙家绝无可能只有杨君山一人拥有胸中五气的修行秘术,特别是现在就位于儒族的地盘当中,要说颜宗圣的手中没有这一类秘术,谁信?

    身为星空大世界第一流大势力,儒族的手中非但有着完整的胸中五气修行秘术,甚至于其他残缺的,错漏的,不知真假的秘术恐怕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

    然而潘金仙道心破碎,仙路崩殂,却也不曾见颜宗圣或者竹林中其他儒修伸出援助之手。

    仙路维艰,仙路维艰!

    “叮——”

    一声清越的磬声忽然响彻竹林,原本凝重沉寂的氛围忽然间就被这一声响清扫一空。

    “是颜宗圣!”伏震仙尊低声说道。

    杨君山与钟馗默默的点了点头。

    楼台上的韩重已经在示意交易会继续进行。

    见得不少仙尊还在调整自己的心情,钟馗忽而在杨君山身边笑道:“杨道友可有什么想要交易的东西?”

    杨君山一怔,道:“这个不急,杨某登仙时日毕竟太短,还是先看一看其他仙尊如何交易,交易的水准维持在什么地步再说。”

    伏震仙尊闻言点了点头,道:“慎重一些自然不错,不过韩道友的意思恐怕另有所指吧!”

    杨君山微微错愕,转头看向钟馗。

    却见钟馗却是微微一笑,道:“伏仙尊说的没错,杨道友恐怕还不知道这样的交易会对于你而言,恐怕会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伏震与钟馗一唱一和,哪怕就是杨君山明明刚刚还听到二人言语间的交锋,此时却也感觉不到二人之间有过丝毫隔阂。

    这让杨君山不由感叹,这些积年老仙彼此之间变脸之快,演技之深,自己与之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不过这等感叹也只能收在心底,面上却是浮现出好奇之色,连忙请教道:“钟先生之言何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