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说谎(求订阅)
    指教不敢当,想来是杨道友不经常关注那周天世界的缘故,所以才有此言。

    一道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极为特殊的灵识波动传来,接着道:那周天世界的天地意志固然不会将天地本源拱手相让,那我等索性为了天地意志投入到周天世界便是了,左右不过是被那本源仙器收一丝本源魂灵,若是能够得到足够多的天地本源,我等必将修为大进,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那周天世界还能撑多久

    杨君山连忙请教道:敢问这位道友是

    飞灵子笑道:我来介绍,这位乃是来自河洛星宫的洛秉阳先生,洛先生乃是阵道大家,怕是只待登仙成功,星空大世界怕是就要多出一位阵道仙师了

    河洛星宫

    杨君山的神识之中充满了惊讶:可是星空大世界之中那号称阵道圣地的所在

    黄道松道人的神识再次插了进来,笑道:难不成这星空大世界之中还有第二处阵道圣地不成

    杨君山连忙道:原来是洛先生,失敬失敬。

    飞灵子也道:的确,河洛星宫名扬星空,可里面的阵道大家却向来极少在星空世界之中走动,说来此番在这里遇到洛先生,我等也觉得有幸的很,听说此番在紫云峰重新开辟雷井通道,其中空间阵法便出自河洛星宫阵道大家之手,该不会洛先生也参与其中吧

    洛秉阳否认道:在那里参与构建空间通道的乃是洛某的一位踏入仙境的师兄,洛某此次前来原本只是为一位故人凭吊,空间通道之事洛某是不参与的。

    几位在外围窥视紫云峰的大神通者彼此之间虽然只是神识间的交流,但杨君山还是能够从洛秉阳的神识之中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孤高之气。

    原来参与此事的几位仙尊之中便有罗先生的师兄

    飞灵子带着一丝艳羡,道:以洛先生的阵道造诣来看,想来先生的那位仙尊师兄必然是一位阵道仙师了。

    洛秉阳闻言却只是打了一个哈哈,对于飞灵子的猜测没有否定却也不曾肯定。

    杨君山却能够从洛秉阳的反应明白他的意思,他洛秉阳的阵道修为就剩下了修为这一道门槛便能够一举突破成为阵道仙师,可不是所有的阵法师在踏仙成功之后都能够成为阵道仙师的。

    只不过在外人面前,洛秉阳怎么也不可能实事求是的说自家师兄的阵法造诣还比不得自己,可又不屑于说谎话,于是便只能打个哈哈糊弄过去。

    杨君山此时心中却是一动,装作浑不在意的随口问道:哦,能得洛先生前来凭吊,料想那人也定是不凡

    果然,洛秉阳闻言道:其实洛某与司马道友也只有见过几次面的交情,司马道友虽不曾入河洛星宫潜修,但其阵道造诣之深,洛某在河洛星宫也是有所耳闻的,听闻此前紫云峰曾爆发了一场阵道大宗师之间水准极高的阵法较量,司马道友不幸落败身死,故特意前来,想从紫云峰废墟留下的蛛丝马迹当中一窥当初斗阵究竟,看一看司马道友究竟如何身死,那个来自周天世界的土著阵法师的阵道造诣究竟厉害到了何等程度。

    说到这里,那洛秉阳神识中表达的情绪又是一变,道:说来惭愧,听闻司马道友斗阵落败陨落的消息之后,洛某想要一会那名击败司马道友的周天世界阵法大宗师,除了想要替司马道友报仇之外,却是还颇有见猎心喜之感。

    相比于杨君山一不小心在与其他域外大神通者的交流过程当中,得到一个事关己身的大消息之外,钟九的运气就显得有些不大好,甚至是有些糟糕了。

    在与杨君山分头行动之后,终究很快便在紫云峰周边地域当中发现了鬼族修士的踪迹,并通过追踪找到了一名鬼修暗中跟随在他身后,直到那名鬼修径直找上顶头上司汇报消息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个时候便是想跑也来不及了。

    阎敬宗眼瞅着一名属下前来汇报消息,目光却越过了这名属下看向了他身后数十丈之外,寒声道:居然被人一路跟到了这里,废物,公子定下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待会儿下去自己领责罚去吧。

    那名属下身子一颤,显然对于规矩之中的责罚恐惧异常。

    而阎敬宗却是挥了挥手,目光看向了数十丈之外的某处,冷声道:怎么,还用阎某请阁下出来一见么

    阎敬宗目光所及之处,原本空无一物的所在突然有一丝丝涟漪开始波动,而后保持着镇定的钟九的身形渐渐的显露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钟九努力压下心中的惶恐,勉强笑了笑,道:误会,钟某原本只是在这偏僻星域见到一位同族而感到好奇,便跟了上来,却不曾想有同族前辈坐镇这里,钟某绝对无意冒犯,这就离开

    钟九自顾自说着,却不曾见到阎敬宗在听得他言语的时候,双目瞳孔猛地收缩,沉声道:你姓钟

    啊

    钟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有些茫然道:是啊

    阎敬宗却已经连珠炮一般问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是钟家哪一脉哪一辈是谁派你来的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钟九被阎敬宗几个问题问得脑子有些花,而阎敬宗本身又是黄庭鬼王,一身气息压得钟九喘不过气来,只得硬着头皮道:晚辈钟九,乃是钟家寅脉第九代直系传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钟九原本混沌的脑子猛然一亮,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本心中的惶恐顿时尽去,语气便也跟着从容了起来,道:至于晚辈是谁派来的,前辈这个问题问的便有意思了,我钟家子弟行走星空世界,本就有监察鬼族之责,又何须有人派遣至于目的,晚辈若是说真是临时起意,不知前辈信吗

    阎敬宗看向钟九的目光精光闪烁,钟九此时却已经是头皮发炸,源自于鬼族天赋感知的敏锐,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阎敬宗定然已经起了杀意,如今却只能寄希望于自己钟家子弟的身份,能够让对方投鼠忌器了。

    不过与此同时,钟九心中不免却又升起了另外一层疑惑,钟九子弟行走星空监察鬼族,乃是所有鬼族修士都知道之事,也是十殿鬼祖承认钟馗老祖在鬼族中地位的联合举措,按理说通常鬼族修士见到钟家修士隐隐的敌意和排斥虽然有,但还不至于一见面就吓成这样,更何况还是一位黄庭鬼王

    除非对方心虚,真有什么坏了鬼族规矩,或者是禁忌的大事,担心自己这个如假包换且已经没了检察权力的钟家子弟发现。

    若真是这样的话,除了阴纱道人身上的鬼胎之外,钟九可不相信还会有其他凑巧的事情。

    如此一来,对方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了

    见得对方阴晴不定的脸色,钟九试探着问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供奉的是本族哪一位祖爷

    阎敬宗深深的看了钟九一眼,道:老夫阎敬宗。

    钟九闻言却是大惊失色,这一次却有一半是真的,道:秦剑阎刀,阁下便是是阎罗天子麾下大名鼎鼎的阎刀阎敬宗

    阎敬宗对于钟九的反应却并未感到意外,身为鬼族之中鬼仙之下有数的高手,阎敬宗的名声在鬼族之中同样可以算得上是名闻遐迩,钟九真要是表现出一副茫然无知的神态,才会真正惹来阎敬宗的怀疑。

    正是老夫

    阎敬宗沉声道:钟寅九,既然你知道老夫,想来也明白老夫的职责,那么你是否该给老夫一个交代

    不等钟九开口,阎敬宗便又道:不要想着用什么路过来搪塞老夫,须知老夫不愿惹你,可老夫背后的人却也不是你能招惹的。

    钟九面露危难之色,但最终还是无奈道:好吧,其实是有消息从星宫传来,说是发现了半鬼的踪迹,前辈您也知道半鬼对于本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因此,这消息便直接惊动了我家老祖,他老人家动动嘴,我等这些后辈没奈何便只能跑断腿了。

    钟九说话的时候,故意将我家老祖四个字咬得很重,生怕阎敬宗听不明白一般。

    阎敬宗神色间一丝冷笑一闪而过,哪里不明白钟九的心思,可听得半鬼却马上又是一脸凝重,目光之中甚至有微不可查的慌乱闪过,口中却道:什么,半鬼如今我族之中难道还有这等禁术流传么当真是胆大包天呐

    可不就是

    钟九先是义愤填膺说了一句,然后才陪笑道:前辈,你看,这全都是误会,晚辈还要急着赶往星宫

    阎敬宗嗯了一声,道:既然是钟祖有过吩咐,查得又是如此禁忌之事,老夫自然不会阻拦,你且快些去吧

    钟九如蒙大赦,告了一声罪,转身便急慌慌的离开了。

    阎敬宗眼瞅着钟九的身形在眼前消失,然后又在感知之中消失,这才一转身急匆匆的走了回去,而此时他的脸色简直黑的吓人。

    钟九急匆匆的按照事先的约定赶到见面的地点,在见到杨君山后第一句话便是:寒枫星域与阴纱交手的人是阎敬宗,不出意外,阴纱已经落在了包靖宇的手中,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包靖宇还没有取了阴纱体内的鬼胎,但阴纱现在肯定还活着,否则阎敬宗不会害怕,可不说别的,单单是包靖宇和阎敬宗两个黄庭鬼王联手,想要救人便无异于登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