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闲棋
    杨君山并不知晓此时九天世界修炼界的形势,自然也不晓得此时已经有人在鬼泣峡之中准备着手对付他了。

    只不过在见到谢光与铁迅两位道人先后进入鬼泣峡深处,杨君山的警觉已经本能的被触动。

    然而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哪怕知晓里面会有危险也不可能就此退出,更何况单凭刚刚那两位雷劫道人,说实话,杨君山还真就没有放在眼里。

    随着在鬼泣峡中的深入,杨君山渐渐发现这条峡谷事实上也并非只有一条,而是中间又分成了许多岔路,有的只是几根石柱,有的却是几片石墙,尽管大致的方向不会错,但这种密集的岔路还是会让整个峡谷看上去更加神秘和危险。

    无形的风芒更加强劲,沿途杨君山已经察觉到数位初入道境的修士隐藏在不同的位置,正在借助这里的风行精华锤炼各自的肉身,只不过看着大部分人脸上的痛苦之色,显然这种锤炼的过程并不让人感到轻松。

    也有人注意到若无其事的杨君山从某条岔路走过,然而大部分人在见到之后却都连忙将目光移开,神色间都闪烁着忌惮之色,甚至有感知敏锐的都会浮现出心悸之色。

    能够在鬼泣峡深入如此距离的情况下,还能够这般轻松自如的犹如闲庭信步一般的存在,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真正的大神通者降临,而另外一种么,看杨君山表面那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相貌,似乎就只有是哪家大势力的纨绔子弟之类,偷拿了什么能够避风的奇珍异宝,来到这鬼泣峡当中猎奇来了!

    如果当真是后者的话——

    杨君山停下了身形,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一前一后将自己堵在一处狭小谷地当中的两位九天世界的道境修士。

    “嘿,小子,你是哪家的子弟?身上的辟风宝物不错嘛,连修为都遮掩的让人看不出来,怎么样,将宝物亮出来让我兄弟二人开开眼吧?”

    挡在杨君山身前的一位脸色青紫,猛地看上去就如同中毒一般,然而此人一双碧绿之中闪烁着阴寒之气的眸子却是让人印象深刻。

    杨君山看着前后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庆云境修士,暗中思索的却是如何在不惊动太多人的情况下将这二人处理掉,嘴里却是敷衍道:“宝物?什么宝物?本尊来这里还需要仰仗什么宝物吗?”

    事实上杨君山只要将自己的修为展现出来,黄庭境道修的身份便已经足够将二人吓得屁滚尿流,然而一位黄庭境的存在,哪怕是在周天世界任何地方出现,都足以引起所有势力的警觉,更何况是在整体实力远逊于周天世界的九天世界当中,黄庭道修更是属于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一旦杨君山暴露修为,怕不是很快就要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这样一来,他的身份恐怕就再难隐藏。

    “嘿,小子,别装了,识相一些,别惹得你安二爷生气,否则在你身上施展一下你二爷的‘风毒十八绝’,保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身后的修士同样一脸青紫,不过身材却是要矮一些,还有一头青绿色的头发。

    杨君山这时却是微微一笑,道:“安家兄弟?你们二人如何便能够肯定在下的身上定然有着辟风之宝?”

    “少废话,你安家两位爷没时间跟你磨叽,你既然不拿,你二爷我自己取也是一样,老大,你给我掠阵!”

    身后的那位“安二爷”似乎是个急性子,话音刚落的时候,便卷起了一阵青绿毒风向着杨君山扑了过来。

    前面的那位被称为“老大”的修士眉头皱了皱,沉声道:“速战速决,拿了东西我们就离开,不要被其他人缀上。”

    说罢,双手衣袖猛然一挥,一蓬浓重的青紫雾气分别向着谷地两侧散发开来,瞬间将方圆百丈范围内遮盖的严严实实,让人看清楚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哪怕是听到动静的修士也绝对不敢贸然闯入这片毒雾当中。

    安老大驾轻就熟的做完这一切,正要准备出手,却突然意识到不对,既然老二已经动手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

    “看你有条不紊的熟练样子,想来这样的事情你们兄弟也没少做吧?”

    一道淡然的声音缓缓传来,却瞬间如同雷霆大鼓一般惊得安老大差点跳了起来。

    却见刚刚还喊打喊杀的安老二此时正被杨君山伸开的手臂紧紧的抓住了脖子,安老二的双手死命的想要将他的手指掰开,奈何却犹如蚍蜉撼树一般,而且因为杨君山本就身材高大,哪怕是手臂平举,也足可以让安老二双足离地不断的扑腾。

    安老大见状冷汗一下子便从脸上淌了下来,他非但没有立马出手相救自家兄弟,反而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沉声道:“我兄弟有眼无珠,得罪了高人也是罪有应得,只是希望前辈能够手下留情,放我兄弟一条生路,安大朴必结草衔环以报!”

    安大朴很明白,自家兄弟看样子被拿住了要害,但到底都是修炼之人,只要眼前人不一把捏碎了他兄弟的脖颈,便不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一位对他们兄弟所修炼的剧毒神通毫不在意,且能够在一瞬间将他兄弟生擒的人,那也根本不是他们兄弟二人能够招惹的存在。

    此番却是他们二人有眼无珠提到了铁板之上,怨不得别人,后果自然也得他们兄弟自行承担。

    安大朴不是不想逃,一来是因为他的兄弟还在对手手中,二来他自己明白的很,在此人眼前,他根本就逃不掉。

    杨君山见得眼前之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自然不会相信这是因为二人兄弟情深,显然这个安大朴是知道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与其做些无用的挣扎,反倒不如坦荡求死,至少死的能好看一些。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念头突然从杨君山的脑海当中闪过,在安大朴忐忑的目光当中,却见眼前之人忽然微微一笑,伸出的手掌突然一松,自家老二便从半空当中跌倒在了地上。

    “老二,你怎么——”

    “咳咳咳,老大,这人居然不怕咱们的风毒!”

    安大朴还没说完,便见得跌落在地上的安老二一边咳嗽一边站了起来,嘴里同时还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安大朴见得自家老二无碍,便转身看向那位令他们兄弟二人成为刀俎下鱼肉的存在,却见那位将手臂收回之后,不经意的一眼已经被染上了一层青色的手掌。

    那一层青色便应当是他兄弟所修的本命风毒,之前安老二被擒,但因为双方有着接触,那安老二自然要将自身数百年所修的一口剧毒拼命的往对方的体内灌注。

    难道说那人到底还是中了自家兄弟的本命剧毒?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一闪烁,安大朴便见到了一副让他心惊肉跳的画面。

    却见杨君山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上沾染的青色风毒,神色间似乎略显嫌恶,然后便将手掌随手甩了一甩,再然后,安老大便见得淡淡的青雾涌动,那几乎是沾者立毙的剧毒居然就这么像是尘土一般给甩出来了,那只手掌的肌肤又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色泽!

    见得杨君山的目光扫来,安大朴连忙将自己的目光垂下,同时心头却是疯狂哀叹,这都已经百毒不侵了,这是将锻体术修炼到何等强横地步的存在?这样的存在不去鬼泣峡深处修炼,来这里扮猪吃老虎,有意思吗?

    安大朴便晓得修炼界有一些大神通者,惯会用类似的方法“钓鱼”,然后坐等不开眼的上门之后“啪啪啪”打脸,然后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安老二见得对方放了自己,目光虽然有一些闪烁,但见得自家老大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最终还是没做什么自不量力的事情,在缓过一口气之后,便也站在了安大朴的身后。

    “前辈饶我兄弟二人性命,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下来?我兄弟二人必竭力完成!”安大朴沉声道。

    见得这兄弟二人如此识时务,杨君山心中却是越发的满意了。

    “呵呵,本来也没什么打算,既然你们兄弟两个如此识相,那么本尊若是不吩咐点什么,你们兄弟两个反倒疑神疑鬼!”

    杨君山说罢却也不客气,伸手一弹,两颗丹丸便向着这兄弟二人飞了过去。

    “吃下去,本尊才会相信你们!”杨君山的语气突然变得冷冽。

    安大朴二话不说,仰头便将这颗拇指大小的丹丸吞了下去,脸色却是变也不变。

    “这是啥呀?”

    安老二却是问了一句,但安大朴立马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便也乖乖的将丹丸吞入了腹中。

    “好了,你们走吧!”杨君山突然开口道。

    这兄弟二人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满脸错愕的抬头看向杨君山。

    却见杨君山脸上似笑非笑,可神情却又不想作伪。

    安大朴迟疑了片刻,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尊驾,难道没什么要吩咐我兄弟二人的么?”

    杨君山笑了笑,道:“现在一时间还真没有想起来,如今你们兄弟二人便算是两颗闲棋冷子吧,看你们兄弟两个像是喜欢做无本买卖的散修,那么接下来不妨组建一方势力,不需要有多大,只要循序渐进慢慢发展即可,待得用到你们的时候,自会有人去找你们。”

    安大朴迟疑道:“那么,到时候我们又该如何确认是否是尊驾所派之人?”

    杨君山随手向着山壁下的一块碎石一指,那块碎石的外表顿时开始自行崩解,在那兄弟二人有些惊骇的目光之下,一颗圆润的碧青色晶石从石块当中露了出来。

    “这里居然会有碧晶天青石!”

    安老二喃喃自语,神色间略微有一块懊恼,显然这碧晶天青石品阶不低,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没有发掘,同时心中对于杨君山又多了三分惧恐,他不晓得是杨君山故意为之,还是碰巧所为。

    却见杨君山伸手一摄,那天青石便已经落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便在安家兄弟的目光当中自行碎裂成两块。

    杨君山随手将其中一块抛给安大朴,然后道:“到时候来人自然会带着另外半块天青石来找你们。”

    说罢,杨君山仿佛在故意立威一般,随手走出两三步,那兄弟二人便觉得眼前一花,杨君山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安老二看了看老大手中的半块天青石,又看了看杨君山离开的方向,低声道:“不会是一位仙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