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长辈
    “这里就是西山?”

    寒朵望着不远处一座山峰,有些疑惑的问道。

    眼前这座山峰虽然看上去很是清雅,绿树成荫,鸟鸣声声,一副生机盎然的样子,但与传说当中的周天世界第一世家驻地的名号比起来,这座山峰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小家子气。

    “怎么,不像?”

    杨沁琨低着头一手抓着一块精致的碧玉所制的玉屏,一手在玉屏之上写写画画,嘴里还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寒朵摇了摇头,道:“当然不像,你们杨家如今好歹也是号称周天世界第一世家大族,那家族驻地的西山怎么也该是一座雄伟壮丽,高耸入云,让人看上去都不免心生敬仰的巨峰吧?”

    杨沁琨闻言撇了撇嘴,目光却仍旧没从眼前的玉屏上离开,嘴里却揶揄道:“就像你家那座在冰峰上的冰雪宫殿一样,出门一口凉气倒灌,从头冰到脚,我怎么也没啥心生敬仰的感觉啊!”

    寒朵闻言伸手便向着他身上捏去,而杨沁琨显然对此早有准备,头也没抬向着左侧跨出一步,便准确的避开了寒朵这一捏,显得熟练至极。

    似乎察觉到下一步寒朵就要发作,杨沁琨果断将目光从手中的玉屏上挪开,道:“不错你说的没错,这座小山还真就不是我家所在的西山独峰,虽然我也从来就没觉得西山有多么雄伟壮丽,不过西山之上很危险倒是真的。”

    寒朵的注意力果真被转移,而且自动忽略了后半句,道:“我就说嘛,这里怎么可能是西山!”

    不过话音刚落,寒朵的脸色便一沉,道:“这里既然不是西山,那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随即寒朵柳眉倒竖,不等杨沁琨解释,怒道:“你不敢把我带回你家里去?你骗我?”

    眼见得寒朵就要爆发,杨沁琨连忙灭火降温,道:“喂,喂,讲道理好不好?你是异族啊,不是,你先别激动,你们不也叫我们土著么?那至少在我们眼里你和你母亲,都是域外之人吧?那既然大家非我族类,至少也该有个熟悉的过程吧?”

    寒朵仍旧恼气冲冲道:“你不带我去西山跟你的家人接触,我怎么和他们熟悉?”

    “要慢慢来,要慢慢来!”

    杨沁琨一股苦口婆心的架势,将寒朵安抚下来,指着眼前那座绿木森森的山峰,道:“知道那座山上住着的是谁么?”

    “谁?”寒朵问了一句,然后又道:“对了,你还没说那座山叫什么呢!”

    “那是百雀山,是我们杨家经营的一处养灵之地。”

    杨沁琨解释了一句,然后又道:“告诉你,在那座山上住着的是我们西山杨氏如今仅有的两位辈分在我父亲之上的长辈之一!”

    寒朵闻言顿时一副崇拜敬仰的表情,语调一下子扬得老高,差一点就要激动的叫出声来:“居然是弑仙道人的长辈?难道会是一位仙尊?西山杨氏果真不愧为是周天世界第一世家!”

    杨沁琨一副被他打败了的样子,道:“谁跟你说我父亲的长辈就一定是仙尊?”

    寒朵一副惊诧的表情,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杨沁琨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近在咫尺的百雀山,道:“驻守在这里的是我父亲的九姑杨田灵,我得叫她老人家姑奶奶,她老人家如今的修为也才不过玄罡境。”

    杨沁琨一边向寒朵嘱咐着一些事情,一边带着她进了百雀山。

    一路上,寒朵的目光在百雀山之中四处游走,却见得不少飞禽走兽在林间走动,甚至还有不少较为特异的灵植之类,不过杨沁琨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些鸟雀走兽在见到杨沁琨二人走过的时候,却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飞快的离开,中间却又不曾发出丝毫名叫声响。

    寒朵一边看一边若有所思道:“这里的禽兽都很有灵性,只要稍加引导便能够走上妖途,还有一些灵植也很有意思,它们似乎将全部的生机或者灵力都用来供养身躯的某一部分。”

    杨沁琨当然明白这大约是因为孕养仙灵的缘故,但她却不曾想寒朵几乎一眼便看了出来,不由惊诧道:“这你也能看得明白?”

    寒朵眨了眨眼睛,道:“这有什么不明白的么?对了,你们饲养这些动物和植物做什么?是为了培养妖修,甚至是灵修么?”

    说罢也不等杨沁琨解释,寒朵接着便道:“早听说西山杨氏是周天世界的土著势力当中最早与我们域外种族接触的,听说弑仙道人的手下便有域外修士效力,看样子这是真的了。”

    “咳,虽然我晓得你对我父亲充满了敬仰之情,但还是不要一口一个‘弑仙道人’的叫了,要不你跟我叫他‘老杨’,要不就和别人一样称呼他‘君山道祖’就是了。”

    杨沁琨不顾寒朵不大理解的眼神嘱咐了一句,然后又将养灵之地和仙灵的作用向寒朵大概解释了。

    “原来是这样啊,周天世界的修行启蒙方式也果有独到之处!”寒朵恍然道。

    这回轮到杨沁琨有些好奇了,问道:“你居然能够接受这种方式?我还以为你会对这种养灵采灵的方式深恶痛绝大加批判呢。”

    寒朵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替几只兽类鸣不平?不入修行之途,它们根本没有称之为‘妖’的资格,就算它们能够称‘妖’了,被人豢养也只能说它们实力不够,弱肉强食本就是一切的准则。”

    杨沁琨闻言喃喃自语道:“我大概明白家族里类似于养灵之地之类的事情为何从来不避讳另外一位前辈了。”

    寒朵疑惑道:“你说什么?”

    杨沁琨一愣,目光却是向着寒朵的身后望去,神色中带着一丝愕然和欣喜,道:“九姑奶奶,你老人家修为进阶天罡了?”

    寒朵顺着杨沁琨的目光看了过去,却见一位风云尚存的中年熟妇不知何时站在两人不远处的一座树林边上,寒朵之前显然不晓得她是何时出现在那里的。

    杨田灵的目光在寒朵的身上一扫而过,神色间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而后便笑道:“我说这山上的鸟雀突然炸了窝一般,原来是你这不省心的皮猴子,怎得想起来姑奶奶这里了?你爹娘知道你回来了吗?这位姑娘是谁,不给姑奶奶介绍一下么?”

    杨沁琨脸色一苦,道:“姑奶奶诶,我这不是一回来就到你这里了么,如今整个家族上下还没人知道我回来呢!”

    杨田灵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没人知道你回来?那你手中的玉屏是怎么来的?姑奶奶我虽然在百雀山很少离开,但这传讯玉屏却是这几年杨杨和杨果他们借助你爹构建的阵法延伸网络鼓捣出来的新鲜玩意儿,我记得这东西被炼器堂弄出来之前,你就已经离开玉州了吧?”

    杨沁琨闻言神色一僵,旁边的寒朵却是已经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杨沁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才讪讪笑道:“这玉屏是回到玉州的时候,路上碰到杨果的时候问他讨来的,之后便一直来百雀山了,真的,九姑奶奶,除了杨果以外,还没人知道我回来了呢。”

    杨田灵笑道:“你这皮猴子,杨果还能和你爹撒谎?”

    杨沁琨却是得意的一笑,道:“这您就放心吧,他虽然不会跟我爹撒谎,但那也要我爹问起我来啊,反正杨果已经答应不会主动透露我回来的消息就是了。”

    “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居然还不让你爹——”

    杨田灵说到这里,目光又在他旁边的寒朵身上一扫而过,似有所悟道:“好啊,你这皮猴子,不会是来九姑奶奶这里躲灾来了吧?”

    说罢,见得杨沁琨脸上尴尬的笑容,笑骂道:“便晓得你小子不是真心来看你姑奶奶我,亏得姑奶奶在你小时候看你最亲。”

    杨沁琨一脸讨好的走到姑奶奶跟前,道:“这不是被我娘吓到了么,我爹对我又向来没个好脸色,要是就这么回去,说不定比我大哥还惨,思来想去,也只有姑奶奶您出面才能救孙儿一救了。”

    杨田灵见不得杨沁琨这么大个孩子还在她跟前卖乖,一巴掌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然后目光却落在了寒朵身上,也没怎么避讳问道:“就是因为这位姑娘么?”——

    杨沁琨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带着寒朵来到百雀山多灾的时候,西山之上再次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刚刚闭关不久的杨君山再次被颜沁曦从修炼密室当中叫了出来。

    “你说什么,琨儿失踪了?”杨君山有些惊愕的问道。

    巫硕满脸愧疚道:“都是我们的错,有负杨兄弟所托,我和九离在被冰女放出来之后,便一路追踪琨儿他们的踪迹到了凉州,后来便在冰郡失去了两人的踪迹,我们原本以为二人可能是身份暴露,不过后来发现应当是个误会,可两人的踪迹却仍旧无从查找,无奈之下,便先行南下来向二位请罪来了。”

    杨君山与颜沁曦对视了一眼,见得颜沁曦微微点头,知晓杨沁琨魂灯仍在,便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心中便放心了许多,于是笑道:“二位不要着急,那小子向来不安生,没准现在正躲在什么地方玩耍,家中的魂灯无恙,便说明这小子并无生命危险。”

    听得杨君山之言,巫硕原本愧疚的神色也缓解了许多。

    颜沁曦在旁边也道:“二位远道而来,为犬子之事奔波受累,还是先在这里休息几日,然后再做打算。”

    巫硕连忙摆手道:“这如何使得?杨兄弟将琨儿托付于巫某,是巫某没尽到长辈的责任,有愧于杨兄弟信任。”

    杨君山还待再劝,旁边的九离突然插口道:“喂,老巫,既然嫂子都说没有性命之忧了,你还是先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们吧。”

    杨君山与颜沁曦再次相互看了一眼,杨君山向巫硕笑问道:“怎么?”

    不等巫硕回答,九离在一边便已经快嘴道:“我们在冰郡的时候见到张玥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