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章 诓骗
    七阳道人的离奇陨使得整个玉州修炼界都倍感震惊,堂堂一位华盖境道修,居然就这样在半途当中被人一巴掌拍死,落得个形神俱灭。

    但真正让关注此事的大神通者心惊的是,究竟是谁出手击杀了七阳道人?

    要知道能够以这种方式击杀一位华盖境道修,在修炼界可不是有太多人能够做到的,更何况得了金乌派大量传承的七阳道人可也不是弱者。

    仙境老祖首先抛去,这样的小事还入不得他们的法眼,更何况词汇仙宫之中的各位仙尊尚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

    同阶修士大概也是可以排除的,那么出手之人的修为大致也便可以锁定,应当便是在雷劫境或者黄庭境,而更有可能的还是黄庭境。

    一时间修炼界各种猜测便开始众说纷纭,当年修炼界当中与杨君山颇有交情的几位大神通者更是被屡屡提及。

    也正是在各方势力惊疑不定的情况下,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出了西山之上尚有一位黄庭道祖坐镇的消息,消息虽然尚未被证实,却是在修炼界当中传得似模似样,直到某一日有从灵溢宗的消息传来,说是桑无忌承认了当初在西山之上调停时,的确曾经察觉到了一位黄庭道祖的气息,而且其言语中的意味却是暗指截杀七阳道人之人,可能便是这位隐藏在西山之上的黄庭道修。

    这一下便令各方哗然,特别是玉州修炼界,原本因为杨君山身陨而潜流暗动的局面一下子恢复到了一种诡异的平静状态当中,哪怕是正在怀瑜县境内与杨氏大战的魔域血都势力也偃旗息鼓起来。

    然而无论各方势力如何猜测,却始终都未曾有人将可能性归结于杨君山,而此时杨君山陨落域外世界的消息在道境修士那里已经不再是秘密,甚或有感觉敏锐的大神通者已经隐隐嗅到了这背后阴谋的气息。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颜沁曦带着杨君昊以及宁斌返回了西山,只留下了周毅道人负责监视怀瑜县境内魔域血都势力的动向。

    三日后,杨氏海外基地的围困解除,坐镇海外的君山道祖二弟子瑞气境修士丁如兰乘舟返回晨瑜县,西山之上的道境修士又多了一位。

    如此又过了几日,到得颜沁曦等人回归西山后第七日,便有符诏从西山之上明发修炼界,西山杨氏家主异位,以往杨氏第三代族老以颜沁曦、杨君琪和杨君昊三位道境老祖为首,纷纷退位让贤,将执掌整个西山杨氏宗族的大权,交接给了以君山道祖长子杨沁瑜为首杨氏第四代修士的手中,同时传出来的还有杨沁瑜已然进阶道境的消息。

    如此大约又过得月余,在七阳道人这位能够平衡宗门内部各方利益的中流砥柱陨落之后,潜藏在流火谷内部的矛盾经过酝酿之后终于爆发开来,原属于流火谷的一派以宗门正统嫡系自居,排斥以金乌派为首的炎州势力,并与流火谷这些年开疆拓土过程当中吸纳的琳郡本土修真势力关系也不睦,三方互较长短,争权夺利,将偌大的宗门搞得乌烟瘴气,一片混乱。

    正是在如此情况之下,西山杨氏新上任的家主杨沁瑜,暗中与琳郡在流火谷的打压之下苟延残喘的桃柳宗、紫阳派暗中结盟,趁乱反攻流火谷。

    杨君琪在佳瑜县,杨君昊在岳瑶县,与在琳郡的两宗门遥相呼应,而流火谷哪怕是在如此情形之下仍旧无法合力抗敌,偏偏又在这个时候,琳郡的域外势力似乎也看到了便宜,开始蠢蠢欲动,使得流火谷的处境越发的雪上加霜。

    短短数日之间,佳瑜县和岳瑶县便已经完全落入西山杨氏的掌控之中,紫阳派与桃柳宗也收复了大片之前被流火谷侵占的地盘。

    流火谷内忧外患,宗门内部各方势力倾轧,纵有一二清醒之人,或闭关自守,或离宗出走,原本极为强势且处于上升期的宗门,却因为掌门的突然身陨而落入这般田地,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玉州局势再次发生转变,令各方势力侧目,尤其是西山杨氏,原本因为杨君山陨落的消息可能会对其造成致命打击,却不曾想杨氏非但没有衰落,反倒是越发的强势起来。

    反攻流火谷之战,虽说是有着家族中第三代的两位道祖压阵,但却也整展现了杨氏内部的凝聚力,同时也间接的稳固了新人家主杨沁瑜的地位,与失去了七阳道人掌控便立马陷入混乱的流火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此番大战过后,却是让玉州修炼界形成了一道共识,那便是西山杨氏哪怕在失去了杨君山坐镇之后,仍旧不可轻侮,再加上传说当中坐镇杨氏的第二位黄庭道祖,更加让西山杨氏外表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

    凉玉山脉深处,正在闭关恢复雷劫当中损失元气的杨君秀突然睁开了双目。

    守护在她身周的包鱼儿和钟九与她心有灵犀,当杨君秀心神不定的时候,两人也若有所觉,齐齐看向了杨君秀。

    “我哥回来了!”

    杨君秀淡淡的话语却足以令两只伥鬼震撼莫名。

    杨君秀与杨君山之间因为金兰印的关系而有着淡淡的感应,之前杨君山身外域外,杨君秀根本无法感知他的生死,但此时杨君山从域外悄然潜回周天世界,杨君秀却是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感知到了。

    “他还活着呀,那真是太好了!”包鱼儿震惊之中带着喜色道。

    “既然他活着回来了,之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笃定他已经死了?”钟九若有所思的提了一句。

    杨君秀听得钟九之言,原本心中的喜悦也渐渐被更多冷静的思索所代替。

    “我早该想到的,”杨君秀道:“当初沁瑜找我启用炎州青公子那一条线的时候,我便应该知道我哥安然无恙才对。”

    “启用炎州的那只青狐狸?他除了传递一些炎州妖修内部的消息之外还能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通过他在域外寻找君山道祖不成?”钟九疑惑道。

    杨君秀这时却轻声笑了两声,道:“看来我哥回来的事情恐怕还没人知道。”

    “不知道?这怎么可能?”包鱼儿疑惑道:“要从域外回来,不是要经过凌霄殿吗,难道他已经进阶仙境,把凌霄殿里面的大神通者都瞒过去了?”

    钟九却有些恍然,道:“难道杨老大是偷渡回来的,从地火渊狱那条空间通道?”

    包鱼儿大为愕然,杨君秀却点了点头,道:“以我对我哥的了解,他绝对有可能这么做,而且看样子他在域外肯定是被人算计了,所以这一次回来肯定憋着坏要报复。”

    包鱼儿和钟九都没接她这话。

    “算来我们离开曲武山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杨氏如今怎样了。”包鱼儿岔开话题说道。

    杨君秀一怔,问道:“怎么,这些日子以来,你们不是也曾与这凉玉山脉中的各方妖修结识么,难道就没有得到关于杨氏的消息?”

    包鱼儿和钟九相互看了一眼,一齐摇了摇头。

    钟九沉吟道:“说起来,这段时间以来,凉玉山脉中的妖修与我们交谈之时,言辞间也却有闪烁之意,原本也没太在意,今日这么一说,反过来回想他们似乎的确在隐瞒着什么。”

    杨君秀神色一变,豁然站起身来,道:“我要回曲武山!”

    钟九连忙站起身来劝道:“老大,现在不忙吧,你渡劫的虚弱期尚未完全过去。”

    包鱼儿也连忙道:“姐,现在君山道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有什么事情如果连他都无法解决,你现在回去恐怕也已经晚了。”

    杨君秀摆了摆手,制止了两人的劝解,道:“我知你们二人的好意,但现在我最担心的却不再是杨氏的问题,而是我此番渡雷劫恐怕本就是遭了旁人的算计。”

    钟九一惊,道:“老大,你的意思是说,纹虎妖王他们要对你不利……”

    杨君秀沉声道:“还不确定,且看看再说吧!”

    ----------

    “什么,秀妖王你要回曲武山?”

    纹虎妖王在知道杨君秀要辞行之后一下子从洞府的座位上站起身来。

    “咳,咳咳——”

    一阵轻咳从旁边传来,一位身形瘦高,双目异常锐利的独臂妖修站起身来,声音仿佛两块金属摩擦一般高亢,道:“秀妖王刚刚渡劫成功,现在正该是休养恢复的时候,何必那么着急回返曲武山?莫不是嫌弃我等凉玉山脉众妖修招待不周?”

    杨君秀看了一眼缓缓坐下的纹虎妖王,笑道:“曲武山到底是小妹经营的巢穴,手下尚有不少孩儿们,如今失了管束,还不知道淘气到什么程度,万一要是下了山被人抓杀,到时候怕不是连个给他们撑腰的都没有。”

    坐在上首的纹虎妖王冷哼一声,道:“你那点基业,大猫小猫可有三两只?不要也罢,只要你愿意在这凉玉山脉中开山立府,本王立马给你送一百大小妖供你驱策。”

    那位独臂妖修也笑道:“本王没有纹虎妖王那般阔气,可也能送八十妖兵,此外,这凉玉山脉中大大小小的妖修势力,若是听闻有一位雷劫妖王要开山立府,怕也都要有所孝敬,再加上自行前来投靠效力的,怕是转眼之间便能够拥有五百妖众,再有你身旁两只伥鬼辅佐,在这凉玉山脉之中完全可以称雄一方,岂不比你那曲武山夹在各方人族势力中间,看人脸色苟活,要快活的多?”

    杨君秀闻言脸色一沉,道:“铁鹰妖王此言何意,本妖王何曾看人脸色行事?”

    妖修大多向来桀骜,铁鹰妖王纵使明白自己说错了话,却也不远认错,反而振振有词道:“难道本王说错了吗,秀妖王出身堂堂白虎一族,却臣属于西山杨氏之下,仰那杨氏鼻息而存,如今那杨君山既已身死,西山杨氏转眼间便要大祸临头,我等同为妖族,不忍白虎血脉凋零,这才将你请到凉玉山脉,避开死劫,甚至助你开山立府,共襄大事,秀妖王对我等好意不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横加指责,当真令人心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