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沉沙
    相比于周天世界,九天世界是一座底蕴要远逊于前者的位面世界。 .更新最快

    最明显的莫过于这两座位面世界在星空之中的隐藏,以及自我保护的力度。

    周天世界在星空之中的大概位置已经为大多数域外势力所知晓,然而周天世界的界主却能够在整个位面世界之外布下一座仙阵,结合世界屏障双重隐藏,使得域外势力至今都无法准确的定位周天世界的具体位置,只能够通过连接周天世界几处密地的不稳定通道强行入侵,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惨重。

    而九天世界除却世界屏障的自我保护之外,却再未有其他的保护措施,以前这位面世界的具体位置未曾被人发觉也还罢了,如今既然已经被人知晓,也就意味着九天世界的世界屏障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域外势力的强行冲击。

    当然,想要冲破一座世界的世界屏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当初域外势力入侵周天世界便需要动用星空巨舟,九天世界不比周天世界底蕴,但想要强行冲破世界屏障的阻隔,想来至少也需要星海大舟这个级别的重器才有可能。

    至于像杨君山这般黄庭道祖,强闯世界屏障根本就是找死,哪怕在他登仙成功,肉身成圣直接跨入金身仙的级别,也不要奢望能够在有界主天帝坐镇的情况下还能闯入九天世界之中。

    因此,在杨君山选择一头撞向九天世界的世界屏障之后,张玥铭以及松、竹、梅等人便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罢手,只是封住了他可能逃窜的路径,坐等他整个人在隔天网之下消融。

    众人不动,萧巽乾尽管对杨君山身上可能存在的仙藏至宝眼馋的要死,可也没有勇气单独一个人追上去送杨君山一程,也只能咬牙切齿一般目送杨君山自尽。

    不过随即萧巽乾目光便是一亮,便在杨君山眼看就要撞入九天世界空间屏障的刹那,众人的神识几乎在同时捕捉到了一道微弱的空间波动,一道寒芒在半空之中一闪而逝,早已无力招架的杨君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被洞穿,随后整个人被虚空之中突然泛起的空间波动所吞没。

    一道人形如同水波一般在虚空的波动当中缓缓出现,然后便目送着杨君山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鬼王又何必多此一举?”柏青道人见得出现之人便开口问道。

    那人闻言身子一颤,然后才慢慢的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扫了众人一眼,语气之中带着三分冷寂,道:“陆某只相信死人!”

    柏青道人皱了皱眉头,他似乎察觉到鬼王陆禁神色有异,道:“莫不是鬼王阁下发现了什么?”

    陆禁双目一凝,刚刚他刺穿杨君山胸口的时候,杨君山脸上突然浮现出的那一丝诡异的笑容突然在脑海当中闪过,随即他神色一缓,冷冷道:“既然是死,死的彻底一些岂不更令所有人都放心?”

    “陆禁道友所言大善,”萧巽乾先是开口附和,可紧跟着语气便是一转,道:“不过要是鬼王阁下当时将那杨君山身上的储物法宝摘下来就更稳妥了!”

    鬼王陆禁那一双毫无生机的眸子盯得萧巽乾有些发毛,然后才冷冷吐出了两个字:“无聊!”

    张玥铭这时开口道:“没有本源印记,那杨君山进入九天世界就死定了,我等任务已经完成,就此回禀九驷仙尊吧!”

    剑竹道人闻言也道:“没有杨君山这个潜在的威胁,周天世界在界主的掌控之下便至少还能维持三百年,到时候一旦界主掌控了周天世界的全部本源意志,那么纵然周天世界化作周天星界,也要受到界主本人的意志影响和掌控,如此将来甚至还有可能一窥那至尊永恒之位。”

    释修灵童尊者闻言却是低声喧了一声佛号,随即双掌合十,不晓得其心中所想。

    “此地不宜久留,九天世界的界主一旦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便有可能派人追杀我等,也可能会转移整个位面世界在星空之中的位置,我等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风华道人这时也开口道。

    众人纷纷架起遁光准备离开,鬼王陆禁却是突然开口道:“诸位先行一步,陆某却是尚有其他一些杂事需要处理,需要晚一些回返周天世界。”

    众人都是一愣,柏青道人沉声道:“鬼王可莫要忘了从仙宫离开的时候,在昊天镜之前发下的誓言。”

    陆禁神色冷淡,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只是开口道:“放心,陆某晓得分寸!”

    柏青道人也只是警告了一句而已,似乎对于陆禁趁机在域外与鬼族之人串联并不担心,而后便与众人一同离开了此地。

    陆禁在原地停留了片刻,之后便从另外一个方向遁走,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深邃的星空之中。

    ----------

    九天世界黄壤大陆西部。

    一片黄沙戈壁之上,半空当中的虚空突然呈旋涡状开始扭曲,片刻之后深陷的漩涡形成一条空间通道,一个浑身浴血的修士从中掉落,在摔倒地面上的刹那便见得有黄沙流动,卷着那修士的身躯陷入到了地底深处。

    却原来是这修士运气实在不好,重伤之下跌落在此地,却不妙落地之处却是一处流沙陷坑。

    虚空漩涡开始缓缓在戈壁上空消散,待得空间通道消失后不久,天边两道遁光分别从东、南两个方向而来。

    片刻之后,两道遁光似乎发现了彼此,在半空之中稍作停顿之后,这才重新向着此地飞了过来。

    “黄浊道友所谓何来?”从东边过来的修士率先开口问道。

    南边飞来的修士则微微一笑,道:“许岩道友何必多此一问,黄某此番前来自然与许道友目的一致!”

    两人说罢却是相视一笑,双双将遁光降落下来。

    许岩道人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道:“既然你我都寻到了此地,那么想来之前的感知便不会出错,黄道友以为如何?”

    黄浊道人点头赞同道:“地点不会错,就是不知道这人去了哪里,如今八座浮空大陆上的八座三绝仙藏已经被打开了五座,咱们黄壤一脉,虽都知晓那域外偷渡者是敌非友心怀叵测,却无不对其能够开启仙藏而翘首以盼呐!”

    许岩道人微微一笑,道:“看来黄道友的消息稍稍有些滞后,根据徐某之前刚刚得到的消息,碧水大陆的仙藏也被开启了,甚至于和黑风大陆一般,仙藏之中的镇府之宝也被域外偷渡之人带走了。”

    黄浊道人乍闻此讯顿时满脸惊愕,道:“带走了?不是说有两位仙君专程下凡坐镇么,而且碧水大陆的实力可是在八大浮空大陆当中名列前茅,怎得还让域外偷渡之人全身而退?难道说出现在碧水大陆的偷渡之人比黑风大陆那位与仙君正面交锋的偷渡者还厉害?”

    许岩道人苦笑道:“具体的缘由还不清楚,但许某却是从一位长辈那里风闻,据说是那域外偷渡之人身份很是不简单,坐镇碧水大陆的两位仙君中的一位曾经前往域外游历,因此,在动手的时候似乎缩了手脚,也连累的另外一位仙君疑神疑鬼,最终却是让那偷渡者逃掉了,而且从天庭传来的消息,那位涉险放水的仙君返回天庭之后似乎也并未受到天帝责罚。”

    黄浊道人惊叹道:“这么说来那偷渡之人的身份果真不凡,甚至连天帝都有可能有所忌惮了?”

    许岩道人微叹道:“这样的事情在天庭之中也不会有具体的结果,就像黑风大陆那位域外偷渡者,不是便因此传出了尚有另外一条肉身成圣,直接成就金身天尊道途的消息么?”

    黄浊道人闻言摇头道:“这消息却是太过玄乎,黄某是不大相信的。”

    许岩道人却道:“这谁又能说得清楚?开天至今数千年,谁知道这中间埋葬了多少隐秘之事?别的不说,当初开天之际数位天尊争夺天帝之位,也曾有天尊传下道统,可天帝归位之后,这数千年来修炼界独尊天帝,你可还曾听说过有其他道统存在?”

    黄浊道人闻言连忙摆了摆手,低声道:“如何便说起了这些?还是先寻那偷渡之人的踪迹要紧。”

    两人的闲谈似乎触及到了这方世界的一些禁忌,一时间两位道人都不再言语,而是专心勘察起了空间波动在周围留下的痕迹,妄图以此便推断出那偷渡之人进入这方世界之后离开的方向。

    如此又过得片刻,也不晓得二人是否有所得,黄浊道人却是先开口道:“说来黑风和碧水两座仙藏都被域外之人盗走了最重要的至宝,之前听说黑风仙藏中的至宝应当是天风柱,据说那是所有风行至宝中排名前三的无上奇珍,甚至因此还在黑风大陆引发了大规模的黑风暴,令黑风大陆损失惨重,却不知碧水仙藏中被盗走的奇珍又是何物?”

    许岩道人神色看上去有些复杂,不晓得是因为痛惜还是幸灾乐祸,道:“是三光神水!”

    黄浊道人闻言先是怔了一怔,紧跟着“咝咝”吸着凉气,道:“那碧水大陆的那帮人还不急的跳脚?”

    许岩道人大有深意道:“已经跳脚了,许某得到消息,碧水大陆有不少人乘着浮空舟已经向着黄壤和玄冰大陆来了。”

    黄浊道人一愣,道:“这是要来争别人家的肉啊,怕不是到时候还会有纷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