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变故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威慑

    杨君琪神色间却是甚是恭敬,但却已经改口道:“前辈传授、指点之恩,晚辈铭记在心,虽无师徒之名,晚辈却视前辈为授业恩师。”

    “言重了,言重了!”

    桑无忌摆了摆手,目光从杨君琪身后的空间门户上一扫而过,问道:“流火谷的七阳道友还没有到吗?”

    杨君琪正要开口回答,却又有一声大笑从西边传来,转眼望去时,却见天际有一溜火红色的云光浮现,恍惚间便已经到了西山附近,七阳道祖的身形随即从云光之中浮现而出。

    “有灵溢宗无忌道祖出面调停和作保,七阳又怎么敢不来呢!”

    七阳道祖一出现,语气之中便带着三分不满,似有指责桑无忌以势压人之意。

    桑无忌却也不以为意,只是淡然道:“既然七阳道友也已经到了,那就准备开始吧!”

    杨君琪伸手向身后的空间门户一引,道:“两位,请!”

    桑无忌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奇光,当先便向着开启的五行雷光道阵之中走去。

    刚刚走了两句,便听得杨君琪冷笑道:“七阳道友怎得站在那里不动,莫不是怕我西山杨氏今日开的鸿门宴?”

    七阳道人不过华盖道祖,修为比杨君琪强不了多少,可在修炼界沉浮的时日却远比她要长得多,又怎么会受她如此简单的激将?

    却见七阳道人将目光转向了桑无忌道:“桑道友怎么说?”

    桑无忌沉吟道:“老夫乃是受杨氏请托来为你们两家调停,既是如此,杨氏自然会给老夫面子。”

    说到这里,桑无忌又看向七阳道人笑道:“七阳道友此番前来,不也是在给老夫面子么?”

    桑无忌这是在暗示七阳道人:有老夫在,你大可放心的意思。

    七阳道人自然明白,笑道:“既然是桑道友这般说,那老夫便随道友走一遭便是!”

    桑无忌和七阳道人在杨君琪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西山山腰的凉亭之处,杨君琪与七阳道人面对面坐下,而桑无忌则居中而坐,以显其地位超然,可以想见,接下来怕不是就要有一场舌枪唇剑一般的交锋。

    而就在杨氏与流火谷在桑无忌的见证之下展开谈判的时候,晨瑜县青石镇的杨氏老宅之中,宁斌与杨沁琅一起避开了其他杨氏修士来找颜沁曦。

    “宁道友可是有什么要事么?”

    颜沁曦看了一眼跟在宁斌身后的杨沁琅,笑着开口问道。

    宁斌拱了拱手,神色显得很是凝重,道:“流火谷的行为实在反常,宁某认为与流火谷的谈判还是小心为妙,况且在下也不认为流火谷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杨氏发动攻击。”

    颜沁曦似乎对于宁斌的来访并不意外,听得他之言,只是笑问道:“宁道友,说说你的理由。”

    宁斌正色道:“流火谷这些年扩张极快,但杨氏也不曾停下脚步,流火谷并未有对杨氏的绝对优势,以宁某看来,流火谷最多也不过就是在边境之地挑起一些小摩擦罢了,目的不过就是为了趁火打劫,可如若我等现在便迫不及待的邀请大神通者调停谈判,反倒是告知对方我等不愿与流火谷开战,在气势上天然便弱了一筹,如此在谈判过程当中于我等不利。”

    颜沁曦想了想,道:“还有么?”

    宁斌则补充道:“宁某甚至怀疑这原本就是流火谷的一个阴谋,流火谷前番便曾以援助杨氏对抗魔域血都入侵为借口,向杨氏索要半个怀瑜县以及半个岳瑶县,在被拒绝之后,流火谷便摆出一副趁火打劫的姿态来挑起边境冲突,以此向我等施压,为的恐怕还是这两块半县之地,如此,流火谷在无力也不敢抢夺这两块半县之地的情况下,反倒是通过谈判的手段无损的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颜沁曦哑然笑道:“宁道友却是思虑太深了,别忘了,此番居中调停之人乃是桑无忌道祖,以杨氏与桑前辈的情谊,与其说是调停,还不如说是杨氏与他联合向流火谷施压。”

    宁斌摇了摇头没再言语,目光却是向着身后的杨沁琅示意。

    宁斌的小动作并未瞒过颜沁曦,不过她却也并未在意,而是直接看向了杨沁琅。

    杨沁琅神色间明显有迟疑之色,但看向颜沁曦的目光之后,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道:“伯母,侄儿总也觉得那桑无忌居心叵测,我等还是小心为妙。”

    颜沁曦闻言目光一闪,随即脸色一沉,斥道:“胡说,桑道祖非但与我杨氏情谊匪浅,更是你十三叔的岳丈,与你十姑也有授业之恩,此番更是为我杨氏之事奔波,你这般言语心中可还有半点恩义之心?”

    杨沁琅咬了咬牙,抗声道:“伯母,正是因为如此,我等才要对其不得不防,此人身份实在太过复杂,老实说,灵溢宗与咱们杨氏的关系并不和睦,可偏偏此人却与我杨氏最杰出的三位道祖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侄儿觉得此人一言一行皆有深意,他如此刻意交好咱们杨氏,必有所图!”

    颜沁曦的神态突然变得高冷,淡淡道:“哦,你这般说法可有证据?”

    杨沁琅一怔,神色有些颓然道:“没,没有。”

    颜沁曦随即便道:“你说的事情我已知晓,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便下去准备吧,近期恐怕与魔域血都还有一场硬仗,我们的实力本就吃紧,又被牵制甚多,此战必须要全力以赴。”

    杨沁琅有些丧气的拱手正要告退,却突然又听得颜沁曦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再说,就算你说的这一切有理有据,恐怕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时候,十妹恐怕已经与七阳道人展开谈判了。”

    杨沁琅神色一变,就连旁边正要同时告退的宁斌神色也是一愣。

    宁斌与杨沁琅二人一前一后离开老宅大堂,走远之后,宁斌这才略带歉意道:“八郎,今日将你也拉上却是有些对不住了,原本宁某以为自己只是家族一位外姓长老,有些话还是要从你口中说出来才更具分量,如今看来却更像是在教唆你挑拨杨姓内部关系一样。”

    杨沁琅摆了摆手,苦笑道:“宁前辈无需如此,事实上这件事情晚辈原本就有些反感,却又不明白这莫名的反感来自何处,若非是前辈点拨,恐怕晚辈至今还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今日一番话,晚辈便是今日不说,日后想清楚了还是要说的,只是现在看来怕是一切都晚了,但愿西山之上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可这个时候宁斌却是突然微微一笑,道:“或许事情也不一定会有那么糟糕呢!”

    杨沁琅微微一楞,下意识道:“为什么?”

    宁斌笑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的伯母对于西山上目前的一切都知晓的一清二楚么?原本我还是有些担忧的,可刚刚在见过她之后却反而不担心了,或许你我都是杞人忧天了说不定。”

    杨沁琅愕然……

    阁楼秘境之中,这里已经被开辟成为了杨氏最大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处灵植园,内中移栽了不少在整个修炼界都堪称上品的各种灵植。

    阁楼秘境对于杨氏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除了内中移植成功的各种珍奇灵植之外,阁楼秘境本身还是西山杨氏整个守护大阵的重要一环,这里所融合孕育而成的大型木脉乃是五行雷光道阵能够成功运转的关键一环。

    这些年来,杨氏家族当中有不少重要的成员成就负责灵植园的建设,杨君馨、杨君琪都曾经是灵植园的负责人。

    然而实际上,一直以来实际负责灵植园中各种灵植的移植栽培,并对灵植园的扩大做出贡献最大的人,毫无疑问便是杨君昊的夫人,桑无忌的女儿桑椹儿无疑。

    桑椹儿为人谦和低调,向来少是非而多任事,在灵植园这么多年以来处处与人为善。

    杨氏当初初建灵植园的时候,本身底蕴浅薄,对于各种灵植的认知和打理本身便是一知半解,后来多亏桑椹儿加入其中,将自己所知所会尽相传授。

    可以说如今杨氏家族之中曾经在灵植园中有过差事的成员,连同杨君馨和杨君琪在内,又有哪一个不曾受过桑椹儿的指点和帮助?

    而且桑椹儿本身还是一位心灵手脚的制衣大师,经她受培育出来的灵蚕吐出的灵丝,所制的阵衣、灵衣,无一不是杨氏成员追捧之物,甚至还被当成杨氏特有奇珍之物,随着杨氏的商队行销大半个玉州修炼界。

    然而今日的桑椹儿在从灵植园中经过的时候,却是面色苍白神色惶然,在她走进那一片由她亲手培育而成的灵桑树林的时候,便听得一阵愤怒的“呜呜”声传来。

    桑椹儿神色踌躇,但最终还是走了进去,迎面便见到一位唇红齿白梳着冲天辫挂着红肚兜的童子正在愤怒的望着她。

    桑椹儿神色更显歉疚:“果果,对不起,我却是不得不这样,过了今日以后,我便放你自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是被逼的,我没有办法……”

    说到伤心处,桑椹儿更是满目含泪。

    对面的杨果却是挣扎的更为厉害,然而此时他的身上却是被一层层的灵蚕丝线绑缚,而口中更是被一团灵蚕丝塞得满满当当,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声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