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心灰
    “什么,你十三叔娘要阻断灵植园的木脉?”

    杨君琪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她与你十三叔结合多年,这怎么可能?”

    杨沁瑜叹了一口气,道:“侄儿若非亲眼所见也觉得不可能,事实上侄儿藏身一侧旁观,始终希望叔娘能够迷途知返,奈何叔娘面虽有愧,封镇木脉的行动却始终有条不紊,眼瞅着她即将封印成功,侄儿无奈之下这才出手。”

    眼见得杨君琪神色变幻不定,杨君琪心中轻叹,口中却道:“姑姑若是不信,可以去问杨果,他当时已经被叔娘亲手囚禁,也可以亲自去问叔娘,想来这个时候叔娘也不会否认她先前所为。”

    杨君琪原本略带激动的情绪平复了下来,深深的望了杨君琪一眼,冷冷道:“不用了,姑姑我不过是作为一个无知傀儡配合着你们演一场戏罢了,西山上的一切事实上都已在你母子的算计之中,姑姑我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杨沁瑜神色黯然,语带愧疚之意,道:“还请姑姑莫怪,是侄儿思虑不周,不该隐瞒自己的修为,更不应该让姑姑对此事一无所知。”

    杨君琪神色复杂的看了侄子一眼,道:“姑姑明白,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恐怕都非是你的本意,应当是出自你母亲的授意吧?”

    杨沁瑜一愣,连忙道:“不,不是……”

    “不是她,那就好!”

    杨君琪没有理会杨沁瑜的窘迫,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如果这一切都是你母亲的意思,那么说明你还没有做好准备执掌整个杨氏家族,而现在么,姑姑却是很欣慰。”

    杨沁瑜愣愣的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张脸涨得通红。

    杨君琪就当没有看到他的表情,问道:“这件事情与你十三叔有没有关系?”

    杨沁瑜一愣,道:“侄儿并没有发现十三叔娘有与十三叔合谋的迹象,想来应该只是叔娘自己的意思。”

    “那就好,”杨君琪点了点头,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置桑椹儿?”

    杨沁瑜想了想,道:“十三叔娘如今已经被侄儿囚禁,但侄儿也不知该如何着手,还是等十三叔回来之后,让十三叔想办法吧。”

    杨君琪沉吟了一下,似乎也比较认同杨沁瑜说法,于是道:“还有一个问题,桑无忌是怎么察觉到你叔娘,桑椹儿试图阻断木脉失败,并及时逃出去的?”

    杨沁瑜答道:“桑无忌并不知道十三叔娘已经被发现,他察觉到不妥是因为他察觉到了黄庭道祖在疏通被封镇木脉时候不小心所暴露出来的气息,他其实是被吓退的。”

    “黄庭道祖?谁?你爹回来了?”杨君琪急声问道。

    杨沁瑜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爹。”

    杨君琪见他不愿多言,晓得这其中定然有什么缘故,便也不再多问,而是看着他的眼睛道:“沁瑜,你跟姑姑说实话,你爹到底是生是死?”

    杨沁瑜挠了挠头,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

    杨君琪见状也笑了,道:“我知道了,接下来西山上的事情就是你的了,想来这也应该是你娘的意思。”

    杨沁瑜还待要推辞,却被杨君琪打断道:“如果真像你所说桑无忌和七阳道人两家已经暗中联手合谋我杨氏,那么此番逃离西山之后,他们便不会善罢甘休,如今看来七阳道人和流火谷应当是做了灵溢宗的马前卒,既然如此,姑姑便需亲自前往佳瑜县坐镇,西山便交给你坐镇。”

    杨沁瑜见得杨君琪说得郑重,一时间无从反驳,只得答应下来。

    杨君琪点了点头,道:“你将桑椹儿关在了灵植园?我想要去看一看,大家相处这么多年彼此关系不错,我却是想要问一问她缘何会如此做。”

    说罢,杨君琪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是那背影远远的看上去却多了一丝莫名的萧瑟。

    ----------

    却说七阳道人与桑无忌分开之后,忧心忡忡的向着琳郡方向飞遁而回,然而便在即将进入琳郡范围的时候,却见得天边有一片紫云西来,眨眼间横贯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七阳道人神色一凝,伸手一招,本命法宝七层聚火塔便已经悬在了头顶上空。

    “是何方道友阻路,老夫流火谷七阳有礼了!”

    随着七阳道人开口说话,音波卷着滚滚热浪向着身前的紫云冲去,在试探对方手段的同时,也想要显示自身的实力。

    而那内蕴火行元力的音浪在冲入紫云当中之后,也的确使得漫天的紫云如同开水一般翻滚起来,七阳道人见状顿时面露得色。

    然而片刻之后,紫云非但不见丝毫减少,反而是原本翻滚的云气如同离了灶台的沸水一般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七阳道人此时神色显得异常凝重,便在这片刻之间,原本横贯在他前方的紫云已经趁机从两侧迂回,将他包围在半空之中。

    七阳道人见状张口一吐,一朵拳头大小的火焰从中飞出,化作一道流光钻入头顶的聚火塔之中,随后这件本命法宝便一层层被点亮。

    却见他伸手一引,一连七道火浪从聚火塔中飞出,向着周围蔓延过来的紫云焚烧过去。

    “嗤拉——嗤拉——”

    大片相互消磨湮灭的声音从周围传来,七阳道人却不见紫云减少多少,反倒是在他的感知当中,七条火浪正在剧烈的消耗着。

    七阳道人神色一变,双手掐出一道法诀,低喝一声:“凝!”

    原本七条火浪迅速融合,凝聚成前中后三股火潮,朝着流火谷所在的方向的紫色运气前仆后继一般扑了上去。

    七阳道人似乎对于他这凝聚而成的三道火潮神通极为自信,在火潮冲出去的同时脚下也有赤色云霞相伴,紧随其后试图冲出紫云的包围。

    那三股火潮在第一股扑上前受阻的刹那,第二股随之涌来,两股火潮随之形成合力,威力何止递增一倍?

    然而这还不算完,第三道火潮虽然后发,此时却又迎头追上,顿时三股火潮合一,直接在紫云之中横冲直撞,而后化作一片火海延伸出去,而此时七阳道人便站在火海的潮头,仿佛在下一刻便能够破掉这紫云神通重见天日。

    然而七阳道人显然高估了他的神通手段,而小觑了这始终环绕在他周围却不曾消散的紫色云气。

    火海仍旧在向前延伸,在聚火塔的统领之下,七道火罡之中更有一道道阶天火,看似气势汹汹将紫气烧得不断挥发,可实际上却始终无法从紫云当中脱身而去。

    七阳道人终于意识到他恐怕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大神通者,伸手向着悬浮在头顶的聚火塔一推,一片火流顿时从天而降,就如同一帘火瀑从天而降。

    天火流瀑神通,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八十五位,乃是当初炎州名门金乌派的镇派神通之一!

    七阳道人也改变了方法,不再试图从前后左右冲出紫云围堵,而是要从下方遁走。

    而从天而降的天火也的确凶猛,一举洞穿了下方紫云的封堵,七阳道人冷笑一声,整个人便要跳进火瀑从紫云之中脱身而出。

    然而便是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轻叹,原本被火海阻挡在四周的紫云之中一阵翻滚,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冲出来一般。

    俄而,紫云突然被破开,有一物从七阳道人头顶之上横扫而过,七阳道人下意识的一缩头,便听得一声脆响,头顶的聚火塔已然被打落。

    本命法宝被重创,七阳道人张口便喷出一口鲜血,然而此时他却根本没想着召回本命法宝抵挡,反倒是满脸骇然,堂堂华盖道修此时却是满腹惊惧之色。

    “不可能……”

    下意识的吐出三个字,好在七阳道人还没有吓得忘记逃命,整个人化作一道赤芒融入火流当中便要遁走。

    可头顶上空原本弥漫的紫云此时却是突然破开,火流之中急速下坠的七阳道人仰头看去时,却正见到一张巨大的手掌遮天而下,随即目光之中便尽数被黑暗笼罩。

    “饶……”

    七阳道人求饶的声音尚未发出便戛然而止。

    佳瑜县与琳郡边境某处荒僻之地突然有剧烈的地动传来,有进山打柴的樵夫传说那日先有紫气西来弥漫,又有天火从天而降,附近修士听得消息以为有至宝从天外而降,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

    与此同时,琳郡流火谷宗门道场上空这一日却是突兀的有十数道流光冲出,一路匆匆向东而去。

    一两日之后就连西山杨氏都得到了这个消息,可惜此时杨氏分身乏术,杨君琪虽然已经西进整顿与流火谷边境的杨氏势力,但谨慎起见,尚未有反攻流火谷的打算。

    不过杨君琪很快便发现边境对面的流火谷修士举动异常,在杨氏一方开始整顿旗鼓蓄势待发之际,流火谷的势力居然在收缩退防。

    便在杨君琪心中惊疑之际,有杨氏细作从琳郡边境传回消息,据说那里有一片山林方圆五十里被焚烧一空,而在被烧得一片漆黑的群山当中,有人发现了一片奇怪的断崖深谷,看上去仿佛是刚刚出现一般,有修士曾经驾驭法宝飞到极高之处俯瞰,却发现这片奇怪的断崖深谷隐隐看上去像一只巨大的手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