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短暂
    中品宝器?

    杨君山诧异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一直飘在自己身后的独木舟的确就是恍惚之间从下品宝器提升到了中品宝器。

    虽然这种法宝品质上的提升往往只能看到结果而无法观摩其过程,但杨君山还是能够隐约感知到,哪怕是独木舟的品质在晋升为中品宝器之后,这个提升的过程仍旧不曾终止。

    只不过独木舟本身便被杨君山温养数十年,其品质早已达到了下品宝器的巅峰,要突破晋升到中品宝器也只不过缺少一个契机,而如今在进阶之后若想再冲击上品宝器,纵使独木舟自身的品质仍旧在提升的过程当中,却也不是短时间之内就能够达成的了。

    在搞清楚了在独木舟身上发生的一切之后,杨君山自然不免心生好奇,到底这独木舟是融合了何种天材地宝,才使得自身品质得以质变?

    杨君山的神识在独木舟之上内外感应,甚至不惜浪费了不少时间,为的便是想要查找独木舟质变的根源。

    而最终在独木舟所化的器灵周围,杨君山的神识终于敏锐的捕捉到了一缕环绕在器灵周围正在缓缓与之融合的无形风息。

    “这难道是风行之宝‘千里快哉风’?”

    杨君山皱着眉头有些拿捏不定,因为这一缕风息已经与独木舟的器灵开始了融合,本身也产生了不少质变,而他本身又对风行至宝了解不多,只能大概推测可能是此物。

    若当真是如此的话,这一缕风息与独木舟这种奇异的融合倒也能够说得通,毕竟“千里快哉风”这种风行之宝本身便更偏向于飞遁,而独木舟本身便是一件纯粹的飞遁法宝,这才使得两物在碰撞之后发生了如此奇妙的变化。

    然而尽管如此,杨君山心中还是感到大为遗憾,那“千里快哉风”到底也是一件风行之宝,而独木舟这件法宝本身的起点似乎又显得太低了些,若是当时自己提前感知到这一股风息,并在两者相撞之前将之截住并捕获,那么这件天地至宝在他的手中,日后或许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不过杨君山转念又一想,好歹是自己的飞遁法宝与这风息撞上了,否则别说自己能不能提前感知并将之截留捕获,甚至更有可能就此错失这件天地至宝也说不定。

    千鸟在林还不如一鸟在手,如此一来,杨君山便也不再纠结此事。

    因为器灵正在与风息融合,此事反而无法再凭借本能自行吞吐仙藏之中的风行元气,杨君山索性将独木舟重新收入丹田之中温养,以便能够让此法宝品质提升的速度加快一线。

    至于之前刚刚到手的定风珠,此物虽然是风行一脉修士用来修炼身外化身的绝佳之物,但对于杨君山来说却是用不到,只能当做一件法宝暂时收藏起来,而且因为“千里快哉风”这件风行至宝的缘故,让他原本因为得到定风珠的喜悦也因此被冲淡了不少。

    不过得到“千里快哉风”是一个意外,而得到定风珠也同样是一个意外!

    原本杨君山是感知到了仙境之中风行本源的异动才赶过来的,而定风珠却只是途中的一个意外发现,它自身的特性显然不可能催动风行本源的涌动,那么便应当另有他物才是,甚至杨君山怀疑整个鬼泣峡所形成的罡风肆虐的情形都或许与之有关。

    杨君山只是稍作思忖便下定了决心,继续向着神识之中感应到的方向而去。

    而与此同时,剧烈的空间波动分别在仙藏之中两处不同的方位传来,杨君山身形微微一顿,然后便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风行本源涌来的方向冲去,以至于在强大的风压之下,便是以杨君山的强横肉身,都被挤压的毛孔之中向外渗出血来。

    两道强横的神识分别从仙藏不同的方位横扫,片刻之后便几乎在同一时间捕捉到了杨君山所在的方位,而后便向着他包夹而来。

    杨君山对此却是置若罔闻,仍旧坚定的向着风行本源涌来的方向前进,而不出杨君山所料的是,在那两位仙君快速接近他附近的时候,速度却是突然同时放缓,甚至从神识的感应来看还颇有些举步维艰的意思。

    杨君山冷笑一声,若是单论彼此实力,杨君山自然不可能是两位仙君的对手,但在目前环境之下,单纯比较肉身的强横程度,他还真就不怕这两位仙君能在风压如此压制之下还能追上来。

    强大的罡风迎面,甚至让杨君山连眼睛都几乎要睁不开,而便在这个时候,他眯着眼睛终于隐约看到了一根正在盘旋的风柱。

    天风柱啊,果真便是天风柱!

    真没想到,九天世界的黑风大陆之上居然有如此风行至宝,更没有想到的是,三绝仙尊居然将一根天风柱都能捕捉并禁锢在仙藏之中。

    天风柱,这是一种只有在九天罡风之中才能够孕育而成的风行本源至宝。

    杨君山虽不知此物在风行至宝之中具体排名,但却可以肯定此物的牌位定然名列前茅。

    在见到此物的刹那,杨君山便已经大致明白,整个仙藏之中所承受的巨大风压源自于何处,而鬼泣峡中肆虐的罡风又从何来,这一切都是源自于眼前这一根旋转着的巨大风柱,哪怕三绝仙尊将它禁锢在了仙藏之中,却仍旧能够将本源之力从秘境空间之中渗透而出。

    只是此物自己又该如何收复?

    哪怕三绝仙尊当初以金身仙修为,也只能将这一根天风柱禁锢而已,杨君山可不认为自己的本事比三绝仙尊还要大!

    眼瞅着想要接近天风柱越发的困难,杨君山无奈之下只得将刚刚到手的定风珠草草炼化了一番之后祭起,原本强横的将他的双眼都压制的睁不开的风压顿时一减,同时连带着他周身上下的压力也跟着减轻了许多。

    这个时候杨君山才注意到,他整个人此时已经被从毛孔之中渗出来的鲜血染红,看上去就如同血葫芦一般,可见他之前坚持接近天风柱过程当中所承受的压力。

    不过哪怕是杨君山祭起了定风珠,却也不可能将身前涌来的本源风压完全屏蔽,充其量也只能是略微减缓罢了。

    定风珠这等异宝在天风柱这般顶尖的天地至宝面前也会变得完全不够看。

    不过对于此时的杨君山来说,哪怕只是将他原本承受的压力减缓便已经足够了。

    杨君山再次向着天风柱所在的方位接近,而原本已经与他极为接近的两位仙君,此时却是再次被拉开了距离。

    而当杨君山越发的接近天风柱之后,他却是赫然发现了一个令他大为惊诧的现象,那便是那一根看上去仿佛顶天立地一般的天风柱似乎正在缩小着。

    杨君山几乎以为自己看错,待得他将广寒灵目的神通发挥到极致之后再看时,却再次肯定了他先前得出的结论,这根几乎连通了仙藏秘境空间上下的天风柱,的确是正在因为内中本源之力的挥发而缩小着,而且缩小的速度极快!

    杨君山顿时有些恍然,如果说之前鬼泣峡中的罡风是因为受到从仙藏秘境之中渗出的风行精华影响的话,那么在仙藏开启之后,直接从空间通道之中涌出去的就是天风柱自身挥发的本源了。

    或许当初三绝仙尊在此地开辟仙藏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藏匿他在黑风大陆上收刮的宝物,还是为了让天风柱这道天地至宝不会因为自身本源的挥发而彻底消失在黑风大陆。

    想明白这些的杨君山再次努力加快了脚步,原本定风珠为他争取而减轻的那一丝压力也很快便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但他此时距离天风柱已然近在咫尺。

    可便在这个时候,清晰的空间波动再次出现并分布在秘境的不同方位,而且看样子来人至少也有五六个。

    进来的人越多,那么仙藏的空间通道必然也会被开拓的越大,而空间通道越大,那么仙藏之中的天风柱挥发的便会越快!

    天风柱的加速溃散,非但没有让杨君山感到轻松,反而因为在挥发过程当中引发更大的风压冲刷而令他越发的苦不堪言。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原本被杨君山稍稍拉开了距离的两位仙君突然气势大盛,哪怕在风压加强的情况下,却突然逆流而上,迅速拉近了与杨君山的距离。

    杨君山心中明白,这或许应当是两位仙君已经确认了天风柱的存在,自然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之得到,也或许是这两位仙君受到了什么指令,却是要打算不惜消耗纯阳本源也要来对付他了。

    然而不论哪一种,杨君山都必须要尽快得到天风柱,因为此时的天风柱已经缩小到了几乎原本的三分之一大小,而且还在继续快速缩小当中。

    不过好在刚刚一口气涌进来的六位道修显然并不知晓天风柱的存在,更非是冲着杨君山来的,他们在进来之后便在仙藏之中四处翻找奇珍异宝,自然不会往两位仙君跟前凑热闹。

    杨君山以绝大的勇气和毅力终于接近了天风柱,而他此时的肩膀已经肋下却都已经被风压刮掉了两条深可见骨的血口子。

    一左一右两道神通光芒乍起,聂昌与影风两位仙君在第一时间向着杨君山夹击而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缩小到了三分之一的天风柱突然呈现出崩溃式的削弱,原本凝聚成的螺旋风团此时差不多只剩下了五分之一多谢。

    杨君山见状大喜,连忙咬着牙上前两步,在两位仙君之前,将仅剩的一团螺旋风柱收入到了囊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