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仙陨(再续)
    仙人陨落,天地同悲,白日星现

    虚空之中昊天镜震荡,一丝仙魂消散,已然激怒了这件周天世界的本源仙器

    紫霄阁道场上空,妙坊仙尊临死之前自毁本源所引发的雷暴掀起大规模的空间风暴,横贯在雷州上空的空间走廊在空间乱流的冲击之下摇摇欲坠。

    然而在雷芒于虚空之中渐渐散去之际,天地之间却只剩下了袁若虚一边咳血却又一边大笑的声音:找,咳,找到了,这紫霄阁,咳咳,果真保留有造化神通,甚至,咳,甚至还有,咳咳咳咳

    杨君山头悬山君玺,好不容易镇压了汹涌而来的空间动荡,便听得虚空之中袁若虚夜枭一般的笑声回荡,他登时施展广寒灵目,穿过虚空之中仍有跳跃的电光都引动的空间波动,却正见得袁若虚的双手正捧着一颗完全被电光凝聚而成的圆球,却不是那雷灵之球又是何物

    袁若虚虽然从妙坊仙尊的手中抢到了雷灵之球,但他显然也被妙坊仙尊临死之前的反击所重伤。

    此地不宜久留

    眼见得雷灵之球到手,古若玄的身形瞬间与九驷仙尊脱离,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袁若虚的近前。

    此物,咳,先交由你保管咳咳

    袁若虚张口呕出一口血水,将手中的雷灵之球交给了古若玄。

    他已经深受重伤,雷灵之球此时在他的身上,远没有在古若玄身上安全。

    虚空之中,昊天镜的镜面突然一震,一道铜黄色的光浪从中涌出,直接跨越虚空向着横贯在雷州上空的空间走廊扑来。

    咯啦啦

    碎裂的声音突然在头顶上空响起。

    不好,空间走廊要碎了,我们快走

    古若玄低喝一声,拽着手上的袁若虚便要离开。

    九驷仙尊见状哪里会让两位域外仙尊轻易离开,本命道器银色弯刀脱手飞出,在半空之中划开一道惨白的刀芒,向着两位域外仙尊的身前斩去,要截断两人的归路。

    古若玄转身与九驷仙尊硬拼了一记,九驷仙尊稍退,可古若玄一时间也无法继续脱离。

    袁若虚见状连忙从一旁协攻,他虽被妙坊仙尊临死前的反击重伤,却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两位域外仙尊联手,九驷仙尊一人自然不是对手,不过好在九驷仙尊却也并非要与二人分个生死,他只是不断的通过缠斗来拖延时间,待得昊天镜完全将空间走廊破除之后,这两位域外仙尊到时候自然无路可逃。

    袁古二人哪里还能不晓得九驷仙尊的心思,奈何空间走廊崩溃在即,昊天镜的威胁如芒在背,却由不得二人不拼命。

    两位域外仙尊彼此之间有着极深的默契,纵然袁若虚此时因伤实力不济,却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将九驷仙尊牢牢压制在下风。

    古若玄向着袁若虚使了一个颜色,却陡然间将他的青虹飞链抛出,在他与九驷仙尊身前形成了一道扭曲的空间屏障,并缓缓的向着九驷仙尊身前挤压而来,却是那古若玄再次施展出了他的本命仙术神通,只不过这一次这道神通的威力显然更大。

    九驷仙尊神色沉凝,手持银色弯刀缓缓向前劈出,一道银色刀芒呼啸而出,径直将扭曲的虚空漩涡一层层撕裂,然而待得整个空间屏障被破开之后,那刀芒却也到了强弩之末最终溃散。

    然而古若玄此时却是神色一变,在他的感知之中,却仍旧有一道锋锐的气息直奔他的面目而来。

    仓促之下,古若玄双手一合,在身前凝结成一道真元屏障,却呼啦一声被破开,好在终归还是将那一道潜力挡了一档,使得古若玄避开了面门要害,只是左耳被削去了一小片,顿时鲜血淋漓。

    古若玄抬眼看过去,却正见九驷仙尊缓缓将银色弯刀收回,很显然刚刚那一道暗芒正是九驷仙尊所发。

    无相劈空斩,九驷仙尊成就长生仙境的唯一一道本命仙术神通,位列仙术神通榜第二十七位。

    这道仙术神通由两道道术神通无相潜身诀劈空追身斩,以及一道宝术神通绝影斩融合而成。

    九驷仙尊以无相劈空斩破开古若玄的仙阶神通,却又故意以自身神通湮灭迷惑古若讯,暗中却是将神通参与之力尽数集中在延伸神通绝影斩之上,打了古若玄一个措手不及,堂堂域外仙尊,居然被一道宝术神通所伤。

    且不提九驷仙尊与古若玄正面争锋稍稍占据了上风,便在九驷仙尊出手之际,袁若虚便已经在半空之中引来一股寒流,直奔九驷仙尊的身躯而去。

    袁若虚虽然受伤,但身为仙尊的眼力仍在,他此时所选的这个时机正是九驷仙尊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档口,这一股寒流吹来,若在平时或许还不放在他眼力,可现下却是足够令他难受了。

    如此一来非但九驷仙尊刚刚与古若玄硬拼而争得的一丝先机要丧失,甚至古若玄还能够趁机争得主动,与袁若虚联手趁机重创九驷仙尊。

    袁若虚心中得意,此番披着盗取周天世界天地本源的名义,借着其他几位域外仙尊之手构建空间走廊,他与古若玄二人闯入周天世界,并倾覆了紫霄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为的就是那紫霄阁中可能留存的与开天造化相关的神通传承。

    也就是在每一座位面世界在尚未融入星空大世界之前,这类神通在位面世界之中才有可能有所保留。

    虽说他们两个付出的代价也不小,甚至于连他自己都身受重伤,但一想到一旦这类神通到手之后,可能给他们二人带来的巨大利益,这等伤势似乎也就不算什么了。

    唯一可虑的却是待得离开周天世界之后,须得给此番与他们一同行动的域外仙尊一个交代,不管怎么说,他们二人此番也算是算计了其他仙尊一把,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随便找一个借口搪塞过去就是了。

    然而九驷仙尊在他的逼迫之下手忙脚乱,眼见得便要忙中出错,却突然有一片光澜从旁直贯而出,半途将寒流截住,两者于虚空之中轰然相撞,却是凭空生成大片的泥水冰浆四处飞溅。

    那寒流明显更加厉害一些,奈何却是纤细短促,而那一片土黄色的光澜看上去不敌寒流,却是前仆后继源源不绝涌来,直到将这一股寒流消耗殆尽。

    两道神通的彼此消耗看似漫长,实则却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九驷仙尊却已经趁机重整旗鼓,银色弯刀在天空搅起一片刀芒大网,向着古若玄头上落下。

    而袁若虚此时却是气急败坏,然而不待他去查看到底是何人坏了他这蓄谋已久的一击的时候,便突然感觉头顶一暗,抬头望去时却见一座山峰居然破开破空飞来,直向着他的身上撞来。

    袁若虚大怒,却见他浑身上下一震,浓密的白色雾气从他的身上散逸而出,四周的云雾水汽迅速聚拢,刹那间便在他身前凝聚成了一座庞大的冰晶屏障。

    轰然一声巨响,那飞来山峰撞在冰晶屏障之上,顿时碎成无数沙泥土石簌簌而落,而那冰晶屏障虽然不曾垮塌,却也布满了龟裂。

    然而不等袁若虚松下一口气来,便听得数百丈之外有人吐气开声,大喝一声:起

    这一次袁若虚看得清楚,却见一个接近四丈的巨人双手却是举起了一座比他的身量大出数十倍的山丘,而后便见得那巨人双臂一振,这座将近三十丈高的山丘便向着袁若虚这边飞来。

    而那巨人不是之前曾经与古若玄有过交手的黄庭道修又是何人

    袁若虚眼见得那山丘凌空撞来,连忙再次从身周涌出本源雾气,源源不断的渗入到冰晶屏障之中,原本龟裂的屏障重新合拢,甚至比之前还要加厚了几分。

    然而袁若虚很快再次色变,在一声更加猛烈的撞击声当中,他在虚空之中构建的冰晶屏障轰然破碎,当然,碎裂的还有被杨君山抛来的那座山丘。

    只不过相比于第一座山丘崩溃时的沙泥土石,这一座山丘却是一整块巨大的山石,此时却是碎裂成了无数的石块从半空当中砸落。

    不少抛飞的碎石因为惯性仍旧向着袁若虚飞砸而来,不过这些碎石自然不可能伤得了堂堂域外仙尊,却见他只是随手挥了挥衣袖,漫天的碎石便被他拂到了一边,只不过连续两三次被一个黄庭道修所狙击,袁若虚的脸色早已变得铁青,同时也明白了缘何先前古若玄却是再三连一个黄庭道修都收拾不下来。

    半空之中又是一片乱石砸落下来,袁若虚烦不胜烦,衣袖再次一挥,充斥着乱石的半空顿时一清,却只剩下了一道遁光当头冲来。

    袁若虚心中一惊,晓得杨君山不能以寻常黄庭道修等闲视之,随手在身前腾起的白雾之中一划,一道寒冰索从中抽出,随手一甩便卷起一声凄厉的风啸,向着那道冲过来的遁光抽去。

    然而杨君山此时正面对抗一位仙尊却是凛然无惧,迎着那寒冰索只管将破天锏斜向下砸去:撼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