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解体
    在各方势力看来,杨君秀独闯魔域血都,原本是一个逼出西山杨氏潜藏实力的绝佳机会,可惜罗闲魔尊堂堂黄庭魔尊却是拿不下一个实力尚未完全恢复的雷劫境妖修,非但没有将隐藏在西山杨氏背后的那位神秘的黄庭道祖逼迫现身,反倒是成就了杨君秀这位白虎妖王的赫赫威名。

    当然,此战倒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至少知道西山杨氏,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那白虎妖王与凉玉山脉的两大妖王纹虎和铁鹰之间定然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又或者双方暗中已然结盟,否则这两大妖王也不会闯入魔域血都将即将陷入围攻的杨君秀救走,毕竟这意味着两大妖王的势力已经与魔域血地彻底决裂。

    然而得出这样的结果非但没有让各方势力稍感欣慰,反而是大为皱眉!

    一位潜藏的黄庭道祖便已经令各方势力对于西山杨氏忌惮非常了,如今却又多了一个综合实力堪比黄庭道祖的白虎妖王,如今凉玉山脉的两大雷劫妖王有与白虎妖王杨君秀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错非是仙宫里面的仙尊亲自出手,否则西山杨氏在修炼界怕是已经无人能动得了。

    且不说杨君秀返回西山即将要面对的是暴怒的杨君山,西山杨氏的这一连窜的风波过后,仿佛一下子在修炼界当中开启了什么序幕一般,整个修炼界各方势力全部都行动了起来,域外与外、不同宗派、不同种族之间的冲突频繁爆发,周天世界仿佛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就像是末日的狂欢一般。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西山杨氏反而保持了相对平静的局面

    “在周天世界破碎融入星空之前,这应当是最后的机会了,各方势力都会为了利益按捺不住跳出来争抢!”杨君山淡淡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不做些什么吗?”杨君秀在背后问道。

    “杨氏势力的扩张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了极限,再扩展势力范围的话,也很难再匀出人手来守护,而且在周天世界化为星界的过程当中,为了尽可能的保持杨氏地域的完整性,也势必会增加整个大阵体系的负担,得不偿失。”杨君山解释道。

    “是这样啊?”杨君秀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失望之色。

    杨君山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轻描淡写道:“你若是不想闲着,那就去琳郡看一看,流火谷如今群龙无首,门派内部内讧不休,既然如此,这家门派似乎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带人去灭了吧!”

    杨君秀闻言带着三分兴奋,道:“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去找天狼门的麻烦,不过相比之下,还是倾覆一家势力似乎更加刺激!”

    杨君山:“……”

    ----------

    西山之上,杨君山极目远眺,目光所及之处看似一切安好,然而他却能够感知到,就在脚下地底极深之处,正有一股令他都感到恐怖的,毁灭性的力量正在不断的酝酿的过程当中,还不断的发散着。

    片刻之后,整个大地都开始轻颤起来,西山及其周边地域,此时就仿佛悬浮在一片波浪之上,随着波浪的波动而上下起伏,只不过这种起伏看上去很是柔和。

    杨君山的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地面的晃动早已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平复了下来,一道遁光在西山之上游走,俄而杨沁瑜的身影出现在了杨君山的身后。

    “爹!”杨沁瑜唤道。

    “可是有山崩地裂的消息要说?”杨君山的语气轻松。

    杨沁瑜却是微微一愣,道:“您怎么知道?”

    杨君山“呵呵”笑出声来,语气极为平和的说道:“说吧。”

    相比于杨君山的淡然,杨沁瑜却是满脸凝重道:“爹,刚刚曲武山暗鸦王的手下以及千禽堂都传来消息,说是在玉州南部与桑州接壤的边境密林处发生了大规模的地陷,一道深不见底的深崖沟壑出现在了密林中央,而且这条沟壑向着东西方向延伸极远,到目前为止还不晓得其长度,先前我等察觉到地面的震颤,想来便是因为边境密林发生剧烈的余波。”

    “哦,知道了,你去吧。”杨君山淡淡的说道。

    “呃?”杨沁瑜仿佛听错了一般,道:“可是据孩儿所知,目前已经有不少势力都派遣门下修士前往地陷之处探索,我们是不是也要……”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之前交代给你的事情抓紧时间完成就是了,其他的不要管,更不要眼红,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紧守自家门户。”

    杨沁瑜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之色,略作沉吟之后问道:“爹,您是不是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会不会是仙尊斗法?”

    杨君山轻声笑了起来,道:“是末日要来临了啊!”

    杨沁瑜脸色一变,终于明白了什么,道:“爹,您是说周天世界要崩溃了?”

    杨君山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儿子,笑道:“确切的说是崩溃的先兆,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那条在边境密林中出现的巨大沟壑将会沿着玉州与桑州的交界处一路东西延伸,将玉州与桑州彻底割裂开来。”

    见得杨沁瑜满脸惊愕之色,杨君山继续道:“不仅如此,恐怕在玉州与镔州、凉州、习州的交界处,都将有大变发生。”

    杨沁瑜惊道:“难道玉州要从整体之上与其他大州分割开来么?”

    杨君山摇头道:“恐怕不止于此。”

    杨君山话音刚落,便见得又有紧急传讯符在进入西山守护大阵之中后,便带起凄厉的呼啸声向着杨沁瑜而来。

    杨沁瑜顾不得与父亲交谈,连忙将传讯符抓在手中,神识扫过之后脸色就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边境密林的沟壑上方空间极不稳定,不时的有空间碎片、空间扭曲,甚至空间风暴出现,不少试图深入沟壑深处探查的修士被空间波动挤压、吞噬,如今两州之间虽未被完全隔绝,但想要自由往来恐怕也不容易了。”杨沁瑜将传讯符的内容报知杨君山。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恐怕以后会越来越不容易,甚至两州之间还会渐渐的形成空间屏障,直至两州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杨沁瑜似乎明白了什么,道:“爹,与其州之间也会是如此么?”

    杨君山点头道:“可能也会是如此吧,想来过不了多久便会有消息传来。”

    杨沁瑜沉声道:“这便是周天世界正在解体的先兆?那么整个玉州会形成什么,一座浮空大陆么?”

    杨君山笑着摇了摇头,道:“岂会这么简单?还记得我给你介绍的域外世界么?整个周天世界可是要形成一座庞大的星界,玉州又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一座浮空大陆?”

    杨沁瑜惊道:“难道玉州还会跟着解体?”

    杨君山笑道:“如果说整个周天世界会形成一座庞大星界的话,那么玉州至少也能形成一座星宫,你觉得呢?”

    杨沁瑜神色凝重道:“星宫之下还会有星域,星域也往往并非整体,也就是说玉州在形成星宫之后还会继续分裂,七大郡地,乃至于每一郡的县,甚至各个县中的镇、村,都有可能解体成大大小小的星体,整个玉州都将会在解体的过程当中变得支离破碎?”

    杨君山点了点头,目光再次远眺,仿佛要将这在下一刻随时都可能消失的玉州大地尽数收入脑海当中一般,口中的语气却是越发的淡漠:“嗯,的确有这种可能。”

    杨沁瑜心头大急,可见得杨君山这般神态,却是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便又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爹,您在数十年前便开始在家族势力范围内培植灵植,构建五行雷光道阵的延伸网络,难道是想……”

    杨君山转过头来,神色似笑非笑,道:“想明白了?”

    杨沁瑜迟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孩儿原本以为爹您试图要籍此来构建阵基,尝试着将五行雷光道阵推升至仙阶大阵,却不曾想您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要将咱们杨氏势力范围内所掌控的地域,尽可能的在周天世界的解体过程当中聚拢在一起。”

    杨君山笑了笑,意味深长道:“这等剧变自然要未雨绸缪,什么样的结果都有可能发生。“

    杨沁瑜显然没有从杨君山的言语之中联想到什么,而是道:“爹您之前命秀姑姑参与覆灭流火谷之战,却不曾将势力范围拓展至琳郡,可便是考虑到这些地盘来不及进行布置,周天世界解体之后迟早会飘到其他地方去?”

    杨君山叹道:“原本就算如今杨氏所掌控的地域范围,在将来位面世界彻底解体的时候,也未必就一定能够将它们全部拉住,不过此番在从域外沿着地火渊狱的空间通道回归周天世界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一座有趣的空间牵引阵法让我深受启发,可惜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杨沁瑜道:“爹,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杨君山仰头看向了头顶的苍穹,道:“准备应战吧,周天世界的解体并非一朝一夕便能够完成,但却让整个周天世界的位面空间变得千疮百孔,域外势力必将趁虚而入,这将是域外势力的第三次入侵,也将会是后果最为严重的一次入侵。”

    杨沁瑜闻言一惊,正想要向父亲详细询问的时候,杨君山的身影便在他眨眼之际突然消失不见,从始至终他都不曾发觉自己的父亲究竟是如何离开的。

    ----------

    西山炼器堂之中,欧阳旭林绕着一尊古拙厚重的巨玺不断的游走。

    “这就成了?这就成了?这才多长时间?”

    欧阳旭林的脸上满满的不可思议之色,口中不断的碎碎念道:“还真是哈,果然将炼器师的作用降到了最低,恐怕就算是一个炼器大师也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分宝岩,嘿,分宝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