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破局(中)
    身达到不灭境界,虽然号称不坏、不朽,但那是在不受伤的情况下。

    一道仙术神通被杨君山从正面硬生生的破掉,而结果也只不过是在胳膊上留下了几道转眼间便闭合起来的伤口,甚至连鲜血都不曾流出几滴,这等强横的肉身早已经令诸位仙尊眼皮子狂跳了。

    究竟是肉身成圣的存在太过逆天,还是说杨君山也仅仅只是一个特例?

    不过这个念头也仅仅只是在诸位仙尊头脑当中一闪而过,都是几百上千年的老不死,心惊归心惊,但还不至于因此而影响到了自身战力的挥。

    一点火光忽然在葬天墟之中点亮,而后便忽然间有如大日中天一般爆,卷起层层热浪沿着九驷仙尊开辟的通道向着杨君山所化的巨人冲去。

    金乌帝婴,这位一直站在九驷仙尊身后的妖仙,一出手便非同凡响,让人忽然意识到,就在不久之前,这位也是差一点便要肉身成圣的存在!

    哪怕是最终功败垂成,纯阳仙躯被昊天镜光化去之后,金乌帝婴那也是一位实力强横的元神妖仙!

    果然,那层层热浪尚未袭来,杨君山便已经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他甚至顾不得其他仙尊的围攻,双手在胸前接连结印,一层层的戊土元气凝结,以固若金汤诀神通接连在身前堆积了三层防御屏障。

    然而金乌帝婴的太阳真火又岂是这般轻易就能够抵挡的。

    火流袭来,连虚空都被烧穿,一层层的以戊土元气凝聚而成的屏障在太阳真火的焚烧之下被洞穿。

    火流继续延伸,如同受到吸引一般向着杨君山的肉身之上扑去。

    “焚山煮海!”

    金乌帝婴的神色扭曲而疯狂:“我倒要看一看所谓的肉身不灭,是否能够在本尊的本命仙火之下真的不死不灭!”

    不得不说金乌帝婴之前在昊天镜面前的屈服,让所有人都小看了这位实际上只差了一步便成功肉身成圣的存在。

    更忽略了此时要说有谁最不愿意杨君山成功踏足金身仙的话,除了与杨君山结了死仇的九驷仙尊,恐怕就要数刚刚在肉身成圣道途上功败垂成的金乌帝婴了。

    杨君山就算自忖肉身强横,但也没有亲自尝试一番蹈火的打算,早在他随手布下防御的同时,真正的目的其实便是为了争取时间,在眼瞅着太阳真火已经将他包围的刹那,却见杨君山的双手之间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凝聚出了一颗炙白雷球!

    随着杨君山随手将雷球掷出,就见得虚空都忽然为之一缩,紧跟着一片刺目的雷光炸开,数之不尽的雷芒在葬天墟之中四处溅射,而在雷光中央却有一片漆黑的虚空开启,原本横贯虚空而至的太阳真火便忽然被这片漆黑的虚空所截断。

    虚空雷暴!

    这道神通的真正威力自然不及金乌帝婴足以焚山煮海的太阳真火,但杨君山的真正目的也只不过是想要借助雷芒撕裂的虚空,将太阳真火截断片刻而已。

    而便是这片刻的功夫,原本环绕在杨君山身周的太阳真火便成了无根之木,原本焚山煮海一般的气势自然也随之一遏。

    杨君山却在此时趁机伸手一指,原本被白羽仙尊扇落的山君玺在半空之中一振,将跳跃的太阳真火镇压,然后从中跳出了包围。

    可就在杨君山突出太阳真火包围立足未稳之际,迎面便有两支飞剑一上一下横斩而来。

    早已算准了他的位置的吕眉仙尊,一出手便令杨君山难受无比。

    电光石火之间,杨君山只来得及召回破天锏挡下了吕眉仙尊的本命飞剑,却被三绝仙剑将他的大腿刺穿。

    冰寒的气息从伤口处向着体内渗透,饶是杨君山肉身强横,一条腿也有被封冻的感觉,一时间站在原地难以移动。

    而其他仙尊此时却仿佛觑便宜,纷纷抢上试图加紧围攻于他。

    然而杨君山却恰在此时出一声怒笑,伸手向着身后一捞,将原本镇压太阳真火的山君玺抓在手中,狠狠的向着冲在最前的铭海仙尊砸去。

    “呼啦啦啦——”

    强大的风压在山君玺尚未来临之际,便已经将铭海仙尊的面目肌肉挤压的变形。

    “啊——”

    饶是铭海仙尊成仙多年,在如此强横威势的压迫之下,也不免在肝胆俱裂之际出如此嚎叫。

    那在翻滚之中飞撞来的巨大印玺,让这位得享长生的存在再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危急时刻,铭海仙尊只得将本命法宝挡在身前,同时以神通引动法宝之中储存的足有半个湖泊的水量,在身前形成数道环绕的水障。

    然而面对杨君山这含怒一击,铭海仙尊的应变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在将一层层的水障击穿之后,山君玺余势不歇,直接撞在了铭海仙尊的本命法宝之上。

    那法宝原本品质也达到了道阶上品,看上去与山君玺不相上下,然而铭海仙尊的本命法宝却并非是攻伐之器,而且法宝品质的提高还是更多依赖于铭海仙尊多年本命仙元的孕养,而非是利用天材地宝的提升。

    而山君玺虽然成型的时间极短,但法宝本体品质却是由多种天材地宝融合而成。

    无论是星核还是石妖本体精华,都足以支撑山君玺法宝本体的底蕴,更遑论内中还融合有天地至宝分宝岩。

    从这一点上来讲,山君玺法宝本体的底蕴毫无疑问更强!

    更何况山君玺是被杨君山以法天象地的形态全力投掷而出!

    在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当中,铭海仙尊的本命法宝已经被山君玺击碎。

    然而铭海仙尊刚刚因为本命法宝毁掉而喷出一口鲜血,紧跟着便又感到胸口如遭重击,一口气憋在腹中提不上来,整个人在被击飞的过程当中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第三位仙尊失去了战力。

    然而杨君山看似大神威,可实际上在众仙尊的围攻之下,也已经数次受创,只不过依赖着强横的肉身,尚能够勉力支撑罢了。

    ----------

    就在杨君山于葬天墟之中陷入众仙尊重重围攻之中的时候,仙宫凌霄殿之中,实际上却仍有仙尊坐镇。

    只不过与往常相比,原本就显得有些冷清的凌霄殿此时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阴暗。

    原因就在于,往常如同一面冷玉盘挂在凌霄殿外虚空深处的昊天镜,此时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凌霄正殿之外,刚刚登仙不久的铜须仙尊刚刚从殿中走出,便见得展域仙尊正站在青石广场之上向着远处的虚空之中眺望。

    “展域道友在看什么?莫不是也想前往葬天墟参与围剿杨君山一战?”

    仙人之间的消息传递极快,此时铜须仙尊已然知晓杨君山于葬天墟之中试图肉身成圣之事。

    展域仙尊闻言头也不回笑道:“莫不是铜须道友便不想去?”

    铜须仙尊向前走了两步,在展域仙尊旁边与他并肩而立,目光也顺着展域仙尊的方向眺望,却只看到了远处不知边际的无垠虚空。

    “展某有一种预感,无论那杨君山此番成功与否,你我不曾观摩此战,日后定然会有抱憾。”展域仙尊缓缓道。

    铜须仙尊闻言苦笑道:“没办法,谁叫你我登仙日短,却是没有资格参与此战,只能留守仙宫。”

    顿了一顿,铜须仙尊仿佛刚刚回味过来一般,奇道:“这么说道友似乎看好那杨君山此番能够功成?”

    “怎么会?”

    展域仙尊奇怪的看了铜须仙尊一眼,道:“那杨君山如今所面临的形势可要比当初的九仞道祖险恶的多!此番那杨君山登仙选择的时机虽然巧妙,多位仙尊在炎州围攻朱陵光和帝婴两大妖修的时候死伤,但别忘了,如今周天世界仙尊的数量可远非数千年前可比,便是有几人的实力打了折扣又能如何?更何况界主已然苏醒,实力比数千年之前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就算无法直接出手,也会比当初九仞道祖登仙之时危险的多,更何况域外势力如今对周天世界虎视眈眈,到时候那杨君山若果真打破位面屏障,域外势力也未必不会参与进来。”

    “总而言之,那杨君山的实力未必比数千年前的九仞道祖更强,但所面临的形势却比数千年前更为险恶,他想要肉身成圣,难度怕是比九死一生还要困难。”

    铜须仙尊闻言大感认同的点了点头,感叹道:“道友所言极是,如今的周天世界所积累的仙人数量可要比数千年前多得多,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来,修炼界中登仙之人却是越来越多……”

    话音未落,一股难言的玄妙波动再次在周天世界之中出现,原本在仙宫之中消失的昊天镜,忽然有一道镜光在玉州方向出现,并横跨了两个州域投向了海外方向。

    展域仙尊“咦”了一声,道:“又有一位黄庭道尊登仙,周天世界之中又要多出一位仙友了。”

    铜须仙尊忽然道:“这一次也不知登仙之人是谁。”

    展域仙尊道:“从登仙产生的天象来看,这位仙友似乎是来自海外,不过若非是域外之人的话,想来过不了多久便会前来仙宫,你我不妨在这里等上片刻?”

    铜须仙尊笑道:“也好,正可与这位仙友认识一下。”

    两位仙尊实际上也并未等待多久,大约只是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青石广场之外的空间通道之中忽然间光芒一闪,一位浑身上下洋溢着纯阳气息的元神仙尊出现在广场之上。

    见得铜须与展域两位仙尊看了过来,这位仙尊面带笑容道:“原来是铜须、展域两位仙友,在下杨桦有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