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毁天
    西山之上,身外化身杨桦道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杨君山身后。 .更新最快

    良久,杨君山突然开口道:“去吧!”

    杨桦道人默然点了点头,身形随即消失在了西山之上。

    此时的西山在经过杨氏家族三百年经营之后,早已不是先前的那一座独山小峰,一座庞大的身体之上,除了主峰之外,早已另行开辟塑造了数座其他峰峦,其间还有幽谷、山泉、洞府、高崖、悬空石,各种亭台楼阁,仙家气象,曲径通幽,以至于此时杨君山所在之地,杨氏上下竟无一人察觉。

    而在杨桦道人离开之后不久,杨君山见得悬挂于西南方向的巨大光团忽而一暗,于是浑身便是一振,随即便无视身前早已是高空悬崖,就那般向前虚空踏了出去,而后便如同踩着无形的阶梯一般,越走越高,至今消失在天际。

    从始至终,杨氏上下却无一人发现杨君山已经登天离开。

    ----------

    炎州,在朱陵光与帝婴两位大妖利用周天世界的天地本源元气凝筑仙躯之时,却反被汹涌而来灌注至体内的天地本源反噬所伤。

    两人齐齐在半空之中喷出一口精血,内腑在天地本源之力的震荡之下已然受创,然而实则二人目光之中却是闪过一丝欣喜之色,借助登仙之际天地本源的反哺,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被那一位将计就计所算,但却到底在此之前令妖形本体得窥一丝肉身不灭之意。

    昊天镜第三道镜光惶惶然而至,两位妖王的本体各自发出一声长鸣,随即身形便沐浴在了镜光之中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在炎州周围虚空之中窥视两大妖王登仙过程的各方大神通者,终于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一个个开始肆无忌惮的将自身其实播撒开来,隐隐间将这两大妖王包围在了虚空当中。

    “第三道昊天镜光降临,修士非但不能将一丝本命纯阳真灵上缴,反倒是要将当初作为这方世界生灵身份的一丝真灵从昊天镜当中收回,如此才能够在昊天镜的辖制之下挣脱,可同时也意味着彻底与界主决裂,与这方位面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势同水火,只有打破世界屏障,从天地意志的反噬之下逃出域外星空,才能够真正得享逍遥。”

    “当年的九仞道祖实际上连这方世界的天地屏障都已经打破了,可惜就差了最后一步,最终功亏一篑!”

    便在两道神念先后传来的刹那,两大妖王的本体在昊天镜光的照耀之下,几乎不约而同的发生变化。

    朱陵光的本体赤鸟忽然间双翅张开,长颈引吭高鸣,声啸九天,头顶上空的火云都被声浪穿透。

    赤鸟周身上下燃烧的赤焰忽然大涨,熊熊的光焰甚至在镜光的沐浴之下透了出来,随即赤鸟自身的体型也开始膨胀,甚至膨胀到了连昊天镜光都无法遮掩的地步。

    然而朱陵光的本体虽然在涨大,却丝毫不显臃肿,反而越发显得神峻异常。

    便在这时,朱陵光的本体赤鸟忽然扭转脖颈朝向高悬于虚空之中的昊天镜再次发出一声穿金裂石一般的鸣叫,随即双翅猛然扇动,原本浑身燃烧的赤红色火焰忽然间仿佛变得通透而清澈,随着双翅的扇动反向将原本的昊天镜光缓缓的向后推了出去,以至于其本体彻底从镜光之中挣脱了出来。

    朱陵光身上那燃烧的赤红色火焰居然能够与昊天镜光分庭抗礼!

    “南明离火,这才是真正纯净的仙阶火种南明离火!”

    便在朱陵光的妖形本体从昊天镜光之中挣脱出来的刹那,那赤鸟双翅扇动,七彩的尾翼在天空之中播散着星星点点的火焰,在落在地面上的刹那便燃起冲天大火,在一阵阵地动山摇、火山喷发的背|景当中,那赤鸟的头顶之上忽然有三根翎羽出现,朱陵光朱雀本体大成!

    便与朱陵光情形相似,在另外一边虚空之中,沐浴在镜光之中的帝婴同样以仙阶火种太阳真火焚烧虚空,以空间断层隔绝昊天镜光的照耀,最终成就完整的金乌本体。

    此时无论是朱陵光还是帝婴,这两位大妖在严格意义上来讲,都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金身仙的门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非金非玉的颤鸣之音忽然间响彻天地,原本光华照耀天地不逊于横空白日的昊天镜,忽然间光华收敛,却是现出了其古朴无华的本体镜面。

    这件用来镇压整个周天世界,守护周天世界|通往域外的门户,作为界主意志体现的中品仙器,此时却是在虚空之中微微震颤,连带着其周围的虚空也跟着有一层层的空间波纹荡漾,就像是一位气得发抖的孩子,将一道道无形的意志加诸于受其掌控的各个大神通者之上。

    “诸位,若是不想这两位毁天灭地,不想在这个时候激怒界主以及这方天地的天地意志,还请出手吧!”一道不只是谁的神念忽然间横扫炎州上空。

    这一道神念便如同一个信号一般,忽然之间,原本便已经不太平静的炎州虚空,一下子便如同开水一般动荡起来。

    而就在周天世界的仙境存在在炎州上空开始出手围攻两位即将肉身成圣的妖王之时,整个周天世界忽然间风雨晦暗,忽阴忽晴,就如同一下子陷入到了世界末日一般。

    大地州域解体分裂,致使天地本源也随之而被分割,朱陵光与帝婴几乎同时踏足金身仙境,却造成了炎州境内的天地本源的大量消耗。

    而在失去了大量天地本源作为依托之后,原本就因为域外势力肆虐而显得脆弱的炎州便显得越发的虚弱,于是当仙宫诸位仙尊出手围攻朱陵光与帝婴之际,炎州大地几乎遭受了毁天灭地一般的伤害。

    然而也正是因为周天世界的大地分裂,当炎州这里被超过十余位仙尊的乱战打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其如同末日一般的破坏力对于炎州之外的地域却甚少波及到。

    如此看来,所谓周天世界濒临解体,各大州地域已然开始分离,谁又晓得这背后便没有另外一层意思?

    或许其中便有防范如同杨君山、朱陵光、帝婴之类走肉身成圣之路的修士,在登仙过程当中对于周天世界造成太大的破坏。

    朱陵光与帝婴二妖此时已经可以算作是成功踏足金身仙境,他们二人虽然是域外之人,但出身高贵,资质超绝,自小便已经被看做是精英种子全力培养,以朱雀星宿和太阳宫两大域外妖修势力的强横,各种资源手段施展下来,这二人身具的积累和底蕴自不必多言,便是从黄庭境一举凝聚不灭仙躯踏足金身仙境这等绝密过程,对于他们而言想要知晓也并非难事。

    正是因为这些缘故,这朱陵光和帝婴的晋升过程这才看上去似乎并没有遭遇太大的阻难。

    然而二人同样也明白,在位面世界当中进阶金身仙,真正的危险不是晋升的过程,而是在晋升之后面对几乎整个世界的反噬该如何脱身!

    于是二妖在摆脱昊天镜光第三次照耀,成就南明朱雀和大日金乌的刹那,便迅速汇合在一起准备联手应对周天世界仙宫之中诸多仙尊的围攻。

    一道如同银丝一般的线芒切割空间,将虚空之中几乎斩做两断,再次令眼看就要汇合在一起的两位妖仙不得不暂缓了身形。

    吕眉仙尊手持三绝仙剑,身形在虚空之中闪烁如电:“哼,想要联手可没那么容易!”

    然而他话音刚落,便察觉到身后虚空之中热浪袭人,顿时脸色微微一变,当即也顾不得言语,只管将掌中飞剑祭起,飞速遁逃而走。

    一层层的虚空被烧穿之后,一朵赤色的火花在半空当中跳跃,无论吕眉仙尊如此逃遁,都无法将之摆脱,但那火花想要烧到吕眉仙尊的身上,看上去却也不易,两者之间看上去却更是彼此忌惮谁也奈何谁不得。

    吕眉仙尊在炎州上空游走,忽而厉喝道:“元尊、白羽,你等如此敷衍,难道当真就不怕那一位看在眼里吗?”

    吕眉仙尊话音刚落,却有一道声音横插了进来:“呦,呦,吕道友,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见到我等敷衍了?我等哪一个没有在冒死围攻那两位域外金身妖仙?反倒是吕道友你惶惶如丧家之犬,被人一朵火花就吓得上跳下窜。”

    吕眉仙尊大怒道:“翡翠匹夫,若非老夫一直出手阻拦,他们两妖早已经汇合,否则那朱陵光又怎么会专门以本命仙火招呼老夫一人?”

    翡翠仙尊还待反唇相讥,忽然间一声惊呼声传来,几位仙尊转头看去时,却见朱陵光与帝婴居然已经冲破了阻拦汇合在了一起。

    白羽仙尊顿时怒道:“九驷,你做什么?”

    却原来是众仙尊联手分别围攻朱陵光与帝婴,同时防止这两位妖仙汇合,而吕眉仙尊则因为犀利的剑术神通而在外围进行牵制,以防止这两位妖仙冲破包围汇合在一起。

    原本一切进行的还算顺利,却哪里料到这中间突然出了纰漏,朱陵光与帝婴忽然相向冲击包围圈,原本两个包围圈在这个方向上至少也应当有两位仙尊阻拦才是,却不知为何众修的走位出现了失误,只剩下了九驷仙尊一个人站在了站在了两位妖仙的中间!

    要知道,这可是两位已然踏足金身仙境的妖仙!

    面对气势汹汹同时向他冲过来的朱陵光与帝婴,九驷仙尊可没有舍身阻拦的觉悟,二话不说转身便逃走,让这两位妖仙毫无阻碍的顺利汇合。

    此番围攻两位试图肉身成圣的域外妖修,逍遥派一方的确有着暗中放水的打算,但这也只能是心照不宣的默契,是万不可堂而皇之的表现出来的。

    九驷仙尊临阵脱逃之举却无异于将一个把柄主动送了出来,也难怪白羽仙尊大声呵斥。

    然而对此已经逃到数百丈之外,然后又重新加入围攻已经汇合在一起的两位妖仙的九驷仙尊却是愤愤道:“这怎么可能怪我,是那巨木仙尊先躲的,不,不对,他根本就没打算与我联手,他这是故意要让我去送死,你们这些宗派仙的心思何其歹毒!”

    “你放屁!”

    巨木仙尊的声音从另外一边传来,道:“老夫的神通受他们天然的克制,根本就不能正面阻挡,你没看到从交手到现在老夫一直在外围策应?堂堂元神仙尊,连个走位都控制不好!”

    白羽仙尊皱了皱眉头,大声道:“够了,难道你们还想要在外敌面前先行内讧吗?”

    九驷与巨木两位仙尊各自闷哼一声,却也没再多做言语。

    而就在这个时候,吕眉仙尊的声音忽然再次传来道:“小心了,他们准备要打破世界屏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