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复活
    “八座仙藏开启了六座,其中黑风和碧水两座仙藏都被偷渡者盗走了镇府之宝且全身而退,其他开启四座仙藏的偷渡者,其中有两人已经身死,剩下两人虽然伤遁,但从仙藏之中带走的虽也算得上是奇珍,但与天风柱、三光神水相比而言,却要差得远了。”

    这两位道人之间的关系看上去还算是不错,两人在交流当中彼此互通了不少消息。

    黄浊道人这时也道:“听闻几座仙藏开启之后不久便又关闭,据说是天庭的手笔?”

    许岩道人点头道:“的确是有这个消息,域外偷渡者打开仙藏之后,这仙藏便会收归天庭掌控,大概是要细水长流的意思,以后可能要定时开启了。”

    黄浊道人朝着许岩道人使了一个眼色,口中却道:“嘿,看样子一旦黄壤大陆的仙藏开启,你我可要抓紧时间闯到里面拿几件珍宝出来了。”

    许岩道人会意,高声笑道:“的确如此!”

    话音刚落,两位道修同时脸色一变,大声道:“就是现在,动手!”

    两位道人同时施展神通,两道黄色的灵光飞出化入地面当中,地面的沙土顿时变得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翻滚起来,只是片刻之后,原本翻涌的地面便渐渐的平稳下来,并最终变得坚实板结,与周围的荒漠沙丘相比,这一片地面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被禁锢的地底囚牢。

    “呵呵,这域外之人却是可笑,以为潜藏在地下便能够躲过你我探查,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黄壤大陆?在我等土行一脉修士面前施展遁地神通,实在是班门弄斧的很!”黄浊道人冷笑道。

    许岩道人也笑道:“都说此番偷渡前来的域外之人神通实力俱是不弱,却不曾想露出如此大的破绽出来。”

    黄浊道人带着嘲讽的语气道:“或许此人便是一个例外,道友之前不也说开启碧水大陆仙藏的域外之人修为也不见得有多高,不过是因为其背后的大势力令天庭仙君心生忌惮,这才最终走掉的么?没准今日你我也擒下了一个了不得的域外大人物呢!”

    许岩道人闻言也调侃道:“正是正是,你我还是快去看看,问一问此人身后的背_景,然后通知天庭仙君前来领人,没准你我还能待价而沽,除了开启仙藏之外,还能换一个好价钱也说不定。”

    许岩道人说罢,两人放声大笑,笑声之中说不出的得意。

    笑罢,许岩道人转身转了两圈,人便向着地面下沉去,而黄浊道人则直接身化一道黄光,直接钻进了地底下面。

    然而仅仅只是两人遁入地下的刹那,原本禁锢的地面突然又如同水流一般剧烈的晃动起来,地面的流沙甚至如同水浪一般勇气了波涛,数十丈高的尘雾涌去,遮掩了所有人的视野。

    紧跟着地面之下似乎有沉闷的巨响传来,伴随着地面的震颤,仿佛有沉睡的洪荒巨兽醒来一般。

    俄而,原本一切的声响波动都在骤然之间消失,天地之间恢复了平静,待得尘雾渐渐散去之后,在原来两位本土道修所站立的方位,地面缓缓有流沙翻涌,身形狼狈浑身浴血的杨君山从地底升到了地面之上。

    “咳咳咳——,在杨某面前施展遁地神通,你们才实在是班门弄斧的很!”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嘶哑,再加上他满脸的倦容,可以看得出来此时杨君山的情况很是不好。

    不过杨君山还是微微吸了一口气,黄壤大陆上浓郁的土行元气让他精神随之一振,而后便见他朝着地面上一点,道:“指地成钢,凝!”

    “这一下估计十天半个月你们是出不来了,好好在里面呆着吧!”

    杨君山站在原地,随着他体内的九仞真元运转,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的天地元气都被吸引,纷纷向着他这边汇聚而来,形成了一个巨大而无形的灵气漏斗,向着他的体内灌注而去。

    甚至随着他功法运转的加快,以及在真元修复之下体内伤势的好转,他整个人就如同无底深渊一般吞噬着从四周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在他身周凝聚而成的灵气漏斗也越来越大,渐渐因为灵气的浓郁而散发出灵光,从而将原本无形的漏斗渐渐勾勒了形状出来。

    漏斗越来越大,引发的灵气波动也越来越广,直到杨君山猛然醒悟过来,在压制了体内伤势之后,便连忙挥手令汇聚在周围的天地元气散掉。

    要是再这么下去,保不准便会有其他修士被惊动而赶来查看,杨君山虽然不惧,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过多的麻烦,特别是在他体内伤势尚未痊愈的情况下。

    “这里不愧为是九天世界大部分土行一脉修士的汇聚而之地,土行元气的浑厚以及精纯度,完全算得上是土行一脉修士的修行圣地,就连自己都差一点因为沉浸在修炼当中难以自拔!”

    之前杨君山与张玥铭等界主一脉的修士大战,虽说杨君山早已经为自己准备了后手退路,但为了验证自身实力的极限,以及摸清楚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幕后之人的真正底细,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与众修死斗,将隐藏在暗中的对手一一引了出来。

    然而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身背五创,内腑受伤,最后鬼王陆禁那一击更是让杨君山完全没有想到,整个心脏都差点被绞烂。

    若非杨君山练就了《六腑锦》和《五脏图录》,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修士,哪怕同样是走肉身成圣一脉的黄庭道修,在如此伤势之下怕也难逃陨落之危。

    可即便是如此,当杨君山利用右手掌上的另外一枚本源印记重新进入九天世界之后,在空间通道的挤压之下,原本杨君山利用强横的肉身而压制的伤口纷纷崩裂。

    从伤口处渗出了大量的鲜血,以及心脏被重创,使得杨君山几乎要陷入昏迷,在从空间通道出来的刹那,他甚至无力掌控自己的身形,直接从半空掉落至流沙之中,最终被卷入地底。

    不过黄壤道人的天然环境却是对杨君山极为有利,在他被卷入地底之下,非但没有让他窒息,浓郁的土行元气反而令他瞬间清醒过来,并开始试图压制体内的伤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黄浊和许岩两位道人循着空间波动赶来此地的时候,杨君山因为伤势而无法完全控制自身的气息,反而被这两个本土道修发现了破绽,差一点为人所制。

    在镇压了黄浊和许岩两位道修之后,杨君山晓得此地不宜久留,在体内伤势稍稍得到控制之后,便分出一道神识循着手掌上的本源印记略作感应,然后便向着东北方向遁去。

    感受着脚下独木舟的轻盈快捷,杨君山不禁摇头苦笑,这件飞遁法宝在黑风仙藏之中融合了风行至宝之后,非但飞遁的速度大增,而且自身的品质在越过宝器中品的品阶之后继续提升,看这势头再精心温养一段时日之后,怕是就会自行晋升为上品宝器。

    那“千里快哉风”若是在风行修士的手中,定然有着更为精妙的用途,然而在他的手中,却多少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好在驾舟而飞遁,杨君山至少还能坐在舟中调控伤势,待得他从西部荒漠来到了东北的入云山脉之后,他已经闯过了小半个黄壤大陆,短短五日之间,他体内的伤势,在强横的锻体修为以及磅礴生机的修复之下,也已经痊愈了七八成。

    黄壤大陆东北部的入云山脉,因为山脉高大,许多山峰高耸入云,因而得名。

    入云山脉南北走向,而杨君山循着本源印记来到此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完全不用通过本源印记的感应来确定仙藏的具体位置。

    因为黄壤大陆的三绝仙藏早在一千五百年前便已经被人发觉,就位于入云山脉的中段。

    这一千五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想要开启仙藏而不得,渐渐的却是在仙藏周边的地域形成了修士的聚落区域,而名字便叫做“仙藏城”!

    杨君山远远的望着仙藏城中央上空的那座在云层当中若隐若现的巨大浮空峰,而那就是三绝仙藏的所在!

    传说一千五百年前,浮空峰其实还是入云山脉的第一高峰,同时也是整个黄壤大陆的最高点,而三绝仙藏便在这座山峰山腰处的山腹之中。

    也正因为作为第一高峰,这里经常会吸引修士前来游览,一来二去便被人发现了仙藏的存在,之后千余年来,黄壤大陆的修士用尽了所有办法,甚至将整座山峰的山脚和山顶都尽数挖空削去,只剩下山腰悬浮在半空,可仙藏却仍旧不曾被打开。

    杨君山尚未进入仙藏城,便已经察觉到了城中有异,虽然看上去城池仍旧进出自由,可实际上却是一副外松内紧的状态。

    他只是稍作打探便已经知晓发生了何事,说来也是与他们这些偷渡者有关,为的便是防备他们这些域外偷渡之人。

    仙藏城的形成原本就是源于最一开始的修士试图开启仙藏而不得,之后仙藏城渐渐形成,可以说开启仙藏几乎便是整个仙藏城的共同心愿。

    然而没有本源印记又无法开启仙藏,因此,仙藏城的修士对于域外偷渡者的情绪很是复杂,他们既不愿意仙藏里面的宝物被域外偷渡者盗走,甚至不愿意与仙藏城之外的本土修士共享仙藏之中的一切,也担心域外偷渡者被整个仙藏城的修士所吓阻而不敢露面,最终使得浮空峰内部的仙藏无法开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