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潜流(续)
    杨君昊瞥了小女儿一眼,转而看向二儿子安沁瑾,神色间看不出喜怒,道:“哦,整个锦瑜县?你的胃口可是不小,能守得住?”

    安沁瑾理所当然,道:“有父亲相助,区区锦瑜县如何守不住?”

    杨君昊大有深意道:“我说的是你!”

    安沁瑾认为父亲是有意考验于他,略作沉吟之后,斟酌道:“父亲教训的是,的确是孩儿有些好高骛远了,孩儿与三妹应当徐徐图之,当务之急还是要在提高自身修为的同时,尽可能的拉拢锦瑜县当地修行势力,不过无论如何,父亲的名头还是要借来用一用的。”

    见得杨君昊的深情不置可否,安沁瑾念头一转,略微有些犹疑道:“要是有大哥回来相助的话,那就更好了,如此咱们一举便能掌控锦瑜县三个镇,这锦瑜县与梦瑜、晨瑜两县相比,地域本就狭小,若是我们兄妹三人执掌三个镇,也就意味着锦瑜县一半都在咱家的掌控当中了。”

    安沁瑾话音刚落,不等杨君昊有所反应,一边的桑沁璃带着酸意十足的语气便已经开口道:“大哥?他如今在西山那边可正春风得意,短短十年的时间,这修为从武人境都一路蹦到聚罡境了,得了人家杨氏这么大的好处,他还真当自己是杨家人了,张口闭口便是‘咱们杨氏’如何如何,还指望着他回来帮咱们?不帮倒忙都谢天谢地了。”

    安沁瑾见得杨君昊神色不快,连忙向着三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小心翼翼问道:“爹,您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杨君昊冷哼一声,道:“收起你们的歪心思,为父要重建安氏不假,可不论是安氏还是杨氏终归一体,眼下西山那边遇到了门槛,所有人便该齐心协力过了难关再说其他,唇亡齿寒的道理还用为父多说吗?”

    安沁瑾连忙道:“父亲说的是。”

    桑沁璃闻言眼珠子一转,却道:“不如请外祖父相助?”

    不等父亲和二兄作何反应,桑沁璃便已经接着道:“且不说外祖父如今执掌灵溢宗,那灵溢宗本身便是修炼界最为顶尖的宗门势力,便是外祖父本人身为黄庭道修,那也是修炼界威名赫赫的大神通者,只要他老人家出面,杨家还会有什么危险?有了这么大的人情在手,爹在整个杨氏的地位那还不水涨船高?到时候将一个锦瑜县拿来作为封地算什么大事?还用得着二哥你在这里处心积虑图谋数十年?”

    眼见得杨君昊的神色越发的难看,安沁瑾勉强笑了笑,道:“这样,似乎有些不大好吧?”

    桑沁璃却满不在乎道:“有什么不好?有外祖父大人给咱们做靠山,到时候便是杨氏家族咱们也大可以听调不听宣,就算日后杨氏遭难,大不了咱们就改旗易帜,自成安氏家族,摆脱与杨氏的关系,说不定到时候杨氏家族还要求到咱家头上,再不济咱也还能改称桑氏家族,难不成他们还敢找外祖父大人,甚至灵溢宗的麻烦不成?”

    桑沁璃越说越是得意,对于安沁瑾一再的眼色示意视而不见,而一旁的杨君昊此时脸色已然一片铁青。

    “住口!”

    杨君昊终于勃然大怒,指着吓了一大跳的桑沁璃,道:“不论是安家还是杨氏,两家终归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何能够说出如此忘恩负义的言语来?杨氏家族可曾有半点亏欠你的地方?你可曾还有半点恩义之心?”

    桑沁璃还没有想明白父亲为何会生如此大的气,更是被暴怒的杨君昊吓得面色惨白。

    杨君昊原本心中恼火异常,责骂了几句,见得小女儿面色可怜,心中的火气立马散了八分,但多年历练下来,他也终归不再是当初那个莽撞之人,语气虽然缓了下来却仍旧不容置疑道:“将你的镇子交给你二哥打理,你便在这元磁山上闭关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下山!”

    说罢,杨君昊袖子一甩便离开了锦瑜县,只剩下了兄妹二人一时间神色各异。

    见得桑沁璃神色委屈,安沁瑾语气幽幽道:“三妹,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提改姓投入外祖父门下之事,难道你忘了吗,父亲一生便听不得‘赘婿’二字。”——

    杨君琪回到家中的时候,却正见到苏宝章在浏览一枚传讯符中的内容。

    在苏宝章两旁,她与杨君琪之后所生的两子苏长乐和苏长寿皆在,一家人似乎正在等着她回来。

    “是长安的回信,他怎么说?”杨君琪问道。

    苏宝章将手中的传讯符一扬,道:“长安觉得君山当逢凶化吉,此时正该勠力同心,共渡难关。”

    苏长乐闻言冷笑道:“老大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谁不晓得他如今正在全力冲击道境,正是争取杨家全力支持的时候,当然会向着西山那边说话了。”

    “不过是拜了个好师父罢了,有什么了不起!”

    苏长寿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嫉妒,道:“那杨沁琰曾经也不过才聚罡境,在杨氏第四代修士当中不过中人之姿,就因为得了四舅舅一句指点,短短四年时间便连破两道屏障进阶天罡,老大占了道祖开山大弟子的名头这么些年,才堪堪到了冲击道境的门槛,连他的师妹都不如,要换了我,哼哼——“

    苏宝章没有理会两个儿子的言语,只是向妻子询问了西山议事堂的经过,当听得颜沁曦一再拒绝杨君琪与杨君昊二人查看杨君山魂灯之后,眉头也不由的皱了起来。

    苏长乐闻言大声道:“这还用问么,四舅舅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否则四舅娘怎么可能那么紧张?”

    苏长寿则害怕之中带着茫然,道:“要真是四舅舅有个三长两短,那咱们该怎么办啊?”

    苏宝章同样满脸担忧之色,看向妻子道:“要不你去请教一下桑前辈?他老人家在修炼界德高望重,肯定知道的更多,而且又与杨氏交好,对你也视作衣钵传人多有指点,或许能给我们指一条明路。”

    苏宝章的修为在进阶玄罡境之后便停滞不前,哪怕是后来杨君琪进阶道境,多方收集奇珍异宝米术神通,也无法令其修为更进一步,之后还是通过桑无忌的指点,传授了一道奇术给她,这才帮助苏宝章成功进阶天罡境。

    从这一点上来说,苏宝章对于桑无忌还是颇为感激的。

    不过苏宝章自家晓得自家事,他的修为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再想要更进一步怕是已经不大可能了,而在没有了其他追求之后,这心思不免就在后辈子弟身上放得多了些。

    大儿子他倒不太担心,身为杨君山的开山大弟子,自然有他老师代为看顾,更何况如今大儿子修为比他还高,如今更是要进阶道境,便是想要指点些什么也做不到。

    倒是他与杨君琪的两个儿子长乐和长寿,虽说资质尚可,但比之老大长安却是少了几分恒心,虽有夫妻二人照顾提携,如今修为也不过在聚罡境和化罡境,还需要做父母的多为筹谋。

    杨君琪听得夫君之言只是略作迟疑,但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西山杨氏的外姓客卿长老通常以宁斌和周毅两位道祖为首。

    在杨君山于域外遇险失踪的消息渐渐在修炼界散播之后,杨氏家族的一些外姓客卿,以及杨家势力范围内的一些附属势力,便以各种拐弯抹角的方式向他们二人探听消息的真实性。

    二人被搞得不胜其烦,索性将一些人召集起来,道:“且不说君山道祖之事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如今杨氏家族大势已成,西山之上姓杨的道祖便有三四位,杨氏于我二人也多有救命之恩,且这么些年来与杨氏交好,受过君山道祖照拂的各方势力有多少?我便问你等,如今这玉州有哪家宗门势力是杨氏的对手?就算出了玉州,又有哪家宗门势力能奈何得了西山之上的那座守护大阵?抛开这所有的一切不算,这些年来杨氏崛起有目共睹,然则杨氏对诸位如何,诸位心中该当有一杆秤才是!”

    众修既惭且愧,满脸讪笑而退。

    在众人离开之后,原本在众人面前胸有成竹的宁斌与周毅两位老祖却是变得忧心忡忡,暗自聚在一起商议。

    “我已两次前往西山向杨夫人请教,只是夫人多是顾左右而言他,至今宁某也不晓得其到底有何打算,周兄你如今也算是杨氏外戚,可有什么内部消息?”

    宁斌神色间略有不满,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奈何颜沁曦却是三缄其口,这让宁斌感受有些不被信任。

    周毅苦笑道:“什么内部消息?我家那口子如今却是笃信了释教,整日里吃斋念佛,不问世事,要不是这事儿是君山道祖点过头的,我都不晓得该如何处理。”

    两位杨氏客卿首座长老相顾无言,片刻之后,周毅却是突然目光一亮,道:“欧阳那里会不会有什么消息?他长期坐镇南天门,身为炼器宗师结识的人也多,消息应当最为灵通。”

    宁斌沉吟道:“欧阳那里应该会有留意,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似乎正在冲击炼器瓶颈,在他没有返回西山之前,你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