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仙陨(续)
    杨君山虽然破开了空间禁锢,但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位域外仙尊。

    在将法天象地神通毫无保留的施展出来之后,杨君山伸手一拽,将破天锏从虚空之中拽了出来。

    一层一层的灵光随着九仞真元在体内的全力运转而在他的身上盛开,趁着古若玄似乎对他现在的状况颇感兴趣的档口全力蓄势。

    嗯,不错,果真不愧为是走肉身成圣道途之人,这一身根基却是打得很是结实。

    古若玄一副从容淡定的表情,仿佛已经吃定了杨君山一般,甚至言语之间还会对此时杨君山的状态进行几句点评。

    眼见得杨君山的气势越来越盛,整个人就如同一座插天高峰一般冲天而起,古若玄双目一眯,道:好,星空世界之中早有流传那肉身成圣之人是如何了得,本仙尊却是向来不信,今日便让本仙尊领教一番这肉身成圣到底厉害在了何处

    说罢,就见得古若玄双臂一甩,两股白色的气流从他的袖口之中涌出,而后将虚空切开一个环绕之后直奔杨君山的胸腹,仿佛要将他直接腰斩。

    却听得杨君山突然张口一声厉喝,就如同晴空炸响一声霹雳,破天锏在他的手中先是朝着一道白色气息一点,却见那道气流在临近杨君山这时突然从当中炸开两段。

    而紧跟着又见杨君山巨大的身躯一扭,破天锏顺势一个横扫,恰好击中另外一道即将临身的气流并将其震散。

    与此同时,第一道被破天锏凌空一点炸开的气流残余四下飞溅,不少洒落在杨君山的身躯之上,就见得他的身躯之上立马有十余个豆大的肉坑出现在肌肤之上,鲜血顿时汩汩而出。

    那十余个冒血肉坑看上去渗人,若是在一个正常人身上,几乎相当于剜下了十几块肉。

    可对于此时身躯已经超出三丈有余的杨君山来说,这点伤势却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更何况他的肉身锻体术早已臻至化境,只见他的伤口附近的肌肉轻微颤动,一层薄薄的血膜从伤口渗出并不断加厚,伤口的血立马便被止住,在几个呼吸之间便要结成血痂,甚至于用不了一日半日恐怕伤口便会复原。

    如果说第一次杨君山能够破开空间禁锢,是因为古若玄随意出手大意之下不曾用得三分本事的话,那么这一次古若玄至少已经正视杨君山的实力,却仍旧被杨君山全力化解,古若玄的脸上便有些挂不住了。

    古若玄神色阴沉,口中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伸手朝着杨君山遥遥一指,一道青虹霎时间从他的掌心之中飞出,便要向着杨君山的脖颈之上缠绕而去。

    杨君山的神识敏锐,那青虹速度虽快,但他还是捕捉到了青虹飞来的轨迹,便看清楚那青虹的本体乃是一道飞链。

    中品道器,这青虹飞链却是一件中品道器

    杨君山不敢有丝毫保留,破天锏脱手而出,于半空之中叮叮当当同青虹飞链绞杀作一团,而实际上却是破天锏被那青虹飞链追得在虚空之中四处乱窜。

    杨君山甚至还要临空虚点,不时的以天宪指相助破天锏抵挡青虹飞链的绞杀,却仍旧只能勉强支撑,几个呼吸之间,两件道器已然在半空之中交击不下数百次,所过之处的虚空伴随着密密麻麻的脆响而崩碎,化作一片片空间碎片四下飞射,斩落在空间走廊的空间壁障之上,溅起一片片的涟漪。

    同时杨君山还要时刻防备古若玄尚有其他手段,尽管此时这位域外仙尊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连续挡下一位仙尊的数次出手,对于任何一位黄庭道修来说都已经足以自傲,哪怕是对于同样走金身仙道途的修士也是一样。

    然而此时的杨君山非但没有丝毫的得意,反而越发的感到心悸,仿佛随时都会有致命的危险降临在他身上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古若玄仙尊终于因为数次出手无功而返被杨君山所激怒。

    却见那青虹飞链于半空之中突然一缩,却是首尾相接形成一道圆环,而后便见得圆环急速旋转,很快便带动周围的虚空开始扭曲,渐渐形成一片空间漩涡,便要向着杨君山的头顶之上镇压而至。

    仙术神通,这定然是域外品阶已经达到仙阶之上的仙术神通

    那圆形空间漩涡尚未到达杨君山头顶,便已经给他一种无从逃脱大祸临头的感觉。

    小子,玩够了吧,这一次看你还能往哪里逃古若玄阴沉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冷嘲。

    杨君山的确感觉这一道神通似乎是那种空间禁锢手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这道神通覆盖的范围更大,不但令周边的虚空凝固,而且扭曲,便是想走怕也如同进入迷宫一般无从离开。

    而事实上杨君山也没来得及逃,甚至都没来得及采用其他的应对手段,而这位域外仙尊的神通手段却是被凌空打爆了

    一道摧残的银色圆弧当空而至,重重的斩在那一道圆形的空间漩涡之上。

    当的一声脆鸣,几乎要将杨君山的耳膜震碎。

    而后便见得银色的圆弧炸开,一柄银色的弯刀倒飞而归。

    而那空间漩涡也当即伴随着大片的空间崩塌而碎裂,原本首尾相连的青虹飞链再次断开,在击飞的途中同样被古若玄召回。

    杨君山的目光却是一直盯在那在半空之中回旋而飞的银色弯刀,目光之中却是闪烁着激动之色。

    九驷仙尊,这柄弯刀他当初在九驷仙尊的手中见识过,尽管其品质明显已经得到了提升,但杨君山相信这件道器定然是九驷仙尊的本命法宝无疑。

    小子,多年不见,你居然连仙尊都敢挑衅了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在杨君山身边响起。

    杨君山猛然回过头来,便见得一位老翁正站在他身侧不远的虚空之中,不是九驷仙尊又是何人

    杨君山神色激动,道:前辈,您,出来了

    九驷仙尊微笑着点了点头,语气之中却带着三分感叹,道:短短几十年,不尽想你的修为居然已经精进到如此地步,当真另外瞠目

    杨君山还待要说些什么,却被古若玄一声惊呼打断:你是谁除了妙坊之外,周天世界的仙宫怎么可能还能派得出仙人来

    望着古若玄阴晴不定的神色,九驷仙尊微微点头示意,道:老夫九驷,登仙之后便一直在仙宫之中潜修,域外仙友不曾将老夫算计在其中也是情有可原。

    便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呼从两人的对话当中插了进来:九驷道友快快助我

    杨君山闻声望去,却见数百丈之外的紫霄阁道场上空,重伤在身的妙坊仙尊在域外仙尊袁若虚的进攻之下局面已然岌岌可危。

    你且先推开,莫要被我等的交手波及

    九驷仙尊的声音尚在杨君山耳边萦绕,而他的身形却已经突兀消失。

    另外一边,古若玄冷哼一声,道:休想

    却见他手中的青虹飞链一甩,数十丈之外的虚空登时被划破,九驷仙尊的身形从虚空当中跌落出来。

    古若玄冷笑一声,手持法宝便扑了上去。

    而九驷仙尊同样不甘示弱,银色弯刀刀身微颤,发出一声清越颤鸣,在虚空之中划开一道诡异的弧度,向着古若玄当头便斩。

    霎时间,两位仙尊便在半空之中战作一团,澎湃的气势直通天际,神通的余波发散出来,都能在半空之中掀起一层层的空间涟漪。

    杨君山的身形在半空之中一退再退,远远的望着战团,神色显得阴晴不定。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观摩仙人之间的交手斗法,而仅仅从九驷仙尊与古若玄二人之间交手的余波来看,便已经将杨君山先前几次挡下古若玄而竖立起来的点滴自傲粉碎的一干二净。

    不过若是换成其他黄庭道祖,能否看得清楚四位仙尊彼此之间交手的过程都是一个未知数,但这其中却不包括杨君山。

    九驷仙尊数次试图冲破古若玄的阻拦与妙坊仙尊汇合,然而若论及修为实力,九驷仙尊或许不在古若玄之下,但要是说起仙境的斗法经验,已然成就仙尊不知多少岁月的古若玄,显然要比成仙之后一直被禁锢在昊天镜的凌霄宝殿之中苦修数十年的九驷仙尊要老辣的多。

    九驷仙尊数次冲击均在古若玄的阻挡之下无功而返,然而妙坊仙尊却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域外的杂碎,你们毁我紫霄阁道场,老夫与尔等不共戴天,要死便一起死吧

    妙坊仙尊的吼声之中带着无奈与悲凉,在袁若虚的连番打击之下,他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眼见得九驷仙尊数次冲击未果,自忖逃生无望的妙坊仙尊立马选择了最为暴烈的陨落方式。

    丝丝缕缕的电光在虚空之中跳动,从四面八方向着妙坊仙尊的身周汇聚而来,四周的虚空到处都是酥麻的感觉,而后便又染上了一层暴躁之意。

    杨君山心悸之下点头便走,身后却已经传来古若玄惊慌失措的大吼:不好,这个家伙要自爆本源,快躲,喂,老袁你要干什

    古若玄先前半句本是提醒,可后半句的音调却陡然提高,仿佛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杨君山闻言回过头来向后看去,却正见到一抹炙白的雷光突然向着四周发散开来,而在他的双目被刺激的闭上之前,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一抹身影在白芒电闪之中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