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动手
    借助昊天镜光而沟通天地本源,所凝练的本命神通越多,那么消耗的天地本源就越多。

    消耗的天地本源越多,对于修士自身的消耗同样也越多,哪怕本命神通凝练成功,短时间内恐怕也无力动用。

    而且天地本源消耗的越多,随之而来的天地反噬也会变得越强。

    所有的这些,杨君山事先的确并不知晓,也没有人会主动告知于他。

    以至于当天地反噬降临之际,那等直接凝聚天地异象的浩大声威,在让诸位仙尊心惊的同时也不免幸灾乐祸。

    这杨君山究竟抽取了多少天地本源,这可当真是不知死活,自择取死之道。

    这天地本源几乎被界主看做是掌控整个周天世界的根基,又岂是那么好吞的?

    然而当他们看到杨君山居然祭出了一道仙符,居然封印有仙术神通先天混元气,轻而易举的化解了天地反噬的时候,心中却是恍然,难怪这杨君山如此托大,原来身上居然有如此压箱底的手段。

    那可是一张仙符!

    且不说想要制成一张仙符要多么的困难,仅仅是用来承载仙术神通的符纸便非同寻常。

    更不用说上面封印的仙术神通乃是先天混元气!

    这道神通在仙术神通榜的排名可是不低。

    如今周天世界仙宫之中的诸位仙尊之中,修炼有本命仙术神通的仙尊并不少,但仙术神通能够排到前二十位的却不多,哪怕流传在周天世界之中的仙术神通榜上总共也才只有四十九道神通而已。

    吕眉仙尊能够在仙宫诸仙之中拥有很高的威望,凭借的可不仅仅是他数千年的登仙经历和元神仙境巅峰的修为,更是因为他所练就的本命仙术神通天门剑诀,乃是少有的能够在仙术神通榜上排进前二十名的神通。

    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问题的关键是,那杨君山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一张仙符?

    要知道这杨君山可是刚刚登仙,在此之前就算那“弑仙道人”的名声叫的再响亮,终归也只是一个道境黄庭。

    没有纯阳仙元滋养,就算有一张仙符在手,上面封印的仙术神通又怎么可能保得住?

    然而在经过了一开始的惊愕之后,诸位仙尊虽然心中仍旧揣着各种疑惑,但却仍旧从不同的方向将杨君山包围在中央。

    “君山道友,我等虽不知你是如何死而复生,又如何悄无声息的回归周天世界,但如今情形道友也应当看到,若是道友能够放弃肉身成圣之途,想来现在还来得及,若是一意孤行,道友自忖相比九仞道祖如何?”

    吕眉仙尊显然并不愿意与杨君山刀兵相见,而这也几乎是大多数仙人的意愿。

    葬天墟中的这些仙尊,他们已经见识过半步金身仙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那可是在拼命之下完全可以拉人垫背的存在,而问题的关键就是拉几个人垫背,拉谁垫背。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吕眉道友,阁下也已经触及金身仙境的屏障,如若你我异地相处,平心而论,道友又该做出如何选择呢?”

    吕眉仙尊皱了皱眉头,没有言语,实际上从他内心来讲还真拿不准该作何选择。

    “不必与他多说,天地反噬内外交加,他虽然用仙符挡下了外面的天地反噬,可内腑之中却不可能借用外力,怕是早已千疮百孔,如今不过强撑罢了,诸位道友只需动手,便能够轻易戳穿其外强中干的实质。”九驷仙尊一开口便引来了杨君山目光的注视。

    “说来杨某与仙尊也曾颇有交情,却不曾想九天世界之外一场围杀,背后却是出自仙尊谋划,只是不知仙尊何时归于界主麾下,还收罗了如此强横的一股黄庭力量为己所用?”杨君山的语气听上去平淡,可背后隐隐的杀机却是令人心悸。

    杨君山言语之中透露的消息可有些丰富,众仙不晓得杨君山一度失踪的背后还有如此隐情,更不晓得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九驷仙尊居然已经为界主收罗了一股极为可观的潜势力。

    九驷仙尊脸色一变,他已经能够感知到周围其他仙尊的惊疑情绪,但此时他身为界主一党的主事者,其身份已经无需隐藏,更不用惧怕其他仙尊的威胁,随即有恃无恐道:“老夫原本对你颇为看好,想要将你收为界主麾下效力,却不曾想你居然异想天开想要肉身成圣,老夫也曾数次提点于你,却不曾想你非但没有迷途知返,反倒冥顽不灵,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无奈之下,老夫这才不得不设下此局,以免周天世界因此而生灵涂炭。”

    “哈?”杨君山冷笑一声,道:“那么仙尊是否还要说杨某此番若是打破世界屏障,必然又会对周天世界造成破坏,加速整个位面世界的解体,必定会有大量仙凡之人因此而丧生。”

    九驷仙尊冷哼一声,道:“阁下明白这个道理就该放弃肉身成圣直接进阶金身仙的做法。”

    杨君山正待要开口,却听得九驷仙尊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诸位难道就没有觉得他这是在拖延时间吗?他现在正在恢复耗损的纯阳本源。”

    九驷仙尊神色一怔,神识扫过之时,果真便察觉到葬天墟之中正有大量的天地本源以及元气正在缓缓的向着杨君山汇聚而去。

    只是因为杨君山用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能够将天地元气汇聚而引起的灵力波动降至极低的程度,哪怕是被其他仙尊注意到了也不会引起重视。

    而实际上杨君山摄取天地元气的速度看似缓慢,可实际上摄取的范围却是极广,几乎能够达到其余仙尊所能够拓展而出的空间领域的数倍,从总量上来说却是只多不少。

    这种方式看似隐秘,可那也是在其他仙尊没有想到的情况下,一旦被人喝破,其余仙尊只需将神识魂念认真一扫,杨君山的这种伎俩便无处躲藏。

    杨君山神色不变,心中却是一沉,目光越过九驷仙尊,看向了一位身着锦衣却神色阴沉的中年修士,目光一闪,问道:“敢问这位是——”

    九驷仙尊这个时候却不再上当,而是冷声道:“你当真不放弃肉身成圣?”

    杨君山知道一场大战已然不可避免,伸手微笑道:“诸位,请!”

    九驷仙尊张口一吐,一柄银刀迎风而张,就见他随手一指,那刀芒于虚空之中一跳便消失不见。

    而在数百丈之外,杨君山却是微微一笑,伸手向着身前虚空之中一点,数十丈之外的虚空顿时泛起一阵涟漪,一阵金铁颤鸣之声传来,那柄银刀从虚空之中跌了出来,就像是一条被击中了七寸的毒蛇一般,在半空之中颤抖着发出鸣叫。

    不过只是一道天宪指,却能够破去九驷仙尊的道术神通劈空追身斩,更何况九驷仙尊手中那柄刀可还是中品道器!

    哪怕是那杨君山已然是半个金身仙尊,却也不应当厉害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吧?

    便在一众仙尊色变之际,那九驷仙尊却是冷笑道:“诸位莫要被他骗了,他的手上戴着一双达到了道器级别的手套!”

    数道神识随即便在杨君山的双手之上一扫而过,一众仙尊随即恍然。

    “银空”戴在手上之后,虽然看上去与普通肌肤无异,可实际上到底是下品道器,只要仔细观察,自然能够察觉到道器所独有的灵性气息。

    “久闻君山道友尚未登仙之际便有‘弑仙’之名,吕某早想请教一二,还请道友不吝赐教!”

    吕眉仙尊说罢一振三绝仙剑,一道雷光如同在虚空之中划了一道诡异的弧形,却是在眨眼之间超过了九驷仙尊的银刀,直奔杨君山眉心之间刺来。

    大元神剑雷术!

    眼瞅着仙剑便要洞穿了虚空,刺在杨君山的身上,却忽然见得有一道光影横掠而过,在电光石火之间准确的击中了三绝仙剑的本体。

    “铮锵”一声金铁交鸣一般的声响传来,三绝仙剑在半空之中被击飞,而杨君山手中握着一根石锏却正在急速的震颤着,然而他的手却很稳,石锏的震动也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飞在半空之中的三绝仙剑几乎是在刹那之间便已经被吕眉仙尊重新掌控,而后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弧线便已经重新回到了吕眉仙尊身周盘旋。

    而吕眉仙尊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杨君山手中的那一根石锏之上,道:“九仞遗物,破天锏?”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它的名字似乎很多。”

    然而吕眉仙尊神色看上去仍旧凝重,甚至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之色,道:“你没有受伤?”

    杨君山笑而不语。

    巨木仙尊却是惊道:“这怎么可能,那先天混元气就算再厉害,又怎么可能保护得了他的内腑肉身?”

    白羽仙尊也听到了吕眉仙尊之言,他目光一凝,沉声道:“再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这位无论是修为实力,还是在诸位仙尊之中的资历地位,都堪与吕眉仙尊相提并论的元神境巅峰仙尊也出手参与到了针对杨君山的围攻当中,却见他手持一柄羽扇轻轻一扇,顿时便有漫天的白色翎羽从天而降,仿佛无孔不入一般向着杨君山撑开的领域空间之内渗透。

    杨君山仍旧神色从容,眼见得漫天翎羽飘落,却见他手掌一翻,一口四方小印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却见他只是随手将小印一抛,这玺印悬浮在他的头顶上空,瞬间便有一片光华垂落,将杨君山护在了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