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食果
    随着人参果树突然停止了对赤霞金光的吸收,布置在人参果树周围的催生秘术戛然而止,人参果已经成熟了

    一股清新而又令人印象深刻的清香几乎在瞬间弥漫了整个符阵空间。

    杨君山仅仅只是贪婪了吸了几口,便感觉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体内真元运转立马加快了三分

    人参果的威力尽至如斯

    要知道杨君山可是雷劫境道修,他体内的真元比之寻常同阶修士都要浑厚的多得多,仅仅几口果香便能够让他真元运转快上几分,那要是换成一位道境以下的修士来,岂不是说问着果香就能让他的修炼效率提升三成

    一想到这里,杨君山登时又有些懊悔让杨沁瑜离开的太早了,早知道四位仙境存在在定住明霞岛的同时,还不会对岛上造成太大的波及伤害,他就应该留下杨沁瑜等着人参果成熟才对。

    现在后悔也是无用,杨君山便想着先将人参果按照澜萱公主所说的方式采摘下来,然后尽快离开明霞岛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然而就在杨君山用澜萱公主前日来时特意为他准备的金击子准备敲下这颗人参果带走的时候,神色却是微微一滞。

    现在的明霞岛外吸引了四位仙境存在的注意力,这个时候他要是带着人参果离开,能逃得过四位仙人的法眼

    要知道现在四位仙人的注意力只是用在了定岛上面,对于杨君山这里并没有太过关注,兼之明霞岛本身也有空间屏障守护,人参果树本身也有符阵空间屏蔽,杨君山倒也不虞四位仙人能够发现人参果树的存在。

    可要是自己现在出去,在四位仙境存在出手,各大神通者纷纷撤离的时候,那可不就是送上门去让人怀疑,到时候想不被四位仙人注意都难

    那该怎么办,等四位仙境存在彻底将明霞岛定在海面上的时候再走

    杨君山看了看天色,掐指算了一下时辰,此时距离明霞岛一月之期已经只剩下了最后半个时辰,别看现在明霞岛在四位仙境存在的镇压下动弹不得,可不到一个月的期限最终过去,明霞岛便不能算是彻底被定住。

    要不再等半个时辰

    可那又能如何

    如果没有定住,明霞岛便要重返虚空,杨君山只能选择在明霞岛消失之前赶出来,可那样一来,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要被四位仙境存在注意到。

    可就算是明霞岛被定住了,那四位仙境存在也不可能立马抽身就走,说不定还会亲自上岛查看,到时候人参果树的秘密恐怕还是保不住。

    一想到这些,杨君山心中却不免又有些后悔,早点能想到这些,自己当初在澜萱公主前来示警之时就该离开,大不了便是将冲击黄庭境的契机延后时日,左右混元令中收集的那些赤霞金光虽远不及人参果树本身所吸纳的多,但节省些使用想来也差不多够了。

    当然,这样一来,杨君山想要利用混元令储存吃下金光以留给家族后裔使用的打算便也要泡汤了。

    然而现在后悔也是无用,杨君山思来想去,若想不被岛外的四位仙境存在察觉到端倪,似乎便只剩下了现在就将这人参果吞入腹中炼化这一条途径。

    便在这个时候,随着大地的轰鸣声响起,整个明霞岛陡然再次下沉了一丈。

    杨君山再不敢有丝毫犹豫,用金击子将人参果敲下来,再用玉盘接住之后,便准备在果树之下吞食炼化这婴果。

    却不料在人参果离开果树的刹那,原本郁郁葱葱的大树立马开始枯萎,先是枯黄的树叶飘落,紧跟着干枯的枝干也开始跟着断裂掉落。

    杨君山惊讶的看过去的时候,却见整株大树就仿佛收敛了所有的生机一般,所有的绿意汇聚于主干之上,待得主干之外的有所枝叶尽数脱落之后,原本足有七八丈高的主干便开始萎缩,就像是将这灵植当初生长的过程倒过来演示了一遍,只不过速度却是要缩短了太多,直至整个枝干萎缩成一株一尺来高的幼苗,这才最终停止了下来。

    杨君山看了看玉盘中的人参果,又看了看变成了一株幼苗的人参果树,似乎明白了什么。

    因为整个符阵空间便是以人参果树作为核心布置而成,杨君山还要借助符阵空间的遮掩吞食人参果,因此也不忙将符阵空间收回,反倒是坐在了人参果幼苗的旁边,开始闭着眼睛将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人参果一口一口的吃掉。

    之所以要闭着眼睛,便是这人参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睡熟了的娃娃,活灵活现,真要眼瞅着吃掉,还当真是有一种莫名的罪恶感。

    一种奇妙的气息开始在杨君山身周萦绕,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缥缈起来。

    进阶黄庭境最大的障碍,或者说关键,便是在体内凝聚道胎。

    而道胎的凝聚,几乎便是要以丹田的破而后立作为代价,乃是一名修士此前所有修行成果的质变和升华,而黄庭境又是长生仙境之下,修士所走道途的最后一个门槛,因此,修炼界往往将道胎又称之为道果,寓意便是在踏足长生仙境之前,一名修士数百年修炼精华所凝聚之成果。

    然而凝聚道胎又是一个极为危险的过程,丹田破碎,稍有不慎便是一个修为尽毁沦为废人的结局,因此,每一个试图踏足黄庭境的修士,在进阶之前无疑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甚至有的雷劫境道修不惜蹉跎百年,却也始终都不敢踏出最后这一步。

    如果说丹田破碎只是雷劫境修士进阶黄庭的第一个拦路虎的话,那么第二个障碍便是道胎该如何凝聚。

    每一个道修在进阶黄庭境的时候,所凝聚的道胎都各不相同,总的来说是因人而异,但在道胎最终成型之前,便是连道修自身都不晓得自己会凝聚什么样的道胎。

    通常来说,道胎的凝聚与修士在进阶雷劫境的时候所炼化的天地意志有关,而源自于周天世界天地本源的天地意志则会遵循着修士对于天道的理解以及自身修为的特点,凝聚出与修士自身相契合的道胎出来。

    也就是说在道胎的凝聚过程当中,修士颇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而这恰恰便是每一个立志于逆天改命踏足长生的修士也最不喜欢的,因为这一类修士走到这般地步往往都是掌控欲极强的类型,一切未知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最大的敌人,可偏偏在凝聚道胎这一点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无能为力。

    而这种没有目的性的盲目的到过自发生成过程,除了让修士有一种掌控的无力感之外,还会因为不断的尝试而造成修士原本所炼化的天地意志的浪费,而天地意志被大量消耗则又会直接影响到最终道果品质的下降。

    要知道,这还是在天地意志足以用来支撑修士最终凝聚道胎的情况下

    若是在尝试凝聚契合修士自身道胎的过程当中将天地意志消耗一空,那就更加悲剧了,在走过丹田破而后立的危险过程之后,最终还是在凝聚道胎上功亏一篑,那是何等的丧气

    然而人参果的最大意义便是在这里了

    它可以令杨君山一举避开道胎在凝聚过程中的盲目自发性,因为它可以助修士在真正凝聚道胎之前,在破碎的丹田之上虚构出一个最为契合修士自身的虚拟道果。

    也就是说杨君山在进阶黄庭境之前便可以知晓最适合自己的道果是何等模样,又该如何形成,从而可以直接越过这一门槛,将节省下来的天地意志全部用到道胎的最终凝聚成型之上,从而保证道果的品质达到最高。

    通常来说,黄庭道果的品质也是有上中下之分的,而决定到过品质的根本因素自然是修为自身的修为真元,次要因素诸如修士锻体修为之类,而直接因素便是修士自身所炼化的天地意志了,也可以说成是修士对于这方天地本源理解的程度。

    绝大多数情况下,拥有下品道果的黄庭道修基本是与长生仙境无缘的,想要一窥长生之境,至少也要拥有中品以上的道果成就。

    当然,道果本身并非是一成不变的,黄庭初始的下品道果未尝没有可能提升到中品,而一开始的中品道果,待得修士到了一窥仙境的时候,也未必没有可能提升为上品道果,所不同的也只是各自的起点有高有低而已。

    追求长生的经历本就是一个与自身寿元赛跑的过程,一位初入黄庭境得了下品道果的修士自然要紧张筹备,难免就会顾此失彼,而一位中上品道果的黄庭道修便可从容布局,准备自然更加充分,积累也自然更加丰厚。

    当然,道果除了上中下品之下,尚有一种无暇道果,而能够成就无暇道果的修士从来便只有一种人,那便是如同杨君山这般,拥有强横的锻体修为,意图打破天地束缚,走金身仙道途的修士了。

    走金身仙道途的修士固然困难和危险重重,可但凡能够踏入黄庭境的,其起点也足够高,其道果品质鲜少有在中品以下的,但通常也只是以上品道果为多,能够成就无暇道果的,便是在走金身仙道途的修士当中也属凤毛麟角。

    而杨君山的野望,自然是要冲着无暇道果去的,事实上对比数千年以来走进金身仙路途的大神通者,杨君山也的确有底气这么做。

    第二更不大确定,莫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