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头像(求订阅)
    雄浑的九仞真元,强横的锻体修为,法天象地神通给肉身带来的加持,再加上作为顶尖宝器的银空,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便是杨君山敢以徒手接下苏约道人的下品道器赶山鞭的真正底气

    然而这一幕对于杨君山来说自然是做足了准备,可落在其他人的眼中,便只剩下惊悚二字了

    原本在大战开始之后,几道在附近若隐若现徘徊的神识当即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撤走,紧跟着原本与苏约道人暗中有着合作的萧巽乾也顾不得仗义,舍下了此时已然是木若呆鸡的苏约道人,走得那叫一个无声无息。

    而杨君山此时却如同只手擎天一般,左手将赶山鞭牢牢的握在手中,右手已然祭出了山君玺,迎面向着苏约道人砸去。

    而此时的苏约道人却是避无可避,然而于生死之际却也爆发出了最大的求生意志,直接舍弃了赶山鞭的争夺,面对飞来的山君玺,苏约道人的身后有灵气真元涌动,随后在其身后升腾起一条巨大的蛟蛇元神,却见那元神仰头发出一声无声的嘶吼,而后在虚空之中蜿蜒着身躯,便向着飞来的山君玺撞了上去。

    轰隆

    就如同在半空之中炸开一道晴天霹雳,神通爆发的余威向着四周扩散,远处的符阵空间当即被撕裂了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可惜从中立马便有澎湃而浓郁的赤霞金光涌出,却是让人也看不清楚符阵空间之中到底有什么。

    因为灵元相激而迸发的灿烂散去之后,杨君山仍旧悬空而立,却见他伸手一招,山君玺于虚空之中飞回落入他的掌中,然而在他身前数十丈之外,哪里还有苏约道人的影子

    然而杨君山却暗道一声可惜,待得右手山君玺消失之后,指尖掐出几道印诀,然后在半空之中一引,便有灵光在指尖闪烁,而后便见得他将右手在左手中仍旧紧握的赶山鞭之上点了几点,指尖的灵光落在赶山鞭本体之上,随即化作一道道灵光禁制,将这件下品道器封禁并镇压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却也证明了杨君山刚刚那一击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要了苏约道人的性命,苏约道人仍旧还活着。

    杨君山一人悬立半空之中,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然而四周入眼之处静悄悄的一片,看上去没有丝毫的动静出现。

    收起了脸上的讥笑,杨君山发出一声重重的冷哼,随即身后有一道空间门户打开,杨君山后退一步,整个人就此消失不见,只剩下林间的威风还在摇曳着周围的断肢碎木,见证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符阵空间之中,杨君山的身影从人参果树附近出现的刹那,身子便是一个踉跄,差一点就要站不稳。

    站在一旁的杨沁瑜见状大惊,连忙上前要搀扶,却见杨君山已经站稳了身形,便朝着他摆了摆手,道:无妨,只是左手暂时失了知觉,一时间有些把握不住平衡罢了。

    杨沁瑜闻言大惊,道:爹,可是刚刚你单手接了那苏约道人道器的缘故

    杨君山嘿嘿一笑,神色间带着莫名的意味儿,道:一位雷劫道人的倾力一击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徒手就能够接得下来的,只是四周窥视之人太多,为了防止其他人趁火打劫,便只能行此冒险之举,以图速战速决,也好震慑其他怀有不轨之心的各方势力,唯一可惜的是,最终还是让那苏约道人逃掉了。

    杨沁瑜闻言心中一沉,道:那,这苏约道人伤势如何他本就与爹你素有仇怨,此番更是在爹的手下险死还生,一旦此人伤势痊愈,肯定会试图报复。

    杨君山摆了摆手,冷笑道:此番他的元神几乎被我毁去,自身本源已然被重创,能不能痊愈还在两可之间,纵使最终能够好转,没有几十年的功夫耐心将养,也别想能与人动手。

    顿了一顿,杨君山接着又道:更何况,这修炼界向来雪中送炭的少,可落井下石的人却多,此番他身受重伤,能不能在众多大神通者的窥视之下保得性命,恐怕都不大好说。

    杨沁瑜又请教道:那,爹,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杨君山看了一眼仍旧在吞吐这赤霞金光的人参果树一眼,道:接下来应该能够清静一段时间,想来没什么不开眼的人敢再次找上门来,为父需要闭关几日,身外化身需要主持符阵空间,你便照看着这人参果树,再过几日想来便要挂果,你且每日里需注意这灵植的变化。

    接下来数日,符阵空间周围果真便是一片风平浪静,各方势力的大神通者仍旧在明霞岛上进进出出,将大量砍伐的灵木送到岛外,而明霞岛上原本覆盖的大面积灵木正在快速减少,不过在符阵空间的周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保留下来的一片灵植树林却是一直不曾有人前来砍伐,当然,这片树林本身便已经在之前的那一场大战当中摧毁了大半。

    明霞岛外的某片海域,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之上突然荡起一阵阵涟漪,而后海面上空的虚空突然开始扭曲,浑身浴血的苏约道人从中跌出,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直接落入到了海水之中,溅起了老大的水花。

    咳咳咳

    苏约道人的咳嗽声中带着一片片的血沫子,浮在水面上的脸看上去带着三分狰狞,三分怨毒,三分惊惧,还带着最后一分庆幸。

    还好还好,总算没被其他人追上来

    苏约道人喃喃自语了两句,索性便任由自己浮在水面之上,同时运转自己的修炼功法,尽量的聚拢体内原本已经所剩无几的点滴真元。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轻笑从海面上传来,可在此时的苏约道人听来,却不啻于好大一场惊吓。

    几乎是下意识的,苏约道人的身躯便要从海面上沉下去。

    然而刚刚那道轻笑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是打破了苏约道人最后一点奢望:苏道友好兴致,居然还有心思在这海面上凫水

    看着不远处海面上突然出现的那道身影,苏约道人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道:张玥铭,居然是你,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张玥铭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雷劫道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戏谑道:若是张某说自己此番纯属路过,那么苏道友你信吗

    苏约道人闻言只是发出一声冷哼,看向张玥铭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戒备和隐约间的一丝绝望

    张玥铭却是呵呵一笑,道:看来苏道友大约已经明白自己的下场了。

    苏约道人死死的盯着张玥铭,道:苏某现在只想知道,你到底是如何找到我的

    这个问题么

    张玥铭语气一顿,人却是突然扑过来,在海面上瞬间划开一道巨大的沟壑,狞笑道:你以为张某会告诉你吗想要自杀也要也要问过张某同不同意

    却见张玥铭一举欺近苏约道人三十丈范围内的同时,一道流光已经从他的手中飞出,却是在瞬间越过两人之间的距离,出现在苏约道人的面前,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流光已然准确的命中了苏约道人的额头。

    不远处,张玥铭缓缓收回了伸出的手臂,人便站立在海面之上,身形随着海面波涛的涌动而上下起伏。

    而在数十丈之外的海水之中,一块尺许长的令牌贴在苏约道人的额头之上,几乎遮掩了他半个面部,然而此时他整个人看上去却僵硬如木,整个人在海水当中起起伏伏却是一动不动。

    张玥铭见状顿时神色大喜,拍手笑道:好造化,当真是好造化,不曾想张某的第一位地元灵便是一位雷劫境修士,说来此番还要谢过那杨君山

    说罢,却见张玥铭伸手一引,接连从他的背后飞出了三块尺许长的令牌,连同贴在苏约道人面部的那一块地元牌,四枚令牌法宝看上去风格一模一样,只有在令牌表面的篆刻之类才有着明显的不同。

    张玥铭得了四元道人当年留下的道术传承四元封灵术,需要集齐四元道人当年留下的四灵元牌四件法宝,分别是地元牌水元牌火元牌和风元牌,之前张玥铭便已经得到了地水火三块元牌法宝,便只剩下了风元牌据说是在紫风派手中。

    然而如今看张玥铭手中这四道元牌,地水火风齐全,分明已经得到了最后的风元牌,只是不知他用了何等手段,才能够从紫风派的手中拿到最后的风元牌。

    三枚令牌飞到那地元牌附近,四张元牌分别占据一个方位,而后随着张玥铭掐出几道印诀,体内真元勃发,顿时大喝一声,道:地水火风,四灵门开,启

    却见那四道令牌各自有不同的光华闪烁,而后四道光华在半空之中相互融合,渐渐的形成了一道空间门户,那被地元牌镇压的苏约道人便在此时突然被那开启的空间门户吞没,而后这道空间分户便又重新化作四道不同的光华,分别回归四灵元牌并渐渐收敛不见。

    张玥铭伸手一招,四灵元牌飞回到他身周缓缓旋转,仔细瞧去,四灵元牌似乎并无变化,不过当他的手抚向地元牌的刹那,却见在地元牌的上方隐隐间有一个头像勾勒而出,看上去简单的几根线条,却是与苏约道人有着八分相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