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原委
    妙槦道友,究竟发生了何事,居然有人胆敢在这个时候找紫霄阁的麻烦?

    杨君山见到妙槦道人的时候,却见他周身气息澎湃,俨然已经有着不弱于黄庭的气势,然而整个人看上去却是神色不振,甚至颇多阴郁之气,因此在心惊之余,却也大为好奇。

    然则哪怕杨君山此时作为紫霄阁贵客,妙槦道人却是连强颜欢笑都做得极为勉强,只是面露浮现出一丝比苦还难看的笑容,道:本派连逢大难,却不曾想第一个前来襄助的却是西山杨道友!

    杨君山心中更觉惊诧,大凡修为到了他们这般水准,哪一个不是数百年见惯生死兴衰,哪一个不是历经生死磨难,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对于他们而言实不是什么难事,便是倾天大祸也最多让他们震撼惊骇,可真正能够让他们连沮丧和失望之意都无从掩饰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杨君山心中虽有猜测,但嘴里还是问道:这天雷宗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敢入侵紫霄阁?即便如今紫霄阁实力大损,但终归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雷宗之人何至于如此鲁莽?

    妙槦道人摇头苦笑道:那天雷宗本就与本派素有仇怨,且自从周天世界融入星空已经不可逆转之后,天地泛灵,各种修行资源层出不穷,修炼界各方豪杰并起,这天雷宗便是这些年雷州修炼界中势力增长最快的宗派,其中修为最高的当属飞雷道人,亦为雷劫道修。

    原本以本派底蕴,纵使那天雷宗崛起,也尽能压制得住,可谁曾想连番事故中本派实力折损厉害,就连妙坊师兄都仙陨,宗门道场也被域外势力打破,本派实力一落千丈,这才让天雷宗等雷州宗门觉得等到了取而代之的机会。

    此番本派再次遭袭,天雷宗只是明面上的挑头势力而已,实际上雷州其他宗门的道境修士大多都有参与,只不过一个个藏头露尾罢了。

    杨君山这才明白事情果然不是传言中的那么简单,但他还是不解道:即便如此,这些人也实在太过猖獗,难道他们就不怕时候被仙宫清算么?毕竟紫霄阁前番劫难之后,仙宫中可是有人力保的。

    妙槦道人苦叹道:正所谓人走茶凉,如今的紫霄阁仙人陨落,高手凋零,往日的情分还能留下几分?况且焉知天雷宗等宗门此番行动的背后就没有仙宫的影子?杨道友莫要忘了,针对本派的这一次偷袭,雷州各派的修士彼此之间肯定需要协调准备,这就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然而他们却仍旧能够准确的选择三绝仙府出世,修炼界各大势力的目光都被吸引到无垠冰原的时候才出手偷袭,显然是早有预谋,而且三绝仙府的出世恐怕也早已在他们的预料当中。

    杨君山听了心中惊骇,这才晓得自己之前恐怕还是想简单了。

    那么如今紫霄阁形势如何?杨君山问道。

    妙槦道人神色木然的摇了摇头,道:原本老夫四处奔走,也算是恢复了本派几分元气,然而经此一劫,原本汇聚起来的弟子恐怕又要有小半要自行散去,再加上先前大战的损失,老夫这几年好不容易经营的成果便要毁掉一半儿去。

    怎么会?

    杨君山惊愕道:杨某却是听说道友在之前的大战当中祭出了上品道器,几乎以一己之力击退了对手的进攻,如此声威,难道还不能安定宗门子弟之心么?

    听得杨君山说起上品道器,妙槦道人一开始的那种失落沮丧之气终于再次浮现,神色间满是苦涩:杨道友当真不知,还是在装糊涂?

    杨君山闻言微微一愣,道:这话从何说起?难道杨某得到的消息有误?不过杨某在得知道友手中居然有上品道器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惊疑的。

    妙槦道人神色间的苦涩更甚:上品道器,本派之前若有上品道器,缘何在道场被攻破的时候不曾施展出来?

    杨君山正色道:这也正是杨某疑惑之处。

    妙槦道人叹道:本派原本是没有上品道器飞剑的,有的也只是中品道器神霄剑,只不过在危急存亡之下,却是不得不有了。

    见得杨君山面带疑惑之色,妙槦道人微微一叹,又道:杨道友可曾听说过‘元神祭灵’秘术?

    杨君山先是不解,可却不知怎得忽然想到了三绝仙府之中,三绝仙尊残神融入飞剑器灵,使得三绝飞剑品阶提升为仙剑之事,再看向妙槦道人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丝恍然和震惊。

    妙槦道人见状苦笑道:这秘术想来道友便是顾名思义,也能明白其作用何在了!

    说着,妙槦道人伸手一招,一道雷光骤然在身前炸开,待得雷光泯灭之时,却见一柄小巧飞剑已然在绕着妙槦道人忽而在前忽而在后,灵巧非常。

    又妙槦道人指着飞剑又进一步解释道:这神霄剑原本只是一件中品道器飞剑,它原是本派一位先辈心血来潮炼制而成,本意是想要通过法宝作为一件能够额外增加修士本命道术神通的载体,同时还能够令神通在施展的过程当终于法宝相得益彰,岂料在炼制的过程当中却是出了岔子,这飞剑炼成之后的确可能为修士额外增加一道本命道术神通,便是那‘神宵奔雷剑诀’,可要炼化这件飞剑却也要融入修士的元神来代替法宝器灵,嘿嘿,便如老夫今日这般!

    当日,本派那位前辈在炼成这柄飞剑之后,曾仰天长叹,曰‘人不能为器奴’,遂将此剑弃之不用,但又不忍一件道器就此毁掉,便将此剑封存在了门派某处,此事在本派道境修士之中并非隐秘,只是没有人愿意为了一件道器和一道神通,便去毁了自身道途,更不愿因为元神融为器灵而日渐浑噩,最终成为傀儡。

    杨君山此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妙槦道人却仍旧发泄一般自顾自的说道:当日外敌入侵甚急,而在经过域外势力入侵之后,本派上下原本就是惊弓之鸟,顿时一片慌乱,眼见得本派数千年根基倾覆在即,老夫只得取出这柄飞剑,以元神祭为器灵,果真便如那前辈所言,非但立时得本命道术神宵奔雷剑诀,更是能够做到以身御剑,人剑合一,而且这飞剑品阶更是一举上升为上品道器,便是自身的修为仿佛都一举冲破了屏障踏入黄庭境,老夫便以此大发神威,扫庭犁穴一般将入侵之敌诛除,剩下的见势不妙便纷纷败退而走

    杨君山面露怜悯之色,妙槦道人此番看似实力大增,可实际上他的修为因为受神霄剑禁锢,今生修为再无一丝提升的可能,甚至于几百年之后受飞剑器灵消磨,连自身的神智都有可能丧失,彻底沦为一具剑奴傀儡。

    杨君山也不晓得该说什么为好,迟疑了片刻,只能开口道:道友为宗派延续而牺牲自身道途,日后必为紫霄阁后来者所铭记,也可谓之不朽了。

    不朽嘛?妙槦道人神色异样,冷笑连连。

    就在杨君山告辞离开紫霄阁不久,便又有一道遁光悄然进入紫霄阁。

    妙槦道友,你考虑的如何了?

    来人能够通过紫霄阁外部的阵法阻隔而长驱直入,显然事先已经得到了妙槦道人的许可。

    妙槦道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之人,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背后究竟是谁?

    来人冷笑道:妙槦道友的疑惑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在下自然直言相告,在此之前,妙槦道人只需要知道我等完全有能力庇护你,以及你身后的紫霄阁便可以了。

    妙槦道人冷声道:如此藏头露尾,叫老夫如何能够相信你?

    来人对于妙槦道人的神态反应倒也不以为忤,淡然道:道友不需要相信在下,只需要相信当初若非我等出手,便是道友元神祭灵,也不大可能将所有入侵之敌尽数赶走就是了。

    你——

    妙槦道人双目圆睁作势欲起,却见得来人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妙槦道人一股冷傲之气顿时从胸口泄尽,但语气之中仍有不甘:你们的背后究竟是那一位仙尊,难道就不怕日后为宗派逍遥两派仙尊清算么?

    来人突然冷声道:道友还要再试探下去吗?

    妙槦道人双目紧闭,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已经是满脸疲惫之色,道:阁下却是可以直言相告了。

    来人闻言知晓妙槦道人已然屈服,顿时笑道:道友不会后悔今日所做决定的,甚至日后这元神祭灵的弊端也未必没有可能祛除。

    这句话大概成了压垮妙槦道人身为紫霄阁修士的最后一丝骄傲,在来人一系列简单而又神秘的仪式之后,妙槦道人终于得到了来人的认可,然后便见得来人嘴唇蠕动,一道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传入妙槦道人耳中。

    妙槦道人双目圆睁,面露惊骇之色,甚至于还有一些惊喜,以至于他的声音都开始颤抖:原来是他

    ————————————

    第二更晚一些,大伙儿莫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