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婴果(求订阅)
    杨沁瑜收复并炼化下品道器赶山鞭,算得上是一件意外之喜

    而在助杨沁瑜收复赶山鞭之后,杨君山的注意力便又重新回到了人参果树上面。

    这个时候,明霞岛现世的一月之期将至,而人参果树在赤霞金光与稷土作为载体的催生秘术作用之下也即将成熟。

    树冠深处,原本只是一点若隐若现的光华,随着果实的增大,这点光华也跟着变大并越发的刺目,而在果实增大到拳头大小之后,原本刺目的光华反倒变得温润柔和起来,而同时也能让杨君山透过表面萦绕着的一层氤氲光华看到果实的真实面目。

    而当杨君山看到真正的人参果的时候,哪怕事先已经从澜萱公主口中得知一些关于人参果的形容,却也被入眼看到的情景惊得有些发呆。

    在杨君山原本的想象当中,哪怕澜萱公主一再说人参果像极了真人一般眉眼俱全,可他心中多少还是不以为然,然而当他真正看到那一颗如同在胎盘之中孕育的人参果实,像极了一个正在沉睡之中生长的婴儿的时候,杨君山还是不免心中狠狠跳了几跳。

    这哪里是什么人参果,分明就是一个婴儿一般,想及待得果实成熟之后便要将其生啖,一股发自内心的罪恶感还是令他恶心欲吐。

    距离明霞岛重新隐入虚空只剩下了最后三天的时间,而就在这个时候,澜萱公主再次匆匆来到了符阵空间。

    事情似乎又要有所变化,有人似乎在暗中谋划着什么,我觉得你现在最好还是离开

    澜萱公主给他带来的消息并不是特别好。

    杨君山看了看仍旧在吸收着赤霞金光的人参果树,以及在杨君山的要求之下,正在果树之下尝试着一点一滴炼化那些经过人参果树提纯之后的赤霞金光,正在修炼宝术神通赤霞金光术的杨沁瑜一眼,现在就走得话,人参果树的催生进程无疑要被打断,杨沁瑜恐怕也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来修炼赤霞金光术。

    杨君山抬头又看了一眼隐藏在人参果树树冠丛中的混元令一眼,此物吸收赤霞金光的速度自然远远无法与人参果树相比,可这近一个月以来却也一直在源源不断的吸纳着赤霞金光,按照杨君山估算,哪怕是用来修炼紫气东来诀,内中蕴藏的赤霞金光也足够五个人来用了。

    杨君山想了想,道:具体可有什么消息

    澜萱公主略微显得有些迟疑,似乎连她自己也有些不大相信,道:据说有人想要谋算明霞岛。

    杨君山一怔,道:像龙岛那样,将明霞岛也留在修炼界当中这可不大容易吧,明霞岛的情况可要比当初的天宪岛要复杂多了,更何况当初龙岛岛主当初也是挟着成就真龙之威,又有蟠龙大阵相助,这才最终将龙岛构建成功。

    澜萱公主低声道:若此番也是有仙人出手呢

    杨君山惊讶道:当真可就算是仙人出手,恐怕也要不止一位才行吧

    杨君山顿了顿,又忍不住问道:这是你从龙岛岛主那里得来的消息

    澜萱公主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这是我猜的。

    杨君山也没有深究,而是自言自语道:岛上的灵木几乎都要被砍光了,一座秃岛留下来做什么若不隐入虚空,明霞岛上几百年后又哪里来得遍布整个岛屿的繁茂灵植和弥漫整个岛屿的赤霞金光

    湖州某地。

    一位初入道境的年轻修士正急匆匆的驾驭着遁光一路南行。

    突兀的,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年轻修士神色一变,脚下的遁光一散,人已经悬立于云层之中,同时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虚空。

    身周又有微风吹拂,将淡淡的运气吹散,年轻修士的面貌也清晰的显现出来,却见原本看上去还算周正的面孔,却不知何时从左边的耳根到右边的脸颊,割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豁口,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多了三分狰狞和阴戾。

    是谁

    年轻修士从喉间吐出了两个简单的字眼,他不敢多说,甚至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含混不清,盖因为每当他说话的时间,便会牵扯到脸上的豁口,让他感到剧痛难忍。

    事实上此时的他也不过是直觉感到危险罢了,实则他并未真正的感知到有人隐藏在虚空之中试图对他进行伏击。

    刚刚那一声质询也只不过是试探罢了,却不料虚空之中还当真便有人回应了。

    你猜

    一道女子的声音之中带着三分戏谑,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年轻修士在声音响起的刹那,突然伸手向着两侧一推,周边虚空之中涌动的云气在霎那间凝聚成水滴,随着他双手的虚推而如同暗器一般洒向四周。

    哗啦啦啦

    一片水滴破空四溅的爆音传来,可见这些水滴之中所蕴含的劲道是何等强横。

    然而虚空之中很快又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还是原先那道女子的声音响起:用这么简单的办法就想找出我来,阁下太小看人了呢

    高空云层之中冷风习习,年轻修士的神识一遍又一遍的扫向四周,可惜却始终不曾发现任何端倪,他的额头此时已经布满了冷汗。

    阁下到底是何人何不出来一见,如此遮遮掩掩的行径平白让人小看。年轻修士的激将法用得很是拙劣。

    虚空之中那道声音再次传来,道:出来一见阁下这是想要记下小女子的样貌,然后逃回飞流剑派再行报复么

    年轻修士闻言神色大变,口中突然喷出一道剑光,瞬间分化成上百道剑气,向着四周虚空攒射,锋锐的剑气带着厉啸几乎要将四周的虚空割裂。

    怎么,恼羞成怒之下便是连自己练就的剑术神通也顾不得遮掩了么一道声音继续撩拨着修士的心弦。

    年轻修士伸手一招,一道光华落入他的掌中化作一柄如同秋水一般的三尺飞剑,沉声道:阁下如何知晓在下乃是飞流剑派弟子

    哈你果然便是飞流剑派之人

    那女子的声音令年轻修士脸色再变,勃然怒道:你诈我

    那隐藏于虚空之中的女子语气一变,冷声道:你究竟受何人指使你背后之人是谁,夏媛江心还是东流

    那年轻修士冷声道:阁下不是什么都知道么,又何必再问我

    话音刚落,年轻修士掌中的飞剑突然爆射而出,朝着他左侧上空一划,便是一道璀璨的剑气笼罩了过去。

    哎呀不好,居然被你发现了

    剑气笼罩之处的虚空突然一阵涌动,一道黯淡的身形突然出现,然后很是灵巧的在虚空的波动之中辗转,居然于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年轻修士的剑气攻势。

    鬼族

    年轻修士怪叫一声,显然对方的身份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他手中的飞剑却是不曾有丝毫停滞,凌空舞动的飞剑在瞬间便又斩出数道剑气,那剑气如同流水一般在虚空之中蜿蜒曲折,却是从不同方向封锁了眼前那鬼族修士闪转腾挪的空间,要逼得那鬼修与他正面斗法相抗。

    那修士的目的很是直接,鬼修的手段虽然令人防不胜防,但一旦暴露身形与人正面相抗,往往便要落入下风。

    然而那修士怎么也不会想到,隐藏在虚空之中的鬼王又怎么可能只有眼前这一个。

    凉风从他的后颈吹来,一瞬间令他的汗毛倒竖,

    奈何当他察觉到从身后而来的剑光的时候,再想要招架或者躲闪却都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寒光闪过,那年轻修士的六阳魁首顿时翻滚而起,随之而起的还有漫天喷洒的血滴。

    唰的一声,虚空之中亮出一柄折扇扇了一扇,原本四处飞溅的血珠顿时被一卷而空。

    钟九装作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手持折扇从虚空之中显露出身形来,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一边摇头一边道:大意了吧,堂堂阎罗血裔,被人瞧破了行藏不说,居然差一点就被人逼着正面相抗了,唉,看样子包小姐你离开鬼族太久,已经快要忘了该怎么做一个鬼修了。

    那飞流剑派的剑修虽死,可他斩出的数道剑光可并未随之消失,而是继续向着包鱼儿那边围剿而去,而钟九在趁机袭杀那名剑修之后,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倒是开口调侃起了包鱼儿,似乎故意要让她吃亏一般。

    然而却听得一声娇喝,包鱼儿突然手持一双短剑在身前划开几道光痕,虚空之中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那几道逼来的剑气居然就被包鱼儿硬碰硬给破掉了。

    而在另外一端,终究早就忘记了扇动手中的折扇,一股目瞪口呆的表情望着包鱼儿,而后才想起用手指着她道:你,你,你,你居然强行破掉了对方的剑术神通

    包鱼儿手中的一双短剑捥了几道漂亮的剑花,瞥了钟九一眼,道:怎么,很奇怪吗

    钟九吞了一口吐沫,艰难道:这不应该是鬼修的对敌方式吧

    少见多怪

    包鱼儿白了他一眼,低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才向着虚空道:秀儿姐,刚刚那飞流剑派的剑修是怎么发现我的

    虚空之中并未有回应,倒是钟九嘀咕道:还用问嘛,那飞流剑派的修士可不止擅长剑术神通,对于水行一脉的神通法术显然也有所涉猎,那人肯定是通过虚空之中水汽的涌动发现你的藏身所在的。

    包鱼儿狠狠的瞪了钟九一眼,不知为何,钟九没来由的却是心底一憷,难道说是因为刚刚她正面破掉了那飞流剑派修士剑术神通的缘故

    秀儿姐

    包鱼儿再次开口叫道,杨君秀不作回应,让包鱼儿心里有些不大好的预感。

    看那边,海外的方向

    杨君秀低沉的声音终于传来,只是那语气令人有些心头一沉。

    包鱼儿和钟九闻言连忙转头,朝着海外的方向施展一些可以延伸目光所及的秘术神通,随即两人便各自发出一声惊呼。

    天塌了吗包鱼儿喃喃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