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角蚩
    你的修为已经赶上老十三了!

    杨君山再见到杨君琪的时候,惊喜的发现她的修为早已进阶庆云境。

    虽说比之即将冲击华盖境的杨君昊还差了一筹,但这等修行进度已经算得上是极快了。

    更为难得的是,杨君山发现杨君琪的修炼速度虽慢,但根基却仍旧扎得很是牢固。

    自从周天世界崩解并融入星空大世界的时间越来越近,整个周天世界就仿佛回光返照一般,这些年来,这方世界中的天地灵气日益浓厚,各种天材地宝也是层出不群,就连许多修行前辈的洞府秘_穴也是接连出世,使得整个修炼界天才迭出,高手涌现,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

    杨君琪听得兄长夸赞,心中自也欣喜,口中却道:这还要多谢桑师的指点,小妹在明霞岛坐镇这段时间,便曾数次聆听桑师教诲,修炼过程当中的许多晦涩之处,经由他解说顿时茅塞顿开,再加上这些年家族各类修行资源供应充足,在这明霞岛主持与域外势力的交易也是个肥差,不时有些外快进账,这才让小妹这些年来的修为提升并未遭遇过太大的瓶颈。

    杨君山闻言脸上不动声色,口中不经意问道:怎么,桑前辈经常来这明霞岛么?

    杨君琪直言道:桑师倒也不是常来,只是来过几次,主持灵溢宗与域外势力的一些交易事宜罢了,小妹便是在那个时候多次向桑师请益,再后来便是通过秘讯符,由明霞岛上灵溢宗的修士代为传递,来探讨一些修行疑难,虽说慢了些,但却能够保持经常性的交流。

    杨君山笑了笑,语气之中带着一抹深意,道:看来桑前辈这几年却是悠闲的很,不过十妹今后向桑前辈还是以不要打扰前辈清修为前提。

    杨君琪笑着应了,也不晓得她是否听懂了杨君山的言外之意。

    杨君山再见到丁如兰的时候,发现这个亲传弟子如今已经变得越发的生人勿近,整个人身周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息,让人甚至尚未走到她跟前便要远远的避开。

    老师!

    只有再像杨君山行礼的时候,才能够感觉到身上的一些活人的气息。

    杨君山微微一叹,道:你的修炼在最近几年却是需要暂时放缓了。

    丁如兰眉头微微一蹙,清声道:敢问老师,这是为何?

    杨君山叹道:你的修为受地阴寒泉影响太深,甚至连自身体质都位置扭转,你难道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吗,就连你自己的性格都开始随着改变了。

    见得丁如兰面露不解之色,杨君山继续解释道:修炼的目的之一便是对于修士自身潜力的挖掘和掌控,所以,无论是功法还是修炼,万万没有让人性情都位置改变的功能,所以,你如今性情越发的清冷,这在一定程度上其实已经算是一种走火入魔的表现了,现如今你还不觉,日后待得你迎来雷劫凝聚道胎,甚至踏足仙境的时候,这些都会成为危及你性命的阻碍。

    说罢,杨君山又颇为自责道:说来却也是为师的不是,这些道理实际上为师也是在进阶黄庭境之后才渐渐明白,而在此之前,为师甚至还从冰宫为你交换来了完整的道术神通‘飘零冰封诀’,这道在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七十七位的神通传承,虽然让你在进阶道境之后及时拥有了本命神通,却也让你的性情改变越发的难以扭转。

    丁如兰闻言连忙拜倒:老师之言却是折煞了弟子,如若没有老师这些年来提点,弟子如今也不过是梦瑜县的一个乡村野修罢了,又如何能够进阶真人境,甚至于现如今进阶道境,这些都是弟子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杨君山微微一叹,抬了抬手让她起来,道:这些事情老师之所以要同你讲明白,一来是要你自己心中有数,晓得自身修为中尚有这样一个隐患;其二便是此事也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而这就需要我之前同你说过的,这几年要将你的修炼进度缓上一缓。

    饶是丁如兰如今心若冰清,但听得老师言道有办法解决她身上她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隐患的时候,看向老师的目光也不禁含有一丝期待。

    此物为玄玉寒冰髓,乃是为师此番在无垠冰原的三绝仙府之中所得,你可以尝试着对其中的本源进行炼化,这样便可以缓慢弥补地阴寒泉对于自身资质改造所造成的一些弊端。

    杨君山此番前来海外的一个目的便是要将玄玉寒冰髓带给丁如兰,化解她体内的隐患。

    多谢老师!

    看着丁如兰从他的手中接过了玄玉寒冰髓,杨君山再一次叮嘱道:切记,最近两三年修为上千万要放缓。

    说罢,杨君山又看了旁边的杨君琪一眼,神色间略作沉吟,道:十妹,我知你不喜俗物,喜欢清修,但我这弟子之事却也是刻不容缓,此番不得不请你再在明霞岛坐镇两年,待得她将自身隐患消弭之后,十妹便可放心返回西山静修便是。

    按照颜沁曦之前言语中的暗示,她是希望杨君山将杨君昊和杨君琪二人都调回西山去的,杨君山原本不以为然,然而此时却骤然听闻桑无忌多次指点且二人往来交流频繁,却是让杨君山不由的暗生警惕,于是难免一时间感到踌躇。

    但丁如兰之事却也是刻不容缓,纵使他有心让杨君琪返回西山,一时间却也找不到合适的代替人选,无奈之下只得让杨君琪继续坐镇明霞岛——

    海外,蟠龙岛。

    杨君山在澜瑄公主的带领下来到了岛中央的真龙殿之中。

    哈哈哈哈

    一声爽朗的长笑从殿中传来,一位身材魁梧肌肤黧黑且面貌丑陋的中年男子,身着锦衣走了出来,行走之间却是自有一番气度。

    君山道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呐!男子一边走着一边笑着做赔罪状。

    岂敢岂敢,龙尊殿下却是折煞杨某了。

    杨君山见状连忙避开了,道:龙尊殿下筚路蓝缕,于海外建立龙岛,割据一方,庇护海外修行异族,就连仙宫中的仙人都要让您三分,杨某对龙尊殿下仰慕已久,可惜却始终不曾得以拜见,今日见到龙尊真容,却是得尝杨某多年所愿。

    龙尊指着杨君山大笑道:杨道友不曾见过老夫,可事实上老夫却曾不止一次见到过道友你!

    杨君山微微一怔,略略有些恍然,道:龙尊说的可是在三绝仙府之中?

    龙尊摇了摇手,道:不不不,其实在明霞岛之时老夫便曾见过你了。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便在真龙殿中分宾主坐下。

    角蚩龙尊这才道:三绝仙府刚刚打开之时,老夫还曾在里面见到过你,不过待得老夫第二次前去的时候,却发现小友已经离开,却是机警的很呐。

    杨君山笑道:有诸位仙尊出手,在下哪敢置喙其中,只求一个全身而退罢了,倒是听闻龙殿殿下出手不凡,数次于诸位仙尊争斗之中火中取栗,晚辈甚是佩服,只是有一事在下甚为不解,还请龙尊解惑。

    角蚩龙尊笑道:请讲!

    杨君山想了想,道:在下在仙府中时曾见到龙尊带走了一座冰山

    见得角蚩龙尊神色平淡,杨君山又接着道:当然,也不止殿下一人,之后也有数位仙尊在仙府之中拔走了几座形状各异的冰丘冰峰之类。

    角蚩龙尊突然面带笑意开口道:小友是疑惑我等仙人缘何会在仙府之中如此做,可是小友已经有了什么猜测?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道:实不相瞒,在下曾有幸看到了几位仙尊争夺的冰山冰峰,看上去却如同人的肢体一般

    杨君山刚刚说到这里,便已经被角蚩龙尊一声大笑打断了:哈哈哈哈,果然瞒不过小友,不愧为是即将踏破仙人屏障,成就金身仙的人杰。

    杨君山摆手道:龙尊谬赞了,当不得龙尊如此夸赞。

    角蚩龙尊这才道:其实小友看到的没错,那些冰峰冰山之类,的确都是三绝仙尊金身破碎之后,仙躯之中蕴含的天地本源凝聚所化。说那些东西是三绝仙尊仙躯的一部分,倒也说得过去。

    见得杨君山瞠目结舌的表情,角蚩龙尊沉吟了片刻,神色变得郑重了几分,道:小友可知仙人之中元神境与金身境的区别?

    杨君山道:晚辈略知一二。

    角蚩龙尊点了点头,道:元神境乃是黄庭修士道胎所孕育元神最终化作纯阳,从而得以长生不朽,然则元神得以纯阳而不朽,可肉身却难,因此,九成九的登仙之人都要在这一步舍了原本的肉身躯体,只能得以元神仙便已经是万幸。

    然而仙路本无止境,元神境仙人虽失去了肉身躯体,却也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再进一步,踏入金身境,而方法通常便只有三种!

    杨君山闻言神色一震,连忙问道:哪三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