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崔珏
    昊天镜的镜光突然将葬天墟之中的所有仙境存在横扫了一遍,仿佛传达了什么消息一般。

    杨君山正要试图通过虚空通道,却不料正见到在隔天网之外的域外星空之中,正有数道遁芒划过星空,迎头向着破开的虚空通道这里冲来。

    他这个时候要是冲出位面屏障,恐怕便要正好撞入那几道域外遁芒的围攻当中。

    很显然,就算杨君山打破位面屏障能够在域外星空之中搅起巨大的动静,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有这么多域外大神通者赶到事发之地,要说完全是巧合根本不可能。

    可见周天世界虽然仍旧顽强的保持着独立性,可实际上域外势力早已对周天世界内部了如指掌,哪怕杨君山此番骤然破碎虚空,出乎了域内域外诸多大神通者的意料之外,但在隔天网被撕裂的刹那,还是有数位大神通者及时赶来。

    而在杨君山身后的葬天墟之中,金乌帝婴忽而大盛疾呼:“诸位,难道你们当真要对界主大人的命令置若罔闻吗?”

    几位仙尊,无论是逍遥仙一方,还是宗派仙一方,仿佛都已经接到了什么难以抗拒的命令一般,再次汇聚在一起,要对杨君山重新发起围攻。

    一时间,杨君山站在打破的虚空通道跟前,位面屏障之外,正有域外仙尊拦路,而在身后,诸位仙尊重整旗鼓蓄势待发。

    杨君山仿佛一下子就要陷入到了两面夹击,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况之中。

    不过杨君山自己却没有任何犹豫,双手撑着两侧裂开的隔天网,上半身便已经向着域外星空探了出去,哪怕是因为位面屏障破碎而形成的虚空乱流,对于他的肉身也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眼瞅着杨君山便要冲出域外,原本被破天锏击飞的昊天镜,这个时候仿佛终于恢复了活力,不过昊天镜却并未有主动向杨君山发起攻击,而是镜面忽而如同水面一般荡漾,却是缓缓的融入到了隔天网之中。

    原本被杨君山撕裂之后无法合拢的隔天网,这个时候却仿佛忽然间得到了莫大的助力一般,向着中央的杨君山挤压而来。

    而杨君山此时正是一般身躯探出域外,一半身躯还留在葬天墟的境况,隔天网的忽然变化却是令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他连忙伸手想要将聚拢的隔天网再次撕开,却不料隔天网构筑的位面屏障却是分别向上向下延伸,躲过了杨君山的双手之后,完全是一副将他禁锢在隔天网之中的打算。

    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自葬天墟的诸位仙尊的攻势已经先一步来临。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能忽然间解除了法天象地神通,整个人的身躯忽而从十余丈缩小到了正常人的形态。

    这样一来,他虽然可以暂时摆脱隔天网的钳制,并有多余的空间施展神通守护己身,可却也令他整个人都几乎完全陷入到了隔天网编织的空间囚笼当中。

    杨君山再次将本命法宝悬于头顶,先天混元气瞬间在他身周形成了守护屏障。

    然而却抵挡不住几位仙尊联手的神通冲击,紫气屏障数次被割裂,却又被杨君山双拳接连凌空打爆。

    可也就在是在这个时候,从域外方向冲过来的数位大神通者也跟着出手了。

    漂浮在域外星空之中的陨石群被不断的聚拢,而后被数位域外大神通者联手推动,在虚空之中形成庞大的流星雨,直接向着杨君山打破的位面屏障这里撞来。

    这些域外大神通者可不管杨君山是否能够打破位面束缚,他们只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在已经破碎的位面屏障之上开辟入侵周天世界的空间通道,若是能够借机斩杀一位出自周天世界的金身仙,从而削弱周天世界的整体实力,那自然是更好。

    杨君山被前后夹击,无奈之下,只得再次祭出破天锏在虚空之中一搅,原本冲来的漫天流星陨石顿时如同撞上了无形的屏障,前方数十颗大小星体一下子被搅得粉碎。

    庞大的流星天雨仿佛刚刚涌起了一个潮头,便被无情的打了一个稀烂。

    然而周围的大小陨石星体却正在被数位域外大神通者不断收集,汇聚成流星雨之后一波接着一波的向着杨君山所在的方向冲击而来。

    破天锏虽然强横,却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大小陨石流星尽数挡下来。

    要知道这些陨石星体大的足有数十丈之巨,小的也有几尺见方,在诸多大神通者的推动之下,每一颗流星的威力都不下于一道神通。

    而在持续不断的大小神通的轰击之下,就算破天锏乃是仙器也抵挡不住。

    不断的有域外流星从破天锏的拦截之下漏网,然后拉起常常的一道火焰,向着卡在位面屏障之上的杨君山所在的方位撞上去。

    这个时候杨君山的处境变得越发的恶劣起来,他原本想要在挡住葬天墟之中诸位仙尊在身后的强攻之后,便要趁着解除法天象地神通之后身形缩小的空档,从隔天网快要构建而成的空间球笼当中冲出去。

    却哪里料到无数的域外流星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哪怕连破天锏都无法阻挡。

    不仅破天锏无法阻挡,就算是以先天混元气构建的守护神通也在流星陨石持续不断的轰击之下难以维持。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能够在流星的轰击之下闪转腾挪的同时,再凭借强横的锻体修为不时的徒手将躲闪不及的流星凌空打爆。

    当然,若说是徒手有些不太恰当,杨君山手上的手套“银空”可也是一双下品道器,再配合杨君山此时已然在纯阳仙元的洗礼之下完全蜕变的金身仙躯,将杨君山强横肉身的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然而哪怕这个时候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综合实力再强横,底牌再层出不群,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他终归还是被压制在了原地,既无法重新返回葬天墟,又无法强行冲出域外。

    再这样下去,待得隔天网的空间囚笼成型,杨君山恐怕就会被封印在隔天网之中,甚至有可能会慢慢被隔天网所同化,一身修为尽数反哺周天世界的天地本源。

    没来由的,杨君山忽然想起了九仞道祖以及三绝仙尊之死,顿时令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杨君山真正想要的是打破世界屏障肉身成圣,却不知道或许他从一开始便落入了界主的算计当中。

    界主所要的或许不是逼迫杨君山放弃登临金身仙境,更不是让杨君山在域外内大神通者的围攻之下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界主真正的目的或许只是想要在他即将成功的刹那再将其擒获或者囚禁,然后再慢慢的吞噬,或者更为确切的说,是像九仞道祖、三绝仙尊那般,被它血祭之后用来反哺天地本源!

    而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的发展变化都在按着界主的算计在进行,杨君山在打破位面屏障之后,在即将冲出域外的刹那,恰在隔天网之间遭遇域外内大神通者的联手夹击,而界主却趁机在这个时候编织空间囚笼,要将其彻底封印在其中。

    而就在杨君山心头隐约之间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不等他心头泛起寒凉,异变却又在此时突然发生。

    域外大神通者想要趁机在此开辟通往周天世界的空间通道,因此,几位大神通者联手汇聚域外星体源源不断的向着杨君山所在的虚空发起冲击,以至于连破天锏都无法阻挡,使得杨君山不得不亲手将袭向己身的流星打爆。

    然而就在杨君山刚刚将一颗冲到近前的陨石击碎的刹那,却是有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破碎的星体之中冲出,在杨君山事先没有一点察觉的情况下,将一根铁笔趁乱插进了他的咽喉当中。

    杨君山口中“嗬嗬”的发出声响,一时间却是难以发出声音,只有一股接着一股带着泡沫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那黑影一击而中之后抽身便退,插进杨君山咽喉之中的铁笔抽出,又是一股鲜血飚出,在半空当中洒出一片漂亮的血花。

    “嘿嘿,肉身成圣也不过如此,杀汝者鬼族判官崔珏是也!”

    那黑影留下一窜冷笑嘲讽般的话语,身形已然化作一段残影,在流星天雨之中灵巧的溯流而上。

    然而便在这个时刻,原本在杨君山陨灭之后就应该失控的仙器破天锏却在域外半空之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沿途的虚空尽数被搅乱,形成了一片破碎的虚空乱流,一下子截住了那鬼仙崔珏所化的残影。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忽然间从他的背后响起:“鬼仙崔珏?这个名字杨某似乎听说过!”

    鬼仙崔珏在虚空之中豁然转身,却见那渐渐就要被隔天网编织的虚空囚笼完全封印,刚刚又被自己一笔穿喉的修士,一双眼睛却是正冷漠的盯在他的身上, 而原本已经被他洞穿的喉咙却正在缓缓的合拢,只留下一些血迹还沾染在身上。

    鬼仙崔珏顿时便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仿佛在下一刻自己的性命便能够被对方轻易夺走。

    崔珏喉头蠕动,使劲儿的咽了一口吐沫,定了定神强自冷笑道:“肉身不灭果真不凡,不过阁下想要报仇,还是等逃脱了那座空间囚笼再说吧!不过以崔某看来,阁下八成是逃不出来的,与其在里面看着自己生机耗尽,倒还不如刚刚被崔某杀死来得痛快!”

    然而杨君山此时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颇为认同的神色,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是要先从这座囚笼当中出来再说!”

    杨君山的语气平淡的如同在说一件随手可为的事情一般,然而却让那被破天锏拦住的鬼仙崔珏一瞬间从心底里冒出了绝大的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