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解决
    鬼王陆禁的运气其实还算是不错!

    他降临玄冰大陆的时候,杨君山刚刚因伤掉入黄壤大陆的流沙坑底部不久,此时九天世界八座三绝仙藏已经开启了六座,对于剩下的两座仙藏,九天世界的本土修士自然是严防死守。

    可即便是在如此情形之下,鬼王陆禁还是凭借着鬼族天赋接近了玄冰仙藏,当众修发觉不对的时候,他已经开启了仙藏并闯入其中,在草草寻到了几件宝物之后,又趁着众修蜂拥而入抢夺玄冰仙藏之中宝物所造成的混乱下,成功脱身而出。

    尽管在最后他还是被一位仙君发现并将其重伤,但还是赶在被围堵之前离开了九天世界。

    在从九天世界死里逃生之后,陆禁自然以为自身已经安全,又因为体内伤势的恶化而不得不藏身于一颗星体之中疗伤。

    然而他的好运便到此为止了!

    几乎是与他前后脚的功夫,陆禁便见到了让他魂飞天外的一幕。

    原本被他们联手围攻逼入九天世界,所有人都认定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杨君山,居然活着从九天世界出来了!

    数日之前,九天世界之外,杨君山一人独战群雄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此时的鬼王自然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暗暗祈祷杨君山快快离开此地,他也好尽快返回周天世界将这个消息告知先前围攻他的所有人。

    然而这杨君山却不知为何,在从九天世界出来之后,非但没有尽快离去,反而魔怔了一般悬浮在星空当中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这下却是坑苦了藏身于星体之后的陆禁!

    鬼王陆禁虽然有着鬼修天赋神通,藏匿手段极为高明,再加上杨君山神思不属和星体的遮挡,原本是有可能不被杨君山发现的。

    奈何他却是重伤之躯,气息本就紊乱,一开始强行镇压还能瞒过一时半刻,可时间长了,体内的伤势使得他再无法继续压制,只是微微泄露了那么一丝,便立马惊动了杨君山。

    鬼王陆禁接下来的命运几乎便已经注定了!

    不过鬼王陆禁到底是鬼族平等王血裔嫡传,哪怕是在绝境之下,一身神通之诡异还是令杨君山大开眼界。

    然而可惜他遇到的是杨君山!

    却见杨君山只管将山君玺祭起,双手掐出一道印诀,大喝一声“镇!”

    玄光从本命法宝之上铺开,以杨君山为中心,方圆五百丈范围之内的虚空尽数被他的神通封镇,甚至连原本在星空之中循着轨迹运行的星体陨石,在这一刻都被牢牢的封镇在了虚空当中一动不动。

    原本已经在虚空当中消失的鬼王陆禁突然在数十丈之外的某块陨石边上出现,看样子似乎也被禁锢。

    不过随后便有一道隐晦的灵力波动传来,僵立的陆禁顿时恢复了行动,不过这种情况下他再想要施展空间神通可就危险了。

    “这便是传说中平等王传承下来的‘阿鼻无间遁’?”

    杨君山轻笑一声,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向着陆禁逃离的方向走去。

    四周虚空变幻,便是一道简单的“缩地成寸”神通,此时在他的脚下施展出来,足可以在行走的过程当中压缩空间,形成“咫尺天涯”一般的效果。

    鬼族的遁术原本在星空大世界中便独树一帜,而陆禁身为十大鬼祖中的平等王血裔,其鬼遁神通更是神妙非常,就见一道淡黑色的雾气在原本就晦暗的星空之中轻捷而走,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便要冲出了杨君山所禁锢的五百丈虚空。

    “今日若真要让你走脱,杨某这‘弑仙道人’道人的名号岂不是会让你等大失所望?”

    却见杨君山只是伸手向着头顶的山君玺一点,只见这本命法宝在半空当中滴溜溜一转,原本被用来镇压虚空的灵光突然分成青金二色,两仪元磁神光展开,瞬间便有千钧之力压下,令鬼王陆禁的遁光猛地一沉,紧跟着便举步维艰起来。

    修为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各种本命神通在他的手中已经能够做到随心所欲的转化,哪怕是本命道术神通也是一样,实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眼瞅着杨君山两三步之间便与他的距离拉近了十余丈,这陆禁如何不惊慌失措?

    只是杨君山此时看上去颇有一些猫戏耗子的心思,明明能够有着将陆禁一举击杀的实力,却始终将其玩弄于鼓掌之中。

    “可杀不可辱!”

    陆禁口中虽是这般说,可手中却并未停止抵抗,仍旧在顽强的挣扎着,不放弃任何一丝可能逃脱的希望。

    这两种行为看似矛盾,可杨君山却大致能够理解,这应当是鬼族修士特有的一种种族特质:那就是对于鬼修而言,在死之前从来都没有什么绝境!

    也正因为如此,鬼族修士哪怕频临绝境也往往会挣扎到底,尽管在许多人看来,这些挣扎根本就是徒劳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这一点,便如眼前的陆禁,虽然仍旧在挣扎求生,可实际上若是他心中没有绝望的话,又怎么可能说出这般话来?

    不过杨君山对此却视若未闻,只是笑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陆禁先是一怔,紧跟着便似乎明白了什么,凄厉的笑着道:“你想要得到玄冰仙藏中的宝物?”

    杨君山眉头微微一皱,正要开口说什么,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四周星空的一切似乎也没有变化,可他与陆禁之间的距离却是在瞬间不断的拉开。

    “妄想!要么大家一起死!”

    说话之时,却见陆禁突然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笏板模样的东西出来,而此物却是在瞬间带给了杨君山极其危险的气息。

    这种气息以及带给他的压力对于杨君山来说并不陌生,曾经在雷州,在黑风大陆,在黄壤大陆,在面对那些仙境存在的时候,他都曾经感受过这等压力。

    那块笏板突然在陆禁手中炸裂,而后却有一柄以血红色线条勾勒而成的长剑从中飞起,遥遥指向正在后退当中神色凝重的杨君山。

    “哈哈,杨君山,你不是号称‘弑仙道人’么,那就尝一尝我陆家的阿鼻穿心剑吧!”陆禁正在疯狂的大笑。

    这道符板乃是陆禁身上的保命之物,乃是他当年奉命潜入周天世界的时候,有族中鬼仙前辈特意赐下以防万一,内中封印的乃是一道鬼仙剑气,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决不可用。

    杨君山神色凝重却并不惊慌,事实上身为鬼族十大鬼祖血脉嫡传,要是陆禁身上没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才会令杨君山失望。

    更何况与仙境存在交手,对于他而言早已不是第一次!

    那阿鼻剑气虽然凌厉且带着三分邪意,可到底还是不脱鬼修之窠臼。

    鬼修真正令人害怕的是什么?

    是袭杀,是潜藏,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威慑!

    正面相拼,始终不是鬼修所长,哪怕是一位鬼仙的手段也是一样。

    杨君山连真正的仙境存在都曾有过交手,而且不止一次,又如何会怕一位鬼仙的手段,更何况还是封印在符板当中?

    破天锏瞬间祭出,瞬间施展出撼天道诀,一道恢弘的金黄色光柱在星空之中与阿鼻剑气正面相击。

    在悄无声息之间,金黄色的光柱瞬间黯淡,而血红色的阿鼻剑气同样湮灭无踪。

    唯有杨君山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被击溃的阿鼻剑气并未全部湮灭,而是又散碎而无形的血芒刺向了杨君山的身躯。

    这却是一道让人有些防不胜防的神通,那阿鼻剑气真正的杀招并非是那看上去妖异的血红色剑芒,而是在剑芒溃散之后的血芒暗袭。

    若是换成其他人,说不定还真就要被这道暗手暗算,猝不及防之下,一旦那些血芒刺入身躯,便会败坏修士的血脉筋肉,纵然不会丢了性命,怕也要元气大损。

    可惜它碰上的是杨君山,一位锻体术即将大成,且矢志要肉身成圣的存在。

    这些无形的血芒充其量只是让他打个冷颤,随即便被血脉之中的纯阳之力焚尽。

    击溃了一位鬼仙的暗手,杨君山抬眼看去时,却正见到陆禁的遁光早已到了数百丈之外,而杨君山能够在阿鼻剑气之下生还似乎也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虚空之中传来陆禁得意的大笑:“哈哈哈哈,杨君山,你等着,你没死的消息很快便会被人知道,有本事你不回周天世界啊!”

    杨君山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怎么就这么笃定能逃走了呢?”

    一枚小小的独木舟在脚下涨大,杨君山踏入舟中向前一指,咫尺天涯终究还是比瞬息千里差了一筹。

    虚空之中陆禁的声音刚刚戛然而止,杨君山便已经重新追在了他身后数十丈之处。

    然而此番任凭陆禁如何手段,最终都再避不开杨君山当头一锏!

    大神通者斗法,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记得毁尸灭迹!

    眼瞅着鬼王陆禁的身躯在星空之中湮灭,杨君山终于放下心来查看从他身上搜到的寥寥几件东西。

    堂堂黄庭鬼王,出身不凡,身家自然不会少。

    可惜在随着陆禁陨灭之后,他身上的许多宝物,诸如法宝之类,也随之尽数毁灭,甚至连同他手中的储物法宝。

    这让杨君山看着到手的仅有的几件物品脸色显得异常难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