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仙剑
    杨君山没有想到仙府秘境居然会这般快崩溃,更没有想到便在仙府秘境开始崩溃的刹那,居然会有一道足以让他感到胆颤心惊的冲天剑气勃发!

    这道剑气在迸发的刹那,虽然是直冲仙府秘境的上空,然而其势其威却是杨君山前所未见,便是他当初直面仙人之时,也不曾如此时此刻面临此剑气这般大惊失色!

    仙人,怎得会有潜于仙府之中?

    除了仙人之外,杨君山实在想不到还有何人能够施展出如此恢弘摧残且无可匹敌的剑气!

    不是说三绝仙府受界主镇压,仙人根本无法入内么?

    杨君山一时间感到心乱如麻,但那一股源自于本能的危机感却瞬间在他的心头迸发!

    然而便在那冲天剑吟之声响彻仙府秘境的刹那,却又有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向着那道剑光飞扑而去。

    可就在杨君山的注视之下,接连三位修为均在雷劫境之上存在在接近那剑气的刹那,却被那剑气轻易一划,便尸首两断当空掉落而下。

    杨君山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秘境之中正在目睹此事的众多域内外大神通者倒吸凉气的声音。

    而后便是一声打破了默契者和懵懂者的惊喝传来:“啊,三绝仙剑!”

    “仙剑!”

    “难道真的会是仙剑不成?”

    “三绝仙尊的本命飞剑!”

    立马又是数道遁光从秘境中不同的方位升起,向着那恢弘剑气勃发的方位而去,哪怕是之前刚刚有三位雷劫境道修葬身于这剑气之下,但三绝仙尊本命飞剑出世,已经足够引发令人舍生忘死一般的贪婪。

    然而却见那道剑光在虚空之中微微一震,便有无数道细小的剑气四处攒射,那几道试图接近剑光的修士纷纷躲闪,却仍有躲闪不及之人被剑光所洞穿,然而这些伤势原本并不致命,可伤口却在瞬间冻结并蔓延至全身,伤者无力飞遁而掉落在地,一个个摔成了血红色的冰渣。

    “广寒剑气,这是三绝仙尊的本命仙术广寒剑气!”

    杨君山直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透脑门,一柄飞剑,哪怕它真就是一柄仙剑,能够出自于本能的发出几道剑气,猝不及防之下伤一两个人那还说得过去,可哪里有无人操纵之下还能自行施展仙术神通的飞剑?

    就算是有,难不成这仙剑还能储存仙力真元,甚至历经数千年而不失,直到今日还能催使仙剑发出神通?

    如若不然,那就是只有一个可能:这传说中三绝仙尊的本命飞剑有人在暗中操控!

    然而仙剑有灵,又有谁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轻易掌控?

    即便是有,可神通却做不得假!

    不是仙人,谁人能够施展仙术神通?

    广寒剑气,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二十二位,总该不会是风雪剑宗的修士有人成仙并在施展这道神通吧?

    如果所有的这一切可能均不成立,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

    三绝仙尊,那位曾经重塑仙躯踏入金身仙境的风雪剑宗开派祖师,他居然还活着!

    杨君山能够想到这些,其余那些仙府秘境之中暗中观望的那些修士同样能够想到这些。

    只这一瞬间,整个仙府秘境骤然平静了下来,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这个时候纷纷选择了蛰伏,只有那肆意在半空之中游走的剑光以及秘境空间屏障崩溃所引发的一连窜奇异声响。

    而就在空间屏障不断的被削弱的过程当中,一道空间入口终于率先被开启,一位仙尊带着无比得意的大小,身化一道玄光便向着空间入口下方的一座冰山席卷而去。

    “仙尊小心!”

    “铭海仙尊不可!”

    有认出了最先闯入仙府秘境仙尊身份之人连忙大声提醒,然而与此同时,那道寒白剑气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射而至。

    “什么,啊——”

    一声惊吼之声传来,那道玄光瞬间被剑气洞穿。

    “广寒剑气——”

    铭海仙尊的声音说不出来的凄厉尖锐,却又在中途突兀的中断。

    “三绝,你居然没死!”

    铭海仙尊的语气之中透露着无限的恐惧,当当仙尊,面对奔射而至的剑气,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选择了转身逃走,而逃离的方向,正是他刚刚在秘境屏障之上打开的空间通道。

    电光石火之下,铭海仙尊所化的玄光与寒白剑气交错而过,铭海仙尊再次发出一声惨叫,但那道玄光终归还是从正在扩大的空间通道当中逃了出去。

    而那道剑光则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圆弧,剑气渐渐散去的同时,一柄浑身上下冰晶如玉的飞剑露出了真容,而剑尖所指却是令蛰伏在秘境空间内部的几乎所有道修都屏住了呼吸。

    不过很快众修便又松了一口气,却见那三绝仙剑稍稍停顿之后,却是剑身一振,在半空之中带起一道寒光,向着刚刚铭海仙尊逃离的空间通道飞去。

    眼见得那飞剑就要离开秘境,却不料那空间通道突然向内崩塌,无数的空间碎片迎着三绝仙剑迸射而来,强横的空间震荡掀起的如同波浪一般的波动让三绝仙剑在这短短的距离内不断的跳动。

    与此同时,三道仙光从空间通道之后齐齐闯了进来,不约而同的向着半空之中暂时被阻的飞剑出手。

    “三绝道友,事已至此,又何必苟延残喘!”

    “三绝道友,即便你今日出去,元神魂魄均已大损,哪怕是有三生石助你夺舍,都未必能够成功,你这又是何苦?”

    “三绝道友好本事,居然想到以残神藏入法宝这等奇术,生生夺了法宝之灵,将一件上品道器硬是拔升到了下品仙器,令人叹为观止啊,可惜今日若是灭了道友残神,这法宝的品阶还是要从仙阶打落下去。”

    三道仙音几乎不分先后在整个破碎的仙府秘境之中回荡,却又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位道修的耳中。

    三绝仙剑在半空之中接连三振,三道寒白剑芒分取三位仙尊。

    却见左侧一道青褐色的仙光之中,一面灵光从中飞出,与其中一道剑芒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灵光被剑芒撞得倒飞而回,表面灵光散逸之后却是一面小巧的圆盾法宝,而那一道剑芒却也在同时散碎成了无数碎屑。

    而右侧一道洁白的光芒之中,一片片如同鹅毛一般的灵光飘然而出,向着迎面而来的剑芒之上附着而去,虽当即便被剑芒之中锋锐的无形剑气斩断,却马上有更多的灵绒附着上来,甚至将剑芒都来不及剿灭,直至整个剑芒被灵绒完全包裹而寸步难行,俄而所有的灵绒全部崩散,然而内中哪里却还有那一道看似无匹的剑芒?

    然而面对三道剑芒奔袭,三位仙尊之中应对最为迅捷的却还是当中那一道如同水波一般的碧蓝仙光,却见这位仙尊面对迎面而至的剑芒,却是同样斩出了一剑,以剑芒对剑芒,以剑术对剑术!

    寒白的剑芒与碧蓝色的剑气迎面相撞,一道森寒凛冽,一道坚韧绵长,最终却是两道剑气同时耗尽了彼此锋芒,最终同归于尽。

    “这道剑气很是熟悉啊,看来你是熟人了!”

    一道深沉的声音突然从三绝仙剑之中传来。

    原本正要围攻而上的三道仙光齐齐一顿,当中那道碧蓝色的仙光中传来了一道微微错愕的声音:“三绝道友,你,不记得吕某了么?”

    那道深沉的声音再次传来:“本尊被封镇于这仙府之中数千年,肉身崩解,元神大损,能记起来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不过你的确让本尊很是熟悉,姓吕么,的确是有这么一个熟人来着。”

    先前那道声音忍不住道:“本尊吕眉,飞流剑派的吕眉!”

    “吕眉?”

    那道声音先是带着一丝疑惑,片刻之后却是仿佛想到了什么,道:“唔,南北双剑仙,吕眉,手下败将呵!”

    “咳,”那碧蓝色的仙光之中传来吕眉仙尊尴尬的声音:“呵,不曾想仙尊还记得当年切磋之事。”

    “好了,两位在这般叙旧下去,怕不是其他道友就全都要进来了!”

    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左侧青褐色的仙光之中传来,随即那圆盾在半空一个旋转,数道尖刃从圆盾边缘弹出,而后化作一只飞轮,在半空之中搅起一片灵光,直奔三绝仙剑飞斩而来。

    “多说无益,动手吧,希望三绝仙尊还能留下我们需要的东西!”

    另外一边的洁白仙光之中同样传来了淡淡的声音,随即便见得一把羽扇从仙光之中飞起,而后便向着三绝仙剑扇了几扇。

    这道声音传到杨君山耳中却是让他感到熟悉,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里面应当是白羽仙尊才是。

    一声叹息声传来,吕眉仙尊似乎想要将以往的一丝惆怅尽数由这一声叹息发泄出去,而后一声剑鸣之声传来,吕眉仙尊同样已经出手。

    之前那三绝仙尊出世之时威压整个仙府秘境,然而此时在三位仙尊的围攻之下虽仍旧灵活的在半空之中游走自如,然而却始终都走不出三位仙尊设下的包围圈。

    三绝仙剑毕竟只是一件仙器而已,哪怕有三绝仙尊残神掌控,可三绝仙尊毕竟已经失了仙躯,不再是金身仙尊,甚至连元神都已经残破不堪,能够坚持到现在便已经足够让人感叹当初三绝仙尊的强横不可一世了。

    随着三绝仙剑接连被三位仙尊击中,仙剑之中的三绝仙尊残神再难坚持,在仙剑飞出的一声声哀鸣声之中被打散。

    与此同时,整个仙府秘境尽数陷入晦暗,一声声沉闷的雷鸣之声在头顶滚动,压得秘境之中的所有修士都喘不过气来。

    躲藏在秘境一座冰窟之下的杨君山暗叹一声,道:又一位仙尊陨落,天地哀鸣,此时我等在这秘境之中还不觉,怕不是此时在周天世界之中所产生的天地异象更为宏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