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斗法
    “来来来,且与钟某打上一场!”

    钟馗将腰间的长剑抽出,满脸兴奋的看向杨君山。

    他的长剑是挂在腰间的,并非是如同飞剑一般被他收入丹田之中。

    杨君山也是毫无惧色,甚至对于与一位真正的金仙对垒,还充满了兴趣。

    他同样想要知道自己真实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同时也想要一窥域外星空之中金身仙尊修为的真正深浅。

    不过这个时候见得钟馗手握长剑遥指自己,一道淡淡的气息已经在锁定他的位置,却是让杨君山心中多少觉得有些怪异。

    不过杨君山却来不及回味这种怪异的感觉究竟是何缘故,对面的钟馗已然出手。

    原本在杨君山从周天世界破困而出之后,尚有一些域外仙尊在远处徘徊观望,此时见得两位金身仙尊动手,却是一个个跑得踪迹全无。

    在响彻星空的剑吟声当中,钟馗手中的长剑却并未如同飞剑一般遁空而来,反倒是在他的手中吞吐着长短不一的剑芒,随着钟馗微微前刺,那剑芒却已经直接越过虚空来到了他的身前。

    杨君山却是怡然不惧,此时他虽已无破天锏傍身,却是将山君玺高高悬在半空,原本在登仙之前向来被他作为护身光幕使用的青金两色的两仪元磁神光,此时却是化作紫色的流光垂下。

    钟馗的剑芒犀利异常,哪怕是先天混元气在刹那之间也不可能将剑芒泯灭,只能够进行最大限度的削弱。

    因此,当剑芒穿透先天混元气神通所化护身光幕的刹那,原本凝聚而成的质密剑芒却是一下子便被削弱了三分之二有余。

    余下的剑芒仍旧凝聚成一束,余势不歇继续奔着杨君山而去。

    却只见杨君山伸手将拇指和食指一捏,原本迅捷无匹的剑芒却是一下子有如实质一般被他捏在了手中。

    随着杨君山微微用力,指尖有九仞仙元碾压,那一缕仙元顿时被捏爆。

    余暇的些许散碎剑芒仍旧有着穿金裂石之威,然而杨君山对此却是完全不放在心上,任由破碎的剑芒攒射在肉身之上却是毫发无损。

    “好神通!”

    钟馗见得自己的神通在穿透对方护身光幕的刹那便被削弱的如此严重,顿时仍不住赞了一声。

    可随即便有见得杨君山居然徒手捏爆了剩余的剑芒,仍有散碎的芒刺临身而面不改色,顿时又微微有些色变,不禁道:“好金身!”

    杨君山“哈哈”一笑,随手一拳凌空击出,口中却是道:“过奖过奖!”

    钟馗身形忽然在原地一闪便已经消失不见,紧跟着他刚刚所在之处的空间便在一声“隆隆”声响之中破碎。

    杨君山正待寻找钟馗的踪迹,却忽然感知到数道锋锐之气,每一道的威力都不逊于刚刚那一击,从不同的方向向着他这边袭来。

    杨君山顾不得捕捉他的行迹,连忙施展神通应对,“银空”这一双道器品质虽不及破天锏,但胜在灵巧迅捷,无论钟馗的攻势多么迅疾,杨君山总能够从容的应付下来,不过这个时候再想要反击,却是难以做到了。

    一时间,两位仙尊的切磋虽然在星空之中打得虚空崩碎,形体动摇。

    钟馗虽然看似占据了上风,攻势一浪接着一浪,可杨君山实际上却也能够谨守门户,从容应战,短时间却是谁也奈何谁不得。

    不过随着两位金仙之间的大战日趋白热化,杨君山心中的那一股怪异的感觉也是越来越甚。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钟馗忽然神色一变,大喝一声,道:“小心!”

    杨君山心中一讶,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生,而是这位金身鬼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要施展,只是这种引开人注意力的方法也是在太低劣了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看到钟馗神色凝重的看向自己身后,原本一直握在手中的长剑突然脱手飞出。

    杨君山心中一惊,正要严阵以待,却突然发现那飞剑并非是冲着他而来,看那轨迹却是向着他的身后。

    身后——

    杨君山大惊失色,他的神识居然没有捕捉到丝毫危险,可心中却没来由的心跳加速!

    杨君山几乎是想也没想,双手向前虚握,而后向着两边猛力一扯,身前的虚空顿时被强行撕裂,他甚至顾不得刚刚与钟馗大战引发的虚空动荡,整个人一头便向着强行开启的空间门户之中。

    而就在他钻入空间门户的刹那,隐约听得身后传来了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百余丈之外,杨君山披头散发从虚空之中跳了出来,不过身上却并未有丝毫伤势。

    可抬头却正看见钟馗的长剑被弹飞,而昊天镜却是化作一面光轮发出一阵阵轻颤从他刚刚所在的位置斩过,甚至连带着切开了那一片虚空。

    好险!

    若非是钟馗提醒,自己怕不是也要被昊天镜这一斩折成两断了去。

    而在另外一边,钟馗显然也并不好受,尽管他只是以长剑侧击昊天镜,试图将昊天镜斩来的方向引偏,但哪怕不曾正面抵挡,可仅仅只是昊天镜本体反弹的力道,都足以震散了他神识,让他暂时中断了与长剑的联系。

    不过这让杨君山却是略微有些诧异,因为他可是曾经与昊天镜亲自有过交手的,当时他全力驾驭破天锏,可是曾经在葬天墟之中击飞了这件中品仙器的。

    而钟馗所用的长剑虽说尚不入仙品,可别忘了这位可是正儿八经的金身仙尊,再不济也不会比还在葬天墟时杨君山这个准仙尊不知道强多少倍,又怎么可能会表现的如此不济?

    要知道杨君山可刚刚才与钟馗一番大战,对钟馗这位与鬼族仙人风格简直格格不入的金身仙的实力可是深有体会。

    而在这个时候,因为钟馗的干扰而这几乎必杀一击落空的昊天镜似乎极为愤怒,光轮在半空一个倒旋,却是转而向着钟馗飞斩而来,仿佛要拿他泄愤一般。

    钟馗大惊失色,或许杨君山还不太清楚,但钟馗可是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位存在,甚至隐隐之间在心底里还有一丝懊悔刚刚不该救那杨君山来着。

    然而事已至此,这些念头只能抛之脑后,以便集中全力要与斩来的昊天镜一搏。

    “剑鬼,煞气长存!”

    随着钟馗一声大喝,那飞剑剑身之上瞬间披上了一层黑芒,一缕缕黑色的剑煞从剑身之上分离,而后如同一片黑色的雨滴一般,密密麻麻的向着昊天镜之上撒去。

    “叮叮当当”的金铁脆响声之中,昊天镜看上去似乎并未受到多大的阻碍,眼瞅着便要切开剑煞的阻挡斩到身前。

    “嘿!撼天!”

    却听得一声闷喝声从数十丈之外的虚空传来,一座三尺见方的大玺破空而至,带起的强劲风压甚至将黑色的剑芒都吹飞。

    “当啷——”

    一声长鸣声从昊天镜之上传来,那音浪是如此的尖锐,以至于如同钟馗这般的金身仙都被震得耳孔发麻。

    而昊天镜也被山君玺从旁侧的全力一击而被砸偏了方向,呼啸一声从钟馗身旁斩过,却是惊起了他一身冷汗。

    瞥眼看去时,却见那大玺飞来的方向正有一尊二十丈高的巨人正在缓缓收敛着身躯。

    杨君山“咦”的一声,明显感知到此时的昊天镜威力比先前在葬天墟之时强了不知几倍,若当时在葬天墟之中昊天镜有此威能,他是决计不可能将其击飞的。

    杨君山有心再要试探,一旁的钟馗见状登时大急,趁着昊天镜尚未翻转,连忙飞窜过来,拉住了刚刚恢复正常体型的杨君山便走。

    杨君山见得钟馗如此惶急,他亦是谨慎之人,便也没有挣扎,而是两人联袂向着星空深处遁走,片刻之后便消失不见,只留得昊天镜悬在半空镜面之上光芒频繁吞吐,就像是一个人气急了的时候大口喘息一般。

    钟馗拉着杨君山一路遁走约三千里之遥,这才缓缓的停下了遁光,一脸心有余悸之色,道:“好险!好险!”

    杨君山则向钟馗道:“钟先生,多谢你刚刚救命之恩。”

    钟馗瞥了他一眼,目光却是向着周围星空打量着,仿佛担心昊天镜会再次突然窜出来一般,听得杨君山道谢,也只是心不在焉的摆了摆手。

    杨君山原本就心中疑惑甚多,再见得钟馗如此,不由问道:“钟先生,在下心中却是不解,何以对那昊天镜如此忌惮?”

    钟馗闻言惊讶的仿佛刚刚认识了杨君山一般,语气诧异道:“那昊天镜可是中品仙器,你难道不害怕?”

    杨君山不解道:“那又如何?在下从周天世界突围之时,便曾经亲手将其击退过!”

    钟馗“呃”了一声,随即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道:“看来这个人情老夫还是非要不可了,也省得你下次再稀里糊涂的闯到周天世界虚空周边三千里的范围!”

    要知道刚刚钟馗虽然因为提醒杨君山而让他逃过一劫,但反过来杨君山却也算是从昊天镜所化光轮之下救下了钟馗,细算的话两人该当是扯平才对,然而现在钟馗却直言杨君山要欠他人情,这说明这当中尚有一些杨君山所不知晓的事情。

    杨君山正色道:“愿闻其详。”

    钟馗笑道:“杨道友,你难道以为昊天镜在周天世界之中和周天世界之外的星空大世界,所能够展现出来的威力是一样的吗?”

    杨君山一怔,道:“难道——”

    钟馗见得杨君山神色,晓得他大概已经猜到了缘由,但还是道:“刚刚你也击偏了昊天镜,比之当初在周天世界打破天地束缚的时候如何?”

    杨君山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道:“钟先生说的没错,威力的确是提升了太多。”

    钟馗笑道:“这才对嘛!一个位面世界的本源仙器,首要任务是要保护位面世界的修真文明成长,避免外部势力的入侵和干扰,因此,本源仙器更多的时候是对外不对内的,而你杨君山可是周天世界的土著修士,本质上来说还是会受到昊天镜一定程度优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