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收复
    自从那日杨君山重创苏约道人,萧巽乾见势不妙暗中逃走之后,杨君山坐镇的符阵空间在接下来数日当中却是一片平静。

    杨君山这数日以来便一直在符阵空间之中闭关修炼,坐等人参果催熟,明霞岛上灵气浓郁,若是没有这漫天的赤霞金光干扰,实则却是一处极为上佳的修炼圣地。

    这一日,杨君山整个身心正沉浸在修炼之中,潜心揣摩为山九韧诀的奥妙,却突然有一声轻吟传来,将他从修炼之中惊醒了过来。

    杨君山眉头一皱,伸手在储物法宝之上一拍,先前从苏约道人手中夺走的下品道器赶山鞭出现在他眼前。

    不过原本哪怕是在被杨君山封印之后仍旧有着灵光闪烁,甚至不时的还会表现出轻微挣扎迹象的道器,此时看上去法宝的本体不断的轻颤,发出一阵阵哀鸣,并且法宝的本体渐渐的趋于晦暗。

    神物自晦,这是法宝在失去了主人之后,出自本能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

    也就是说,苏约道人已经死了

    尽管杨君山对此早有所料,但接连数日以来,赶山鞭并未出现什么异常,他原本还以为苏约道人早已逃出生天,却不想最终还是为人所算。

    不过如此也好,这苏约三番两次算计自己,虽说每次都不曾讨了好处,但杨君山却也对此人动了杀机,此番他既然已经身死,却也省了杨君山的力气,毕竟没有合适机会的话,想要斩杀一位雷劫道祖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此番运气不错,在苏约道人陨落之后,他的本命法宝赶山鞭居然不曾自毁。

    虽说法宝品阶越高,便越是不容易收复,品阶达到宝器级别的法宝便拥有自行择主的能力,但至少也还有那么一丝强行收复的办法,但赶山鞭自身品质可是下品道器,其器灵的灵性甚至已经能够与人的神识进行简单沟通,再想要强行收复可就更难了。

    至少在察觉到苏约道人陨落,赶山鞭成为无主法宝之后,杨君山便在第一时间尝试进行收复,可惜却是毫无意外的失败了。

    最为最后一位与赶山鞭的主人苏约道人斗法的杨君山,赶山鞭的器灵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杨君山九仞本源的进入,它对于杨君山的真元气息带着强烈的排斥感,这让杨君山很是无奈,不过却并不是特别遗憾,他手中可是有着两件中品道器,还有一双即将进阶道器的顶尖宝器,对于这件下品道器并不是特别是热衷。

    这个时候明霞岛开启已经超过了二十日,杨沁瑜突然前来禀报说,人参果树似乎要挂果了。

    杨君山一听立马起身向着人参果树那边走去,随手便将赶山鞭扔给了杨沁瑜。

    杨君山匆匆来到人参果树跟前的时候,却见此时的果树已经生长到数丈高达,繁茂的枝叶周围仍旧萦绕着金色的光晕,不过在赤霞金光的遮掩之下,却在枝叶伸出有一点炙白的灵光在闪烁,而且随着催生秘术持续的发生作用,那一点灵光虽然缓慢,但的确有着渐渐增大的趋势。

    杨君山在人参果树之下矗立了片刻,察觉到向着人参果树汇聚而来的赤霞金光,在萦绕在果树的枝叶之间的时候,仿佛经过了提纯一般,使得赤霞金光会变得极为精纯,而且树下的地面因为融入了土行至宝稷土的缘故,在催生秘术的作用之下,又吸引了明霞岛周围数里范围内的灵气向着这里汇聚,使得此时的人参果树之下成为了一处适合土行一脉修士修炼的绝佳之地。

    杨君山想了想,觉得机会难得,便要招杨沁瑜过来修炼,可招呼了几声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杨君山眉头微皱,神识延伸出去神色却是微微一怔,身形顿时在人参果树之下消失不见。

    便是在刚刚杨君山闭关修炼的所在之地,杨沁瑜此时正满头大汗的看着正在头顶绕着他飞舞的赶山鞭,体内原本比之同阶修士都要浑厚的真元几乎已经濒临枯竭。。

    杨君山因为急着去看人参果,当时便随手将手中的赶山鞭扔给了杨沁瑜。

    因为杨君山一开始打着将赶山鞭炼化为己用的心思,因此,原本封印在赶山鞭上的禁制自然全部都被解除了,因为苏约道人已死,此道器已成了无主之物,杨君山倒也不怕它自行逃脱,自然放心的将赶山鞭扔给杨沁瑜暂时保管。

    然而杨君山所不知道的是,苏约道人目前却是处于一种极为特殊的状态当中,他被张玥铭偷袭暗算,按说已经算是身死道消,可实际上借助地元牌,张玥铭却是将其炼化成了一种特殊的灵体傀儡,而这种灵体傀儡本身还保留着生前的神通手段,拥有着一定的意识灵性,甚至能够驾驭生前的法宝道器,但却受张玥铭辖制,只能按照张玥铭的命令行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赶山鞭看似已经成为无主之物,但因为循着与苏约道人冥冥之中的最后一丝联系,哪怕苏约道人此时已经成为了特殊的灵体傀儡,本身仍旧是赶山鞭的第一择主对象。

    奈何当时赶山鞭却是在杨君山的手中,纵使其有心挣扎逃离,又怎么能够做到,只能老老实实的被杨君山拿在手中把玩,只有当杨君山试图将其炼化的时候,才表现出了强烈的抗拒和排斥之意,甚至源自于本能的开始自晦其质。

    可当杨君山将赶山鞭随手抛给杨沁瑜的时候,对于赶山鞭而言一切情况便骤然改变了

    它逃不出杨君山的手掌心,可杨沁瑜却是一个连道境都还没有进入的天罡境小修罢了。

    所以当杨君山离开的一刹那,在杨沁瑜手中的赶山鞭顿时便要造反

    可在这个时候杨沁瑜却也对于父亲举动的理解发生了一些误会,杨君山的随手一抛,在杨沁瑜眼中却是父亲有意在考验他,毕竟这赶山鞭可是一件地地道道的道器,在修炼界任何一家势力当中那都是能够用来镇压宗门气运的神物,哪里是能够随手乱丢乱扔的,除非是父亲有意要用能否收复这件道器来考验他

    于是哪怕赶山鞭在他手中竭力挣扎逃离,杨沁瑜也不曾开口向父亲求助,而是全力运转体内九仞真元试图收复这件下品道器。

    一个天罡境的修士居然妄想收复一件道器,这在其他人看来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之举

    哪怕是在修炼一些顶尖宗门之中,修为在道境以上的修为,道器的普及率也未必能够达到三成,没有道器傍身的道境修士比比皆是,他杨沁瑜一个天罡境的小修何德何能,居然妄图收复一件道器

    可这样狂妄的事情在杨沁瑜看来却并不出格,盖因为在杨氏家族之中便有着如此的榜样,杨君山当年还是一位天罡境修士的时候,便已经驾驭着破天锏杀人了

    不过杨沁瑜还是小看了收复一件道器的艰难程度,哪怕他所修炼的是与杨君山一脉相承的为山九韧诀,体内的九仞真元浑厚程度远超同阶修士也是一样,赶山鞭很快便从他的手中挣脱。

    不过杨沁瑜到底也不是寻常的天罡境修士,赶山鞭虽然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可他也同时以九仞真元侵入到了道器本体内部,竭力牵制赶山鞭无法自行脱离。

    因此,当杨君山察觉到不对赶过来的时候,杨沁瑜固然没有能够收复并炼化赶山鞭,可赶山鞭同样也不曾从杨沁瑜的手中挣脱,只能围绕着他团团飞舞,两者便是这般僵持在了一起。

    见得杨君山赶来,杨沁瑜自知考验失败,心中不免有些丧气。

    却不料杨君山却是咦的一声,脸上居然露出了三分喜色,道:真元侵入法宝本体,看样子这赶山鞭对你却也没有多少排斥,倒是有强行收复的希望,不过法宝居然要自行挣脱逃离,这可是自行择主的征兆,可苏约道人已死,赶山鞭为我镇压,又无他人接近符阵空间,这赶山鞭到底要择何人为主难道说这苏约道人有什么神通秘术,能够在临死之际还能指定法宝的继承人不成

    杨君山心中虽然疑惑重重,可法宝虽有自行择主的迹象,可到底还没有择主成功,他自然不会任由赶山鞭逃走,既然杨沁瑜的真元能够侵入法宝本体,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伸手在杨沁瑜背上一拍,沉声道:收摄心神,以灵识引导并捕捉器灵所在,为父助你将赶山鞭强行收复

    听得杨君山语气之中并无责怪之意,杨沁瑜顿时心神大定,立马集中心神加紧与赶山鞭器灵沟通,同时从他的背后有一股沛然莫可抵御的雄浑真元绵绵延延的涌入到他的体内,原本几乎已经力竭的杨沁瑜顿时振作精神,试图重新收复赶山鞭。

    杨君山父子二人同修为山九韧诀,体内真元本就同根同源,只不过杨君山的九仞真元在品质上远远超出杨沁瑜,有他的帮助,很快便将原本快要脱离掌控的赶山鞭重新拉了回来,并牢牢的将其镇压下来。

    如此僵持大约过了一日,杨沁瑜体内的本源真元已经开始强行渗入法宝本体,两日之后,赶山鞭的器灵在杨沁瑜父子的强压之下终于屈服,三日之后,杨沁瑜长啸一声,满含喜悦的望着环绕在他身周欢快游动的赶山鞭,这件下品道器已经完全被他炼化收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