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血祭
    一座位面世界从混沌之中诞生,大约遵循着孕育成型融合三个阶段,而从整个星空大世界来看,这三个过程通常都分别对应着三个位面世界,也就是说当一座位面世界即将融入星空大世界的时候,那么在它后面定然有一座位面世界此时已经成型,而在第二座位面世界之后,则有第三座位面世界刚刚于混沌之中孕育成功。角蚩龙尊正在向杨君山普及着一些域外星空当中,哪怕是在仙阶修士当中也只有少数人才能够得知的秘辛。

    杨君山闻言却有些不解道:可按照龙尊所说,周天世界如今尚未融入星空当中,那么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此时也应当尚未完全成型才对,可事实却是三绝仙尊早在数千年之前便已经进入过第二十七位面世界,甚至龙尊还说如今第二十七位面世界连界主都已经存在,这似乎与龙尊所言自相矛盾。

    角蚩龙尊闻言笑道:这便是老夫接下来正打算要说的,周天世界本身却有着极为特殊之处,周天世界实际上早已在数千年前便已经孕育成熟,在那个时候便完全可以融入星空大世界化作第二十六座周天星界,然而周天世界的界主普元仙尊,却在那个时候为了冲击合道境,不惜以削弱周天世界中整体修真文明的实力作为代价,将周天世界融入星空的时间向后拖延了数千年,直到如今,周天世界虽即将迎来融入星空之时,可此时的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也早已经过了位面世界成型阶段,并渐渐的接近了融入星空的时期,而这个时间比周天世界本身充其量也就晚个数百年,甚至更短时间而已。

    杨君山闻言神色一怔,诧异道:为何会如此?

    角蚩龙尊冷笑道:无他,只不过是因为周天世界的那位界主先后血祭了两位金身仙而已!

    角蚩龙尊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如同一股数九寒气直透杨君山的心扉,让他的声音都禁不住发抖:血祭?金身仙?

    角蚩龙尊似乎对于杨君山此时的反应早有预料,一副戏谑的模样,却更加令杨君山感到惊疑不定起来。

    龙尊殿下所言是真?杨君山禁不住又问了一句。

    角蚩龙尊收起了脸上的戏谑,正色道:自然是真,若非没有三绝九仞两位仙尊先后在界主的设计之下身陨,一身的本源精气被吞了大半用来反哺周天世界的天地本源,这方天地又如何能够苟延残喘至今日?

    一瞬间有无数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流转,令得他整个人的神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角蚩龙尊这个时候也不再多言,而是静默下来等着杨君山消化他刚刚透露出来的消息。

    片刻之后,杨君山的神色这才安稳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龙尊殿下跟在下说这些事情,难道是要提醒在下防备界主的暗算吗?

    角蚩龙尊并没有直接回答杨君山的询问,反而是岔开了话题问道:小友可知三绝仙府出世的背后,原本就是源自于界主的推动?

    杨君山想及三绝仙府之中厚重而精纯的天地本源,道:为了收敛三绝仙尊残留的本源精气?

    角蚩龙尊笑了笑,似乎是认同了杨君山的猜测,道:所以,各位仙尊争夺那些已经完全本源晶华的残躯,不但是为了得到第二十七座位面世界的相关消息,同时也是为了从界主的手中抢夺更多的本源精气,事到如今,仙宫之中无论是逍遥仙还是宗派仙,他们之间或许对于这方世界融入虚空的快慢有分歧,但却绝对不会再任由界主无限制的去反哺这方世界的天地本源。

    杨君山心中一动,道:所以龙尊殿下在先得了一座完全由三绝仙尊本源元气晶华的一座头颅状冰山之后,中途却又杀了一个回马枪,一口吞掉了仙府之中弥漫的五分之一的本源之气?

    角蚩龙尊笑了笑,道:小友难道就不好奇这方世界的那位界主大人在不出面的情况下,又是如何推动这一系列谋算的进行吗?

    杨君山脑中突然闪过一丝明悟,神色间浮现出一丝阴霾,道:龙尊殿下的意思是说,在这方世界当中,除去逍遥仙和宗派仙之外,应当还潜藏着一股势力,一股完全效忠于界主的势力?

    角蚩龙尊淡淡一笑,道:正所谓旁观者清罢了,老夫虽踏入仙境,但于这方世界而言终归是一个外来者,无论是宗派仙还是逍遥仙,又或者是可能存在的界主势力,都不可能将老夫纳入他们的体系当中,然而这却反而有助于老夫看清楚更多的事情,不过所谓的界主一派势力也只是老夫有所怀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

    杨君山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道:龙尊殿下与在下说这些,又是为了什么?

    角蚩龙尊淡然道:无他,提前接一个善缘而已。

    善缘?杨君山若有所思道:第二十七位面世界?

    既然第二十七位面世界已然是一座拥有极为成熟修真文明的世界,并且已经有界主坐镇掌控,那么仙境以上的存在便不可能再进入其中,而仙境之下,倒不是杨君山妄自尊大,以他的实力和地位,也的确是最有可能在那方位面世界当中大有收获之人。

    角蚩龙尊淡笑道:天地至宝何其难得,更何况是能够用来重塑仙躯的天地至宝?况且第二十七位面世界如今恐怕也已经拥有了足够高的修真文明,里面的修炼资源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开采,纵然有几种天地至宝,谁晓得是不是已经被那里的土著修士用掉了。

    杨君山不解道:那龙尊到底何意?

    角蚩龙尊笑道:难道小友当真就对自己一举成就金身仙无半点自信吗?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龙尊殿下乃龙族真龙,在这方世界当中纵然孤身成仙,也不见仙宫之中诸位本土仙尊敢对殿下有何为难,纵使殿下在这里谈论这方世界最高的存在,臧否界主所作所为,却也是泰然自若,可见殿下背后龙族势力之强,底气之厚重!莫说在下尚未登仙,就算当真凝聚金身一步登天,相比于这方世界的界主,相比于域外星空之中的龙族,在下又算得了什么?

    角蚩龙尊摇了摇头,苦笑道:本尊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却没想到君山小友还是没有认识到金身仙在星空时间当中的真正地位。

    杨君山笑了笑没再言语。

    角蚩龙尊便又道:本尊炼化了那三绝仙尊的一段残躯,从中捕获了一道第二十七位面世界的本源印记,凭借这一枚印记,便可以骗过界主,将一位仙境之下的修士暂时送入位面世界当中,不过这枚印记本尊自然不可能给你,而是要留给本尊的侄女澜瑄公主。

    角蚩龙尊顿了顿,这才看向疑惑的杨君山,笑道:难道你还怕没人会找上你来?

    杨君山闻言却是也笑了起来,也大概明白了角蚩龙尊的意思。

    角蚩龙尊这时又仿佛想到了什么,肃容问道:对了,你手下的那只白虎却是一个麻烦,你最好最好准备,鬼族的人是不会眼看着一只白虎成长起来的,迟早会找你的麻烦。

    杨君山正要开口感谢龙尊提醒,却又听得龙尊道:还有,包靖宇和阎敬宗是不是死在你和你手下的手中?而且你手下的那只小白虎居然还有伥鬼,甚至一个姓包一个姓钟?嘿,你小子这等作死的手段便是本尊都佩服的不行!所以你最好直接踏足金身仙成功,因为据本尊得到的消息,关于你的事情早已经传到了域外,甚至有传言说你的名字已经传到了钟馗的耳中!

    杨君山苦笑连连,自从上一次黄庭鬼修陆禁从曲武山逃脱之后,杨君山便知道会有这一天,可真当从角蚩龙尊口中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杨君山还是免不了感觉头皮发麻。

    然而角蚩龙尊却似乎打击杨君山上瘾,继续道:不得不说你小子招惹是非的能力的确人人佩服,除了鬼族之外,本尊还得到消息,似乎在那帮子酸儒那里,你小子在不受欢迎的人当中都是挂了号的,本尊甚至还帮你打听了一下,据说是因为与一名黄庭儒修之死有着直接的关系。

    杨君山明白这其实是角蚩龙尊正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于他,让他防备可能来自于这些势力的暗算。

    杨君山又向角蚩龙尊请教了一些关于域外不同种族的问题,言谈之间提到了河洛行宫,他便向龙尊提出想要见洛秉阳一面,想要与他切磋阵法之道。

    却不曾这一次角蚩龙尊却是想也不想便拒绝了:那小子出身河洛行宫,现在正帮着老夫修缮龙岛的蟠龙大阵,现在可没时间让你们两个切磋交流。

    杨君山笑道:龙岛乃是浮空岛屿,又有蟠龙大阵守护,龙尊坐镇镇压,纵然周天世界崩解,开始化作星界融入星空世界,想来对于龙岛的影响也是甚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