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变天
    炎州大地此时已然是一片末日景象,非但是各个郡地,甚至缩小至各个县镇之地都开始变得支离破碎。

    然而此时兖州上空诸仙之间的氛围却是一下子变得微妙了起来!

    先前二妖要打破天地束缚,掠夺天地本源,而众仙又受仙宫节制,自然要出手阻止。

    可现在二妖冲击世界屏障失败,就连那显然来自域外接应的大神通者都被昊天镜斩断了一根指爪,如今已然是强弩之末,再无第二次打破天地束缚的可能。

    那么问题就来了,此时二妖尚未身死,那么它们还要不要死?

    便在这个时候,忽然间有天地之音再次传来,从遥远之处经过州与州之间空间乱流的层层削弱之后,已然显得越发衰弱的天地异象出现在炎州上空,原本已经在虚空之中隐去的昊天镜再次浮现。

    有人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登仙?

    便在众仙面露讶异之色的时候,重新出现的昊天镜已经向着北方射出了一道镜光。

    众仙的目光随着镜光破开的虚空方向望去,随即便有人惊诧道:“极北之地,凉州不大可能,难道是无垠冰原上的妖修?”

    话音刚落,便又见得昊天镜第二道镜光已经再次破开虚空北去。

    众仙见状心中跟着便是一沉,难道除了炎州的朱陵光和帝婴二妖之外,尚有潜藏且准备肉身成圣的大妖王?

    若真是如此,他们此时便是来得及赶过去,在经过先前一场大战之后,仙宫一方的实力还是折损极大的,那么就不得不说此时这位登仙的妖王选择了一个极好的时机。

    只是时机虽好,却也未必就能成功啊,仙宫一方此战就算付出了两位仙尊殒身,数位受伤的代价,但想要狙击一个肉身登仙的妖王也还是有极大把握的。

    不过随着第二道镜光不曾消散而是回缩,一只白色的凰鸟影子在炎州上空化作一道寒流,随即没入昊天镜之中消失不见,而炎州汇聚的诸仙见状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位妖王显然没有走肉身成圣的路子,而是规规矩矩的献上了纯阳真灵,成就了一位元神境仙尊,同时也是继龙岛角蚩龙尊之后,第二位元神妖仙。

    不好,朱陵光与帝婴可还没有死!

    震天的剑吟声当中,宗派仙一方的吕眉仙尊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三绝仙剑于高空下坠,向着身受重伤的朱陵光的本体后背之上刺去。

    宗派仙一方既不能容忍朱陵光与帝婴为成就金身仙而令周天世界受到毁灭性的损伤,也不可能任由周天世界之中的妖修势力膨胀。

    海外已经有一条真龙了,如今冰原上又多了一位真凰,要是再多出一只朱雀和一只金乌,那么妖修的势力便足以影响到未来宗派仙一方掌控天地本源意志的计划。

    几乎就在吕眉剑尊出手的同时,白羽仙尊也同时道:“不能留他们两个,毁人道途犹如杀人父母,现在是杀掉他们的最好时机!”

    说罢,白羽仙尊便已经率先出手,却见他只是将衣袖一震,便有漫天的羽箭向着三足金乌攒射而去。

    然而刚刚那真凰成仙可不仅仅提醒了其余诸位仙尊,更是提醒了危在旦夕的朱陵光和帝婴!

    可不等朱陵光那里张口,吕眉仙尊的三绝仙尊便已经插进了朱雀真身的后背之中。

    虚空之中,重伤垂死的朱陵光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鸣,原本附着在其周身翎羽之上的赤色火焰突然大涨,而这一次的南明离火可不仅仅只是神通显化,而是实实在在的由内而外将朱雀真身点燃,火焰之中传来的是朱陵光凄惨至极的鸣叫。

    这是本命仙火失控反噬?

    吕眉仙尊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将三绝仙剑召回,却赫然发现便在这短短的瞬间,仙剑本身在南明离火的烧灼之下居然受损,这让吕眉仙尊大为痛心。

    而就在吕眉仙尊刚刚得手的刹那,天空之中却是传来帝婴惊慌失措的声音。

    “帝婴愿放弃不灭肉身为周天之仙,还请界主收留!”

    吕眉仙尊心中一沉,连忙转身望去时,却见那帝婴正在白羽仙尊的攻击之下周旋,而且因为刚刚的言语,已经招惹了宗派与逍遥两派仙尊同时出手追杀。

    只不过那帝婴到底并非朱陵光这般几乎还手之力,想要杀他还是需费点手脚。

    吕眉仙尊甚至顾不得手中三绝仙尊刚刚受损,振剑便要加入到围杀帝婴的诸位仙尊当中。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炎州之外忽然有一片阴云轻而易举的冲破了州域之外的空间乱流,一片水汽无视此时已然化作炎火之域一般的炎州翻滚而至。

    “还请手下留情!”

    一道声音如同巨雷一般在炎州之域炸响,便见得有一鳞半爪在乌云之中出没,随后忽然有一只乌爪从云层之中探出,直取白羽仙尊后心而来。

    白羽仙尊原本攻帝婴甚急,可面对身后袭杀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转身全力抵挡,却是给了帝婴一口喘息之机。

    “龙尊岛主又何必淌这趟浑水?”

    白羽仙尊接下了乌云之中巨爪的一击,脸上苍白之色一闪而过,口中质问的语气却是极为沉稳。

    尽管如此,翡翠与元尊两位仙尊还是连忙闪身与他站在一起,联手与乌云之中的角蚩龙尊对峙。

    乌云翻滚的更急,角蚩龙尊的声音稍稍过了刹那才缓缓响起:“大家毕竟同为妖修一族,出手相助原也应当!”

    白羽仙尊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之色,道:“是吗,不过龙尊实力通天,可也未必能够从如此多仙友手下救人吧!”

    说话之际,吕眉仙尊已经加入到了围攻帝婴的众仙当中,转眼间不知已经在帝婴身上划开了多少道伤口,在纷飞的金羽当中,若非帝婴肉身一只脚踏入不灭境界,恐怕早已经身陨。

    “还请界主大人垂怜收纳,帝婴愿供界主差遣!”帝婴大吼道。

    “嗡——”

    熟悉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原本已经消失的昊天镜居然再次出现,仿佛要回应帝婴所请。

    “快杀了他!”

    无论是白羽仙尊还是吕眉仙尊尽皆脸色大变。

    然而眼瞅着吕眉仙尊的飞剑便要斩在三足金乌的脖颈之上,忽而便有一抹刀芒从旁闪过,“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传来,三绝仙剑居然被击偏,从帝婴的翅羽之上划过,斩飞了无数的金色翎羽。

    而便是因为这一剑斩空,刚刚重新浮现的昊天镜便又有一道镜光垂落,而逃过一劫的帝婴甚至主动投入到了镜光之中。

    “你!怎么会是你!”吕眉仙尊惊怒之中带着三分幸灾乐祸。

    “九驷,你居然投靠界主!”

    翡翠仙尊伸手指着九驷仙尊叫道,因为实在太过意外,以至于原本就有伤在身的翡翠仙尊罕见的发出一连窜咳嗽。

    一连窜的意外,再加上九驷仙尊身份的突然翻转,令在场的诸多仙境存在一时间陷入诡异的惊愕当中,只剩下金乌帝婴惨嚎的声音从昊天镜光当中传来。

    便见在镜光沐浴之下,帝婴的三足金乌妖身居然正在解体,而他自身的修为却也在一层层的被剥落,直至他的肉身完全融入纯阳元神之中,修为也跌落至元神仙境,那昊天镜光这才缓缓收敛,而金乌帝婴也随之镜光而消失不见。

    从始至终,炎州上空的诸多仙尊都不曾出手干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乌帝婴投靠在界主麾下,成为隶属于周天世界的又一位妖仙。

    可也就在众仙的目光被虚空之中的昊天镜吸引的刹那,又有一道微弱的波动忽然被众仙捕捉到。

    便在众仙顺着波动传来的方向低头看去时,却发现又有一道白汽居然在众仙眼皮子底下,一路贴着几乎快要化作火焰之地的地面向北而去,沿途经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道在炙热的火气当中渐渐消融的寒霜。

    “是刚刚在冰原上登仙的那只凰鸟!”

    “她来干什么?”

    “不对,朱陵光的尸体呢?”吕眉仙尊很快便发现了端倪。

    白羽仙尊皱了皱眉头,道:“本命仙火反噬,难道没有化为灰烬?”

    “呵呵,朱雀,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陨落的!”乌云之中,角蚩龙尊的声音隆隆传来。

    巨木仙尊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什么意思?那朱陵光的妖身分明已经被吕道友仙剑刺穿,本命仙火都已经反噬己身。”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死不了啊!”角蚩龙尊始终不曾从乌云之中露面,而语气之中却带着三分戏谑。

    “龙尊的意思是说那朱陵光没死,而那凰鸟妖仙正因为如此才要盗走她燃烧的肉身?”铭海仙尊也开口问道。

    在炎州漫天火气的炙热环境之下,弥漫在角蚩龙尊身周的云层水汽却始终不见减少,只听角蚩龙尊道:“放心,那朱陵光即便没死,但想要复活也并不容易,而且就算成功也要一切重新开始,不会对你们构成任何威胁。”

    说罢,漫天的乌云突然向东退去,只留下角蚩龙尊的声音越来越远:“当然,本尊也不建议你们前往冰原去斩草除根,而且你们这些人仙最好还是将自家的事情处理干净再说吧!”

    “不好,九驷不见了!”

    “他怎么可能是界主的人?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幽禁,当年九驷在域外登仙,曾被幽禁于昊天镜中数十年,想必从一开始他便已经屈服了!”

    “那岂不是说我等的一切计划都已经为界主所知晓?”

    “哼,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们这些逍遥仙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

    忽然之间,刚刚隐去的昊天镜又突然出现了,而且急速震颤的昊天镜仿佛表现出了极为愤怒的情绪。

    几乎在一瞬间,一道源自于仙宫的命令,让所有的仙尊都知晓发生了什么。

    有人在一处空间秘境之中登仙,让昊天镜一时间无法捕捉其确切的位置!

    登仙之人居然也是走肉身成圣的道途。

    然后令所有人感到恐惧的是,登仙之人是在玉州!

    玉州!玉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