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事发
    作为妖族最为顶尖的血脉传承者,白虎螭龙冰凰三大血脉在相遇的瞬间便互生感应,源自于古老血统的矜持与骄傲,使得三者在遭遇的刹那便开始互不相让。 .更新最快

    然而在杨君秀和澜萱公主面前,寒朵坚持的却最是辛苦。

    相对于雷劫境的澜萱公主和华盖境巅峰的杨君秀,修为只有玄罡境的寒朵根本无力抵御两者的威压。

    然而源自于冰凰血脉的骄傲,却不容寒朵在二人面前低头。

    眼见得寒朵神色不对,再这样下去怕不是整个人都要被憋出内伤,杨沁琨连忙上前一步挡在寒朵身前,大声道:两位前辈手下留情啊

    如刀锋利,如浪汹涌的气势陡然消散一空,杨君秀和澜萱公主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唯有杨沁琨身后的寒朵一脸气鼓鼓的表情。

    杨君秀只是瞄了两人一眼,大概便已经明白杨沁琨这一次找到她这里来所谓何事,正打算开口取笑这小子几句的时候,脸色却是突然一变,一掌重重的拍在身前的茶案之上,人却已经猛地站了起来。

    澜萱公主先是一惊,紧跟着便意识到应当是这曲武山中有什么变故发生。

    果真,不等澜萱公主开口,一道求救的尖啸突然从山谷之外传来。

    是包鱼儿

    澜萱公主脸色一变,而刚刚还在她身前的杨君秀早已经化作一道白光飞往山谷之外,紧跟着一声虎啸几乎震荡了半个曲武山脉。

    澜萱公主正要跟着离开,目光却是在杨沁琨二人身上一扫,吩咐道:你们两个呆在这里不要出去,等我们回来

    说罢,脚下腾起一团白雾,随后整个人便向着山谷之外飞去。

    阎王帖

    陆禁身形在半空当中一滞,远远的望着数十丈之外的两人,神色间闪过一丝忌惮的同时还有这一丝惊愕。

    数十丈之外,钟九有些慌张的挡在包鱼儿身前,而包鱼儿此时身形狼狈,嘴角溢血,原本姣好的面容看上去却有三分狰狞。

    不过在包鱼儿的头顶上空,凝聚了她的本命鬼元而形成的一张符帖正悬浮在她的头顶上方,从上面散发出来的死亡之力,就连陆禁这样的黄庭鬼王都感到心惊肉跳。

    你居然是阎罗天子血裔,你姓包陆禁皱着眉头开口问道。

    钟九将鬼剑横在身前,防备着陆禁再次出手,同时开口道:陆禁,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当真不怕惹恼了君山道人

    陆禁闻言脸色一沉,道:钟家的小鬼,别以为陆某不知你的底细,投靠人族修士背叛鬼族,不知道钟馗老祖知晓此事之后会不会亲自来清理门户

    钟九咬了咬牙,道:那是钟某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管,我就问你待如何别说钟某没提醒你,你要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

    陆禁深深的看了一副搏命架势的包鱼儿,沉声道:钟家小鬼,包靖宇和阎敬宗想必你也认识,陆某只问你一句,他们两个失踪是不是你们杀的

    钟九闻言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着矢口否认道:你开什么玩笑,包靖宇和阎敬宗堂堂两大鬼王,就算是你也未必是他们对手,你觉得我们能杀得了他们

    那么会是谁呢就如你所说一般,堂堂两大黄庭鬼王,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

    陆禁冷笑着,目光却在二人身上逡巡:那日雷州大战不知吸引了域内域外多少大神通者,包靖宇和阎敬宗陨落之地已经被陆某确认,那个时候可是有不少大神通者注意到你们在那一代出没。

    不论陆禁怎么试探,钟九都一概否认,而被他护在身后的包鱼儿这个时候神色突然一松。

    便听得一声惊天咆哮震荡了整个山林,便是陆禁被这一声虎啸中蕴含的冲天煞气冲得脸色一白。

    杨君山手下的那头虎妖王

    陆禁先是冷笑一声,紧跟着神色突然大变:不对,普通虎妖王哪里有此等威势

    陆禁话音未落,一抹庚金光刃已经切开了重重山林,直奔他的面门斩来。

    陆禁对此却是早有准备,几乎便在那庚金光刃飞斩至他身前的一刹那,陆禁的整个身躯突然如同崩解一般,接连六道身影分别朝着六个不同的方向飞去,让这一道蓄势已久的庚金斩一举落空。

    然而待得几道身影在半空当中重新合拢,陆禁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神色阴沉的几乎都要滴出水来,口中几乎是一字一顿般说道:白虎煞气

    一道遁光沿着刚刚庚金斩切开的方向飞来,在钟九和包鱼儿身前落下的时候,杨君秀的身形也随之出现,她只是想着不远处的陆禁望了一眼,随后便扭头向着旁边的钟九和包鱼儿问道:没事吧

    钟九摇了摇头,道:他就是陆禁,十大鬼祖中平等王的血裔。

    杨君秀再次转过头来的时候,正见得陆禁望向她的目光带着一丝恐惧和忌惮。

    白虎血脉,你居然是白虎血脉陆禁的语气尽然带着一丝颤抖。

    你最好杀了他旁边的钟九低声说道。

    然而终究话音刚落,鬼王陆禁便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目光在包鱼儿钟九和杨君秀三人身上流转,突然大声道:伥鬼,你们两个鬼族之耻,居然在一只白虎妖的手下做了伥鬼

    杨君秀虎吼一声,手持庚金巨刃发出一道惨白的刀芒向着陆禁头上劈去。

    陆禁突然纵身跳到一棵大树之后不见。

    钟九朝着身后的包鱼儿微一点头,然后便向前纵去,几步之后身影便消失不见。

    包鱼儿却仍旧盘坐在地,只是头顶悬浮的阎王符帖之上仍旧闪烁着灵光,死亡的气息始终在她身周萦绕。

    与此同时,某片草丛之中突然发生扭曲,紧跟着包鱼儿杀到,手中的庚金巨刃横扫,将眼前这片草丛连同地面翻起。

    钟九几乎是连滚带爬,才在杨君秀的掩护之下逃了出来,而在另外一侧,陆禁虽然暂退,可包鱼儿的突袭实际上却未伤得他分毫。

    陆禁只是看了两人一眼,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笑意,随即人便再次于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钟九来到包鱼儿身边,目光在四处逡巡着,提防陆禁暗中接近偷袭,同时低声对同样汇合过来的杨君秀,道:不行,只有咱们两个根本不是那陆禁的对手,加上鱼儿也不行,更不要说鱼儿现在都受伤了。

    杨君秀却是神色平静不变,只管将巨刃高悬蓄势待发,同时无形的白虎煞气笼罩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

    她的白虎煞气对于鬼修极为克制,但陆禁非但是黄庭鬼王,而且还是十殿阎罗中平等王的血裔,实力较之寻常鬼王还要更甚三分,她自己也没有把握能否发现陆禁的接近。

    不过杨君秀却并不慌乱,因为她知道另外一位帮手很快便要到了。

    几乎就在此瞬间,一片云气突然从曲武山上空蜿蜒而至,而后便听得一声轻吟,这片山林之中的水汽尽数被引动,如同一层层波浪一般在林间开始推进。

    龙岛之人也要插手鬼族之事吗

    一声厉喝在山林之中回荡,然而却无法通过声音确定鬼王陆禁的确切位置。

    然而很快,在山林之间平稳推进的水雾在某一处突然触碰到了什么一般出现了短暂的回荡。

    这回不用站在山林上空的澜萱公主提升,杨君秀已经一刀向着那里斩去,刀锋所过之处,大地开裂,树木断折,然而陆禁却再次避开了杨君秀这全力一斩。

    不过此时的黄庭鬼王却也不敢再在附近埋伏隐藏,几乎是贴着杨君秀刀芒所波及的范围,陆禁整个人化作一团黑影,如若无物一般在林间快速飘动。

    天空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清叱,一片雨幕洒向这片山林。

    陆禁所化的鬼影避无可避,在被雨幕淋到的刹那,在嗤嗤作响声中,便有一缕缕灰黑色的雾气从鬼影中挥发出来。

    一声长长的惨叫从鬼影当中发出,可以听得出来那黄庭鬼王正在忍受着很大的痛苦,那一层雨幕给陆禁造成了很大伤害。

    然而纵然如此,陆禁却也不敢做丝毫停留,宁肯被雨幕淋在身上也要一路飞逃,因为就在他的身后,杨君秀同样在山林之中如履平地一般追了上来。

    他这是要逃

    钟九没有跟上来,他仍旧守在包鱼儿身边,只能在远处大声提醒着杨君秀和澜萱公主二人。

    三人相互追逐,很快便在山林之中消失了踪迹,钟九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龙岛公主和杨君秀联手,黄庭鬼王陆禁当然不可能正面与之敌对,但这两位想要擒杀一位鬼祖血裔也近乎不大可能,最多也只能将之驱逐到曲武山之外。

    然而这样一来,杨君秀白虎妖王的身份定然就会暴露

    没有人比钟九更清楚一位白虎血脉会在鬼族之中造成何等波澜。

    现如今在周天世界当中,鬼族毕竟身为域外种族,本土势力仍旧强盛,加之尚有杨君山这般强势人物庇护,纵使鬼族之人知晓杨君秀的存在也无可奈何。

    可眼瞅着周天世界崩解在即,到时候一旦与星空大世界融合,鬼族绝对会与白虎血脉不死不休。

    钟九虽为鬼族,但身为杨君秀的伥鬼,他们之间早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时候杨君秀一旦陨落,他和包鱼儿也肯定会跟着完蛋,哪怕他钟九乃是钟馗后裔,包鱼儿身具阎罗血脉,也不会给他们争得丝毫机会。

    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杨老大一举登临金身仙了

    今天居然是大封,我看错邮件了,还以为只是分类推荐。

    厚颜向诸位道友求取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