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离开
    蟠龙岛,真龙殿之外。

    杨君山回身拱手道:“不敢劳烦龙尊相送,在下就此别过!”

    角蚩龙尊却是摆了摆手,笑道:“不忙,老夫这里尚有一样东西,乃是受人之托转交于你。”

    “噢?”杨君山有些好奇道:“却是何人何物?”

    角蚩龙尊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包裹递给了他,道:“河洛星宫的那个小子不知为何,不愿出来与你相见,却是拖老夫将此物送与你,据说乃是他在河洛星宫多年精研阵道一途所得,愿意送与你结个善缘。”

    又是善缘!

    杨君山心中奇怪,手上接过包裹之后将之打开,却见里面居然是数本线装书籍,神色间更显讶异,将书籍翻开几页之后,却见得页面之上字迹工整,赫然是一笔一划手写而成,虽只是大略瞅了几眼,便晓得上面记载的内容于阵道都是极为紧要之物。

    这基本厚厚的线状书册,显然都是那洛秉阳多年精研阵道所记录的心得笔记,尽管杨君山只是大概翻看了几页,但却能够肯定,单就这几本笔记,其价值恐怕就不在杨君山当初所得的苍玄道祖的阵道传承之下。

    杨君山将几册笔记合上正要称谢,却又现在这包裹之中还有两物,翻开这两物却见是一枚龟甲和一枚灵珠,那灵珠之中有着一丝紫色电光元气,杨君山对此再熟悉不过,正是当初紫霄阁雷灵之球破碎的时候,从中散逸而出的一股雷霆本源之气,而另外一枚龟甲上的纹路,却几乎在他的目光扫过的时候便牢牢的被吸引住了。

    杨君山猛地一惊,神魂凝聚,道胎震动,目光便从这龟甲之上挣脱了出来,不由带着惊疑不定的目光看向对面的角蚩龙尊。

    却见角蚩龙尊正满脸含笑,道:“好,果真不愧为是当世阵道大宗师,难道那洛秉阳不愿出来见你,原来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于阵道一途之上却是差了一筹。”

    杨君山不解道:“在下却是糊涂了,还请龙尊解惑。”

    角蚩龙尊一指他手中的龟甲,道:“这龟甲乃是河洛星宫用来验证阵法师资格的一件秘宝,同时也是一件可以进入河洛星宫,观摩阵道源头至宝河图、洛书的一件信物。”

    见得杨君山仍旧没有完全明白,角蚩龙尊继续道:“这龟甲乃是出自阵道仙师之手,乃是阵道仙师用灵龟之甲仿洛书所制,阵法师于阵法一道但有所成,在见到此物的时候便难免不被吸引而至于沉迷其中,但只有货真价值的阵道大宗师,才能够从中挣脱,从而也意味着此人拥有了观摩两道阵道源头至宝的资格。”

    杨君山突然开口道:“若是无从自行挣脱而出呢?”

    角蚩龙尊大概明白杨君山心中所想,笑道:“小友勿恼,这龟甲之中留下的乃是阵道仙师的一段阵道感悟,即便是沉迷其中无法挣脱,也会在将这段阵道感悟体验完毕之后自行清醒过来。”

    杨君山点了点头,将龟甲拿在手中翻看,道:“如此说来,在下只要凭借这块龟甲,便能够进入河洛星宫钻研阵法之道?却不知那河图、洛书究竟是何物?”

    角蚩龙尊道:“这河图洛书却是两件奇宝,号称阵道源头至宝,这两件至宝单只一件却只能算是一件下品仙器,但两件合在一起便相当于一件中品仙器。不过作为阵道至宝,这两件仙器真正厉害的地方可不在于自身品质的高低,而在于依托这两件至宝作为核心,从而将整个河洛星宫都囊括为一个整体的仙阵体系,那里是阵法师的天堂圣地,便是在整个星空世界当中,河洛星宫都是一处令人忌惮且不愿招惹的势力。”

    杨君山将洛秉阳赠送的线装书籍以及龟甲信物收了起来,道:“还请龙尊代为谢过洛秉阳宗师。”

    “好说!”

    角蚩龙尊见得杨君山欲走,便又开口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小友一下。”

    杨君山站住了,问道:“何事?”

    角蚩龙尊笑道:“只是一件小事,老夫听说小友与仙宫的九驷仙尊私交不错,此番三绝仙府出世,听说这位九驷仙尊擒了两位域外雷劫道修,有人托关系找上了蟠龙岛,希望本尊出面看能否将人讨回来,本尊虽懒得管这些小事,但既然碰上了,就请小友代为问上一问,那两个雷劫道修如今是生是死?其他的也不用多说。”

    杨君山道:“在下见到九驷仙尊时定然会将龙尊的话转告,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在下便告辞了。”

    角蚩龙尊站在真龙殿门外目送杨君山离开蟠龙岛,等他回身返回蟠龙殿的时候,却正见到一人从殿中走了出来。

    角蚩龙尊见得此人“咦”了一声,取笑道:“本尊还以为你要继续做缩头乌龟,不想这么快就出来了。”

    来人脸上不自然的笑了笑,道:“龙尊说笑了,该给的在下可都拿出来了,更何况那杨君山也已经离开,殿下总不会一直禁着在下不让离开吧?”

    角蚩龙尊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似乎很怕那杨君山,说说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杨君山此番前来拜访角蚩龙尊的目的之一,出身于河洛星宫的域外阵道大宗师洛秉阳。

    听得角蚩龙尊询问,洛秉阳喉头上下蠕动,道:“那杨君山几乎就在洛某面前,亲手将一位仙尊打爆,这等冲击难道还不够在下印象深刻?”

    角蚩龙尊瞥了他一眼,道:“还有呢?”

    洛秉阳垂头道:“洛某原本以为他的阵道修为最多不过与洛某相当,甚至还有可能稍逊洛某一筹,然而洛某曾暗中前往瑜郡,却现那杨君山居然正在为布置仙阵做准备,甚至已经有了大致的雏形!仙阵不同于道阵,如果没有堪破或者即将堪破两者之间的屏障,是绝对无法动手布阵的,由此可知,他的阵道修为已经走在了洛某的前面。”

    角蚩龙尊也带着一丝惊愕,道:“你的意思是说,杨君山此时已经快要成为阵道仙师了?”

    洛秉阳迟疑中却又带着一丝笃定,道:“虽不中恐怕也不远了,可以肯定的是,他至少也已经残破了仙道阵法的一些关隘,此时的他如果能够见到河图洛书中的任何一个后,成为阵道仙师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洛某送给他的阵道笔记以及龟甲信物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从他身上博一份人情而已。”

    -----------

    杨君山自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角蚩龙尊与洛秉阳还有过这样一番对话。

    他此番蟠龙岛之行得到了诸多秘辛,让他大开眼界的同时,却也让他获益匪浅。

    这其中最大的收获无疑便是得知了从三绝仙府中得到的那一只手掌的用途!

    按照角蚩龙尊所说,三绝仙尊仙躯因为是在第二十七位面世界当中,用冰行第一至宝所重塑,那么他的仙躯哪怕已然晶化,内中却也应当含有第二十七位面世界的本源印记,只要炼化了这些晶化残躯中的本源精华,便有可能得到内中的位面世界本源印记,而凭借着本源印记,杨君山便能够偷渡进入第二十七位面世界而不被界主所察觉,也不会受到天地本源意志的排斥。

    尽管杨君山已经早有准备,但当他花费数月时光炼化这只手掌中的本源精华,内中一枚奇异的符文印记突然凝聚,并最终被杨君山印在右手掌心之中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杨君山虽然炼化了这只完全由本源精华凝聚而成的手掌,得到了内中的本源印记,却并未将这些本源精华全部化为己用,而是找上了欧阳旭林。

    “这是什么?看上去完全是由一块玄冰形成,难道是什么被你斩杀的新的域外种族的手掌?”

    欧阳旭林疑惑的打量着杨君山带来的这一只玄冰手掌。

    “是什么你别管,说了反而不好,反正你只要明白用此物将‘银空’提升为道器之后,你便是这方世界屈指可数的炼器大宗师便是了。”杨君山直接将玄冰手掌退到了欧阳旭林身前。

    “当真能成?这可只是一只手掌,而‘银空’却是一对儿!”欧阳旭林仍旧是一副不大自信的表情。

    杨君山恼道:“我看你不是在担心这只玄冰手掌能不能用得上,而是在担心自己的炼器术能不能炼就道器吧?”

    “你开什么玩笑?”

    欧阳旭林再谦和的性子这个时候也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大声道:“可要先说好了,这玄冰手掌要是品质不够而导致‘银空’提升失败,可赖不到我头上!”

    杨君山“嘿嘿”冷笑了几声,将玄冰手掌丢在了炼器堂转身便走,心中却是冷笑,这可是一位金身仙的仙躯手掌,若是连此物品质都不够,那这‘银空’也就没有提升品质的必要了。

    出关之后的这一段时间,杨君山却是并未前往域外,按照角蚩龙尊所言,仙宫中的那些仙尊要得到三绝仙尊残躯中的本源印记定然还在他之前,但通过彼此的协商妥协并选择代理之人,想来找上他恐怕也就在这几天了。

    果然,三日之后,九驷仙尊约他在广寒宫相见,在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老夫有一件事情需要小友前往域外一趟,还请小友出手相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